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这里收录的是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著作中明确出现“民族主义”一词的论述,集中体现了他们在民族主义问题上的基本观点。

列宁:马克思主义者永远不能让民族主义口号搞昏自己的头脑-激流网图片来源:网络

可是全世界的无产者却有共同的利益,有共同的敌人,面临着同样的斗争,所有的无产者生来就没有民族的偏见,所有他们的修养和举动实质上都是人道主义的和反民族主义的。只有无产者才能够消灭各民族的隔离状态,只有觉醒的无产阶级才能够建立各民族的兄弟友爱。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第667页

德国市民开始考虑,特别是从1840年起开始考虑如何保障共同利益;他们成为民族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并开始要求保护关税和宪法。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215页

虽然这次革命暂时被雇佣凶手的血手所镇*压,但是现在它在瑞士及意大利又以极大的声势风起云涌。在爱尔兰,证实了这一革命原则是正确的,那里狭隘的民族主义政党已经和奥康奈尔一起死亡,而新的民族政党首先就要算是改革派和民主派的政党了。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第537页

政府非常了解,在比利时这样的小国的相当一部分居民中,狭隘的民族主义感情是比较浓厚的,于是它就立刻利用这种情况散布谣言,说什么所有为争取共和制度的鼓动都是一些德国人搞起来的,这些人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损失的,他们由于自己的卑劣行为已经被三四个国家驱逐出境,他们打算独揽他们所预谋的比利时共和国的大权。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第550页

但是,它非常清楚,德国反动派无论在波兹南或者在意大利都力图使利己的民族主义情绪复活,其目的的一部分是为了镇*压德国内部的革命,一部分是为培养黩武主义以准备内战。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第238页

崩得既然已经站在民族主义的斜坡上,那它理所当然地、不可避免地(如果他不愿放弃自己的基本错误的话)就回去建立一个单独的犹太党。

——《列宁全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304页

谁采取了民族主义立场,他自然就会希望在本民族、在本民族工人运动的周围筑起一道万里长城,甚至明知城墙就得分别筑在每个城镇和村庄的周围,明知他的分崩离析的策略会把关于让一切民族、一切种族、操各种语言的无产者接近和团结起来的伟大遗训化为乌有,也并不感到不安。

——《列宁全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305页

真想奉劝崩得民族主义者:向那些敖德萨工人学习吧,他们参加了共同的罢工、共同的集会和共同的游行示威,却没有事先征得(真是胆大妄为!)崩得中央委员会的“同意”就向犹太民族发出呼吁,他们安抚商人说(见《火星报》第45号):“别害怕,别害怕,这又不是基什尼奥夫,我们要干的完全是另一回事,我们之间不分什么犹太人和俄罗斯人,我们都是工人,我们都是一样地受苦。”让崩得的同志们想想这番话吧,趁现在还不晚;让他们好好想一想,他们在往哪里走!

——《列宁全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306页

“俄国统治集团想用老办法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即一方面用暴力镇*压国内的解放运动,另一方面煽动民族主义的感情、制造一些后果无法预料的外交冲突来转移人民的视线,使他们不去注意国内的可悲局面。”

——《列宁全集》第16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399页

司徒卢威先生及时地设法为这种实践活动找到坚实的理论基础。司徒卢威先生在《俄国思想》杂志(其实应当叫作《黑帮思想》杂志)上就鼓吹过“大俄罗斯”思想,鼓吹过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思想,谴责“知识界对国家的敌对态度”,一千零一次地对“俄国革命主义”、“马克思主义”、“背叛行为”、“阶级斗争”、“庸俗激进主义”大张挞伐。

——《列宁全集》第16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443页

可是,甚至一家有影响的民族主义自由派的报纸尽管有一些通常的保留,也承认马克思是一个伟大的人物。

——《列宁全集》第16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452页

民族主义的偏见也助长了战争。在文明国家里,为了统治阶级的利益,经常在培养这种偏见,其目的是诱使无产阶级群众放弃他们本身的阶级任务,使他们忘记国际的阶级团结的责任。

