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早就该和王菲合唱一曲了-激流网

马云和王菲是天造地设的搭档,他俩早就该合作。

我这么讲,不是因为《风清扬》有多么的优美动听,而是因为马云和王菲,在精神上有着共通之处。

毫无疑问:马王二人,一位商界巨擘,一位歌坛天后,都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人士,拥有很大的事业。但偏偏,两位大佬似乎对世俗的成功没什么兴趣,处处表现出超凡脱俗的境界,对精神追求的向往。

1994年,25岁的王菲接受台视采访。记者问她一句:你现在最大的烦恼是什么?

天后拨了拨头发,莞尔一笑:我现在最大的烦恼就是太红了。

1994年,30岁的马云启动了人生第一次创业,他创办了海博翻译社。海博翻译社经营不到一年,就以赔本关门告终。随后四年里,马云开过英语角,去义乌倒卖过小商品,办了中国黄页,均惨淡收场。直到1998年,阿里巴巴横空出世,才奠定他成为中国当代社会一尊活佛的基石。

当年为阿里巴巴,马云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谁知到2016年,马云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回答观众提问时,说了一句:我有生以来最大的错误就是创建阿里巴巴。

一个为名气太大而烦恼,一个为赚钱太多而悔恨,可见马云和王菲是有多么心神相通了。再加上一个天天把诗和远方挂在嘴上的高晓松攒局,这首《风清扬》,早晚会来的。

知己难觅,知己难觅。

2008年,马云经张纪中引荐,到重庆缙云山拜访了李一道长。

说到李一道长,这可是位神人。他只念到高中毕业,但却记忆力超群。一份来自北京中智信达教育科技公司的简介说,他身兼多个头衔:英国剑桥大学客座教授、马来西亚吉隆坡中医学院教授、德国传统养生文化协会荣誉会长、马来西亚道教组织联合总会顾问等等。

头衔只是身外之物,不足一提。李一道长的独门绝活是养性修身。他曾试过把自己当导体,直通220V的家用电流,却安然无恙;闭关辟谷20多天,不进食不饮水,还精神抖擞。

李一道长最当红的那几年,不仅上遍电视台大小节目,更是上流人士争相邀请的座上宾。没有熟人引荐,李一道长是不肯轻易见人的。2008年的马云,远不如今天声名远扬,若非道长卖张大胡子几分薄面,他也见不到这位世外高人。

马云到李一道长那儿,上了一堂毕生难忘的课。道长让马云闭关,没有网络,没有手机,不许说话。一开始觉得很难受,后头却觉得很轻松。先是三天不说话,到后来,八天不说话都没问题。

现在马云先生三天两头就要出来发表演讲,网上更是四处流传着他的金句,话多到不行。看来当年那几段闭关真把马云憋坏了,到现在非得一次说个过瘾不可。

当然道长自己话也没少说。十几个养生节目都请他去站台,这话能少吗?可惜言多必失。李一道长后来因为涉嫌诈骗、性骚扰、卖假古董,被几个学员告上了法庭,闹得沸沸扬扬。据学徒们讲,道长现在隐居在缙云山上,长久闭关,想见他,可是难了。

好在,王菲赶在李一道长作闲云野鹤之前,托了张大胡子的关系,挺着大肚子,拉着李亚鹏,紧赶慢赶地见了高人一面。这可能是王菲和张纪中交情深的缘故。张大胡子说过,他请王菲为央视版《笑傲江湖》开嗓,一分钱都没花。投之以桃,必定报之以李,在引荐大师一事上如此卖力,想来也是大胡子还天后一个人情。

想来,这是王菲和马云,人生中首次出现的头一回交集。

李一道长倒掉以后,张纪中对此闭口不言,据说听到这名字,就要跟人翻脸。陈家瑛也跳出来为王菲辩护:她是信佛的,怎么会去拜访一个道士?乱弹琴!马云则称:他拜访李一,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道术什么的他毫无兴趣,只是借个由头,到山上避避而已。

对这段历史,好像大家心里都不太愉快。能不说的,尽量都不说了。老熟人的关系搞得很僵——马云和王菲,是否会因此擦肩而过呢?

该遇上的,总归会遇上的。

2013年7月,新京报一篇《隐秘大师王林的金钱王国》,把这位近年来风头最劲的气功大师拉出了水面。随之一同浮出水面的,还有大师背后那金光闪闪的朋友圈。

铺开这份朋友圈名单,上至省部级高官,下至演艺圈名流,都曾不远万里,到江西芦溪县去拜访过这位世外高人。接受大师教化,并亲切地合影留恋。合影中分量最足的,一要数大师和前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那张;二要数大师居中,马云和赵薇分列两侧的那张。

对此,马云是这么解释的:他是一个对世界充满好奇心的人,因为王林的本事,在上流圈子里传得神乎其神,他很有兴趣,想看看大师的魔术变得有多么出神入化。总的来说,这是马云赤子之心的表现,就像很多中国游客到了泰国,都要先抢着看看人妖一样。

估计是汲取了李一道长一事上的教训,王菲这回没有和王林合影。但王林大师曾在当地捐了一座建勋寺,据说花了1.3亿。这座寺庙是王大师靠人脉和脸皮拉出来的,张罗了很多社会名流。寺庙的功德碑上,赫然刻着王菲和李亚鹏的名字。

很难相信在王林大师这里,马云和王菲不曾有过什么交集。毕竟赵薇去看了一次王大师,转身迎战港股,一年就赚了几十亿。我相信这肯定是因为王大师法力庇佑的原因,不是因为她在那儿遇上了马云——有这种好事,赵薇能不赶紧引荐王菲吗?去那儿拜拜王大师,沾沾仙气,顺便见见马云,唠唠嗑,说不定也有成为一代股神的机会呐。

