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克思致约翰·巴普提斯特·施韦泽(1865213日)》中马克思指出,“社团以及由社团成长起来的工会,不仅作为组织工人阶级对资产阶级进行斗争的手段,是极其重要的——这种重要性,例如,表现在下面这件事实上:甚至有选举权和共和国的美国工人也还是少不了工会——,而且在普鲁士和整个德国,联合权除此而外还是警察统治和官僚制度的一个缺口,它可以摧毁奴仆规约和贵族对农村的控制;总之,这是使‘臣民’变为享有充分权利的公民的一种手段,这种手段,进步党,也就是说普鲁士的任何资产阶级反对党,只要没有发疯,都会比普鲁士政府,尤其是比俾斯麦政府快一百倍地表示同意!与此相反,普鲁士王国政府对合作社的帮助——凡是了解普鲁士情况的人,都预料得到,帮助的规模必然是很小的——作为经济措施,完全等于零,同时这种帮助将会扩大监护制,收买工人阶级中的一部分人,并使运动受到阉割。普鲁士的资产阶级政党由于深信随着‘新纪元’的到来政权会因摄政王的恩典而落在自己手里,才使自己出了丑并且落到了目前这步田地,同样,工人政党如果幻想在俾斯麦时代或任何其他普鲁士时代金苹果会因国王的恩典而落到自己嘴里,那就要出更大的丑。毫无疑问,拉萨尔关于普鲁士政府会实行‘社会主义’干涉的不幸幻想将使人大失所望。事物的逻辑必然如此。但是,工人政党的荣誉要求它自己甚至在幻想被经验驳倒以前,就抛弃这种空中楼阁。工人阶级要不是革命的,就什么也不是。”

工人应该重视政治斗争和经济斗争-激流网图片来源:网络

有人认为,“在英国主要行业的工厂内部,其管理结构是非常简单的,成本会计方法和会计制度很简单或几乎没有。劳动过程是由熟练工人通过车间工会控制的,车间工会组织在和雇主谈判时拥有强大的实力,这种实力还得到了全国性工会的支持。在这种劳资关系下,一方面,为了防止技术性失业,工会坚决反对工作条件的变化,如引进更高生产率的标准化技术。另一方面,英国管理人员和技术工人的培养是通过低成本的工厂学徒在岗培训形式实现的,缺乏正规职业性的、技术性和科学性的教育。正规的高等教育主要是实现社会地位提升的手段,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不愿意进入工业,工厂主缺乏必要的管理人才,不得不依靠少数熟练工人控制劳动过程。(4)作为第一个进行工业化的国家,英国工厂主对工厂进行了大量的固定资本投资。引进新的设备进行技术创新会导致原有厂房、设备的损失并产生增加新投资的成本,同时工厂的产量也没有大到足以保证进行专业化精确设备和工厂设计重组上的大量投资能得到充分的收益。因此,尽管很多新技术是在英国发明的,英国的工厂主不愿意进行新技术投资使这些技术创新在其他国家得到采用。”[1]这里应当存在对工会作用的误解,而且以为有一国的工会就足够了,完全忽略了国际工人协会存在的必要性和相应的历史事实。同时,也没有看到马克思早就指出过的低工资对于采用新发明的妨碍,没有看到资本的积累总是要导致设备更新的。

本文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研读笔记。

[1]谢富胜:《分工、技术与生产组织变迁——资本主义生产组织演变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阐释》,经济科学出版社,2005年,第177页至第178页。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工人应该重视政治斗争和经济斗争-激流网(作者:余斌。来源:余斌老师读原著。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