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鸦片战争

鸦片战争—罪恶的鸦片贸易|青年自学丛书《中国近代简史》(节选1)-激流网一、罪恶的鸦片贸易

一八四O年爆发的鸦片战争,是中国近代历史的开端。野心勃勃的英国侵略者,用鸦片和大炮轰开了中国大门。从此,中国由一个封建社会,一步一步地变成了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

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帝国主义和中国封建主义相结合,把中国变为半殖民地和殖民地的过程,也就是中国人民反抗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过程【1】。”反对英国鸦片侵略的战争,反对英法联军侵略的战争,反对帝国主义走狗清朝的太平天国战争,反对法国侵略的战争,反对日本侵略的战争,反对八国联军侵略的战争,都失败了,于是再有反对帝国主义走狗清朝的辛亥革命,这就是到辛亥为止的近代中国史【2】”毛主席的论断,科学地概括了中国近代历史的本质,是我们学习中国近代历史的总纲。

清朝是中国封建社会最后的一个王朝。这个王朝到嘉庆年间(一七九六——一八二O年)已经危机四伏、日趋没落,正如《红楼梦》中有句话说的那样,“外面架子虽没很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封建社会以地主阶级土地所有制为经济基础。清朝统治时期,由于满、汉地主阶级的残酷掠夺,土地和财富愈来愈集中到皇帝、贵族、官僚、地主和大商人手里。皇帝是全国最大的地主,据一八一二年(嘉庆十七年)统计:光是被皇帝直接间接掌握的土地,就多达八十三万顷(每顷一百亩),几乎占全国耕地总面积的百分之十一。其他大地主大官僚也占有大量土地,如河北“怀柔郝氏,膏腴(yu愉)万顷”;道光年间大官僚琦善,占地二百五十六万亩;江南“田地多属富家大户之产”,“田主不知耕,耕者多无田”。土地兼并、集中的过程,也就是农民破产贫困的过程。广大无地、少地农民,被迫用自己的工具去耕种地主、贵族和皇室的土地,在日益加重的地租、赋税、徭役和高利贷剥削下,过着饥寒交迫、牛马不如的痛苦生活。

保护封建剥削制度的清王朝,是一个君主专制政权。在它走向最后崩溃的过程中,政治日益腐败,上下贿赂公行。朝廷充斥着“除富贵而外不知国计民生为何事,除私党外不知人材为何物”的腐朽官僚。当时,民间广泛流传着的“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谚语,深刻揭露了封建官僚无官不贪的反动本性。嘉庚朝初年,权臣和珅(shen身)被抄家,其财产竟值八亿两白银,相当于那时二十年的国库收入,从中更可以看出官场贪污勒索的严重性。国家政权的主要成分——军队,也逐渐瘫痪。以刀、矛、弓箭、短剑、藤牌、甲胄(zhou宙)和少量火绳枪、滑膛炮装备起来的八旗兵和绿营兵近九十万,但军备废弛、军器朽烂,武官忙于克粮冒饷,不管营务,士兵纪律败坏,操练如逢场作戏。沿海水师,不仅军器残缺,而且战船都是“薄板旧钉,遇击即破”。这样的军队,除了扰民劫财,实际上已失去了抵御外来侵略的能力。

为了维护行将崩溃的封建土地所有制和封建等级统治,清王朝更大力宣扬反动的孔孟之道,提倡以三纲五常为核心的程朱理学,用这套精神枷锁来禁锢人民,强化地主阶级专政。清朝统治者给孔子加上了一个“大成至圣文宣先师”的阔头衔,规定以孔孟之道作为科举取士的内容,借以牢笼知识分子,培养为清朝尽忠效劳的奴才。清朝统治阶级“把孔夫子的一套当作宗教教条一样强迫人民信奉”【3】对“伦理纲常”的任何微弱反抗,都被看作大逆不道,甚而遭杀身之祸。鸦片战争前夜,笼罩着清朝思想政治领域的,就是这么一片“万马齐暗(yin因)”的沉闷空气。