——《列宁全集》第16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68页

黑帮贵族、民族主义“自由派”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民主派(劳动派及其人数不多的左翼——社会革命党人)和无产阶级社会民主派在这个时期都结束了自己“胎内”发育的时期,提前许多年确定了自己的性质,不是通过言论,而是通过事实和群众的行动确定了自己的性质。

——《列宁全集》第17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248页

无产阶级的政党不能容许向民族主义情绪让步,即使对以这种隐蔽形式出现的民族主义情绪也一样。

——《列宁全集》第22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280—281页

崩得违反波兰社会民主党人的意志支持非社会民主党人候选人亚格洛,取消派、崩得和拉脱维亚社会民主党人的八月代表会议 (1912年)违背党纲、助长民族主义的行为,都十分明显地表明社会民主党建党中的联邦制原则彻底破产了,表明“民族的”社会民主党组织处于互相隔绝的境 地对于无产阶级事业是十分有害的。

因此,会议坚决号召俄国各民族工人坚决反击反动派的黩武的民族主义,反对劳动群众中民 族主义情绪的任何表现,号召社会民主主义工人紧密地团结起来,组成当地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统一组织;这些组织要象高加索早就实行的那样,用当地无产阶级 的每一种语言进行工作,并且真正实现自下而上的统一。

——《列宁全集》第22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285页

民族主义报刊以阿廖欣“事件”为由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列宁全集》第22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335页

欧洲各国背弃了民主派的反革命的自由派资产阶级还要人们相信,它是在进行(在普鲁士是同民族主义自由派共同进行,在发过在同一切进步派共同进行)实现“根本的”民主改革的准备工作。

——《列宁全集》第22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398页

民族党人、十月党人、立宪民主党人,只不过是丑恶的、对自由深恶痛绝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的各种不同的流派罢了!

——《列宁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40页

1912年取消派的八月代表会议(甚至中立的孟什维克普列汉诺夫也承认)是要使“社会主义迁就民族主义”,违背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纲领。

事实上,这次代表会议根据崩得分子的提议,竟不顾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决定,承认“民族文化自治”这个口号是可以接受的。

这个口号(俄国犹太民族主义的一切资产阶级政党都捍卫这个口号)是同社会民主党的国际主义相抵触的。

——《列宁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214页

社会主义者要同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各种各样的表现作斗争,不管它是赤裸裸的还是精心打扮过的。要把同一民族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联合起来而把不同民族的无产阶级分裂开来的“民族文化自治”口号,正是这种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表现。

——《列宁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215页

我们反对民族文化,因为它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口号之一。我们拥护彻底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的国际文化。

——《列宁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215页

我们这些生活在民族成分非常复杂的边疆地区的拉脱维亚社会民主党人,我们这些处在拉脱维亚、俄罗斯、爱沙尼亚、德意志等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代表包围之中的人,特别清楚“民族文化自治”这个口号的资产阶级虚伪性。

——《列宁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216页

(二)民族区分的永久化,精致的民族主义的推行——各民族的联合、接近、混杂和另一种文化即国际文化的原则的表现。

——《列宁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336页

马克思主义者永远不能让民族主义口号搞昏自己的头脑,不管这种民族主义口号是大俄罗斯的、波兰的、犹太的、乌克兰的还是其他民族的。

——《列宁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355页

相反,倍倍尔和李卜克内西一贯坚持民主的和无产阶级的道路,反对向普鲁士主义、俾斯麦精神和民族主义作任何微小的让步。

——《列宁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385页

只有倍倍尔和李卜克内西的彻底民主主义的和革命的策略,只有他们对民族主义的“不妥协精神”,只有他们对“自上而下”统一德国和革新德国问题所抱的不调和态度,才有助于为真正的社会民主工党奠定牢固的基础。

——《列宁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385页

这就是说,农奴主—地主和反动民族主义的统治集团同早就倾心于帝国主义政策的最自觉最有组织的自由派资产阶级集团这两方面的意见是一致的。

——《列宁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389—390页

各民族的资产阶级政党由于语言问题以及其他问题而争吵不休,工人民主派则反对这样争吵,要求在一切工人组织中,即在工会组织、合作社组织、消费合作社组织、教育组织以及其他一切组织中,各民族的工人无条件地统一,并且完全打成一片,以对抗各种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23—124页

