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麓山新发现“毛泽东小道”,毛泽东“野蛮其体肤”锻炼

从长沙河西溁湾镇,有路上枫林宾馆,在枫林宾馆围墙后,今天仍可看到一条树木丛生的小道,这条“新发现”的小道,已被长沙的文史专家称为“毛泽东小道”。 就是在这条小道上,青年毛泽东,曾在烈电暴雨中狂奔,与天地风云一同舞蹈。

长沙气候,冬天极冷,夏天极热,春秋佳日较为短暂,气候条件较为恶劣,然而,青春毛泽东却早就喊出了“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这是毛泽东早年日记中的一句话。

长沙文史专家陈先枢称,世人熟知毛泽东的“雨浴”、“风浴”,但对岳麓山的这条“毛泽东小道”,数十年来一直未有人去“发现”和重视。

其实,毛泽东好友张昆弟早在1917年9月23日的日记里就有以下记载:“今日早起,同蔡(和森)、毛(泽东)二君,由蔡君居侧,上岳麓,沿山脊而行,至书院后下山,凉风大作,空气清爽。空气浴、大风浴,胸襟洞澈,旷然有远俗之概。”

陈先枢解释:1917年,蔡和森家就寄居在溁湾镇刘家台子(又称周家台子)“沩痴寄庐”,也就是今天的新民学会旧址。

青年毛泽东之路从改良主义到科学社会主义-激流网

今天的枫林宾馆下,旧时有一庙,庙后有小路直通岳麓山顶,为旧时溁湾镇登岳麓山最便捷小路。

上世纪80年代,蔡畅与长沙来访者谈新民学会,顺便提及溁湾镇有一条“毛泽东小道”。她记得,一个暴雨雷电大作的夏夜,毛泽东遍体淋漓闯到溁湾镇蔡和森之家。原来他刚从岳麓山上跑下来,说是为了体会《书经》上“纳于大麓,烈风暴雨弗迷”的情趣。

毛泽东青年时代“与天奋斗”,主要表现在体育锻炼中。周世钊在《毛泽东青少年时代锻炼身体的故事》中就说:毛泽东常常告诉同学:一个人做事,总要放勇敢些,如果畏畏缩缩,前怕龙,后怕虎,那会什么事也干不成。搞体育锻炼也一样。不要被一切困难所吓倒,要有霸蛮精神,敢于面对困难,敢于战胜困难,这样才能搞好体育锻炼,才能通过体育锻炼,增强体质,增进健康,也才能通过体育锻炼,进一步培养坚强的意志和勇猛无畏的精神。

毛泽东同班好友罗学瓒在1917年9月20日日记中说:“今日往水陆洲头泅渡,人多言北风过大,天气太凉。余等竟行不顾,下水也不觉得冷,上岸也不见病。坚固皮肤,增进血液,扩充肺腑,增加气力,不得谓非运动中之最有益者,人言固足信哉?”毛泽东在1958年的《沁园春·长沙》自注中说:“那时初学,盛夏水涨,几死者数,一群人终于坚持,直到隆冬,犹在江中。当时有一首诗,都忘记了,只记得两句: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

毛泽东最爱的体育锻炼方式是游泳,直到晚年,他仍然横渡长江,并赋诗说:“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当年在第一师范游泳的学生中,毛泽东和陈绍休是游得最好的,但毛泽东仍在不断学习,听说有人游泳好,必去访求。1918年初夏,在上海商务印书馆的李某因事回家,路过长沙,毛泽东知道他是游泳高手,就通过第一师范教师的介绍,邀请他到橘子洲头作游泳表演,并请他详细介绍泳姿和游泳的经验。

毛泽东还发明六段锦体操,并坚持冷水浴。值得一提的是,毛泽东公开发表在杂志上的第一篇文章是《体育之研究》,以“二十八画生”之名,发表在陈独秀创办的《新青年》杂志上。 他提出“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蛮其体肤”,并称体育锻炼可以“强筋骨,增知识,调感情,强意志”。

著名学者李泽厚说,青年毛泽东“以不断运动,顽强奋斗,克服‘抵抗’、实现自我为人生快乐,是青年毛泽东思想和行为的主要特征”,“运动、斗争,成为他的身心存在的第一需要”。

岳麓山下进行“新村”建设?毛泽东最终抛弃了改良的幻想

湖南第一师范毛泽东研究专家黄露生先生说,倡导“与天奋斗”的毛泽东,在长沙,并不是单枪匹马孤军奋斗,他的身边早已聚集起一帮志同道合、追求进步的亲密朋友。早在1918年4月14日,毛泽东等人就在蔡和森家组织了一个战斗的群体——新民学会。这一群想要“使个人及人类的生活向上”、“改造中国与世界”的年轻人,集合在一起,共同作战,他们不论是留在湖南还是走向全国,甚至去法国勤工俭学,他们大多数人,最后成为了共产党员,新民学会在湖南为建立中国共产党打下坚实的基础。

