第五幕

本幕写90年代初中国经历了苏东解体的短暂震荡后,悠然转身,继续向着市场化、私有化的既定方向奔腾跃进。

叙事重点仍在大的走势,具体人物的功用仍只在“点景”。

箫声《山不转水转》。

题记

七十年大厦倒下时,风雨苍黄,风雨苍黄

五千年大梦醒来时,山河浩荡,山河浩荡

但你听我讲:梦是托付给未来的孩子

过去被埋葬,她却在明天成长,在后天歌唱

大路虽然走出梦境,但还会再走进梦乡……

演员分为对立的双方,分据舞台的两侧。一方是坐卧了一地的民众,一方是老干部、小五子几个。

他们的造型、具有那个时期特有的风格。

投影东欧群众示威。

舞台一侧民众背过脸。录音放他们的齐诵。随后他们转回身若无其事

七十年——苏联——没了

投影伯林墙倒塌。民众又转过身。录音播放他们的齐诵。然后转回身若无其事

五千年——历史——停了

投影联军将伊拉克打得丢盔卸甲。重复以上

脚下路——断了

投影势不可挡的雪崩。重复以上

身后桥——拆了

投影几粒黑点飘然而来,民众开始骚动:“美国第五空降师到了!”原来竟是几只苍蝇。

舞台绷紧的气氛稍稍缓解

老干部舞台左侧

小五子,你去实地侦查一下资本主义也好。社会主义我人在阵地在,留取丹心照汗青!你妈和这一大家子全靠你了――

有人献计

建议火速开展全民植树运动――

又有人献策

是不是考虑把邓丽君请过来全国巡演?

老干部

还不赶紧扫黄!

箫声《山不转水转》。

个体户在舞台右侧,首先起身,向知识精英兜售盗版书

哥哥不来本儿《黄a祸》?不想知道知道国啥时候乱,家啥时候散,血啥时候溅;不想知道知道火往哪儿烧,楼往哪儿倒,该往哪儿跑?黄a祸您不爱看这儿还有黄带。(知识精英背过身)有吃有操得了,操那心呢!

右侧倒爷站起身溜达,正撞上气急败坏而来的“侨眷”。

倒爷:呦呵,回来转转?入美国籍了?

侨眷:拒签我五次,我决定入党了!

倒爷:还打算跟这废物联手,断粮时往国内倒饼干呢——

右侧又有人站起伸懒腰。

走路不能一触,干事不能硬努

一人怪叫

都儿俗人!(说罢一个鲤鱼打挺)

又一人站起身。

没有憋死的牛,只有傻死的汉——像歌词吧?从我这儿抄的。

众人纷纷起身

既然是女车,就从前面边上。

罗锅肏大肚子——严丝合缝啊!

说我“忧国忧民”——骂他妈谁呢?

知识精英返身来找个体户。

精英:有《肉蒲团》么?

书贩:谁看那个呀,最近时兴一边砍椽子[7]一边看《废都》。

倒爷

嘿嘿嘿,文化人儿帮喽喽,我也琢磨出一世界观——“BB世界观”,专门给英国电视台预备的:

勤俭节约攥着毛票不撒手,是不是“抠B”?

别人被抢别人不喊他喊,是不是“事儿B”?

马克思一辈子闲催的勒好几十本乱七八糟书出来,是不是一“扯B”?

萨达姆操行成那样面瓜一个,是不是一“忪B”?

戈尔巴乔夫忙老半天把自己忙一人民群众,是不是一“屎B”?

布什老丫的吃那么多烤鸭跟中国说红脸就红脸,是不是一“蛋B”?

学校教孩子什么不好教赖宁,是不是装B?

M闺女回家让他爹我也学赖宁哎呦喂是不是整个一他妈小傻B!

全世界是不是除了B还是B?

远处一人喜出望外

哥哥帮M编电视剧去吧,一准儿牛B!

女作家

诗歌的出路终于找到了!

