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欧洲、亚洲和非洲之间的土耳其,在地缘政治、经济和军事战略上有着特别的重要性。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和奥斯曼帝国崩溃后,这个国家成了各帝国主义国家的半殖民地。在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领导下的民族革命解放战争胜利后,土耳其共和国于1923年成立。凯末尔奉行的政策是有利于民族资产阶级的:争取民族独立、资本主义工业化、国家现代化和世俗化[71],并限制帝国主义势力。

土耳其的人口,在1927年是1370万,到今天增长到7900万。其中大部分是穆斯林。

1952年,土耳其成了北约成员国,成了新殖民主义尤其是美帝国主义的依附国家。为了帝国主义和国内大资产阶级的利益,受北约和美国中央情报局扶持和控制的军队,在1960年、1971年和1980年发动了三次政变。在1971年和1980年的军事政变后,对壮大的工人运动和革命左翼进行了血腥的镇压。

早在上世纪60年代,土耳其的KOC集团(KoçHolding)和Oyak集团(土耳其商业银行)等主要的垄断企业开始崛起。后者是由军队的养老基金出资成立的,如今它拥有各行业近90家公司的股权。

20世纪80年代,这些垄断集团加快了土耳其向资本主义主义工业国家转型的步伐。这一转型是在国家利用外资帮助的条件下完成的。1971年,土耳其工商协会(Turkish Industry and Business Association)成立了。它代表国际垄断企业和本国垄断企业的利益,被用来影响国家决策。

1980年军事政变后,土耳其军队的社会地位变得越来越重要,这加快了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结构的发展。1980年政变后,土耳其开始转向新自由主义: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参与的国有企业的私有化,促进了工业、银行和商业资本与部分反动的土地寡头相结合。这些本国垄断资产阶级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受到外国金融资本的控制。丰田、戴姆勒、福特、雷诺、博世、菲亚特和莱茵集团(Toyota, Daimler, Ford, Renault, Bosch, Fiat or RWE)等国际垄断企业在土耳其都有生产基地。

在20世纪70年代末,土耳其仍有50%以上的人口从事农业生产。到2014年,这一数字下降到了不到20%。2016年,生活在城市的人口达到74%;而在70年代中期,生活在城市的人口只有40%。现代国际工业无产阶级出现了。300万人在纺织服装业的工厂里工作,有5万多人在国际的和土耳其的电气工程公司工作。汽车行业的17家制造企业有40万名员工,并拥有大约4000家供应公司。[72]

2001年严重的世界经济危机,增加了土耳其垄断企业扩张的经济必要性。这导致了公开的政府危机,并对凯末尔主义和世俗主义的意识形态产生了影响。这为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领导的、与伊斯兰主义葛兰(Gülen)运动结盟的所谓的“温和伊斯兰”的正义和发展党(AKP)提供了空间。由于这次经济危机,埃尔多安才能够在群众中传播和散布宗教的和小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情绪,并赢得了2002年的议会选举。美国和欧盟对此提供了大量的支持。

在经济复苏的基础上,埃尔多安政府实行的社会和政治改革,使其能够为土耳其的大国梦建立起群众基础。

2004年新的投资促进法(InvestmentPromotion Law),赋予国内投资者和国外投资者以平等的地位。新的国有企业私有化浪潮袭来,涉及电网、港口、基础设施建设、建筑、地产等行业。这引发了资本内流的迅速增加和国内市场信贷融资的扩张,并加速了土耳其资本的积累,土耳其的垄断集团也从中受益。2002年以来,土耳其的国内生产总值增加了3倍。

截至2014年,土耳其的资本集中和中心化创造了4858个[73]拥有超过250名员工的大企业,其中1628 个都是在制造业。2016年,10个土耳其垄断企业进入了世界上最大的2000个企业的行列。[74]

自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来至2011年,土耳其的垄断企业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不断扩大。2014年,在阿塞拜疆,石油垄断企业土耳其石油公司(Türkiye Petrolleri A.O.)购买了沙赫杰尼兹(Shah Deniz)天然气田和南高加索管道(South Caucasus Pipeline)的19亿美元的股份。[75]

土耳其最大的航空公司土耳其航空(Turkish Airlines),大幅增加了飞往非洲机场的航线数量,从2个增加到了48个;其客运量比2011年几乎翻了一番,达到6120万人次。[76]它从法国航空(Air France)、英国航空(British Airways)和德国汉莎航空(Lufthansa)等以前占主导地位的公司手中抢到了市场份额,尤其是在西非国家加纳、贝宁、喀麦隆和尼日利亚。[77]

土耳其最大的垄断企业是KOC集团(Koç Holding),它的活动涉及了汽车行业、能源供应行业和金融服务业。KOC集团以其255亿美元的销售收入,成为了进入500个国际超级垄断企业行列中的第一个土耳其垄断企业。[78]KOC集团在俄罗斯、泰国、中国、南非和罗马尼亚都有生产设施,并且雇佣当地的工人。合资企业,特别是福特和菲亚特,控制着土耳其48%的汽车生产。从1990年到2015年,土耳其垄断企业把资本输出量从12亿美元增加到了447亿美元,几乎增加了40倍。[79]