由此可以得出什么结论呢?结论是:任何自由派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都会在工人中起严重的腐蚀作用,都会使自由的事业和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事业遭受极大的损失。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24页

我们提出“民主主义的和全世界工人运动的各民族共同的文化”这个口号,只是从每一个民族的文化中抽出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成分,我们抽出这些成分只是并且绝对是为了对抗每个民族的资产阶级文化、资产阶级民族主义。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26页

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和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这是两个不可调和的敌对的口号,它们同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两大阶级营垒相适应,代表着民族问题上的两种政策(也是两种世界观)。崩得分子维护民族文化这一口号,并且根据这个口号制定出所谓“民族文化自治”的一揽子计划和实施纲领,因此,他们实际充当了向工人传播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人。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28页

民族主义的吓人字眼——“同化”。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28页

同化问题,即失去民族特点,变成另一个民族的问题,清楚地表明了崩得分子及其同道者的民族主义动摇思想所产生的后果。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28页

马克思主义者的民族纲领考虑到这两种趋势,因而首先要维护民族平等和语言平等,不允许在这方面存在任何特权(同时要维护民族自决权,这一点下面还要专门谈),其次要维护国际主义原则,毫不妥协地反对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哪怕是最精致的)毒害无产阶级。”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29页

但是,大骂其他民族的马克思主义者主张“同化”,这样的假马克思主义者实际上不过是民族主义的市侩而已,这也是毫无疑问的。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30页

为了具体说清楚这些民族主义市侩的观点的十足反动性,我们引证三种材料。

反对俄国正统派马克思主义者的“同化”喊得最厉害的是俄国的犹太民族主义者,特别是其中的崩得分子。……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30页

谁没有陷进民族主义偏见,谁就不会不把资本主义的民族同化过程看作是极其伟大的历史进步,看作是对各个偏僻角落的民族保守状态的破坏,对俄国这样的落后国家来说尤其如此。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32页

尤尔凯维奇先生根本不打算举出任何一件涉及问题实质的事实,而是抓住这一点对他们二人进行攻击,完全以最低级、愚蠢和反动的民族主义精神,歇斯底里地狂叫什么这是“民族的消极性”,是“对民族的背弃”,扬言这些人“分裂了〈!!〉乌克兰的马克思主义者”等等。尤尔凯维奇先生硬说,现在我们这里,尽管“工人的乌克兰民族意识增强了”,但是有“民族意识的”工人还是少数,多数人“仍然处于俄罗斯文化的影响下”。这位民族主义的市侩大声疾呼,我们的任务“不是跟着群众走,而是率领群众前进,向他们说明民族的任务(民族事业)”(《钟声》杂志第89页)。

尤尔凯维奇先生的所有这些议论完全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议论。但是,甚至在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他们中一些人想使乌克兰获得完全平等和自治,另一些人想建立一个独立的乌克兰国家)看来,这种议论也是不值一驳的。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32—133页

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对跟着他们跑的尤尔凯维奇和顿佐夫先生之流可怜的马克思主义者说,首先是民族的事业,然后才是无产阶级的事业。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34页

蒲鲁东是小资产阶级。他的理论把交换和商品生产绝对化,把它当作宝贝,而“民族文化自治”的理论和纲领也是小资产阶级的,同样是把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绝对化、把它当作宝贝,清除其中的暴力、不公正等等现象。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36页

马克思主义同民族主义是不能调和的,即使它是最“公正的”、“纯洁的”、精致的和文明的民族主义。马克思主义提出以国际主义代替一切民族主义,这就是各民族通过高度统一而达到融合……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36—137页

民族原则在资产阶级社会中有其历史的必然性,因此,马克思主义者重视这个社会,完全承认民族运动的历史合理性。然而,不要把这种承认变成替民族主义辩护,因此应该极严格地仅限于承认这些运动中的进步东西,因此不能因为这种承认而让资产阶级思想模糊了无产阶级意识。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37页

可是无产阶级不能超出这项任务去支持民族主义,因为超出这项任务就属于力图巩固民族主义的资产阶级的“积极”活动了。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37页

然而,超出这些受一定历史范围的严格限制的界限去协助资产积极的民族主义,就是背叛无产阶级而站到资产阶级方面去了。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37页

