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只关注他马的“无人超市“,大妈竟点出了”私有死穴“-激流网(一)大妈太有才了

朋友转来一个段子:《马云推出无人超市”,大妈怎么看?》下面的对话,尤其精彩:

记者:马云推出无人超市了,您怎么看?

大妈:超市不需要养员工了,那东西是不是更便宜啦?

记者:这个?我们暂时还没了解到。

大妈:瞧瞧你们这些记者怎么当的?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你们不去了解,整天只会关心马云又弄啥玩意了。我们老百姓最关心的是什么?有没有假货,是不是更便宜啦!超市里有没有员工,关我啥事?

记者:您不觉得无人超市的推出将会改变我们传统的购物方式吗?

大妈:改变啥哟?买东西不花钱啦?刷刷支付宝那也是花钱呐!

记者:大妈,看来您还是不能理解时代的发展潮流。

大妈:哟,弄个没有员工的超市就是时代潮流啦?每天都弄些专门裁减底层员工的玩意算啥本事?有本事弄个没有老板的超市啊?要不弄个没有公务员的政府啊?

(二)从神话故事大妈问题

笑着读完这个段子,我给朋友们发去如下回信:买东西不花钱啦?问得好!大妈这一问,问到了无人超市的要害。不知道诸位意识到没有,大妈问题的本质在于:人工智能将会取代人的生产功能,但是它能取代人的消费功能吗?

我之所以要关注大妈问题的本质,原因就在于:人工智能取代人的生产功能之后,人的消费资格将怎么确认?换言之,没有工作岗位,人的收入从何而来?

对于大妈问题的本质,我在10多年前发表的《劳动价值论的历史使命》中(载《学术月刊》2005年第4期),已经做过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分析。可悲的是,当时的学界压根就没有这个大妈问题的问题意识。即使若干年前,我在课堂上讲自然力取代人力的后果,必将导致私有制陷入困境,很多博士生也是一脸茫然,认为这就是一个关于乌托邦的神话故事。在他们心里,赵老师讲的这个故事太不靠谱,理由很简单:马克思主义的逻辑推理不是计量模型的结论,没有科学含金量。

有趣的是,这个当初由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逻辑导出的神话故事”,如今却成了妇孺皆知的大妈问题”.

遗憾的是,即便在人工智能所导致的无人化已经成为历史大趋势的当下,仍有很多人根本无法理解大妈问题所包含的政治经济学道理。这不,在某学术群里讨论大妈问题时,有个经济学博士提出了质疑:根据能量守恒,不论多少,生产总是需要耗费人的能量的,因此生产或劳动是不可能被替代的。断了电的机器是不会自动接上电启动自己的。

言内之意,既然断了电的机器是不会自动接上电启动自己的”,那么,预言人工智能未来将会取代人力”,就是违反热力学第一定律的神学妄想。言外之意,马克思基于未来生产力高度发展所做出的承诺: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其实就是扯淡。

(三)一旦人工智能替代人力,能量就不守恒啦?

对于该博士的质疑,我的回答是:

1能量守恒生产总是需要耗费人的能量,这二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因为,在人类尚未产生之前或人类灭绝之后,宇宙或地球的产出并不会因为没有人的能量,就从此停止工作了。换言之,离开了人类,地球照样要转,万物照样生长”.能量当然要守恒,只不过此时的产出耗费的是自然的能量”,而不是人的能量”.如此而已。

2)从生产总是需要耗费人的能量中,推导不出劳动是不可能被替代的结论。因为,现实世界中从来就没有纯而又纯的、100%的绝对事物。所谓替代”,并不是指100%的、纯而又纯的替代,而是指事物内部构成比例的数量变化,最终导致了事物性质的变化——这种由数量变化导致质量改变,难道不正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在变迁中所发生的替代过程吗?要之,自然力替代人力是一个趋近于无穷小的过程。

3)举个例子,人是从猿进化而来的,这个进化过程也就是人性逐步替代兽性的过程。随着人性的增加,兽性逐渐减少,因此,人性将逐渐替代兽性是一个可以预期的结果。但是,人性替代兽性并不意味着兽性100%地会消亡殆尽。问题在于,我们能不能因为现代人的体内(以越来越低的比例)仍然残存着猿猴的兽性,就断言在人类进化过程中,人性绝不可能替代兽性呢?显然不能:难道在经历了数百万年的进化之后,现代人类今天依然处在茹毛饮血的蒙昧状态,依然没有实现人性对兽性的替代么?

