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传》上映了,我却不敢再拿“劈天踏地”作个性签名!-激流网

小说《悟空传》已经问世17年了。

生活在这个营销情怀的时代,其实早该想到,这部“网络第一书”迟早有一天会惨遭被改编成电影的厄运的。

但是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虽然明知结果如何,还是忍不住在影片一上映就去买票,试图重新寻找自己的青春,找回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却终于在面目全非的故事情节里尴尬到凌乱。

《悟空传》上映了,我却不敢再拿“劈天踏地”作个性签名!-激流网搞怪

《悟空传》上映仅20个小时,票房破亿,然而与高票房相伴而来的是骂声一片。时光网的评分是6.3,豆瓣分数更是连及格线都没达到,从开映的5.8降到了目前的5.5。

《悟空传》上映了,我却不敢再拿“劈天踏地”作个性签名!-激流网豆瓣评分截图

口碑低得原著者都出来帮着撑场子了,说什么小说和电影不一样啦,修改是必要的。大家应该针对国产电影的相对水平来打分,而不是用一部脑海中想象的完美电影来比较然后情绪化地打分。

好吧,也许确实是原著粉们对电影的期待过高了一些,然而……“国产电影本来就这么烂所以你们要包容”是神马强盗逻辑啊?烂还有理了?啊?有理了??

打着致敬经典的旗号,炒咯牙冷饭。真以为观众们的情怀这么廉价?

罢了罢了,消费的是情怀快餐,就别指望味精能调出老汤的味道。

《悟空传》原著的主题是啥?

对抗命运,不服天意。

“天若压我,劈开那天;地若拘我,踏碎那地,我等生来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的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我有一个梦想,我想我飞起时,那天也让开路,我入海时,水也分成两边,众仙诸神,见我也称兄弟,无忧无虑,天下再无可拘我之物,再无可管我之人,再无我到不了之处,再无我做不成之事,再无……”

《悟空传》上映了,我却不敢再拿“劈天踏地”作个性签名!-激流网漫画1

原著里那些石破天惊的句子,正是反抗压迫的高声宣言,塑造出的“悟空精神”,曾是多少少年热血里涌动的信仰。

在烂大街的重构西游的故事里,小说《悟空传》难得地继承了原著的部分精神内核。

漫天的诸佛都在蝇营狗苟,专制而多欲,将万物的命运都攥在手里,而一旦这世上竟有能自主自命的生物,便把它打为妖族,极尽迫害之事。

而孙悟空,不信、不服、不怕天命,他要的是一个没有神仙压迫、没有自然限制的世界。为此,他砸烂地府,勾销生死簿,和神族大战。神仙们无计可施,只得以齐天大圣之名利诱悟空,使之臣服天庭。

蟠桃一宴,骗局揭穿。不甘驯服的孙猴子重新苏醒,从无处不受控制的齐天大圣里撕扯出一个不受控制的美猴王,为了自由自主,战斗至死。

结局虽是悲剧,却振聋发聩,似有无限力量。

这是一个关于解放的故事。王侯将相宁有种,我若成妖,佛奈我何。

《悟空传》上映了,我却不敢再拿“劈天踏地”作个性签名!-激流网

《悟空传》问世的年代,2000年,世纪之交。

网络文化刚刚兴起,在政治生活里失声的年轻人,开始在虚拟的空间里构建自己的理想王国。

新的规则和秩序正在逐渐固定并迅速地陈腐下来,压力步步紧逼。僵硬的应试教育、古板的家长制、分野严重且固化的阶层,敲打着年轻人的脊背。

《悟空传》上映了,我却不敢再拿“劈天踏地”作个性签名!-激流网现实世界

就拿我来说,看《悟空传》时我上高中,升学竞争,压得人精神崩溃。只有在翻开《悟空传》时,才感到心上的巨石即刻炸裂开来,蹦将出一只呼风唤雨、腾云驾雾的妖猴,用一根铁棒把这恢恢天穹搅个稀烂!