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原则是笼统的民族发展,因此而产生了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局限性,由此而产生了难解难分的民族纠纷。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38页

沙皇制度比邻国都反动,它是经济自由发展的最大障碍,并且拼命激起大俄罗斯人的民族主义。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240页

因此,在当代的俄国否认民族自治权,就是不折不扣的机会主义,就是拒绝同至今还势力极大的黑帮大俄罗斯主义民族主义作斗争。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240页

马克思主义者正在同一切形式的民族主义——从我国统治集团和右派十月党的粗暴的、反动的民族主义直到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政党的比较精致的和隐蔽的民族主义进行坚决的斗争。

反动或黑帮民族主义力图保证一个民族的特权,而使其余一切民族处于从属、不平等甚至根本无权的地位。任何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甚至任何一个民主主义者对这种民族主义,都只能持完全敌对的态度。

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民族主义,口头上承认民族平等,行动上则维护(常常暗中,背着人民)一个民族的某些特权,并且总是力图为“自己的”民族(即 为本民族的资产阶级)获得更大的利益,力图把各民族分开,划清它们之间的界限,力图发展民族的特殊性等等。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最喜欢谈“民族文化”,强调 一个民族同另一个民族的差异,从而把不同民族的工人分开,用“民族的口号”来愚弄他们。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247页

他们反对一切民族主义,甚至最精致的民族主义,同时,在同反动派和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斗争中不仅坚持各民族工人团建一直,而且坚持各民族工人打成一片。

——《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247页

科科什金的观点也就是维护大俄罗斯人(虽然他们在俄国占少数)的特权、同内务部并肩捍卫这种特权的大俄罗斯自由派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的观点。

——《列宁全集》第25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70页

我们社会民主党人反对各种民族主义,主张民主集中制。

——《列宁全集》第25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72页

这还会引起沙文主义的增长,而我们应当建立各民族工人最亲密的联盟,使他们协力进行反对各种各样的沙文主义、各种各样的民族特殊性、各种各样的民族主义的斗争。

——《列宁全集》第25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73—74页

同各民族的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者相反,应当不断地加强俄国各民族工人的团结,为此我们的报纸还应当创办有关俄国各民族工人运动的副刊。

——《列宁全集》第25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09页

精致的民族主义对工人的侵蚀。

——《列宁全集》第25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52页

精致的民族主义就是这样一种思想,它在最漂亮和最动听的借口下,例如在保护“民族文化”利益、保护“民族自治或独立”等等利益的借口下鼓吹分化瓦解无产阶级。

觉悟的工人正用全副力量反击各种各样的民族主义,不论是粗鲁的、暴力的、黑帮的民族主义,还是鼓吹各民族平等同时又主张……以民族划线分化瓦解工人事业、工人组织、工人运动的最精致的民族主义。觉悟的工人正在执行马克思主义者最近(1913年夏天)一次会议的决议,他们跟各种各样的民族主义资产阶级不同,不但坚持各个民族和各种语言最充分、最一贯、最彻底的平等,而且坚持各个民族的工人必须在各种统一的无产阶级组织中打成一片。

——《列宁全集》第25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52页

这是腐蚀和分化工人阶级的精致的民族主义的计划。针对这个计划(崩得分子、取消派分子、民粹派分子的,即各种小资产阶级集团的计划),马克思主义者提出了如下的原则:各个民族和各种语言最充分的平等,直到否认国语的必要,同时坚持各民族最亲密的接近,坚持建立各民族统一的国家机关、统一的教育委员会、统一的教育政策(世俗教育!),坚持各族工人团结一致反对一切民族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反对以“民族文化”的口号作幌子来欺骗头脑简单者的民族主义。

——《列宁全集》第25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53页

让那些小市民民族主义者——崩得分子、取消派分子、民粹派分子和《钟声》杂志的作者们——去公开捍卫他们那些精致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原则吧!

——《列宁全集》第25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54页

机会主义对我们马克思主义纲领进行这种“十二个民族的侵犯”,无疑同现在的各种民族主义偏向有密切联系。

——《列宁全集》第25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223页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列宁:马克思主义者永远不能让民族主义口号搞昏自己的头脑-激流网(来源:马列之声。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