青年毛泽东之路从改良主义到科学社会主义-激流网

但黄露生说,毛泽东从1918年到1920年期间,其实,还经历了一段抛弃无政府主义改良幻想,走上科学社会主义的艰难心路历程。

黄露生介绍, 1918年6月,毛泽东从湖南“一师”毕业后,即与蔡和森、张昆弟等人,寄住岳麓书院半学斋湖南大学筹备处,想要实践“一种和平的,半工半读,平等友爱,以典型示范的方式来创建新生活和新社会”的“新村”实验。他们几人都是穷学生,每天赤脚草鞋,到山里捡柴、挑水,用蚕豆拌大米煮着吃。他们不愁穷,不怕苦,每天照读自己爱读的书,讨论共同关心的哲学问题和时事问题。下午就到橘子洲去游泳,晚上则露宿爱晚亭或云麓宫。这一实验的生活是快乐的,但很快因毛泽东赴北京组织勤工俭学运动而中断。

1919年,毛泽东从北京回到长沙,他在当年12月1日《湖南教育月刊》上发表了其草拟的一份详细的湖南“新村”构想,这是一幅毛泽东设想的理想生活蓝图,他设想,在长沙设立一个新村:一、要创办一所半工半读的新学校,自己养活自己;二、由新学生创造新家庭,若干家庭组成一个新社会;三、在新社会中设公共育儿院、公共学校、公共图书馆、公共银行、公共医院。四、把一个个新村连成一片,就成一个理想的国家。

毛泽东认为,岳麓山一带是实施新村建设的最适宜之处。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检验其新村主张是否受欢迎,发表后的第二天,湖南督军张敬尧就在教育会坪公然镇压学生运动。1919年12月28日,毛泽东率驱张代表团到达北京进行驱张请愿。在此期间,毛泽东恩师杨昌济病逝。

1920年6月,因军阀内部矛盾,张敬尧被赶出湖南,谭延闿主湘,宣称湖南要进入“湘人治湘”“湘省自治”。毛泽东此时思考究竟要如何改造湖南,中国又将如何改造?毛泽东继续热情“放大”他的“新村”理想,他构想了一个“湖南共和国”。他认为在军阀混战期间,实现全国总建设一时无望,最好办法,索性“分裂去谋各省的分建设”,待十年二十年各省“分建设”好了,再搞“彻底的总革命”。他设想在“湖南共和国”内要“建立以民为主的真政府,自办银行、实业,自搞教育,成立工会农会,保障人民集会、结社、言论、出版自由等权利”。他认为,由此创立一个“革命政府”,这实在是“千载一时的机会”。毛泽东把他的构想,发表在1920年9月6日和7日的长沙《大公报》上。

毛泽东的这一惊世骇俗的构想,当然不可能被湖南军阀认同,赵恒惕取代谭延闿后,甚至指使警察召毛泽东诘问,毛泽东在长沙《大公报》发表声明:“不论何人,不得于我的身体及名誉有丝毫损伤。”

毛泽东在这一事件中倍感疲惫和伤痛,于是去萍乡休息,他给向警予写信说:“几个月来,已看透了,政治改良一途,可谓绝无希望。吾人惟有不理一切,另辟道路。”

接受马克思主义思想,毛泽东何叔衡从湘赴沪参加中共一大

此前,毛泽东已在北京初步接受科学社会主义,并和马列主义的杰出代表“南陈(陈独秀)北李(李大钊)”有过深入的交谈。事实的教训,让毛泽东彻底丢掉湖南自治、社会改良的幻想,他回到长沙后,给新民学会会友写信说:“历史上凡是专制主义者,或帝国主义者,或军国主义者,非等到人家来推倒,决没自己肯收场的。”

青年毛泽东之路从改良主义到科学社会主义-激流网

蔡和森从法国寄来的信件,明确提出“中国必须走社会主义道路”,“而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是实现社会主义之必要方法”。当毛泽东收到蔡和森写于9月16日的长信,“主张明目张胆正式成立一个中国共产党”。1921年1月12日毛泽东复信说:“唯物史观是吾党哲学的根据”,“你这一封信见地极当,我没有一个字不赞成。”

1921年6月29日下午6时,在一片“黑云蔽天,作欲雨状”的天色中,毛泽东和何叔衡在湘江边搭乘一艘轮船,他们正奔往上海,将在那里和另外的十多个人共同燃起照亮昏暗中国的红色火把。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青年毛泽东之路从改良主义到科学社会主义-激流网(作者:任大猛。来源:《长沙晚报》。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