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时代宣称工人是工厂的主人,但是现在对这个提法很多主流学者都不认同,比如于建嵘在《安源实录》这本书里面就认为这个口号是毛泽东对工人的一种欺骗。更多的主流学者认为这个口号只是工人阶级自欺欺人的一种说法而已。不知师傅你们对这种质疑有什么看法呢?

周师傅在毛时代是技术人员,曾在市委、电力系统的领导岗位任职,改革后在电力部门某公司当总经理。周师傅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他先笑着问我:小李,要是现在你工作了,你说你们单位会不会对你关心得无微不至?

:呵呵,估计不会吧。

毛泽东时代的工人不自由吗?-激流网毛泽东时代的工人

周师傅:你这个话也对也不对。如果你只是一个工人,那肯定不会。但是如果你是领导那就不一样了,连泡澡洗脚的钱都可以给你报销,你说这是不是无微不至!

为什么现在的厂对领导关心得无微不至,这说明了个什么问题?这说明了现在的厂是领导的厂,不是你工人的厂。哪个人当干部,领导说了算;厂里面的经费怎么用,领导说了算,甚至连账目都不公开;你要是敢提意见,马上把你开除。换句话说,现在领导是工厂的主人。主人不是一句空话,哪个有权力哪个就是主人。当时为什么说工人是工厂的主人,因为工人有权力。

周师傅停了一下继续说:比如说人事权,这是一个工厂的核心权力。现在哪个人提干、哪个人下台是领导说了算,所以说现在的领导是工厂的主人。以前可不是这样哟,以前能不能提干那是要在群众这里过关的。

以前的干部产生是非常民主的。首先是在生产过程中发现苗子(工作积极、乐于奉献的人),然后政审。到了一定时候觉得可以了,就开始由组织部或是干部处(党政干部由组织部管,技术干部由干部处管)找群众座谈、了解当事人的情况,然后再把意见汇总讨论。三上三下之后,再决定这个人是否能提干。不要以为座谈是走过场哟,我举个例子来说。以前棉纺厂有个女同志,各方面都很能干,厂里面想给她提干,就找群众座谈了解情况。结果很多人反映这个女同志脾气大,说话的时候经常说脏话,最后就没提成。

这时,梁师傅突然插话:小李,这个事情值得你好好的体会一下。群众反映她说脏话,结果提干就没有提成。这说明当时选干部那是非常严格的,不是你哪个领导可以随便安插的,在群众这里过不了关,那就不得行。

周师傅:你可以想象,通过这种程序严格筛选出来的干部,那都是群众满意的干部,群众不满意的选不上去。这些干部大部分都是从工人里面提上来的,又是群众满意的干部,那他们肯定是把工人的利益装在心里面的。

罗师傅:××钢厂处级干部,80%都是从工人里面提上来的。当时提干是三上三下的群众意见调查,所以选出来的都是相当优秀的人。

贾师傅是老劳模,他说:当时的职工代表大会的主席团(职代会最关键的机构),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是从工人中产生的。所以当时的职代会能够真正的代表职工的利益。

:很多人都说国企工人在毛时代不自由,不能自由流动,分配到哪里工作必须到哪里,没有选择。现在对从农村来的年轻工人宣传说,由于“城乡二元结构制度”的限制,使过去的农民进不了城,当不了工人,今天总算有进城打工的自由了,城市工人也不再高人一等了,所以国企破产工人才能获得自由,这体现了时代的进步。现在您怎样看待这个问题?您觉得在毛时代工作时是否是自由的?

这个问题刚提出来,工人们一下子就炸锅了,大家愤慨的说:咋不自由?!我们根本不接受!国家分配,咋不自由?这就是对你们的灌输、说我们过去啥都不好!

稍稍平静下来后,老工人凌师傅先说道:过去在安排、调动工作时,是很尊重个人意见,要征求工人自己的意见才能安排。你有困难,提出请求,比如夫妻两地生活的就马上能把你们调到一起,咋不自由?你住东郊,工作在西郊,生活不方便,就把你调过去。

老工人刘师傅:我是普通工人,当时我爱人在二电机工作,每天要推着个小车一跑几十里,挺困难。我和厂里一说,为了方便职工,就把她调过来了。这和领导一说就可以,只要找一次,领导很主动的就给你解决了,根本不是啥困难。这都为了职工的方便,给职工解决困难。现在都给你调回家了,可自由了!

