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进行了低端产业转移的帝国老爷们,踩在落后地区人民的躯体上建立起”美丽某国“,庶民的血肉,是他们的饕餮盛宴。政商大佬们对于环保的呼喊,仿佛鳄鱼的眼泪,那么慈悲,那么悠然...

2017年,全球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激流网(哥伦比亚土地抗争冲突中被带走的抗争者 图片来源:Global Witness)

2017年迄今

全球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

根据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一个常年关注世界自然环境问题的国际NGO组织)截至到今年8月的数据显示,2017年迄今全球共有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近日,根据全球见证的数据,英国卫报制作了一份“死亡地图”,记录那些在保卫自然和家园过程中被杀死的人们。

2017年,全球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激流网(图片来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

环球见证从2014年开始记录这份沉重的死亡数据。

他们2016年的报告显示:去年遇害人数创了新高:共有201名环保人士遇害。而环境冲突的核心产业是采矿和石油——二者导致了33起杀戮事件。非法砍伐则位居第二位,造成了23起死亡,比2015年多了15人。农业排名第三。

2017年,全球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激流网(图片进行了中文翻译,原图来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

而在2017年的头五个月,农业超过采矿业,成为造成死亡最多的产业部门。(广义的农业包括种植业,林业,畜牧业和渔业,农业的无序生产与扩张,会带来毁林毁水,荒漠化与土壤次生盐渍化等危险)

从国家范畴来看,巴西的死亡人数最多。2017上半年巴西的环保人士死亡案例有22宗,为全球最多。去年巴西也以49起死亡排第一——这些谋杀大多与雨林问题有关,其中16起案件与木制品产业有关。与此同时,2016年巴西的雨林损毁率激增至29%。

除了巴西以外,哥伦比亚、菲律宾、洪都拉斯、墨西哥等国家都发生了多起袭击甚至杀害环保人士的案件。

2017年,全球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激流网(图片来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

从上面地图可以看出,拉丁美洲始终是最危险的地方。2015至2017年,共有241名环保人士在拉美被杀害——尽管常年生活在这片土地的人不足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

有研究表明,在世界各地,环境冲突的数量和趋势正在增长。欧盟资助了23个大学联合研制了一份环境冲突地图http://ejatlas.org目前地图显示这类案件已经超过2000起,冲突的话题涵盖了土地、水源、采矿、污染和原住民驱逐等。

2017年,全球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激流网(图片来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

研究员Bobby Banerjee说:“这些(环境冲突案件)都是只是已经获得报道的,没报道的案件是这个的三倍有多。”

大多数的环保人士都死在遥远的山林与村庄——那些受到采矿、筑坝、非法伐木与农业开垦影响的地方。报道称,许多杀手都是由公司财团或州内势力雇佣的,只有极少数人遭到了逮捕或指认。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抗争者中,有组织有经验的人比例越来越低。更多的抗争者是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突然被毁,无以为生之时,迫不得已站出来——却站到了企业安保、国家部队和雇佣杀手的枪口前。

一名匿名的西非反非法采伐行动者对《卫报》说:“他们从森林榨取了数百万美元,但人们依旧一无所有:没有学校,没有保健中心。钱没有流入国家,而是流入了私人口袋。”

他们阻止了14座水坝修筑

但还有300项水坝计划陆续而来

去年我们曾写过北美洲洪都拉斯有名的环境抗争领袖Berta Cáceres的故事

洪都拉斯政府无视当地原住民意见,要在Gualcarque 河上修筑全球最大的阿瓜萨尔卡(Agua Zarca)水力发电大坝,这个大坝如果建成,将直接切断当地社群赖以生存的水源。

 2013年起,Berta Cáceres 带领人们发起抵制大坝修筑的运动,期间不断收到恐吓威胁。2016年3月,两名凶徒闯入其住所将她枪杀。Berta Cáceres 去世后,她的孩子们也遭到了袭击和死亡威胁,女儿 Laura Cáceres 至今仍流亡海外。

2017年,全球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激流网(Berta Cáceres  图片来源:google图片) 

然而 Berta Cáceres 的死,只是洪都拉斯一连串环保抗争者遇害事件的其中一件。2010年以来,洪都拉斯有超过120人因环境抗争而丧生。全球见证将洪都拉斯评为对环保者而言最危险的国家

洪都拉斯是拉美第三贫穷国,森林与水资源丰富。2009年的政变后,该国一直奉行了积极的经济增长战略,大型项目在全国各地爆发,环境制衡被打破,建设公司常常无视国家与当地社区接触的政策。而国家机构的职能弱化,对原住民群体的保护力度也相应减弱。水坝修筑、采矿成为了冲突的中心话题。

