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斗与屠龙术-激流网截图1

最近看新闻,发生了多起带有报复社会色彩的公共安全事件,想起之前还跟朋友说,“现在中国进入了公共安全事件高发期,注意少凑热闹比较好”,环境的已然灾变,让大众不仅承受着恶性资本主义塑造出的地理空间,而且还遭受着封建意识形态所禁锢,这种环境下,人的物化和异化更甚。之前看新闻报道,中国现有约1.73亿人患精神疾病,逾九成未获专业治疗,另外世界卫生组织称,精神疾病——在中国人口中的比例为7%——已经超过心脏病和癌症,成为中国医疗体系的最大负担。精神分析角度看,精神疾病大多是压抑机制的内卷化效应,其对应的是现实的压迫环境和力量,当下的权力、资本、观念、道德等等压迫力量共生着恶劣的压迫环境,在这种环境中浸淫,怎能不精神异化?更让人感到可怕的事,每一次这种公共安全事件后,总能看到诸如“在家自杀利国利民”的论调。吾国民从小被教导要有集体主义观念,但事实上这种未经过个人自由思辨基础上的集体主义就是一种奴性思维,是被权威建构的服从型人格,一旦挣脱了权威束缚,这种集体观便成了碎片,吾国民缺少真正的“共同体”意识。传统的自给自足的农耕经济,衍生出的封闭保守的小农心态,未能跟上社会化大生产和城市化的进程。现代化社会是根植于分工与协作的,一个良善社会的运转需要每个人来参与和捍卫,伟大的国家来自伟大的人民。很多好莱坞大片都在反复言说这个道理(比如蝙蝠侠系列),反复对民众进行思想上的道德实验和思维训练,那是美国人的核心价值观,简单将其理解为所谓的“个人英雄主义”,那是肤浅的,大英雄最后都会得到普遍的理解和效仿,也就有了英雄传人,这事实上是在宣扬群体英雄主义。

困兽斗与屠龙术-激流网截图2

“岁月静好”的小清新们感慨人性的暗黑,这是错误地假定存在抽象的人性。人是环境塑造的产物,并不存在抽象的人性,只有具体的人性,不是人变坏了,是社会环境变坏了。马克思言,“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正如近些年宗教势力在中国扩张很快,城市以基督教为主,农村则以传统宗教或其变种为主,这跟市场经济扩张和官僚体系膨胀有很大关系。市场经济不稳定波动带来的神秘化力量和拜物教观念,现实世界的异化,道德共同体的瓦解,使得人们头脑中产生了超自然神秘力量,或拜神祈福免灾,或求诸于宗教的道德感召力,或寻求精神慰藉。听一做社会工作的朋友说,去年邢台洪灾后,反应最快的除了武警,大概就是地下教会了,他们迅速地组织救灾安抚和物资支援。也难怪这些年地下教会扩张迅速。“人总是要有点精神的”,人民在被社会资本和权力的螺旋甩出来之后,总要学着自我救赎,在意识形态和社会统筹的真空地带,总会有人去占领。革命价值和政治信仰被市场经济的大潮淹没,人文关怀和政治热情被扭曲的生产关系所消解。越来越多的对于虚幻家园的美好向往,恰恰反映了现实中人和社会的异化状态。纯粹的道德批判和精神质问不过是在表演正义。生在一个贫弱者自生自灭、生理心理残病被歧视、笑贫不笑娼的社会,贫富分化严重,平等观念稀薄,但却普及了基本教育和专业技能,调配危险化学品、开挖掘机等等已不需要特别的门槛。全面工业化社会,生产力也可以是破坏力,化工具为杀器并不困难,有社会大环境背景,有高压变异的动机,又有了能力,报复社会是很容易发生的事。失去安全感的民众被困在钢筋水泥的黑暗森林里,狼奔豕突,相互踩踏和倾轧,做困兽斗,也不是不可想象的。

