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斯里兰卡政府准备将国有油库出售给中国和印度,工人发动罢工以示抗议。之前,中国曾获得斯里兰卡汉班托港的租借权。在中资的扩张路线图里,北印度洋上的岛国是重要的一环,然而这一“资本输出”过程里,利润是属于北京、德里、科伦坡的老板们的,而各国劳动者得到的只是勉强维系生存的劳动报酬,我们翻译文章,希望以国际主义视角关注斯里兰卡阶级兄弟的斗争

星期二晚上,斯里兰卡政府动员军队控制了国有锡兰石油公司(Ceylon Petroleum Corporation,CPC)在Kolonnawa、Muthurajawela和Peradeniya的主要供应中心。

斯里兰卡石油工人罢工,政府竟然动用军队进行清场!-激流网愤怒的工人(网络图片)

本次行动以紧急必要服务法的名义得以实施,该法令使得政府能够禁止经济体中关键环节的产业行为,旨在破坏石油工人的不定期的罢工。

罢工于周二早晨开始,使得全国的柴油、汽油和天然气的供应和分配停转。由于担心罢工成为一场更为深远的反对派行动,政府立即决定插手并镇压罢工。

罢工是由许多工会联合发起的。这些工会包括斯里兰卡独立雇员工会(SLIEU),该工会由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的斯里兰卡自由党掌控;兰卡石油业普通工人工会,由反对派的人民自由阵线领导。所属于参与到政府中的统一国民党的国民工人工会没有参加罢工。

工会号召进行罢工以迫使政府停止将Trincomalee的油罐卖给印度,收回原定将卖给中国的Hambantota港口的储藏罐并转交给国有锡兰石油公司,并加速位于Sapugaskanda的主要精炼厂的创新。

工人参与罢工以表达他们对私有化的敌意。而工会的诉求却在于将这种不满引导为针对中国和印度的民族主义情绪,以分化工人阶级并给出一种虚伪的谎言声称即便是只保留了一种名义上的国有制仍然可以保障工人的权益和境遇。

总统西里塞纳签发了禁止劳工活动的法令。没能在政府发布紧急反罢工法之后24个小时内回到工作岗位上的雇员将被视作离岗并被解雇。

这是一系列通过部署军事力量对抗工人斗争的事件中最近的一次。去年十二月,政府派遣数百名海军人员破坏了一场Hambantota港合同工人要求编制的示威活动。

星期二晚上,在警察没能进入主燃料分配中心之后,全副武装的军事部队从后门闯入并强行对数百名工人进行清场。

斯里兰卡石油工人罢工,政府竟然动用军队进行清场!-激流网罢工工人在中国官媒记者前

工人对WSWS(world socialist web site)称士兵们在开始从室内追赶他们之前就粗俗的大喊大叫并攻击了他们。有些人被从墙内直接扔到墙外,还有人被拖到室外。

工人们称部队的表现就像是在战区一样。还有人声称整场行动是在周二下午总理拉尼尔·维克拉马辛哈官邸的会议后由前军队统帅和现任政府部长Sarath Fonseka元帅所指挥的。Fonseka因监督针对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的残酷内战而臭名昭着,该组织终结于2009年。

当工人们被强制赶出之后,警察和匪帮立刻开始攻击他们。数百名军事人员和全副武装的特别行动队被部署于正门前。

在Kolonnawa, 防暴警察事先准备好了警棍、催泪瓦斯和高压水炮。工人们试图封锁运输石油和油泵的火车,却被特别行动队攻击。警方逮捕了16人,包括工人领袖,将他们拖进等待已久的卡车里。所有人后来都被释放了。

在昨天的公共讲话中西里塞纳明确表示军事行动是为了威慑整个工人阶级。他警告称:“政府永远不会允许小部分人损害大部分人。”

“我们早已宣布石油运输是一项必要业务,”西里塞纳称。“在以宪法的保障下宣布必要业务法之后,我们将毫不犹豫地竭尽所能地确保它的实施。”

在之前的医疗业工人罢工中,总统也曾称医生们把罢工当作了“消遣”.他恐吓性地称在前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的威权统治时期,“一点也见不到如今吵吵闹闹的人的影子”.西里塞纳称没有人可以颠覆政府。

在接受WSWS采访时,工人毫不掩饰对西里塞纳的反罢工进攻的敌意。其中一位称CPC工人们曾捐献他们的薪水甚至血液以支持对抗LTTE的残酷战争。“但如今这些本该保家卫国的人却在用他们在战区使用的方式来攻击我们,”他说道。

主要的工会和资本主义政党通过为反动战争背书和号召工人为保卫祖国母亲而牺牲而为这些军事进攻铺路。

这名工人接着说道:“在这场斗争中,我们对抗的是私有化。在四月最后的罢工中,维克拉马辛哈保证过不会像Trincomalee和Hambantota的储油罐交给印度和中国,但他欺骗了我们。”

另一名罢工者称大部分的CPC工人将票投给了西里塞纳政府,期盼着他或许能阻止私有化。“然而如今这届政府已经证明了自己和拉贾帕克萨政府没有什么区别,”他说道。

进行中的私有化同样表明了工会们的破产,他们所倡导的对政府进行示威就能限制廉价出售国有财产的并确保良好的工作待遇的路线不过是幻想。他们过去试图模糊化私有化进程是由斯里兰卡资本主义的深度危机和所内在驱动和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严格掌控这一事实。

SILEU的秘书长Jayantha Pareira称在罢工前工会们已经向政府提交了一份关于如何使得CPC保持为盈利企业的倡议书。他声称总理很喜欢这份倡议书。

当工会们在星期二号召罢工时,工会们称他们是被欺骗了,并宣布罢工持续时间是不确定的。然而当罢工被军队镇压之后,他们却在周三与西里塞纳会面,并称愿意以恢复必要业务以换取政府撤军。工会领导人起草了一份声明称将保证与政府更深入的对话以找到一个“解决方案”.

在四月,工会们号召一场在CPC内进行的“不定期罢工”,那次罢工在他们与总理碰面一天之后就结束了。西里塞纳对罢工的回应则是拟派Fonseka元帅用两年的时间执掌军队“以将纪律带回这个国家”.

用另一句话来讲,政府对工人的军事进攻在专政道路上是意义更为深远的一着。

工会领导人针对政府的逃跑路线表明工人需要一个新的斗争组织,包括基层委员会(与工会相反)来保卫社会民主权利并与威权统治斗争。

这些组织必须基于一个新的政治理念,这个理念必须着眼于建立一个工农政府以实施社会主义政策,包括将港口和石油服务置于公共所有权之下和工人的实际控制中。为了进行这样的斗争,必须建设一个唯一专心为此奋斗的社会主义平权党。

为了更好地服务关注激流网的朋友同志们,特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避免失联请+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斯里兰卡石油工人罢工,政府竟然动用军队进行清场!-激流网(作者:Shree Haran and W.A.Sunli[着],AThornBird[译].来源:“第四国际国际委员会”网站,转“荆棘鸟”。责编:毕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