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8日起,伊朗多个城市突然爆发“反政府示威”,抗议活动快速扩散,蔓延到包括德黑兰在内的多个主要城市。这次是伊朗自2009年以来,最大的一场示威抗议活动,目前已经导致近1000位平民被捕,20多人丧生。

有人称,这是“一个鸡蛋引发的骚乱”,物价高、失业率高随之成为国际媒体报道伊朗此轮示威爆发原因的高频词。那么,伊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伊斯兰革命与伊朗“神权政治”的建立

与百年前的中国相似,伊朗在19世纪二三十年代被帝国主义列强强行打开国门后,遭受经济掠夺的同时,其社会结构也经历着不断的变化。

从19世纪下半叶至20世纪初,随着欧洲列强的侵入,伊朗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国家,社会经济衰落,封建统治专横残暴,多次发生人民起义。1921年,军官礼萨汗·巴列维发动政变,推翻了恺加王朝,夺取政权,在列强支持下建立巴列维王朝。开始了大规模西化的改革。在“同为”雅利安人的纳粹德国帮助下,迎来了一段繁荣时期。也正由于这段暧昧关系,二战爆发后礼萨被逼退位,伊朗被英美苏三国共管。

为了建设成为一个有伊朗特色的君主专制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1963年巴列维国王宣布施行白色革命,依照美国的蓝图来进行伊朗的农业与工业改革,例如土地改革、给予妇女选举权、森林水源收归国有、工人参加分红并限制宗教势力等措施。通过国家大规模投资各种工业项目,创造了GDP连续十年(1962-1972)平均年增长11.5%的伊朗奇迹。紧接着在1973-1975年,由于第四次中东战争,国际油价暴涨,GDP增速更是分别达到了14%,30%,42%,堪称神迹~资本主义快速发展的同时,工人阶级也在快速地发展和壮大起来。到伊斯兰革命前夕,单是伊朗的制造业就容纳了大约两百万工人,交通和其他产业还有七十多万工人。新产生的工人阶级也在后来的伊斯兰革命中成为了运动的主力。

德黑兰之春?还是伊朗版“五四运动”?-激流网

然而这些貌似宏伟的蓝图并没有改变伊朗人民的生活:土地改革后,旧有的水利设施遭到废弃,盲目引入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的机械化设施,推行不利,导致粮食减产,伊朗对粮食进口依赖性大大增强,粮价飞快上升。农业衰退,大批农民破产涌入城市,处于失业赤贫状态,同时面临着粮价上升推动的高达50%的通货膨胀率。大批无效的工业投资既没有带来多少效益,又浪费了大量资源,工程项目,上下官员贪污腐败严重。由于大量美元涌入造成货币超发推动资产泡沫,伊朗的房地产生意也是一波热过一波,大不里士地价3年涨10倍,最厉害的5年涨了100倍!足以与天朝媲美。普通居民60%的收入用来支付房租,剩下40%应对通货膨胀率50%的物价,日子过得比佛祖还佛系。

国家投资一减少,就开始出现大量失业,通货膨胀不断恶化,绝大多数民众一贫如洗,伊朗经济和社会濒临崩溃。这时候那一小部分在当时体制下获益的有钱人开始大规模移民,转移资产。。。。。。(有点眼熟)自认为是被遗弃的群体,更是怨声载道。生活无望的民众转而在宗教中寻找寄托,各类神学院校在地下兴起并蔓延,大量青年沉溺在宗教中不能自拔。

伊朗国内的局势到了1978年已经完全失控 ,当年1月发生反对伊朗君主体制的大规模示威活动;在德黑兰有数万示威者被打死,同年8月至12月,罢工及示威活动瘫痪了整个国家,巴列维带着老婆和小姨子跑了。反对派中力量最强声望最高的还是霍梅尼代表的欧莱玛集团,全国8万座清真寺直接变成了欧莱玛集团的根据地,力量惊人。以众多教团为触手的霍梅尼回国后取得国家的实际控制全,为伊朗制定了一套伊斯兰教法学家监国的政治体制,伊斯兰教法学家成为了国家的“总设计师”,凌驾于政府之上,却不干预日常事务,军队归宗教领袖直属。霍梅尼正式成为伊朗的最高领袖,新的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共和制度建立起来了。

