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产歧视地图-激流网北京房产歧视地图

在北京中山公园相亲角,如果你报出在昌平区天通苑有房产,是铁定要被歧视的。

那是低配资产。

在北京大爷大妈们的地图里,只有东城、西城或海淀的房产才能入眼。

有了房,还得加上北京户口,7座以下中高档轿车,月薪5万以上,硕博士或海归博士,才算是顶配女婿。

不过,在很多老北京人眼里,海淀并不算北京。

毕竟,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三环外还遍布菜园和荒地,旧时代的印象根深蒂固,以至于海淀如今高不可攀的房价,在老北京人眼里就是一个词:虚胖。

他们只认古老的城四区。

我的一位北京土著朋友,婆家在石景山,初结婚时,总有一种嫁到外地的感觉。

她还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曾经有个南方妹子炫耀自己找了个北京男朋友,我们问:你看身份证了吗?她说真看过,我们接着问,是11010几,结果是110115(大兴)。我们嘴上没说什么,但其实在老北京人心里,身份证只有110101、102、103、104能算上正经北京人。”

这四串数字,对应的是分别是东城区、西城区、原崇文区、原宣武区,搁现在,就是东西城了。

眼里只有“东西海”的,不只是中山公园里那些傲娇的北京大爷大妈,还有被学区房搞得焦头烂额的中产阶级们。

东城、西城、海淀,他们喜欢告诉中介:我只要这三个区的房子。

其中,西城又是最受欢迎的——中产阶级家长们被灌输的理念是,西城区的中小学教育平均质量全国第一,是教育高原。

于是,就算倾家荡产挤破头,他们也想在西城买套房。

2016年对于西城人民是具有纪念意义的。这一年,学区房暴涨,无数看似从上世纪穿越而来的老破小旧房,均价涨到13、14万,还是会被疯抢。

那些给孩子取好听英文名、只吃进口牛奶买有机食物的中产阶级们,在西城人民面前都没有了地位。

他们在旧房楼道里贴起了小广告“全款高价,只为落户”.西城人民只要挂出一套学区房,这些傲娇的中产阶级就会扑过来,挤在狭仄的走廊里,等着被面试。

岁数大的西城房主,有时候也愿意多聊几句,多少带着点以前街道查户口时的审问语气:

“老家哪儿的呀?”

“做什么工作?”

他们倒是不爱直接打听收入,那有损西城人民的体面。反正,从中产阶级们加价的幅度就能判断一二。

最后当然是加价最多的那位胜出。几百万买来的老房子,最有价值的就是“西城人民”身份了。

在学区这桩事上,西城人民是有些骄傲的。

海淀是丘陵。虽然 “六小强”学校有中科院院士坐镇,但院士们再和蔼的微笑,也挡不住大量参差不齐渣校给海淀造成的阴影。

不时传出的类似“今年海淀高考一本率比西城低十几个百分点”的消息,也足以支撑西城人民嘴角的那抹不屑。

东城是平原。没有很差,也没有很好,总有股富家子弟对成绩不太在乎的劲头。西城人民对友区不思进取的一本率是嗤之以鼻的。

至于朝阳区,别开玩笑了。全区最好的高中在全市只能排到18名左右,还有,某些学校里,一个班60%都是外来打工子女,天哪,这在西城人民看来,简直是无法忍受的。

不过,这条歧视链条,在提到永定门往南的南城,比如丰台、大兴等区县时,就自动消失了。

不管是从教育、经济抑或其他维度来看,后者都是更值得歧视的。

在老北京的说法里,紧接在“东富西贵”之后的是“南贱北穷”.

南城风水不好,这是北京城里如今也时兴的说法。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南城是老北京最低贱的贫民寄生之处,如今,旧时的房子和马路都消失了,但在一些老北京人看来,空气里遗留的“穷气”,还是沾染不得。

事实上,除了东城、西城,加上勉强上位的海淀,其他区县都存在被歧视的嫌疑。

比如通州,虽然有副中心的新身份撑腰,但底子到底是土穷破的通县;朝阳地盘太大,大量城中村脏乱差;昌平呢,作为北京最大的外来人口集散地之一,也总容易拿出来,被鄙视一番。

至于密云、平谷、延庆、怀柔这些郊区县,对于北京人民来说是无所谓的。反正,除了市场里应季出现的平谷大桃、怀柔板栗、密云水库鱼,这些区县都没什么存在感。

北京城里还有更多个人化的歧视理由。

一位北京土着讨厌石景山的理由是:首钢子弟素质太差,去电影院看电影,十次有八次碰上大声讲电话的;讨厌房山的理由是:很多农民工素质差,本地人很穷还很拽,总觉得外地脏乱差。

“其实吧,北京人就是有优越感,谁都瞧不起”,她转而又自嘲起来。

她曾经问过妈妈是否有地域歧视,妈妈回答“没有,现在郊区都拆迁了,拆迁户多,都有钱”.但得知女儿要找个大兴人,这位老土着把嘴撇到了脑袋后头去。

区县之间的歧视链条其实是相对模糊的——除去占绝对优势的东西城,你很难说清楚,剩下的那些区县,谁会排在北京人民歧视链的末端。

相比之下,小区之间的高低优劣就很明晰了。

脏乱差的城中村,是北京地图里的阴影,比如曾经的唐家岭。如今,位于歧视链底端的这些历史产物,正在逐渐被这座城市抛弃。

经适房小区地位略高,但拿到中山公园去相亲,绝对也是拿不出手的。

虽然在回龙观、天通苑这样的老牌经适房小区里,也住着很多富豪,宝马奔驰随处可见。经过2016年房价飙升后,动辄大几百万的价格,让很多人北京人也高攀不起,但商品房小区的人走到经适房,总是要鄙夷的——瞧瞧,人车不分流,花园没人打理,还有狗随地大小便。

最终免不了就得出一个“没素质”的总结。

商品房小区里,均价6万和均价15万,又是不同的地位。6万房姐可能刚刚嘲笑完经适房,转身就在网上看起了高端小区或别墅的房产信息,虚度半小时后哀叹:至少还差1000万呐。

有时候,界限也并没有那么明晰。这是缺乏规划的城市发展带来的结果。

于是,在北京这座容纳了2100多万人口的巨型城市里,豪宅经常挨着城中村——姚家园路上,白百何、陈羽凡、马云、古永锵等人所在的高端小区棕榈泉,往东不远就是低矮老楼和平房;毗邻G1高速的华侨城,往东几百米,就是混乱的王四营乡。

当然,这样界限模糊不清的情况,是断然不会出现在中山公园相亲角的——无北京户口、北京及周边无房、女生属羊,如果这几条都中了,那么等待你的,绝对是地道京味的嫌弃眼神。

为了更好地服务关注激流网的老师和朋友,特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避免失联请+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北京房产歧视地图-激流网(作者:丸子君  大毛 王狮狮。来源:微信公众号“北京买房故事”、“每日七言”、“未名读书”等。责编:毕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