就算没股可炒,跟大伙儿打上两三圈麻将,想来也是一件美事。

其实王菲是谨慎过头了,马云也不用急着为自己辩解。我们文坛杠把子吴晓波老师,后来写了一篇长文,说了,“和王林合影不是什么糗事”——吴晓波是为马化腾著书立传的人,他没理由偏帮马云,可见和王林合影真不是什么糗事。

当然为王林掏过腰包,捐过寺庙的,更是一桩功德无量的大好事了。

马云早就该和王菲合唱一曲了-激流网

上流社会倾心“气功”、“养生”类的高人,在古今中外,都不是什么稀罕事儿。马云和王菲,其实真没什么好尴尬,更没什么好辩解的。

西晋时候,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就以服丹养性而闻名海内外。仰慕其风采,前去拜访的名人也络绎不绝。山涛曾举荐嵇康为官,他写了一封《与山巨源绝交书》砸人脸上。钟会求嵇康一见,他理都不理,只在院子里自顾自地打铁,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让钟会觉得好生难堪。如此乖张的一个人,豪门巨贾却都以和他交往为荣。

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宠幸拉斯普丁。这人年轻时是个无赖,以偷马为生。后来转行当神父,靠散播预言和施展巫术,打开了一片天,在圣彼得堡的贵族圈子里混得风生水起,连沙皇和皇后都深深为他倾倒。拉斯普丁在宫廷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搞得官僚们怨声载道,多次提请把他流放到西伯利亚去,皇后却断然拒绝,说:“圣人总是被人诽谤,人们恨他,是因为我们爱他。”

当然在社会主义中国,断然不允许什么国师,什么神棍地招摇撞骗。吴晓波老师就说了,“……所有去见王林的人,都是对生命本身有好奇的人,如爱因斯坦所言,他们对人体的秘密和未知之事存着一份探寻的热情”。

什么是境界?这就是境界。抬出爱因斯坦这尊科学与理性的大旗,马云和王菲们的形象,一下就显得高贵了起来。毕竟,对生命的好奇——我们这些天天为三餐和房贷奔波的小民,配有吗?可能是不配的。

马云和王菲,先是求教李一道长,再是拜访王林大师,他们都对生命充满了好奇,原本都是同路人。在高晓松的撮合下,合唱一首歌,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我们觉得奇怪,觉得石破天惊,归根结底还是我们境界太低,被生活压弯了腰肢,对生命的好奇不够,不配拜访道长大师,自然也没有结识马云和王菲的机遇。

天下虽大,但上流社会的圈子很小。张磊都邀请彭于晏做他的LP了,深度合作。马云邀请王菲过来唱个KTV,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2013年,马云和赵薇结伴,拜访了隐居江西芦溪的王林大师。

2015年,赵薇入股阿里影业,在香港风光上市。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身家便涨了十倍。这番战绩,怕是让巴菲特也要汗颜。

2006年,赵薇也曾尝试涉足股市,入股重庆路桥集团,赔到损手烂脚。曾经对媒体哭诉:“我炒股不是发了,是哭了,我绝对是个地道的受伤股民。”

十年时间,她涅槃重生,在阿里影业身上一雪前耻,连本带利地赚了回来——谁说王林大师只是个骗子而已?要不经过大师开光的赵薇,怎么转身变成了股神呢?

阿里影业上市两年多,拿得出手的片子寥寥无几。去年大阵仗地猛推了一把《摆渡人》,连一向寡言少语,酷得不得了的王家卫都放下身段,带着半个影视圈的人说“我喜欢”,却挽救不了影片如雪崩一般的票房和口碑。

奇怪的是。不拍片的阿里影业,不仅没有赔钱,反而赚钱了,比一年到头傻乎乎拍片宣发的华谊、光线都过得滋润,不能不说是个业界奇迹。

这奇迹也不是吹出来的。阿里毕竟搞过金融,境界要比王中军和王长田高。阿里影业从香港圈来的几十亿资金,光是躺在银行账户上睡大觉,一年都有好几亿的利息收入——有这些天上掉下来的钱,马云还要拍什么电影?

当然,顶着“影业”二字名号,不拍些电影也不行。这不,阿里影业的年度大片《功守道》即将火热上映,马云不仅亲自出演,还拉来王菲,一起唱了首《风清扬》的主题曲,话题蹭蹭蹭地往上涨,何乐不为?

至于电影是赔是赚,那都是些细枝末节的小事。我们平民的眼界还是太低,做生意全是一笔一笔计较亏损。比如看着王林大师,就说丢人现眼——殊不知人家去拜访了大师一趟,转身就能当个股神,这长线收入,可不比当年丢人一番来得划算多了?

阿里拍个《摆渡人》丢脸又怎么了?几十亿的资金圈到了,哪怕光吃利息,每年的财务报表都能给人弄得漂漂亮亮的。

马云在2015和2016年,都曾向王菲发出了合唱的邀请,被天后无情拒绝了。2017年元旦《幻乐一场》口碑的大崩坏,可能也让天后开窍了:与其辛辛苦苦唱歌,不如跟好姐妹赵薇一样,转型当个股神,又有面子,又有里子。毕竟,阿里影业这趟顺风车她是赶不上了,蚂蚁金服这棵摇钱树还在呢,圈子在,人在,天后想什么时候上车,还不看她心情么?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马云早就该和王菲合唱一曲了-激流网(作者:西岛。来源:姜汁满头。责任编辑:小林君)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