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8日,一位16岁的中学生怀着满腔愤懑,洋洋洒洒写下一篇千字长文。他控诉学校,声讨教育局,步步逼问,字字锥心。

而在此之前,他和母亲已经收到无数次来自校方的电话骚扰,责令他退学。

在几番声讨都被打压后,他只能求助于网络。他明白,对面是只手遮天的权势,自己早已深陷泥潭,但他依然选择曝光这一切。

高中生举报违规补课,不惧老师恐吓:即使无书可读,我也不会停手!-激流网

长文部分截图

长文的最后,少年立下誓言:“难道在强权面前,我等平民百姓唯有低头屈服吗?我不会停手,即使什么都是你们说了算!”

故事要从今年3月份说起。

刘文展是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实验中学的高一10班学生。长期以来,学校以“定位费”的名义违规收取补课费,教师、家长、学生们都习以为常。

但刘文展不肯做温顺的绵羊。在学校强制收取补课费已然成风的情况下,他只是一个人微言轻的学生,只能寻求其他方法。

高中课本里讲过“信访”,公民可以向政府部门提出建议和诉讼请求。刘文展对此深信不疑。

3月7号这天,他打开国家信访局的网站,举报学校违规补课。

高中生举报违规补课,不惧老师恐吓:即使无书可读,我也不会停手!-激流网

举报页面截图

他满怀信心地期待着,这封信件能飞入教育局手中,他们能出手制止学校的违规行为,让更高的正义作出裁决。

但他没想到,他寄予厚望的教育局,竟然“出卖”了他,让他面临退学的危险。

高中生举报违规补课,不惧老师恐吓:即使无书可读,我也不会停手!-激流网

几天后,班主任赖晏斌把刘文展叫到办公室,翻出一张请假条存根,指着联系方式栏里的一串数字,厉声问道:“这个号码是不是你爸爸的?”

此时刘文展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坦荡地说:“是我自己的。”

班主任神色冷峻,“你应该知道吧,学校最近接到举报……”

刘文展猛地一惊,想起实名举报时留下的个人信息,明白了眼前的一切。他镇定地回答,“我知道。”

班主任再次确认:“这个号码是不是你的?”他说:“是。”

这时,班主任的电话响起,他赶紧接起来,毕恭毕敬地说:“袁校长,是是是,他说不是他爸爸的,是他自己的……”

挂掉电话,班主任和刘文展语重心长地说了很多,希望他改正错误。

可刘文展的硬骨头不吃这套,理直气壮地说:“我又没有错,为什么要改正?”

他对学校失望至极:课堂上高谈阔论公平和正义,却恨不能缝死说出真相的嘴。

他不甘心,再次登上信访网,举报教育局泄露个人信息,对补课收费现象放纵不管。

谁想到市教育局推卸责任,将举报移交给县教育局处理,县教育局的一口咬定:收费纯属捏造。

高中生举报违规补课,不惧老师恐吓:即使无书可读,我也不会停手!-激流网

教育局回复文件

屡屡碰壁的他没有退缩,决意死磕到底。他坚持每周一次举报学校和教育局,尽管收到的反馈像是冰冷机器人的回复。

这样的举动真正触怒了学校。班主任、年级组长、校长对刘文展轮番轰炸,接连不断的电话、面谈,恶狠狠地威胁他:如果再举报,就责令强制休学!

临近开学,刘文展的母亲收到班主任的消息:下学期不接受刘文展的报名,请换一个学校!

高中生举报违规补课,不惧老师恐吓:即使无书可读,我也不会停手!-激流网

微信聊天截图

面对学校的步步紧逼,刘文展毫无还手之力。也许他还不明白,他对抗的不仅是学校,而是整个利益集团。

知乎网友“曹哲”一针见血地揭露现状:教育界也是有圈子的,对于一个县来说,这个圈子里的人大约包括各学校的中高层领导,教育局的股长以上干部,这些人可是隔三差五就要一起吃顿饭的。