三名反对 Los Encinos 水电工程计划的环保人士被杀害——他们身上被检验出毒打酷刑的痕迹;17岁的洪都拉斯少年 Alan Garcia 所生活的社区要修筑水坝,他与父亲参加了抗议活动。期间发生了冲突,Alan被子弹险险擦过胸膛,但他的父亲却在这次冲突中被击毙。

2017年,全球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激流网(Alan Garcia的左侧肋骨留下了子弹擦过的伤疤  图片来源:Globle Witness)

“我们的调查显示,洪都拉斯的政治和商业精英们,正在用贿赂和犯罪手段来获取国家的自然资源,他们正在争取军队的支持,恐吓与杀害敢于抗争的群体。”全球见证的比利·凯特(Billy Kyte)表示,他们记录了无数的袭击与威胁,包括野蛮殴打怀孕妇女、警察枪杀的儿童,纵火袭击村民,买凶杀人等。

2015 年,Berta Cáceres 出席“世界原住民之环境与河流高峰会”时指出,洪都拉斯的环保行动者们成功阻止了 14 项水坝计划,可是仍有 300 座水坝计划陆续而来。同时该国政府已将国内 30% 的土地给了跨国采矿公司。

他被枪击中

死在最深爱的家乡雨林

除了美洲大陆,东南亚的环境保护局势也不乐观。

楚特·伍特(Chut Wutty ; 1972-2012)是柬埔寨最为著名的环保活动家之一,致力于森林保护与和反腐败。2003年,伍特担任全球见证在柬埔寨的环境监测人,开始参加环境保护运动。全球见证被柬政府驱逐后,伍特成立了自然资源保护组织(NRPG),保护柬埔寨的雨林资源。他深受雨林住民的爱戴,但伐木者们对他恨之入骨。

2017年,全球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激流网(楚特·伍特 Chut Wutty 图片来源:Alchetron.com)

“有些伐木者甚至警告说,他们不会简单地杀死他。”伍特的妻子对美国之声说,“他们发誓要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把他切成碎片,直到他死去为止。”

2012年4月,伍特被枪杀。当时,他正在柬埔寨 Koh Kong 省的一个森林保护区内护送两名女记者,想向记者展示与军方勾结的伐木者非法砍伐的证据。

地方权利组织 ADHOC 和 LICADHO 派出的调查员说,他确信伍特遇上了巡警,他是在与警察周旋过程中被枪杀的。然而,调查得不到证实,案子便不了了之。

伍特死了。死前的最后一刻,他还在自己最深爱的土地上,巡视濒临灭绝的家园雨林。

2017年,全球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激流网(得知伍特死讯后悲伤的民众  图片来源:Alchetron.com) 

伍特死后的这些年,尽管柬埔寨政府已经向环境部下放了更多的权力,并组建了由最高军事指挥官领导的国家特设工作组,但大规模非法采伐仍在继续。猎户社区网络(一个柬埔寨环境监督组织)的 Sok Heng 说:“我们继续受到木材贸易商和勾结官员的恐吓威胁。即使国家级的国有企业合作来保护环境,工作依旧困难重重。”

柬埔寨《高棉日报》在今年初发布报道称:柬埔寨的森林将从地球上消失。NASA在年初公布的柬埔寨森林分布图显示,柬埔寨已经成为世界上森林消失速度最快的国家。

2017年,全球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激流网(NASA公布的柬埔寨森林分布图。图片来源:高棉日报)

NASA指出,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柬埔寨的森林大量消失,原有的林地被道路和橡胶树所取代,森林消失比重从29%增加至105%。

据柬农林渔业部报告称,目前,柬埔寨森林面积达1080万公顷,其中150万公顷已经用于经济特许地的开发项目,因此目前柬埔寨的森林总面积还剩下930万公顷,国土森林覆盖率为59.09%。

古时有“富贵真腊”(柬古称真腊)之称的柬埔寨,似乎正竭泽而渔。

2017年,全球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激流网(民众为伍特举行悼念活动  图片来源:美国之声)

他是第一个喊出拒绝的人

但他无力阻止树木倒下

大洋洲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国内森林覆盖率森林面积占土地面积之比高达81.6。然而,这些森林在不断消失。

