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来了,蒋公要申冤?!-激流网来源网络

蒋介石死后,因“反动罪被打进地狱,在黑暗里一呆就是几十年。一天,地狱里各牢房都装了卫星电视,可以看人间的新闻了。蒋介石看了一段时间,越看越觉得自己冤枉,决定申诉,就写了一张状子。等到阎王接待日,就当堂申诉道:

阎王明鉴:

我冤枉死了,请您为我做主,昭雪我的冤情!

我叫蒋中正,贱字介石,几十年前因反动罪被打进地狱。本来我一直认罪服法,真心悔过,可是近来看了电视,长了见识,我才知道我以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最英明的,最正确的,具有超前的远见卓识,现在人间正完全按我的老路走,我何罪之有?

我那个时候,世界还没有全球化,还没有开放之说,我就率先开放了。不要说沿海的上海、青岛,不要说内地的南京、北京,更不要说边远的东北、西南,哪里不是外国的市场?深度和广度,又岂是今天能比的?那个时候,我就知道造不如买的道理,国内的汽车、飞机、自行车、留声机、照相机等等,都是买来的,我们没生产一样,眨眼就使我国人民有轿车坐,有飞机乘,有钱人的生活水平几个月就达到了发达国家的最高生活水平,我们几个月的发展就赶得上外国发展几百年的。那时也有抵制洋货的,也都被我用软硬两手打了下去。

要说招商引资,也是我的发明。那个时候,全世界的发达国家都被我招来了,都在我国开矿建厂,遍地开花,有合资的,也有独资的。那个时候,我就把中国成功地搞成了世界的加工厂。要找证据,我也有——《包身工》可以为证,它就取材于日本在中国的一家独资企业。

市场经济又有什么新鲜的,热我的剩饭罢了。而且我那时搞的市场经济,比今天的还正统,还标准,还自由呢。

先富带动后富也是我的拿手好戏,只是没上升到理论高度。就拿我本人来说,我就身体力行,敢做表率,我居四大家族之首。再拿我的牢友刘文彩来说,他就是我那个时候四川地区的一个致富带头人,在当地农村中,生活水平率先奔到了小康,我曾多次表彰和接见他。阎王您如果不信,可以传刘文彩来当庭作证。

(阎王听到这里,说:好!传证鬼刘文彩上堂!

不一会,刘文彩到堂,跪下。

阎王问:刘文彩,你是四川的致富带头人吗?你要如实回答。

刘文彩答道:小鬼正是。小鬼叫刘文彩,自号仁善,外号扒皮。那时多亏蒋委员长的英明领导,我艰苦奋斗10年就富了起来。我是小有名气的种田大户、养殖大户,和东北的周扒皮比肩齐名。我听从蒋委员长的号召,不小富即安,百尺竿头更上一步,办了十几个工厂,提供了5000多个就业岗位,每年为国家创税40万大洋,贡献GDP1000万大洋,多次被蒋委员长接见。在蒋委员长的英明领导下,我们的生活蒸蒸日上,我在我们区第一个买了轿车,还是地道的美国货呢。在蒋委员长的英明领导下,我的地位也日益提高,我光荣地入了党,还当了代表,还得了全国劳动模范’‘全国十佳经济名人’‘全国十大杰出青年’‘全国十大创业能手全国十大贡献标兵全国十大致富能手’等二十多个光荣称号,还有烫金字的大红证书呢。那时我们的小日子过得别提有多滋润了,蒋委员长确实是一心为民的。我那时一向老实本分,遵纪守法,广济厚施,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竟把我打成剥削阶级,把我的财产都没收了,还把我打进了地狱。我开始本来也服罪,可是最近看了电视,我也要伸冤哪。请阎王把我和蒋中正的事一起给办了吧。我平反出狱以后,不求升天做神仙,只求能早日托生为人,再当个万元户,风光风光。

阎王说:本王心里有数,刘文彩签字画押,回去吧。

又转脸对蒋介石说道:虽然你搞的那些,在今天看来是正确的,可是你那时的老百姓吃不饱饭,民不聊生;你的GDP也小得可怜,而且贪污腐败严重,贫富分化悬殊,许多孩子连学也上不起,到处乌烟瘴气,社会黑暗,这些你都脱不了干系,而且你也太独裁,听说你连宪法允许的正常的游行示威都不允许。蒋介石答道:阎王,这些也正是我要申明的,请您接着听。

要说我那时贪污腐败严重,这个我承认,不过我也下了狠力气治了,再说现在……要说那时娼妓多如苍蝇,但是现在……要说那时贫富分化悬殊,可是现在……要说那时假冒伪劣多……要说那时犯罪率高,人民没有安全感……要说那时我不允许游行……要说有孩子上不起学,可是我那时毕竟还是有很多不收费的公立学校。要说我那时的老百姓吃不饱饭,不如现在,这个我也承认,但是这不是我的原因。我那时也是单干,都是单干,制度是一样的制度,政策是一样的政策,为什么我那时的老百姓吃不饱,现在的就能吃饱?显然老百姓能吃饱与单干没有关系,是科技进步、生产力发展的原因,所以现在老百姓能吃饱不是搞单干的功劳,我那时老百姓吃不饱也不是我的错,是那时的科技还没发展到现在,没有化肥,没有农药,没有良种,没有机械,没有排灌设备。我作为一个领导人,只能管到制度、政策,只能调整制度、政策,却不能把科技和生产力凭空提高到今天的水平,我怎么能使老百姓吃饱?如果把他换到我那个时代当领导,那时的老百姓照样吃不饱;如果让我到今天来当领导,今天的老百姓照样能吃饱。所以硬说那时老百姓吃不饱饭是我的罪,现在老百姓能吃饱是那个鬼的功,没有天理。至于我那时的GDP比现在的小很多,就把这个归罪于我,这更可笑。一个人小时候的个头能比十年后的个头高吗?这种弱智人对我的弱智诬陷,我简直懒得驳斥。要说我那时社会黑暗,这个我承认,可是现在——

(蒋介石迟疑了一下,躬身小步跑到阎王身边,嘴凑近阎王的耳朵唧咕一阵,最后两手一摊一抖,大声说: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听得阎王频频点头,连声说:嗯,是这样!不错,是这样!蒋介石唧咕完,又转身回到原地,继续陈述。)

所以,总起来说,论功,我不比他们的小;论过,我不比他们的大;论创新,我是鼻祖;论路线,实践检验我的是正轨,我那时的政策是真正超前的英明。按今天的标准来说,我也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我是第一个把马列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人,我是第一个搞特色社会主义的人。要以理论来称的话那个理论应该称为我蒋中正理论。我的理论,开始他们看不懂,和我作对,但是他们在走了一段弯路后,终究还是回到了我的正轨上来了,而且完全按照我的老路走,照搬照抄,一点创新都没有,因此,他们和我作对是错误的,打倒我也是错误的,给我加这个反动的罪名更是错误的。他们过去的无知我可以原谅,但是他们今天的无赖我绝对不能容忍,请阎王给我平反昭雪哪!另外,有人剽窃了我的设计书,冒充设计师,请阎王查处。

申诉鬼:蒋中正

戊申年己巳月癸丑日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激流网的老师和朋友们,我们现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七一来了,蒋公要申冤?!-激流网(作者:来源网络。来源:马列之声。责编:畢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