困兽斗与屠龙术-激流网截图3

另外有意思的是,每一次这种事件之后,官方的评论和反思总让人吃惊于其智识的严重退化,明明是体制和社会关系问题,却总是政治正确、隔靴搔痒式的官样反思,让人发现很多人头脑里社会科学素养和辩证法思维的严重稀缺。西方社科知识和社会思维,别说在普通民众,即使在中国的所谓文化阶层内也并不普及。长时期的重理轻文、重实轻虚的环境氛围里,普通人的社会科学思维严重匮乏,面对社会问题和社会现实,能进行正确思辨和分析的人太少了,连正常的思维逻辑都没有。即便是高校里的社科教授们,普遍地也视野狭隘。当下高校里掌握学术话语权的大人们,那是恰好赶上了好时代,资质平庸却也能顺利留校任教,获得职称待遇后,那知识系统更新不足,学术视野普遍狭窄,再加上“政治攀附”,基本丧失了综合和批判能力。写的官样文章一看问题分析挺好,但其实根本没价值。归纳只是具备了可能性,比如问题分析完,归纳为需要法治、民主、政策等作为答案,听上去有道理,但全是良好的愿望,立意很高,但却并未指出现实矛盾根本所在,更谈不上调整社会结构和关系,反而会导致从上到下的多头忙乱和无所适从,就这种缺少综合思维的说辞,据说还要总结上升到×××思想了?更有甚者,是那种意识形态中毒太深的“御用文人”,就那些不学无术的货色,为各种虚假观念创造物所困,思想贫乏言语空洞逻辑混乱,脑子里一团浆糊,净显着投机本质和丑陋嘴脸,有何节操可言。另外带有几分喜感的是,还经常看到一些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在那嚷嚷着要“意识形态斗争”,跟谁斗争?那些被批判的意识形态不正是他们维护的官家创造出来的吗?社会现实就是那各种“反动意识形态”的支点。马克思主义不是意识形态,而恰恰是对“意识形态”的反动,是对被统治阶级意识形态笼罩着的世界的去魅。在马克思的理论里,“意识形态就是统治阶级对政治的错误诠释”,“意识形态”也基本都是在贬义的语境中使用的。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才使得人类历史上形形色色意识形态和观念范畴变得可理解,使得现实世界变得理性而又真实可感,真正马克思主义者,应该去揭露意识形态的虚伪性,而不是无知地高喊意识形态斗争口号。当然了,很多吃马克思的教授们,其实并不懂马克思。

困兽斗与屠龙术-激流网截图4

还有让人感到可怕的是全面的维稳思维,维稳经费伴随着维稳机器的扩大而扩大。社会的不稳不是谁能煽动出来的,社会的稳定也不是维稳能维出来,简单粗暴的维稳只会积累更深的不稳定因素。自欺欺人式的遮蔽终将会造成更大的反弹。还特别有些奴才喜欢出来表演政治正确,承包爱国,凡是不符合他们那种奴才思维的人,都是别有用心、汉奸、西方势力。此外,一些追求“现世安稳”的保守小资们,在呼唤着“乱世用重典”,主张开展新一轮“严打”?首先,这种思维方式那就是奴才思维的又一体现,队伍多了不好带了,奴才为主人操心,要严打严管。其次,酷刑严打在前工业化的集权时代,还具有威慑力,但在信息化工业化时代,这就是在制造恐怖的引线。且不说“严打”严重背离人权和法治精神,动辄重邢、滥用重典在提高犯罪成本的同时,也降低了极端扩大化犯罪的机会成本,那犯罪的选择性顾虑就少了。最后,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多,违法犯罪增多,不正是治理层腐败无能的投射?那些张口闭口“汉奸国贼”的“爱国主义者”才是值得警惕的,他们是党国维稳的筹码。用爱国话语来遮蔽阶级政治和政党腐化的现实,那是在转移焦点和斗争方向。需要明白的是,堡垒最易从内部攻破,当下能颠覆ZG的只有ZG自己。没那么多的敌对势力和阴谋论,即便是有,那也得自身硬朗队伍纯洁才行。

困兽斗与屠龙术-激流网截图5

何新开启了关于“共济会”话题的魔盒,激发了一些左翼的关注讨论,并引发了愈演愈烈的阴谋论猜想。依我看,共济会当然存在,存在是符合权力秩序和资本逻辑的。共济会能不能手眼通天统治世界,你我不可能知道,即便知道了又能怎样?我们能确知的是我们的生活世界。总强调这样一个组织的存在,反而是对当权者的一个暗示,暗示着他们可以结成这样的统治联盟,建立新秩序。某种程度上,还有转移斗争方向之嫌,似乎应该搁置争议,一致对抗神秘的共济会似的。还有大谈恐怖主义的,但恐怖主义的本质是什么?是阶级斗争矛盾激化的表现形式。全球范围的恐怖主义是为了对抗新帝国主义新殖民主义。恐怖主义是个模糊的指代,是话语霸权下话语暴力的表现,虚设了一个万能的靶子。大谈恐怖主义,回避现实反思,是在转移矛盾掩盖阶级斗争真相。中国倒是越来越像美国了,越来越有帝国主义色彩了。“黑人就是黑人,只有在一定关系下,他才成为奴隶。纺织机就是纺织的机器,只有在一定的关系下,它才成为资本”。同理,没有谁是天生的恐怖分子,恐怖分子也必然是由一定的社会关系环境所塑造的。抽象地把恐怖主义视为一种人类暗黑势力,这是无知的自我想象,是无视现实社会关系和环境对人的压迫本质。阴谋论的流行恰反映了现实世界的悖谬和非人性,现实政治的不透明。近年来层出不穷的阴谋论猜想,是对异化社会和异化世界中陌生力量的建构想象,也折射出了权力和资本力量的集结和统筹,统治的隐蔽化以及操纵手段的高端化多样化。实权人物由台前转向了幕后,由公开转向了隐秘。这启发我们,现实更需要由人民联合起来,夺回被私有化的权力,掌握“一切生产力的总和”。

为更好地服务关注激流网的老师和朋友,特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困兽斗与屠龙术-激流网(作者:品品。来源:思想先行读书会。)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