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才华又怎样,买得起房吗?-激流网

公元730年,河南巩县。

一个19岁的少年,背起行囊向父母告别。

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

这个少年,名叫杜甫。

杜甫7岁能写诗,才华横溢,志向高远。关键还长得帅。他给自己取了昵称:子美。

意思是:老子很美。

彼时,恰逢开元盛世。社会开放,经济繁荣,无数屌丝一飞冲天,点亮大唐璀璨的星空。

杜甫坚信,自己一定会成为最亮的那一颗。

于是,身无分文,他带着一腔热血和才华出发了。

出来混,一定要打造自己的影响力。善于写诗的杜子美同学,开通了自己的公众号:老子很美。

我要用颜值和诗,去征服世界。

他去了齐鲁大地,游了吴越江山。整天交友撸串,饮酒赋诗。高兴了指点一下江山,不爽了抨击一下朝廷。

这样逍遥快活的日子,一晃就是5年。

一天夜里,杜甫刚刚更新了一下游泰山心得: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正在跟粉丝互动,父亲的电话进来了:

“别在外面浪了,赶紧回来高考。”

众所周知,河南没有985,只有一个211。教育资源紧缺,高考竞争激烈。

果然,即便学霸如杜甫,也落榜了。

高考不是唯一出路,杜甫坚信这句话。老子的才华,尔等凡人不会懂。

我的未来,属于诗和远方。

公元744年,32岁的杜甫再一次背起行囊,坐上了开往洛阳的驴车。

在这里,他将展开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已经是超级大V的李白,将在这里与他不期而遇。

当时的李白,已经获得了朝廷的官方认证,文坛娱乐圈通吃,粉丝百万。

每次更新,都是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流泪风投看了下跪的爆文。

杜甫也是白粉之一。

李白哥哥,我不要互推,不要引荐,我只要你跟我一起吟诗。

李白比杜甫大11岁,面对杜甫这个集美貌才华于一身的少年,李白醉了。

好,带你写诗带你飞!

于是,李杜这对CP,不经意间完成了一次伟大的邂逅。

在洛阳,在开封,在齐鲁大地,人们都看到过两个好基友同游。

他们一起吟诗作对,一起喝酒撸串,一起交流公众号运营心得。

他们“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

他们“放荡齐赵间,裘马颇清狂”。

两个盛唐最有才的男人,度过了四年基情燃烧的岁月。

又是一个夜晚,杜甫打开自己的公众号,他要用诗赞美李白: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

“落笔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评论区点赞如雨:

杜杜哥也粉我白,好高兴哦。

美白组合,祝福你俩哦……

微商也跟风留言:李杜同款棉被上线,现在购买只需988哦,亲。

这时,父亲的电话又响了:

赶紧给我滚回长安,再去高考!

杜甫痛恨高考,那些命题作文都是狗屎。什么是才华,我已经见过最牛掰的人了。

但父命难违:

“你也老大不小了,连个房子也没有,光会写诗有毛用?”

“可是李白……”

杜甫还没说完,父亲就厉声喝断:

“你能跟李白比吗?他可是混过朝廷的,有玄宗背书,人家不是买不起房,是不想买!”

尽管受到一万点暴击伤害,杜甫还是要去长安了。

临走惜别,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

“待我功名及腰,哥哥再约可好?”

李白收到这条消息时,杜甫已经回到了长安。

直到多年以后,杜甫的公众号,推送了《赠李白》、《春日忆李白》、《冬日有怀李白》、《梦李白二首》、《天末怀李白》等15篇思念李白的诗。一代诗仙李白,才明白那条消息的分量。

而彼时的李白,却写了一首《赠汪伦》

哎。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公元747年,35岁一事无成只会写诗的杜甫,来到了全国最大的一线城市——长安。

彼时,长安早已经是国际化大都市,世界金融中心,世界500强总部基地。

在利好政策多年刺激下,长安的房价连年暴涨,地王一个接一个。

哪怕驾马车2个时辰的城乡结合部,房价都贵的咂舌。

并且,来长安不满5年者,限购。

然而,35岁还是个不认输的年龄。

杜甫信心满满,积极备考。

只要我考上功名,房子、车子、位子,都会有的。

然而,很不幸。他又落榜了。

只会写诗的杜甫,工作时有时无,社保经常断交。他的“老子很美”仍然还是个小号,没人打赏。他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

这时的杜甫,文风也变了。从之前的浪漫主义,变成了现实主义。

为了生计,他每天四处投稿。跑遍各个媒体、出版商,但一个回音都没有。

他的那些反映社会阴暗面的文字,在歌舞升平的大唐,没有读者。

边塞大V高适,曾对此有过尖锐批评:

“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

全民娱乐时代,严肃文学没有出路。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杜甫又更新了朋友圈:

“举进士不中第,困长安。”

他在求助:没钱吃饭了,买不起火车票,求包养。

公元755年。

杜甫44岁,他终于得到一个基层公务员的工作,做了兵器仓库的库头。

这一年,杜甫来到长安,已经十载。

长安的社会阶层严重固化,除了高级公务员,普通人很难有上升的通道。所有的好岗位,没有关系,没人引荐是进不去的。

眼瞅着房价蹭蹭上涨,自己卡上那点钱,喝顿酒撸个串就没了。已过不惑之年的杜甫,开始变得怀疑人生。

他再也受不了了。

我要逃离长安!