箫声《山不转水转》在远处慨叹。

投影出现一些小鸡小鸭,诉说着各种“小小的我”

从前你总是很小心,向我借半块橡皮

是哭着要你爱我,还是笑着看你离开

阿娇摇着船,摇进了月亮湾

酒窝里有你也有我

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我在年年成长

女作家

嫦娥的奶子像两只玉兔,

在尤里西斯的眼皮里乱窜。

盛满多种维他命的白兰瓜,

是奉天大和尚内裤不能承受之重。

交媾中流出的幽幽长调,

从通胀一直流到疲软……

老干部

确实是歪诗,但不是反诗,娱乐性还比较强嘛。

老干部走到右派身边,握着他的手语重心长

传统文化,像“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像“知足常乐”“与世无争”,过去否定的多了些,不利安定团结。

拍拍右派的肩膀

孔老二今后任重道远啊——

然后笑吟吟来到舞台中央,号令官兵

军中有勇士,军中也有美人,打仗要冲,选美更要上——

老拳在空中挥了多半个圆

女歌舞队妖娆热辣而上。先前的舞台分野消失。

舞台富于动感,节奏趋于高潮。

男播音员:东方风来满眼春,中国这块千年封建冻土带上,终于出现了一道亮丽迷人的风景!

汉子们赞叹:唉哟我肏,生活确实一天比一天美喽!

箫声《山不转水转》

一种似海潮又似千军万马的声响动地而来。

深市开了!沪市也开了!

舞台大乱,中国社会再次重新集合。舞台上众人报数一般飞快地抢念

A股B股红股配股原始股上市股主流股蓝筹股概念股垃圾股大盘小盘开盘收盘洗盘崩盘托盘爆盘——

男歌舞队手持大哥大踢踢踏踏在大路上。

6868――8888――

6969――9999――

他们的念白与舞蹈融为一体。

三车皮——

二百万——

七五优惠——

四六分帐——

北海,北海,不是北海公园,北——海——楼——盘——瞎鸡巴打岔!

哪黄河?唉哟我的哥哥,中国还有哪黄河呀?!不就前天成立的黄河株式会社嘛——

知识精英与书贩击掌联手。

精英:该儒商出场了。编套《古今青楼大观》系列,争取进入中小学生课外读物!

书贩:二渠道我扛!

众人排成一列(不必直线),进入疯狂杀熟的传销情境。台词由上家次第说给下家

:传销你听我说啊,是美国最新经营模式——公安局哪是抓呀,是学!您肯定听错了,咱俩这多年了,蒙谁也不能蒙你呀。

:这种饮料富含H2O,中科院今年开发的,法国皇家科学院去年通过的,绝对高科技——

:跟你打听咱小学一同学,还记得老护送我回家的大眼么?你有他电话么?

:老叔,老说去看您呢,我婶病怎么样了?几儿没的?大前年?

:妈——我可一直没拿您当后妈……有这么件事,有种抗衰老——

:老家雀(读“巧”)被小家雀蒙了,后的就不如亲的。亲儿子,赶紧给你妈找下家吧。

:王哥记得你不是有那个那个什么的附件炎嘛,我们这儿出特效药了……没有可以预防呀……那让你媳妇吃呀……还耍单儿呢……你爸结婚了吧让他媳妇……合着你们家就剩两杆枪啦。

己再无其他下家,看见了孤零零的辛,走过去

:你也一杆枪?

:长在孤儿院,刚出班房。

:可惜了,一把快刀。怎么称呼?

:我姓杨——杨百万。不对,姓刘――六百万――不够。姓钱吧——钱百万,千千万,千载难逢,千万不能错过撞大运发大财挣大钱的机会呀老钱大哥——(号啕)

知识精英感叹

“看不见的手”终于动手了!

老干部梅花眼笑

关键还是政策对了头。

灯光变,舞台凝固,众人做反思回想状,箫声《山不转水转》在远处幽咽。

舞灯光区变为低窄的一条,众人重复前幕结尾时的行走。

注 释:

[7]那些年流行的俚语——“手淫”。

(第五幕完)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黄纪苏 | 我们走在大路上——近三四十年的社会心理史(五)-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黄纪苏 | 我们走在大路上——近三四十年的社会心理史(五)-激流网(作者:黄纪苏。来源:郭松民的散兵坑。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