保罗·帕沃(Paul Pavol)是的森林保护抗争领导者之一。他说,自己每晚都难以安眠,总是在担心警察不知何时就会冲进家门,将他们全部拖走。

2002年起,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将超过五万平方公里的村社居民土地,租给几个全球最大的伐木公司。帕沃亲眼看着巨大的船只将伐木机器送上自己世代生活的土地,他是第一个喊出拒绝的人,但他无力阻止树木成批倒下。

2017年,全球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激流网

(巴新的木材运输码头 图片来源:Global Witness)

根据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法律,土地属于居住其上之人——但原住民们并不清楚这条法律。当他们意识到自己应该起身反抗时,恐吓、威胁与毒打向他们重重压来。

一些原住民说,那些要求他们放弃土地的文件“是伪造的”。文件的签名是伪造的儿童乃至死者的签名——然而这些文件,成为了99年期限的土地租约。99年,整整三代人,等到帕沃的曾孙子辈,迎接他们降生的恐怕已是满目疮痍。“到那时,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值得一提的是,超过90%的巴新原木会被运送到中国,加工成各种木制品后再被运往全球。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雨林木材进口国,但禁止非法木材进口的法律至今仍然缺失。

2017年,全球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激流网(图片来源:Global Witness)

国内的环保人士

有人入狱,有人被打

回看国内,环保人士的处境也并不乐观,遭到诸多伤害与阻力。

根据公开报道搜索,近三年共发生过七起环保人士被打事件。最近一次就发生在今年的5月份,环保NGO“中国绿发会”志愿者接到山东省存在10万平米渗坑以及河道污染消息后,到现场进行拍摄调查时,被十多人个人围殴。另外,污染举报者还曾经收到过捂口费的诱惑。

不仅被打,还有被坐牢的。“保护斑海豹”第一人田继光在2013年由于涉嫌敲诈勒索罪被捕。从2014年田继光被检察机关以敲诈勒索罪和职务侵占罪起诉,到经过两次一审、两次二审,田继光至今已身陷囹圄超过四年

根据《南方周末》报道,田继光案始于20134月田继光曝光辽河油田特油公司污水和垃圾污染。但后来经中间人牵线,田继光与辽河油田关系变得缓和了。辽河油田发出文件表示将赞助田继光所在的斑海豹协会。油田还提供了5万元用于协会购买相机。

但随后,田继光即被举报以曝光为要挟向企业敲诈勒索田继光出事后,斑海豹协会基本瘫痪。斑海豹协会负责出纳张宇就曾向媒体表示,他们的手续被扣留,协会从2013年开始就没有年检了。

这其实并不是国内环保人士第一次身陷囹圄。

 曾被誉为2005年“中国十大环保人物”的吴立红,从1989年代末开始关注当地环境问题。1998年以来,公开不断向媒体和官方举报当地工厂污染太湖的情况。2007年,吴立红同样因“涉嫌敲诈”被拘捕并判处三年监禁。

2017年,全球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激流网(太湖蓝藻污染  图片来源:google图片)

国内环保界90后公益人,长沙曙光环保公益发展中心的理事长刘曙,曾参与湖南诸多环境污染问题的调查。 2013年注册成立公益组织“曙光环保”后,她带领机构对湖南多地的严重污染进行了调查,走遍湖南多个村庄,取得了土壤及稻谷等164个样品,进行了重金属污染检测。

2014年,一篇报道引用曙光环保公布数据,表示湘江流域有一处土壤重金属超标715倍的数据公布后,引发广泛关注。湖南省环保厅召开新闻发布会称报道以偏概全,但不久后时任环保厅长约见了刘曙等人,赞赏她们的工作。那一年,诸多媒体对刘曙和她的团队进行了正面报道。

但去年10月,刘曙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泄漏反间谍工作的国家秘密为由行政拘留。

2017年,全球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激流网图片来源于网络

湖南省重金属排放总量位居全国前列,湘江流域在湖南有着举足轻重的经济地位,是中部地区最重要的有色金属和重化工业密集区之一,重金属污染严重。湘江流域的污染治理2013年起被列入省“一号工程”,并对地方政府治理工作进行问责。据新华网报道称,今年的湘江污染处理“已经初见成果”。

“我们想保卫的是生活。”Laura Cáceres 说,“我们愿意做任何事情让生活延续。我们不想失去我们的生命、失去我们的母亲和家庭。但我们预计到了这样的风险——如果他们能够杀死一个像我母亲那样德高望重的人,那意味着他们可以谋杀任何人。”

参考资料:The Guardian、Global Witness、维基百科、VOA、KHMER DAILY、alchetron.com、人民网、新浪新闻等。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2017年,全球117名环保人士被杀害-激流网(来源:NGOCN。责任编辑:小林君)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