中国是个人情社会,你要求领导干涉中学补课?这无疑是要求他们和自己的人脉网决裂,和上礼拜一起喝过酒的人撕破脸。

高中生举报违规补课,不惧老师恐吓:即使无书可读,我也不会停手!-激流网

所以对县教育局有什么奢望的孩子,省省吧,你要向县教育局举报,除了一小时后你的个人信息会被拍在你校长桌子上以外,什么都不会发生。

面对坚固而黑暗的利益关系网,刘文展犹如飞蛾扑火,他日复一日地发送举报信,期盼着迟来的正义。

学校的财路被斩断,权威被挑衅,颜面尽失,气急败坏的他们用尽手段对付这个少年。

现在刘文展转移阵地,在各大网站努力发声。网友们议论纷纷,有不少质疑和嘲讽:学校补课也是希望提高成绩,怎么不能理解一下?

高中生举报违规补课,不惧老师恐吓:即使无书可读,我也不会停手!-激流网

微博评论截图,这TM都能洗白?

关于违规收费补课,教育部2015年印发的《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中明确说明,收费补课是违反规定的。

在明文规定的情况下,学校还明目张胆地强制补课、强制收费,完全无视法律法规。这是教育的悲哀,也是时代的通病。这时还在为学校开脱的人,不是蠢,就是坏。

而刘文展敢于直面黑暗,叫板利益集团,不惜牺牲自己,用飞蛾扑火的勇气点燃正义的火焰。

当教育打着传播知识的旗号,沦为利益的工具;当所有人习惯黑暗,甚至为黑暗辩护;当一手遮天的强权蔑视你的声讨,甩给你重重的耳光……庆幸的是,一个刘文展勇敢站出来了!

就像鲁迅说的: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就像萤火一般,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刘文展控诉学校和教育局的千字长文完整版

大家好,我叫刘文展,是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于都实验中学2016至2017届高一(10)班的一名学生。(因中考分数达标被该校招为免费生)2017年3月7日,我于国家信访局网上信访中实名举报于都实验中学对于初三以及高中全年级的违规补课以及收费(如图一),希望教育局督促其改正。

几天后,我的班主任赖晏斌把我单独叫出去,翻着一张我的请假条存根并手指家长联系方式处问我:这个号码是不是你爸爸的?(因为我妈的电话号码他有,所以他觉得是我爸的,很显然此时他已经知道我举报学校的事)赖晏斌当时所指的电话号码的确是我的,我当时想他问我这个干什么?我请假回家也没犯什么事啊。

于是我镇定地说,不是,是我自己的。赖晏斌说,你应该知道吧,学校最近接到举报。我愣了一下,知道这件事情是和举报有关,随即又想到信访时留下的联系电话,这一切关联起来,我便意识到我被教育局卖了。但是其实我当时是很镇定的,被教育局出卖简直是情理之中。我敢作敢当,说道,知道。赖晏斌又问,这个号码是不是你的?我想了一下说,是。话还没说完,听到他接了一个电话,说,袁校长,是是是,他说不是他爸爸的(电话号码),是他自己的。

挂掉电话后他跟我摆明了事情并且依学校的意思规劝好多希望我改正的话。那天说了很久直到放学,我很理直气壮地说,改正?我没有错要我怎么改?回到家后我又愤然向国家信访局提交了一篇同时投诉学校违规补课以及收买举报人信息以及教育局的出卖举报人信息以及对于于都实验中学违规补课以及收费情况放纵不处理的檄文,本意是希望市教育局(赣州市教育局)督促其改正,不想市教育局将此次投诉直接移交至于都县教育局处理。市教育局的意思是自己犯案自己审。

随后如初所料,教育局称:补课基本属实,但对于于都实验中学违规收费矢口否认,并称收费纯属为我捏造。县教育局对于此次信访投诉学校违规补课以及收费的信访反馈如图(二),划重点:经查,该校于2016- -2017学年第一学期开始至今组织了全校各年级学生周六上午上课。高中各年级还安排了周日上课,其中初一、初二年级周六主要安排的是阅读、写作等兴趣小组活动课,周日无安排; 高一、高二年级周六、周日主要安排一周一练。同时上学期末向学生预收了1000元定位费《开学后直接抵新学期学费),未另外收取补课费。综上所述,关于你反映我县实验中学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本属实,反映该校收取补课费与事实不符。(明知却又歪曲事实,能想到我有多绝望吗?都是他们说了算)