在外交政策上,正义和发展党政府用所谓的新奥斯曼主义(Neo-Ottomanism)来为自己在中东和北非的力量辩护。为此,它促进了打着宗教幌子的法西斯恐怖组织的发展,如努斯拉阵线(Al Nusra)和“伊斯兰国”。

早在20世纪70年代,土耳其就力图建立独立的武器工业。1974年,为回应美国对土耳其的武器禁运,“土耳其武装部队基金会”(Turkish Armed Forces Foundation)成立了。[80]军事工业复合体的建设和扩大,成了土耳其新帝国主义扩张的先导。2011年以来,土耳其的武器产量平均每年提高21%。2016年用于军事生产和技术发展的军费,相比2015增长了12.5亿美元。土耳其主要的武器垄断企业 Aselsan的订单,相比于2015年增长了273%。

2016年8月,土耳其武器公司BMC与德国莱茵金属公司(RheinmetallAG)、马来西亚的Etika Strategi公司达成协议,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这使得它能够为土耳其军队和其他国家军队提供“装甲系统解决方案”,生产先进的轮式和履带式装甲车。2015年以来,卡塔尔军队在土耳其武器公司BMC中占有 49%的股份。2017年4月,土耳其与卡塔尔达成协议,向卡塔尔军队出售1500辆装甲车。在2021年建造第一艘航空母舰的计划,突显了土耳其的帝国主义野心。

新帝国主义的土耳其利用其国家恐怖,残酷地使用各种武器系统、智能服务、警察、军队和准军事组织:不仅是对付库尔德人争取自由的斗争,而且也对付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斗争。

土耳其军队人数为49.3万,是世界上第十强的军队,在北约内部则是第二强,仅次于美国。[81]

过去土耳其对帝国主义国家的新殖民主义依附,已经转变成了地区大国土耳其、美帝国主义、欧盟和德帝国主义之间的相互渗透。由于土耳其在地缘政治上的重要地位,正义和发展党得以利用美国、欧盟、俄罗斯和中国之间不断加剧的矛盾。在2015年欧盟难民政策的危机中,为了实现自己的新帝国主义政策,土耳其利用了来自伊拉克或叙利亚的战争地区的、想通过土耳其移民欧洲的数百万人,作为施加压力的手段。

在德国,大多数阿訇都来自土耳其。土耳其国家资助这些阿訇,培训他们,并和土耳其语的大众媒体相结合,企图拉拢境外的土耳其裔人口,让他们支持土耳其的反动政策。根据已经揭露出来的材料,许多“神职人员”已经成了土耳其情报部门的合作者。

2015年后,土耳其经济发展所产生的吸引力和舆论造势,为埃尔多安政府带回了数十万移居欧盟的土耳其人。

2016年6月土耳其军队的部分部队实施的失败的军事政变,不是偶然的。在埃尔多安提高了与俄罗斯和上海合作组织加强合作的可能性后,政变就发生了。政变中的一个重要角色是那些与北约组织紧密结合的部队,他们受到了由美国赞助的反共和亲法西斯的伊斯兰主义葛兰运动的支持,他们在2013年与埃尔多安决裂了。埃尔多安把政变失败当作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好借口,并借此建立了法西斯独裁统治的巨大基础。2017年4月,在紧急状态之下,政府实施了暗中操纵的公投。其目的是给法西斯行为穿上一层民主的外衣,掩盖自己想要粉碎民主权利和自由的企图。尽管他们残酷镇压革命和民主的反对派以及库尔德人,但是反法西斯的抵抗、争取自由和民主的斗争仍在继续。

注:

[71] Secular state; separation of church andstate; separation between state and religion

[72] Länder-Informations-Portal Türkei, www.liportal.de

[73] Excluding finance and insurancecompanies, radio, television and programming

[74] Forbes Global 2000, figures for 2016

[75] GTAI, Türkei im Fokus 2015, p. 6

[76] Turkish Airlines Annual Report 2015, p.26

[77] Rote Fahne Magazin, No. 21, 2016

[78] Fortune Global 500

[79] UNCTAD, FDI outward stock  

[80] Türkische Rüstungsindustrie plant 373Patente bis 2021 (Turkish arms industry planning on 373 patents through 2021),www.eurasianews.de, 11 June 2017

[81] Global Firepower:www.test.dtj-online.de, 23 May 2015

来源:《论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

译者:思思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欧亚十字路口的新帝国主义土耳其 |《论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第五章第4节-激流网(来源:国际红色通讯。责任编辑:邱铭珊)

欢迎关注国际红色通讯

欧亚十字路口的新帝国主义土耳其 |《论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第五章第4节-激流网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