4)同样的道理:当人力在未来社会的生产过程中只占微不足道的比例(这个比例还在不断趋于下降),而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自然力却已经占据统治地位时,你说人力在生产中不可能完全消失”,这固然没错,但你由此断言:自然力不可能替代人力”——对于确认人力在生产中越来越下降的地位而言,这样的结论又能有多大意义呢?

(四)私有制的死穴

大妈还有一问很值得人们深思,大妈是这样问的:每天都弄些专门裁减底层员工的玩意算啥本事?有本事弄个没有老板的超市啊?要不弄个没有公务员的政府啊?

我要特别强调,大妈的这一问,点到了私有制的死穴。大家想想,弄个没有老板的超市”,“弄个没有公务员的政府”,私有制有这个本事吗?的确没有!在私有制的背景下,大妈问题根本无解。其中的道理,读读《资本论》、《家庭、私有制与国家的起源》,就大致明白了。

为了更好地理解大妈问题的本质,我把拙文《世界处在巨变的前夜》(载《江汉论坛》2017年第1期)中的几段话,摘录于下:

——人类社会的生产功能可以由机器人包揽,但人类社会的消费功能却无法由机器人代替。今天的人类必须严肃面对一个问题:智能机器人可以替代人类的生产功能,但是它能不能替代人类的消费功能?换言之,人类可以让智能机器人来代替自己生产,但是,人类能不能让智能机器人来代替自己消费?

——问题的严重性在于:生产活动中的人力正在逐渐地被自然力所取代,这是生产力发展的必然趋势;但是,自然力取代人力进行生产,并不意味着自然力同时也取代人力进行消费。正如彼得·富雷兹所说:人类作为生产的元素已经是多余的,但是作为消费者依然是必要的。

——于是灾难出现了:既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那么当千千万万劳动者不再被生产过程所需要 (雇佣)时,他们的消费又何以可能呢?一个越来越现实的问题迎面而来:在人类已经不是生产元素后匮乏时代”,如何保证每个人的消费权利?这个问题说穿了,也就是以经济人假设为出发点的市场经济如何处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令人不解的是,对于这样一个要命的问题,自由民主的市场经济不仅依然是无为而治”,而且居然完全处于无知的状态!

当马克思的乌托邦神话演化成为非常现实的大妈问题之后,自由民主的市场经济、普世价值,形形色色的经济学博士、经济学家、公知、精英、智囊,却仍然处于全然无知的状态,这岂非咄咄怪事?

难道他们真的确信,大妈问题就是一个违反了热力学第一定律的荒唐问题,根本就不值一驳?

(五)出路何在?

物理学有一个热力学第一定律”,经济学也有一个第一定律”,翻译成通俗语言就是:没有私有制搞不定的事情,凡是私有制搞不定的事情,就没有谁能搞定”.尽管这个第一定律已经被教科书奉为宇宙真理,但是很遗憾,不论主流经济学怎么使劲,这个宇宙真理就是搞不定地球上出现的大妈问题”。

面对大妈问题”,私有制无解,不等于没有解。什么”?只有公有制,才是解决大妈问题的根本出路。至于其中的所以然”,马克思已经做过相当深刻的分析。对于马克思的分析,我已经在多篇文章中做过解读(注1),不赘述了。

为了更好地服务关注激流网的朋友同志们,特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避免失联请+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记者只关注他马的“无人超市“,大妈竟点出了”私有死穴“-激流网(作者:赵磊。来源:作者博客。责编:毕非)

注1:赵磊:《劳动价值论的历史使命》,载《学术月刊》2005年第4期;赵磊:《市场经济向何处去》,载《江汉论坛》2001年第3期;赵磊等:《世界处在巨变的前夜》,《江汉论坛》2017年第1期。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