对于实验中学的违规补课以及收费情况,该校的学生,家长有目共睹,事实是:临近期末每生需交1000元,但并非1000整为定位费,其中600元为定位费,400元为周六周末的违规补课费(初中未知,高中为400元)这点众所周知无可争议,教育局却称是我污蔑学校违规收费,如有疑问请询问我的校友以及校友家长。

对于我投诉教育局出卖以及学校收买举报者个人信息的教育局信访反馈如图(三):调查组在调查中未向校方泄露你的任何信息。据了解,实验中学针对我局调查组反馈的司题,找了几个曾经举报学校违规补课及收费等问题的在校学生了解情况,其中包括你本人。学校在与你交流时,曾规劝你不要去乱写一些反映不实的信件,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但你并未理会,反而认为学校认定是你举报学校违规补课及收费。并怀疑是我局泄露了你的个人信息。一直以来,我局严格遵守《信访举报保密制度》(呵呵),对你的姓名、电话、家庭住址等有关情况进行了严格保密,在调查你反映的问题的过程中未向校方泄露你个人的任何信息。(呵呵)

对于此次的信访反馈我很愤然,提出三点疑问(请大家注意此次信访反馈错漏百出):


1.学校被举报不改正为什么反而还要去找举报人?
2.教育局称学校找了几个曾经举报过学校的学生了解情况,那么请问校方怎么知道我曾经举报过学校?还不是你们透露的?不是你们是谁?只有你们有我的信访材料。
3.学校规劝我不要去乱写一些不实的文件?(指举报学校违规收费不实)但是事实上学校绝非如图二所说的只收了1000元补课费(事实是补课费400,剩余600以抵学费),该校所有学生以及家长有目共睹,教育局为何却坚持称未收取补课费?

于此,本人坚持以每周一次的频率举报学校以及教育局,收到的反馈如出一辙。然而此次事件之后,我的班主任,年级组长以及校长不断通过面谈和打电话的方式骚扰威胁我和我妈:不停止举报就追回所免学费并且责令我强制休学。

临近开学,班主任发来消息(如图四)称学校本学期不接受我的报名。
声明:
1.本人信访前已仔细阅读《中国人民共和国信访条例》,如有半点捏造,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2.本人严格遵守舆论监督制度条例,如有半点虚假,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3.此事一出于都实验中学校方及一手遮天的教育局必然推卸,请大家严谨务实,不轻信一面之词,毕竟事实不是事实说了算,呵。

对于此事我的一些看法:

我不觉得我是一个怎样有责任感的人,但我愿意做一只出头鸟,让这个世界多一点光,即使风再大也无所谓。正是每一个放弃了理想的人,使得这个世界变得更加丑恶不堪。我做这些的时候想的最多的就是:如果所有人都不愿意去改变,如果所有人都选择将就,那这个世界就永远这样就永远不太好也不算糟糕,永远只能是凑合。还有一点,我读不读书没关系,但我希望通过此文,让泄露以及收买举报人信息的办理人收到应有的行政处分,并且,向我道歉。或许很多人会觉得我很幼稚,可是我很想失望地问一句,难道,强权面前,我等平民百姓唯有低头屈服才不算幼稚吗?为人民服务,才是权利该有的最本真的样子。

最后我再说一句,学校以及教育的负责人,你们身处高位,却屡次威胁出卖以及收买学生,要脸吗?

事实,事实,呵,黑与白又怎是事实说了算?不过一团可方可曲的玩物罢了。

有时候我也很失望甚至绝望,但我相信公道迟早会到,不过早到与晚到的区别罢。我不会停手,即使什么都是你们说了算。我想要一个公道,我没有污蔑学校,更不曾污蔑教育局,不管是学校补课收费,出卖收买,威胁骚扰,拒绝报名等报复,一切属实,请市教育局或以上部门明查,并对相关工作人员做出行政处分,并在全社会范围内对我道歉!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高中生举报违规补课,不惧老师恐吓:即使无书可读,我也不会停手!-激流网

(来源:摇滚客,责任编辑:小林君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