老工人赵师傅:调动需要服从一定的产业、计划安排,不能无组织纪律性,调动过程有手续。相比之下,同行业的调动更加容易,调动有点难是跨行业的那些,比如你从重工调到商业,跨行业的调动是有一点限制。因为粮食局、劳动局都要根据计划控制指标和人口,一期是有一期的计划的,而且工厂要保持一定相对稳定性,不能你想去哪就去哪,这哪叫自由啊?这都乱套了、生产不出问题?这是无政府主义。如果你是技术骨干,你要随便走了那工厂怎么办?啥叫自由啊?想睡就睡想吃就吃?这就个人主义。

毛泽东时代的工人不自由吗?-激流网毛泽东时代的工人

老工人王师傅:毛时代尽管不能想去哪就去哪,但工人调动确实是方便的。通过组织有计划安排,也只有通过组织才能调动——那时组织都是很积极地解决的,只要条件允许,就尽可能给你办好。

现在呢?屁大的事你要到处找人、托人,好几个月好几年都办不好。工人现在没有地位,在资本家的管理之下,你就没有任何权利,连基本生活都没有保证,叫你下岗你就得下岗,一句话就给你炒了。

凌师傅:有一个例子,拖电厂的钣金工自己到锅炉厂去了,他想转正。劳动局一查发现他是拖电厂的人,并没有法定手续离厂,让他回去补办手续,拖电厂还补了他三个月的工资。现在呢?你看李彦荣,老总说开就把她开了,这是啥事儿?劳动局都仲裁了、法院都判了,老总不让她上班儿她就不能上班,你说到底什么是自由?谁的自由?什么时候自由?

老工人陈师傅(女):那时无论如何调动,工人的工资、福利都是有保证的,没有遇后顾之忧。你看我们厂,6263年的时候效益出了问题,没有生产能力了,就把我们都借到其他单位去,阀门厂啊、针织厂啊都有,工资奖金照样拿。五六百人只剩下一百多。到67年文化大革命时,厂里的效益又转好了,就一边招工、一边把原来的工人叫回去,因为厂里是有专业技术、特殊工种的,一些车间还需要原来的老工人。但有些工人不愿意回去啊,比如阀门厂的20多个工人,还有针织厂的,因为搁那儿工作可习惯、可熟练,就不愿意回去了。所以劳资科就根据你个人的要求,重新安排人组织生产。

化肥厂杨师傅:我认为,在职业上“定终身”是有好处的,对企业有好处,对他自身的成长、学习也有好处。现在可以自由流动了,年轻人“跳槽”频繁,没有民族感,只有金钱感,一心追求享受,能有什么成就啊?

以前都是先国家、集体的利益,人民有民族感,国家有凝聚力,如今少数人财富增加了,整个社会倒退了,这是改革的成功吗?

:在毛时代,存在一定程度的夫妻两地分居,因为工作调动比较困难,所以解决起来比较慢。改革后,有人说毛时代不人道。是这样的吗?当时夫妻分居数量有多大?

老工人林师傅当年管理过人事。林师傅说:当时我处理过夫妻两地分居的情况,调动是很方便的,都是照顾着工人的想法。只要符合条件、单位肯放你,一定会要。比如我们钢厂有个叫王玉的女技术员,她和她爱人原来是同学,毕业分配的时候还没谈恋爱,所以分配在两个地方,她爱人在广东,他们在那边结的婚。后来她爱人从部队转业到汕尾,两个人想在一起,王玉就给厂里打报告,组织部门汇报到党委、市组织部门,开封市政府就和汕尾相互联系。当时我亲自去把她爱人的档案调过来。两地分居的比例在我们这很小,1千多人的厂,就两个人有过这问题,一两个月就能解决。这是7374年时候的事情。

电缆厂老工人丁师傅:有这样的情况,但尽量照顾,实在调不了的,有探亲假,除去路上的时间保证够18天。如果是厂里特别需要的人,这个问题解决得要快一些。企业照顾个人利益,但首先考虑的还是工作需要,厂里的问题比个人问题重要,哪个厂需多少人都是死数,有特殊情况可以调剂,也就是说,如果有一个人调走,必须还得有一个人来填补生产线上的空缺。

什么是人道?现在是可以自由流动,但对工人有什么好处呢?厂里的问题重要,工人集体的利益重要,还是你个别的问题重要?人道不是这么体现的。那个时候,工伤很少,厂里真正关心工人的生老病死,这才是真的以人为本。

问:那您对现在社会中“工人的自由”怎样理解的?

林师傅:说我们那时候不自由,是为市场经济开脱的一种说法,市场经济下可自由了,国企工人都下岗回家了——想干啥干啥是吧?

郭师傅: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懂那个时候的情况,工人那时候可没有感到不自由,都对自己的工厂恋恋不舍咧,从来没有想过“不自由”!现在那些人到处宣传歪理邪说,年轻人就相信了,有不少年轻的工人也相信那时候没自由。你看那些人不说毛时代稳定,偏要说没有自由。你说现在工人可自由——到处去找工作、哪儿都不要你!可自由了,这是出卖自己的自由!

林师傅:你提的这些问题啊,是一些搞自由主义的人弄出来蒙混人的说法,你们没有经历过毛时代,是有些问题挺可笑。还有人说过去工资低,那时候那么好的生产、福利,你说工资低、过不下去,怎么说得过去?你改革开放的基础,就是这些过去利税上亿的企业,你说人人是懒汉,那改革开放到哪里去弄?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毛泽东时代的工人不自由吗?-激流网(来源:中国工人研究网。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