印象最深的是对于孙猴子重生时的描写。一只从石头里蹦出的野猴,伫立在山巅上,面对着银色的无垠大海,孤寂但不卑不亢地对峙着茫茫天地。每每看到这一段,便觉内心澎湃不已。在天罗地网的现实面前,我想成为的就是一只这样的猴子。

《悟空传》上映了,我却不敢再拿“劈天踏地”作个性签名!-激流网如图所示

那时年少,厌恶身边人的庸庸碌碌,忿忿于大多数人的逆来顺受。最爱唱试问天几高心中志比天更高,不相信自己终有一天会被“天命”同化,向往自由和反叛,最恨说教者。

于是,敢上天宫去闹事的孙猴子便是理所当然的精神图腾。最大的理想是历经磨难之后,突然有一天瞪开火眼金睛一棍子砸烂玉皇大帝的宝座,再回头笑芸芸众生自食苦果。

天挡劈天,地挡踏地,若一去不还,便一去不还。这样永不妥协的豪迈宣言,曾是多少人对自己信誓旦旦的承诺。

17年后,《悟空传》里的猴子从纸页跳到了荧幕上。

猴子有了更“鲜肉”的造型、更炫目的特技,然而形象却反而更加单薄,不再让人落泪。

从电影的一开始,各种零零碎碎的感情线就支离了整个故事的主题。天庭课堂的打斗和悟空中二的出场,简直就是俗不可耐的言情套路的修仙版。然后又是三角恋,又是绝世苦情,一边打妖云一边还要谈情说爱,把前半段的节奏拖沓成狗血的肥皂剧。

《悟空传》上映了,我却不敢再拿“劈天踏地”作个性签名!-激流网宣传剧照

到了后半段,菩提老祖一席指意不明的话,才正式拉开了全剧的燃点。伴随着西游剧必备的《小刀会序曲》,化为灰烬的孙猴子又重振旗鼓,挥棒而来,手撕天兵,棒打如来,摧毁天机仪,把情节推向了高潮。

急转弯式的高燃点,未免显得生硬和突兀。

而且,原著中对天地秩序的叛逆和抗争,在电影里变成了对恶毒的天尊和天机仪的斗争;为了自由而抗争,变成为了爱;原本磅礴的格局顿时变小了许多。

孙猴子那深入灵魂的造反精神,变成了电影里符号化、机械式的抗争,实在令人食之无味。

尤其是结尾处突然亮出的字幕——“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仿佛和被感情戏绑架的电影情节并没有什么关系,攀扯原著的心思,造作得让人起鸡皮疙瘩。

扔掉了情怀,还要我们用情怀来买单。《悟空传》和许多商业电影如出一辙。

猴也非猴,台下的观众大概也早已不再是那时少年。

听悟空喊出那句“天若压我,劈开那天;地若拘我,踏平那地”时,我恍然想起,曾几何时,我的个性签名就是这动人心魄的几个字。

那时觉得众生皆苦是因为众生庸碌,然而,在现实中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被工作压,被家庭压,被房价压,从孙猴子压成了孙子,才发现哪一个都劈不开。四面八方都伸来锁链,拘上手脚,也拘上了曾经以为永远不会死的石心。

于是收声敛气,把签名改为“活在当下”。自以为是成熟的积淀,现在回想起来,难道不是一种对青春的背叛吗?

少年看书时的热血变成了如今观影时的自我拷问: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还敢在这个阶层固化的社会里大吼一句“我等生来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吗?从决不妥协到明哲保身,是谁在吞噬你的激情,磨平你的反骨?

每天早上从出租屋醒来,穿上西装挤入城市地铁的早高峰,就像是金猴带上了紧箍儿,踏上早已被设计好的取经之路。

《悟空传》上映了,我却不敢再拿“劈天踏地”作个性签名!-激流网虽不能说心甘情愿,但也早已麻木到无法反思。

恍惚间,背后隐隐有少年声在说:“他好像条狗啊!

今何在在《悟空传》的序言中写道:

“成败,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你去追求理想时你就会明白,你很可能不会成功。最关键在于,当你深知这一点时,你还要不要去追求。”

也许那些孤胆的战斗,注定会一次次地失败。然而悟空的精神就在于,失败之后四个字,永不言败。

在这三个简单的数字(404)便能遮住我眼的时代里,诸天神佛操纵着我们的命运。你是选择默默认同这“天命”的秩序,还是奋起千钧铁棒,对着风雨如晦的天穹发出不屈的怒吼?

这是每一个曾经认同过悟空精神的人应该思考的问题。它比《悟空传》电影拍得好不好看更加重要。

人们欢呼孙大圣,是因为妖雾重来。人们欢呼的孙大圣,并不是沉湎于儿女情长,更不是带着紧箍儿卫道皈佛的大圣。

劈天裂地,澄清玉宇,那样的孙猴子才是年轻一代的图腾。

但愿有一天我们都能一脚蹬翻生活的炼炉,瞠目大喝一句:

“呔!诸天神佛,想取我不死的石心?先吃俺老孙一棒!”《悟空传》上映了,我却不敢再拿“劈天踏地”作个性签名!-激流网

为了更好地服务关注激流网的老师和朋友,特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悟空传》上映了,我却不敢再拿“劈天踏地”作个性签名!-激流网(作者:江天。来源:愚公天下。责编:毕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