德黑兰之春?还是伊朗版“五四运动”?-激流网伊朗政治结构示意图

新自由主义改革与伊朗的经济困境

在国家政治生活各个领域霍梅尼强制推行彻底伊斯兰化,经济方面以教士集团,宗教军队控制国家命脉石油行业。80年代,世界范围内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急速扩张,伊朗国内同样也存在一批试图推动自由主义私有化经济改革的政治力量。随着两伊战争的结束,伊朗国内政局日趋稳定,战争威胁减弱,霍梅尼去世后,时任总统的拉夫桑贾尼开始大力着手发展经济,并以战后重建为口号,在伊朗推行其私有化经济改革。同时由于国际油价上涨,在他第一个总统任期内创造出了一批包括拉夫桑贾尼家族在内的经济新贵。

政治上,拉夫桑贾尼继续推行霍梅尼时期的威权主义政策,但由于其经济政策,仍旧成为保守的伊斯兰教士们诟病的对象。从1989年开始,便开始形成了由经济新贵与传统教士为主的改革派与保守派之间的政治对抗。一批知识分子及部分教士精英将拉夫桑贾尼的继任者哈塔米视为推行自由主义政治与经济政策的改革派代表。现任伊朗总统鲁哈尼也被视为这一派别中新一代的中坚人物。与之相对的,是以现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为代表的,强调坚持伊朗革命意识形态,推行强硬外交政策,强调伊斯兰教法学家对伊斯兰共和国最高领导权的保守派,形成以总统和最高领袖为首的伊朗的左右双峰政治。

这种平衡在强硬派人物内贾德上台之后被打破。2010年,在内贾德竞选连任成功之后,不安的改革派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抗议行动,指责内贾德选举舞弊。哈塔米与末任总理穆萨维联手,成为这场抗议行动中出面的重要政治人物。而拉夫桑贾尼则被认为是这次抗议活动的幕后推手。然而,抗议行动很快被哈梅内伊重拳扑灭。一定程度上,现任总统温和派鲁哈尼的上台可以被视为是两派的一种妥协。在新一代的教士阶层中,改革派已经是越来越多精英阶层的重要政治代表。

改革促生了一批城市精英新贵,然而真正受到两伊战争荼毒的农村与城市下层阶级,却丝毫未感受到这种经济改革政策的实惠。改革派为他们带来的,更多的是威权政治与经济不平等,国民深陷通货膨胀与失业率低下的泥淖之中。

德黑兰之春?还是伊朗版“五四运动”?-激流网伊朗现总统哈桑·鲁哈尼

现任总统鲁哈尼继续延续市场化的思路,吸引外资重返能源产业,并在2015年签署了伊核协议,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取消了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伊朗的原油开始大幅出口,但由于国际石油市场的低迷,以及长期的经济制裁导致伊朗丧失大部分的市场份额,伊朗的石油出口并没有恢复原来的水平,目前伊朗出口亚洲的原油总量甚至还低于制裁解除前夕的水平。

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的国内经济持续低迷,国民深受经济问题的困扰,当前失业率高达12.6%,相比2016年同期上升1.4个百分点,而青年人失业率甚至高达29%。2017年10月以后,伊朗经济急速下滑,2017年10月到12月,美元兑伊朗货币里亚尔汇率从1:37000一路飙升到1:42000;通货膨胀率居高不下,伊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鸡蛋、大饼、牛肉等食品上涨30%甚至50%,在示威爆发前一周,鸡蛋价格涨了60倍。