清代进步思想家和著名文学家龚自珍(一七九二——一八四一年),字璱(se色)人,号定庵,浙江仁和(今杭州)人。他当时就从地主阶级改革派的立场出发,大声疾呼,要求变革。龚自珍当时一面猛烈抨击清王朝的黑暗统治,认为这个封建社会已处在“日之将夕,悲风骤至”的“衰世”阶段,痛斥封建统治者对人民的大肆搜刮是“割臀以肥脑,自啖自肉”;一面尖锐地指出,改革是历史的必然,“自古及今,法无不改”,并以“乱将不远”来警告清王朝,要它赶快“更法”、“改图”、“变功令”。

然而,封建社会里,农民阶级和地主阶级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地主阶级决不会对农民阶级发善心,农民阶级也决不会停止对地主阶级的反抗。一八三九年,龚自珍曾经写下这样一首诗,典型地揭示了当时的社会现实:

不论盐铁不筹河,独倚东南涕泪多。

国赋三升民一斗,屠牛那不胜栽禾。

意思是说,清朝封建统治者既不讲求盐铁生产,又不兴修河工水利,只知榨取东南各省财富。按规定该纳赋税三升的,经过官吏层层盘剥,人民竟要缴米一斗。这样的日子怎么过?还不如把耕牛宰了另找出路!阶级矛盾一天天激化,从嘉庆朝开始,直到鸦片战争爆发前,农民不断举行武装起义,北方以白莲教为主,南方以天地会为主,前仆后继,反抗地主阶级残酷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给予清朝封建统治以有力的打击。

正当清朝国势江河日下之时,英、法、美各国的资本主义却在迅速发展。世界上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英国,经过十八世纪后半期开始的工业革命,机器工业逐渐代替工场手工业,生产飞快增长,迫切要求开辟新的更大的原料供应地和商品市场。号称“海上霸王”的英国,驾着炮舰横冲直撞,到处寻找和掠夺殖民地。沙皇俄国在经济上、文化上虽然比较落后,但是侵略中国的野心却很大。从十七世纪中叶起,它就侵入黑龙江流域,成为从陆路觊觎(ji yu计余)中国领土的恶魔。

在罪恶的殖民事业中,英国资产阶级历来是海盗与商人,一身而二任。一六三七年,英国商船第一次到达广东时,就炮击珠江口的虎门炮台,抢劫江面船只,还强登要塞,掳走大炮,放火烧了一个村庄。一八O八年,英国军舰十三艘,一度攻掠澳门,侵犯虎门,在虎门被中国水师击退,不得不具禀认罪。清政府为了防范反清势力在沿海活动,并对付从海上来的外国侵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采取了封关禁海的“闭关政策”,除留下广州一处和外国通商贸易外,封闭了沿海所有港口。十七、十八世纪,葡萄牙、西班牙和英国的“炮舰政策”,都还没有能轰破中国的大门。英国政府在玩弄“炮舰政策”的同时,曾于一七九三年和一八一六年,先后派马戛(jia夹)尔尼和阿美士德为使节,到北京向清政府提出开放天津、宁波、舟山为通商口岸,割让舟山附近岛屿,裁减关税等侵略要求,也被清政府拒绝。

鸦片战争—罪恶的鸦片贸易|青年自学丛书《中国近代简史》(节选1)-激流网鸦片战争以前西方资本主义侵略势力东来图

随着英国资本主义的迅猛发展,不断扩大产品销路的需要,驱使资产阶级奔走于全球各地【4】特别当英国用火与剑巩固了自己对印度的殖民统治,并于一八一九年占领新加坡之后,打开地大物博、人口众多的中国市场,掠夺廉价的工业原料,变中国为英国殖民地的欲望,更加迫切。他们垂涎三尺地设想:如果中国的市场打开了,英国货在那儿的销量,将比世界其他地方的总销量还要大。然而,英国工业品在中国市场的实际销售情况,却使老板们大失所望。他们远涉重洋贩来的棉纺织品和呢绒之类,在中国很少销路,甚至蚀本。因为,当时中国是以自给自足的小农业和家庭手工业相结合的自然经济为基础的。广大农民,一家一户就是一个生产单位,既从事农业生产劳动,又从事家庭手工业劳动,如纺纱、织布、织麻等,过着“男耕女织”,“晴事耕耘,雨勤织绩”的生活,不但生产自己需要的农产品,而且生产自己需要的大部分手工业品,对外来商品有顽强的抵抗力。那时,劳动人民穿的是自己织的结实的土布,官僚士绅爱的是绸缎绫罗,洋布、呢绒当然找不到倾销的门路。