很快,杜甫辞了职。举家搬到长安以北160公里的富县。

一线城市买不起房,我到十八线县城,总该买得起了吧。

杜甫拼拼凑凑,终于在县城有了自己的房子。

但是,在家待了仅仅半年,杜甫又受不了了。他的那些诗,在村夫野老面前,一个赞都没有。

一个闷热的夜晚,杜甫听到了安史之乱的消息。

这是大变革,肯定有大机遇。

他内心奔腾的草泥马不见了,少年时的小火苗重新燃起。他又更新了朋友圈:

愿我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就这样,屌丝杜甫,又一次出发了。

再次出发的杜甫,已经是一位大叔。

他的公众号——“老子很美”还在更新。只是文章署名不再是“杜子美”,而是“少陵野老”。

但这个倒霉催的诗人,他的遭遇远未结束。

在去投靠一位朋友的路上,他遭遇了叛军,又被押回了长安。

在长安的一处监狱里,他见到了一个牛逼的狱友:王维。

没错,就是那个写“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写“每逢佳节倍思亲”的王维,也是朝廷大官王维。

杜甫非常谦卑:

“还请王总点拨,我该何去何从?”

王维看了一眼角落里的杜甫:

“学学人家李白,要么写壮丽山川,要么写美酒佳人,要么写武侠刺客。

时不时再来一个逛夜总会的八卦。这样大家才爱看。

你整天不是《三吏》就是《三别》,不是批评教育,就是抨击房价,太严肃啦。”

杜甫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如果不再愤怒,怎能还是少年?

出狱之后,他就偷偷跑出长安,去了一家初创公司做了管理层。

这家公司有央企血统,很具有发展潜力。但试用期还没过,就被降职派到了分公司。

杜甫的内心是崩溃的。

降职当晚,看着案头上的一堆工作,再也忍不住了,他拿出了手机:

七月六日苦炎蒸,对食暂餐还不能。

常愁夜来皆是蝎,况乃秋后转多蝇。

这是一个苍蝇横飞、蚊虫肆虐的办公室,七月上的炎热,如同奔赴刑场。

我要诗和远方,不能在此苟且。

杜甫登陆了二手马交易平台,卖掉了自己的座驾——一匹瘦马,题为《瘦马行》:

“谁家且养愿终惠,更试明年春草长”

谁要养,我优惠转让。别看车破,保养一下加点油,还是一辆好车。

为什么卖掉自己的代步马?

因为他要去下一个远方。

杜甫有一个在成都的朋友,叫严武,看到了杜甫的朋友圈说:

“成都房价很低,机会也多。这里的酒好喝,菜好吃,妹纸也很漂亮,你要不要来?”

这与杜甫不谋而合。一线城市长安,房价太高,十八线城市机会太少。到二线去,说不定是个不错的选择。

到了成都,在朋友的帮助下,杜甫拿到了一处安置房。

虽说房子破了点,但就在浣花溪畔,景色绝佳。写写文章,喝喝茶,看看美女,赏赏花。

在47岁的年龄,杜甫终于有了一套经济别墅,为了显逼格,他还取了一个案名:浣花草堂。

子曾经曰过:命运不分美丑。

没过多久,杜甫的工作又遇到了瓶颈,加上每月还贷,只得三天两头找朋友借钱。

这种滋味让他很郁闷。

有时候,命运给你关上一道门,也会顺手关个窗。

朋友严武拉黑了他,房子也开始漏雨,连翻修的钱也没有

……

难道我命中注定就是个屌丝?

难道才华真不能当饭吃?

难道我的3000首诗都是狗屎?

说完,他奋笔疾书,又推送一篇: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能不能多造点房子,让老子这样有才又努力的人不用苟且?

此时的杜甫,已经是57岁的老人了。

算了,现实太残酷。

我这把老骨头不能客死他乡,还是叶落归根吧。

公元770年,深秋。

奔波在回家路上的杜甫,饥寒交迫,在去岳阳的一条小船上去世了。

他的遗体,被孙子千里迢迢运到河南老家。

还好当时的墓地不限购。

杜甫,终于有了一个归宿。

(完)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有才华又怎样,买得起房吗?-激流网(来源:少年怒马。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