12月10日鲁哈尼政府公布新财年的政府预算,大幅削减对穷人的补贴以削减赤字,并上调燃油价,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作为虔诚穆斯林的伊朗底层贫困人口——宗教政权的最关键支持者,因为这些改革措施而成为了政府的反对者。

保守派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2017年12月28日,伊朗德黑兰警察总长宣布,将不再逮捕和起诉不遵守伊斯兰着装标准的人士。这也就是意味着废除了自伊斯兰革命以来,一直强迫妇女佩戴头巾的法令,为此特设的“宗教警察”制度也“松绑”了。

这个法令公布后,伊朗东北部的第二大城市和保守派据点马什哈德(Mashhad),突然爆发了激烈的反政府示威游行。马什哈德是伊朗的第二大城市,也是什叶派圣城,还是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故乡,是伊朗顽固保守派的大本营。

顽固保守派原本只是想宣泄一下对鲁哈尼政府的温和宗教政策的不满,以经济问题为理由,敲打鲁哈尼。但是,当越来越多的伊朗民众参与进来后,这一街头运动却脱离了他们的轨道,反而变成了一个指向宗教政权本身的激烈示威。

伊朗的失业率为13%,而伊朗8000万人口中35岁以下的年青人占70% ,而这个人群的失业率高达50%。伊朗内政府部副部长说,这次骚乱中被捕的抗议者中,90%年龄都在25岁以下。

包括自由主义者、泛左翼、波斯民族主义者在内的各种政治反对派纷纷参与进来,游行主题很快就变成了底层民众抗议物价和收入的示威。参与者不只举行示威,还撕毁和焚烧哈梅内伊画像,冲击政府大楼和警察局,纵火焚烧军政机关、伊斯兰经院,喊出了 “打倒伊斯兰共和国!”、“哈梅内伊滚出伊朗!”等激进口号,矛头直接对准了伊朗宗教政权及其最高领袖。为防止示威抗议浪潮继续蔓延,伊朗政府下令暂时关闭某些社交网站, 派出安全部队与防暴警察、发动支持鲁哈尼政府的集会、并将抨击矛头指向“某些玩火的国家,特别是美国、以色列和沙特……”但无法改变真正诱发这场被BBC称为“2009年以来,伊朗公众表达不满情绪最为严重和普遍的一次”示威游行的民生问题。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司令贾法里1月3日称,该国游行示威引发的骚乱已经结束,伊朗的敌人试图制造混乱的活动已经彻底失败。他说,很多在游行示威中被捕的人是反政府者或“人民圣战者组织”的成员。伊朗官方会对违法者采取坚定的行动。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1月7日表示,伊朗及其安全部队已经平息了与上月爆发的反政府抗议相关的骚乱。

此次运动之所以并未能成为“伊朗之春”,主要有以下两方面原因:伊朗有一个强势政府。保守派和改革派虽然互相争夺权力,但都不希望自己的统治受到威胁,面对民众的反对,选择了合作镇压。得到革命卫队和巴斯基民兵武装支持的鲁哈尼政府,具有掌控局势的能力。

另外,民众虽有改善民生的共同诉求,但对现政府的看法并非一边倒。抗议者内部派别林立,无法形成有效统一战线和组织。

结语

继续深化私有化改革,发展资本主义,则教士集团利益受损;退回政教合一的神权共和国,则改革中兴起的新贵又不可能答应。前有豺狼,后有虎豹,夹在中间的是伊朗困窘的现状,是被压迫的快要喘不过气来的底层民众。无论是以神的名义,还是人民的名义,都不过是,统治阶级的内部分歧,无论是最高领袖,还是开明总统,都解决不了伊朗人民的危机。

只要穷人生活无法继续,高通胀,高失业率无法解决,就会有一批又一批的民众走上街头。神明拯救不了伊朗,资本主义也拯救不了伊朗,能解决危机的只有伊朗人民自己。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德黑兰之春?还是伊朗版“五四运动”?-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德黑兰之春?还是伊朗版“五四运动”?-激流网(作者:皮丁岛。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