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三青团为什么成不了气候-激流网1946年和谈期间的马歇尔和周恩来

1946年夏,全国内战爆发。美国陆军原参谋长马歇尔以总统特使身份出使中国,进行调停。马歇尔指出,国民党军事上的优势,正因官员腐败、接收大员的“五子登科”而迅速转化为劣势。

为扭转这种局面,蒋介石亟望蒋经国经营三青团,以年轻人的朝气营造政治改革气氛。1946年9月,三民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大会在庐山召开,有人提议三青团升格为党,搞“两党制”,以此促动国民党体制变革。由于种种原因,这次“政治自救”挟雷霆万钧而来,却偃流水落花而去。

蒋介石庐山接见三青团骨干

三民主义青年团,简称“三青团”,1938年7月9日于武昌成立。蒋介石之子蒋经国是该团重要创始人之一。为了开好三青团“二大”,三青团的骨干早在1946年7月上旬就上了庐山,准备先开一次高级政工会议。在此基础上,再在庐山美国学校举办夏令营,为“二大”造势,蒋介石给予了积极支持。

1946年7月14日,蒋介石抵庐山,下榻于牯岭官邸,即今天的美庐别墅。当天傍晚,蒋介石偕宋美龄和马歇尔夫人散步,走到两华里外的牯岭美国学校。由于庐山沦陷期间日本的抢劫和破坏,学校还未来得及恢复正常教学。但意想不到的是,学校操场上竟站立着一排排热情洋溢的青年人。

据当年《中央日报》报道,“蒋介石亲切地取下礼帽,微笑颔首。宋美龄优雅地举起右手,频频致意。突然‘蒋主席万岁’的呼声像电波,从学校飞速向庐山图书馆和传习学舍震荡而去。顺眼看去,数百年轻人像听见军令,整整齐齐站在沿途绿荫道上,鼓掌欢迎,高呼口号:‘欢迎蒋主席视察夏令营!’‘欢迎蒋夫人和元帅夫人前来视察!’”有人跑出来献花。蒋介石发现欢迎队伍中几张熟识的脸,那是抗战后期国民政府鼓励“十万知识青年从军”而组成的青年军各师的师长、政治部主任,也是蒋经国的“铁杆哥们”。

蒋经国不在其中,此时的他早已平步青云。蒋经国1937年从苏联回国,1939年5月调任江西第四区(今赣南地区)行政督察专员。上任伊始,蒋经国制订了《新赣南提纲草案》,提出“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人人有屋往,人人有工做,人人有书读”,很快聚集了一批青年。1939年春,蒋经国任三青团江西支团筹备处主任,立即从大后方“战干三团”选调王升、李焕、江国栋等40多名学员,并以这些人为班底,在赣州虎冈办了“青干班”和两期夏令营。蒋经国和学员关系融洽,时常一起饮酒高歌,据他们回忆,蒋经国酒量很大,喜欢用鸡头、鸡脚佐酒,常常手持鸡脚追述往事,说他小时候祖母和母亲不让吃鸡头鸡脚,说吃了不会读书……引得满堂大笑。蒋经国利用青干班和虎冈夏令营,很快培养和凝聚了一批“赣南帮”骨干分子。

正是这批骨干在三青团“一大”中率先向国民党内腐败高官发难。据时任“一大”书记长张治中生前回忆,会上不少青年代表公开指责孔祥熙夫妇。早在20世纪30年代,宋霭龄利用财政部部长孔祥熙的权势操纵证券市场,“空手套白狼”。孔氏家族迅速成为旧中国屈指可数的巨富,却给上海证券交易市场带来毁灭性灾难。1942年,美国为了加强国民党军队的战斗力以牵制日军,向中国提供5亿美元借款。孔祥熙将其中1亿美元发行美金公债,以20法币折合1美元的价格售出。宋霭龄1943年用“白条”抢购其中5000万美金,在黑市上以1美元折合300至400元法币抛售,发了一大笔洋财,被称为民国时期最大贪污案。民怨鼎沸,蒋介石竟为孔祥熙开脱,最后仅以孔祥熙等人辞职草草了事。三青团“一大”上不少团员鼓噪,要求追缴孔祥熙夫妇“美金公债”非法所得,重庆政府却一直没有任何回答。

三青团的实力随着抗战胜利,跟随蒋经国的步履在全国迅速增长。1938年下半年,团员只有1034人,到1945年底已突破100万人。

但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官员的腐败直接暴露在国统区每一个角落,“国军”在东北的战略优势亦很快消散。蒋介石寄希望于蒋经国经营三青团,以年轻人的生气促动一下国民党各方大员。

“庐山会议”山雨欲来

1946年7月24日10点,三民主义青年团夏令营在庐山大礼堂正式开幕,蒋介石亲临会场。邵力子、顾祝同、梁寒操、王陵基、谷正鼎、卢汉等国民党要员出席,盛况空前。三青团骨干受到极大鼓舞,相互鼓噪要以三青团升格为党,像美国两党制一样推行轮流执政的民主政治,来推动国民党的改革。这个建议,据说是革新派何浩若首先提出的。

何浩若曾和罗隆基、闻一多等一起赴美国留学,回国后任黄埔军校第四期教官,北伐战争时任团长。1928年退出军界,任中央大学、金陵大学教授。1940年1月后出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三民主义青年团宣传处处长、《中央日报》社社长、三青团中央常务干事等职。1945年被选为国民党第六届中央候补执行委员,受衔陆军少将。

