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本幕写1980年代中期作为社会转型前奏的、社会价值观的巨变。

“人”被重新发现:人的真相是兽,人的本质是私,人类历史是欲望的跑道,人类社会是强者的猎场。

个人台词与群诵宛如领唱与合唱。

投影猛兽优美的奔跑。

箫声《一块红布》。

题记——

你说,这脚下的路只能这样

只能是一道红殷殷的鞭痕

只能是一道冷闪闪的刀光

古老的路灯啊,你说这脚下的路只能这样

你说,这路上的人只能这样

只能是一只腾腾跃起的虎

只能是一只哀哀倒下的羊

崭新的路灯啊,你说这路上的人只能这样

一行青年歌舞队念着“什么——什么——”,踢踢踏踏跳过舞台

什么大同——

不就一样穷么

什么和平——

不就一边横么

什么友谊——

不就互相利用利用么

什么爱情——

不就神经末梢那点酸性物质么

什么爱情的结晶——

不就你爸你妈——我爸我妈——折腾出的那点事儿么

老干部

毛选、马列全不读了,38、49不作数了,核心力量没人入了,党委书记成辅助了——江山真的要变色了?老子当年真的走错路了?

一列青年叫着“真的——真的——”踢踢踏踏过舞台。

真的是乳房假的是乳罩

真的是摔跤假的是拥抱

真的是美国之音假的是人民日报

少女

大学没看上我,香港老板看上了。我爸说这不叫路,我妈说也是条道。看着像跳楼,其实是登高。

右派双手叠放腹部,静立不动

如今没得人说右派不好,孩子们都嫌我右派当得太小,搞来搞去,才给搞了个公费医疗。都说人生可以重新起跑,我正寻思着走哪一条道……

青年歌舞队断然喝“道道”

管它正义路西斜街――只抄那道近的

管它红砂掌黑砂掌――只练那致命的

管它奶妈奶粉――只喝那营养价值高的

管它名医名妓――只当那红得不得了的

返城青年已成个体户

临街房住着嫌吵,改铺面还就怕不闹――转一转啊瞧一瞧!什么事自己挑,打掉牙自己找――税我能他妈交么!昨儿卖十二块钱的裤子,今儿我“降价”到二十块一条――全都外地人我肏!瞧一瞧啊挑一挑!

倒爷伴着摩托声过场

嘿嘿嘿,让让,让让,没听说“时间就儿金钱”?中国人遮嘁哈嘛个(声词)死性,特别妨碍“深圳速度”、“蛇口效率”!

大妈被摩托车刮倒在地,经老伴搀起后指着老伴的鼻子

甭看人家狗颠儿屁股窜的,窜发了呢。听喳,赶明儿咱家聘女婿可就是迎闯王――这年头撑死胆大的!也就是过去,就你这号牵着不走、赶着倒退、见天马路牙子上当臭棋篓子还挺乐和,我跟你?!

大妈、少女带领歌队冲着台下观众轮诵,形成一小高潮。

说你“老实”——可不是夸你

说你“邪性”——可不是骂你

说你“本本分分”——可不是抬举你

说你“乍乍乎乎”——可不是数落你

说你“人挺可靠”——是说发家致富靠不上你

说你“混蛋一个”——是说将来混得好的,可能还就是你

大学生已然青年学者。指着倒爷的背影对女作家道。

这种智商,生猪一头,也只能为改革踩地雷。多采访采访学界,“精英”还不包括倒爷。他“矫捷的身影”,他“灵活的步态”,合着我那套《走向未来》丛书是为他编的!

一行女青年歌舞队瞎子似念着“优秀,优秀”摸摸索索过舞台,少女拦住她们,“是寻找优秀的中国男人吗,跟我来”。一列男青舞年歌队上。

箫声《一块红布》

大学只招——优——秀

高薪只聘——优——秀

电台——早间晚间晚间早间——只报优——秀

媒婆——后门前门前门后门——只堵优——秀

舞台转暗,只有一束光,照着(女高男矮)那对夫妇。丈夫跪在地上,耳朵贴着妻子的腹部对腹中胎儿喊话

夫自嘲地:喂,儿子,你爸不如你妈优秀,你就凑合了吧——

妻温暖地:瞎说什么呀,我觉得你人特好(决绝地自语)可下一代再不能出次品!

鼓声起,投影出现猛兽的奔跑。

夫:  下一代咱得给他优生——

妻:  下一代咱得给他补锌——

合:  下一代咱得给他多吃肉皮冻——

男歌队:  要不你给社会下跪

女歌队:   要不社会给你下跪

歌队轮诵,摇滚风:

下一代给他报班学英语

下一代给他攒钱买钢琴

下一代进一类校

下一代当三好生

下一代小便时背单词

下一代大便时念课文

下一代从幼儿园就面向高考

下一代从受精卵就适应竞争――

叙事中断,远处传来幼狼的呼啸声,随之是来未来孩子的发问

爸爸爸爸,是山中之王厉害,还是森林之王厉害,还是百兽之王厉害?

兽群奔腾声、金属摩擦声、飞机声、炸弹声。

:下一代该甩就甩

:下一代该蹬就蹬

:下一代心要黑

下一代手要狠

下一代刀要磨快

下一代牙要咬紧

下一代要不吝

下一代要敢拚

灯光一变,叙事中断,远处传来未来两位中年“虎妈”略带哽咽的对话。

十二年了,孩子没看过电视,我守着他学

十二点前,孩子没合过眼,我陪着他熬

大群诵。

投影回放一幕中国行走的一些镜头,如四代机、南极科考船、高铁之类从这对夫妻的虚影上奔驰而过。

眼,就这么尖起来

脚,就这么快起来

胸,就这么挺起来

药,就这么熬出来

铁,就这么打出来

路,就这么踩出来

舞台转暗,演员奔走在投影上,文明的声色光影向他们身后川流不息

楼,就这么盖起来

家,就这么发起来

国,就这么强起来

他们渐行渐远,五彩褪为黑白,群诵化作合唱

江河如练

就这么流过来

岁月如烟

就这么飘过来……

舞台灯光区变成低窄的一条,演员们又变成当下的芸芸众生。

(第三幕完)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黄纪苏 | 我们走在大路上——近三四十年的社会心理史(三)-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黄纪苏 | 我们走在大路上——近三四十年的社会心理史(三)-激流网(作者:黄纪苏。来源:郭松民的散兵坑。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