相反,中国出口的茶叶、生丝以及陶瓷、药材等,在西方倒是销路畅通,很受欢迎。这样,直到十九世纪初年,中国在对外贸易中;还一直保持着出超的有利地位。从广州流入的白银,当时每年在一百万两至四百万两之间。不少外国商船到中国来做生意,所带货物不多,大量带的倒是银元。

马克思早就指出:“掠夺是一切资产阶级的生存原则”【5】英国资产阶级用一般商品打不开中国市场,为了追逐利润,最大限度地掠夺中国人民,竟求助于罪恶的鸦片贸易;一八四O年六月,更为了维护鸦片贸易,发动了可耻的鸦片战争。

鸦片战争—罪恶的鸦片贸易|青年自学丛书《中国近代简史》(节选1)-激流网东印度公司的鸦片储藏库

雅片是从罂(ying婴)粟中提炼的,俗称大烟,原产于印度、小亚细亚等地。鸦片含有大量毒素,一抽上瘾,就会使人慢慢骨瘦如柴、精神萎靡。英国殖民政府强迫印度农民种植罂粟,给予东印度公司英国在东方的殖民机构)专卖和制造鸦片的特权,并制定了向中国大量销售鸦片的侵略政策。一八OO年,输入中国的鸦片为四千五百七十箱一八三八年,增加到四万零二百箱。也就是说,输入中国的鸦片,在十九世纪的前四十年里,增加了将近八倍。在对中国进行鸦片贸易的罪恶勾当中,美国资产阶级也是一个重要角色他们从土耳其和波斯贩来鸦片,到中国榨取高额利润。美国传教士甚至可耻地宣传:“鸦片无害于中国人,象酒的无害于美国人一样。

清政府为了维护自己的封建统治,从一七九六年起,三番五次下令禁止鸦片输入,但是并没有什么成效。掠夺成性的英国鸦片贩子,将二十几艘趸(dun盹)船长期停泊在珠江口外的伶仃洋面,作为贩运站。外国商船在进口前,先将鸦片卸入趸船,然后,名为“快蟹”“扒龙”的走私船只,来往不断地由趸船运走鸦片,转卖到全国各地。为了走私,美商普金斯洋行和旗昌洋行,还专门建造了许多速度快、又装备着武器的“飞剪船”,武装偷运鸦片。

鸦片走私所以那样猖獗,和清政府的腐败也是分不开的。清朝官员明里在颁发禁令,暗地在收纳贿赂,对鸦片走私大开方便之门。广州是当时唯一对外开放的贸易港口,但在一八二六年,专门缉私的巡船,竟每月受贿三万六千两银,“放私入口”。大量烟土由插着“粤海关”或高级官员旗帜的船只,从伶仃洋面的趸船,堂而皇之地运到岸上。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那样:“浸透了天朝的整个官僚体系和破坏了宗法制度支柱的营私舞弊行为,同鸦片烟箱一起从停泊在黄埔的英国趸船上偷偷运进了天朝【6】。”

外国侵略者走私与行贿并用,鸦片象一股汹涌的黑色毒流,向中国大地倾泻而来。

罪恶的鸦片贸易,给英国殖民者带来了十倍于成本的惊人利润。以一八一三年为例,一箱上等的印度鸦片,市场拍卖价格是二干四百二十八卢比,而它的成本不过二百三十七卢比。鸦片贩子从印度将它转运到中国销售,又赚取了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暴利。