1946年的何浩若感觉到蒋介石对CC派控制国民党不满意,乃鼓吹把三青团组成新党,造成两党轮流执政的局面。他主张蒋介石可以一人兼国民党总裁和新党领袖,新党实际由蒋经国全权领导。这一建议深谙蒋介石既要造成民主声势,又要“传代”的心思。

但CC派首脑陈立夫等人坚决反对三青团组党。多年来,陈立夫在国民党内的地位举足轻重。国民党“五大”时曾发生过一个“笑话”,陈立夫的选票远超蒋介石,其手下喽啰选票也比汪精卫高得多,汪精卫一脸苦笑。在蒋介石的“臭骂”下,陈立夫重新安排,最后才各自重拾“体面”。位高权重的陈立夫岂容他人摆下擂台,搞“两党”轮流执政?1946年8月18日,陈立夫、吴鼎昌、陈布雷等人在庐山密会,研究对策。

4日后,三青团夏令营结束。参加夏令营的600多名成员全部作为出席三青团“二大”的代表留在了庐山,人数占“二大”代表60%以上。三青团组党的舆论一时间在庐山铺天盖地。陈立夫立即下山到南京搬兵,偕CC派一批干将赶上山来。其中就有被称为“大炮”的黄宇人。一场颇具喻世意义的“闹剧”即将拉开序幕。

国民党的三青团为什么成不了气候-激流网1947年三青团的反共游行活动

陈立夫突然使出“秘密武器”

1946年9月1日,三青团二大在庐山召开。据当时的三青团干事程思远回忆:蒋介石亲临讲话,开门见山地说,“青年团不应为了党的利益而牺牲自己的前途”。与会者大都认为这是要青年团组党,与国民党同时并存,因此关于团的性质自然成为大会讨论的中心问题。

会议开得很热烈。第一天,CC派一言不发。

为了疏通CC派与蒋经国的对立,当天傍晚,蒋介石和陈立夫饭后散步,从美庐别墅一直走到三四里路外的“二大”会场(今庐山大礼堂)。据当年报载,两人面目严肃,沉默不语。也许蒋介石是在用脚步与陈立夫谈心,表示对“两党说”的关注或认可。陈立夫是见风使舵之人,焉有不懂之理。但在政界往往懂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

9月6日,大会专门讨论三青团性质问题。蒋介石再次亲临会场,要求发言的达90多人。整个上午,几乎清一色是三青团组党的声音。凡是发言人提到组党,必掌声如雷,他们所提的理由,不外乎国民党已腐败到不可救药,不足以担负实现三民主义的重任,青年团必须组成新党乃能复兴中国的革命等等。下午继续开会,宋美龄跟随蒋介石第一次出现在大会会场,全场气氛达致高潮。然而到后半场,CC派秘而不宣的武器突然爆发了。

黄宇人要求发言。黄宇人与陈立夫、黄埔系都有非同寻常的关系。在国民党“六大”中,就是黄宇人毫无顾忌地向孔祥熙开炮,令孔声名狼藉,最后连个中央执行委员都没保住。国民党六届二中全会,也是黄宇人打横炮,矛头指向陈布雷,说蒋介石宣读的陈布雷起草的会议宣言草案没有“革命性”。陈布雷脸上挂不住,散会后在会场大哭。几天后蒋介石获知此事,对黄宇人大骂,说:“黄宇人到处骂官僚,主张革新,我看他就是一个大官僚。”黄宇人听说后,仍我行我素。这次,他准备炮打何处呢?

黄宇人走向主席台,拿起了话筒,认真地从辛亥革命开始述说起国民党光荣的历史,台下的青年不由地热血沸腾。紧接着,他话锋一转,说:“光荣属于过去,今日国民党的腐败无能,应该谁来负责。历史地说,总裁应负主要责任。因为中央党政大员,都是总裁任命的,他们直接向总裁负责。不受舆论和民意机关的监督,可见总裁所负的责任最大。如果青年团要组成一个实行三民主义的党,必须另选出一位领袖,才能在新环境中发挥其领导才能,否则,我们的团长以一身而兼任两个党的领袖,当新党攻击国民党的腐败无能时,他将何以自处?”黄宇人以蒋介石领导的三青团之矛,击向他所领导的国民党之盾,清晰而深刻地说明了组织新党是换汤不换药,毫无革新之可能。

黄宇人的话音不高,却掷地有声。原本气氛炽烈的大会如被淋下一场骤雨,全场默然。黄宇人乘胜追击,大声疾呼:“依敝人之见,党与团决不能分开。蒋先生是我尊敬的领袖。如果他认为我说的毫无意义,就请他允许我自杀。我绝不吝惜。我的棺材已经准备好了。”

会场气氛突遭逆转,蒋介石只好在随后的总结讲话中,将在开幕式中对青年团组党的暗示,说成人们误解了他的意向,随即呼应黄宇人的发言,说今后国民党和三青团应截然分开。

三青团组党就这样寿终正寝了,国民党力图作政治自救的一次“改革”,也就这样流产了。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国民党的三青团为什么成不了气候-激流网作者:马社香(武汉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来源:人民网,原载《同舟共进》2009年第7期。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