鸦片战争—罪恶的鸦片贸易|青年自学丛书《中国近代简史》(节选1)-激流网英国贩运鸦片的走私船只

罪恶的鸦片贸易,又是英国资产阶级对华贸易由入超转为出超的主要手段。英国资产阶级把纺织品运到印度,换取毒品鸦片,然后将鸦片偷运进中国,赚取大量白银和中国的出口商品。一八三七年七月至一八三八年六月,从英国进口的货物中,鸦片一项就占了三百三十七万英镑,抵销当年全部中国对英出口额三百十四万英镑还有余。难怪英国资产阶级恬不知耻地赞颂鸦片贸易说输出鸦片对于商务是有重大利益的,这就是把那个人口最多、资源最富的帝国的财富吸收出来,而用鸦片换来的白银则使英属印度的大片土地喜气洋洋,人丁兴旺——也使得英国制造品对印度斯坦的输出大为扩张——更使得这方面的海上航运与一般商务大为兴盛——并且,还给英属印度的国库带来一笔收入,其数超过整个孟买省的田赋总额。

罪恶的鸦片贸易,更是英、美侵略者毒害中国人肌体和精神的杀人不见血的特种武器。正如马克思所揭露的,“非法的鸦片贸易年年靠摧残人命和败坏道德来充实英国国库”【7】

广大劳动人民十分痛恨鸦片烟。然而,过着荒淫无耻的剥削生活的地主官僚阶级,却很需要这一类刺激品,来弥补精神上的空虚。随着英国鸦片侵略的扩大,烟毒泛滥于全国,给中国社会带来了严重的祸害。

据一八三五年估计,全国吸食鸦片的人数在二百万以上,地区遍及十几省。抽鸦片烟的,起初只是些贵族、官僚、地主和大商人,后来,连依附于他们的各色寄生虫,甚至军营里的一些兵丁,也都抽上了瘾。这个反动的腐朽的寄生的社会势力,不仅更加敲骨吸髓地剥削劳动人民,而且千方百计地阻挠和破坏禁烟。

鸦片象潮水一样涌进来,白银象潮水一样流出去。据估计,鸦片战争爆发前的二十年间,从中国外流的白银,至少在一亿元以上,相当于银币流通总额的五分之一。由白银外流引起的银贵钱贱,又直接加重了劳动人民的负担。十八世纪末,白银一两可换制钱(圆形方孔的铜钱)七、八百文,到了十九世纪三十年代,竟可换制钱一千六、七百文。农民和手工业者出售自己的少量产品时,得到的是制钱,但在完粮纳税时,都要折算成银两,这样,他们的实际赋税负担,无形中增加了一倍以上。不仅如此,鸦片的大量输入和白银的源源外流,也使清政府财政拮据,国库空虚,统治危机更加严重。

以英、美资产阶级为罪魁祸首的鸦片侵略,成了中国严重的社会问题。广大人民群众把罂粟叫做“妖花”,把鸦片看作“毒蛇”,将走私船骂为“鬼船”,愤怒控诉英、美侵略者“贩卖鸦片,毒我生灵,伤民命不下数百万众,耗良财何止数千万金!

中国人民强烈要求禁烟,坚决反对罪恶的鸦片贸易,他们是禁烟斗争的动力和主力。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激流网的老师和朋友们,我们现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鸦片战争—罪恶的鸦片贸易|青年自学丛书《中国近代简史》(节选1)-激流网(作者:复旦大学历史系、中国近代史教研组[编著]。来源:青年自学丛书《中国近代简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5月第1版,激流网编辑部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编:毕非)

注释:

【1】《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毛泽东选集》一九六七年十一月横排本(下同),第二卷,第五九五页。

【2】《唯心历史观的破产》,《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一四O二页。

【3】《反列党八股》,《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七八八页。

【4】《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一九七二年五月第一版(下同),第一卷,第二五四页。

【5】《马克思致路·库格曼》,《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第三九o页。

【6】《鸦片贸易史》,《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第二六页。

【7】《英人在华的残暴行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第一四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