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不知羞耻的自我推销文化中,革命这个词被用,以致它失去了任何意义。四驱车和剃须刀的广告吹嘘着这些产品革命性的进步。那些能让我们在网上买到除臭剂的高管们,因为改变了人类(购物)体验而广受称赞。但在企业连珠炮似的宣传炒作中,我们有时会捕捉到发生在遥远国家里真实的革命片段:人们在大街上与装备着高科技武器的独裁者对抗。新闻广播员的语气告诉我们,真正的革命一点儿也不酷,也不前沿,它们是人类过去糟糕日子的骇人的回声。

社会主义ABC(四):革命是什么?-激流网苹果公司几乎将每一次产品的升级都称为“革命性的”

社会主义者对革命的看法大相径庭。我们认识到革命中可怕和悲剧性的因素,但也看到其中的惊诧和奇迹:人们第一次意识到,当大家团结一致时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革命是社会生活最充分的表达,在革命中大部分的人抛开自封的代言人,发出自己的声音。由于害怕可能出现的后果抛弃革命的道路,这与为了避免痛苦或被抛弃而选择孤独无风险的生活一样

如果这一切听起来有点儿浪漫,那是因为这一切就是浪漫的。社会主义者是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或者至少他们应该成为这样的人。我们热爱人类,认为普通人(包括我们自己)实际上是非凡的个体,而革命是大多数人向世界和他们自己展示非凡才华的唯一时刻。上世纪60年代,最后一个伟大的革命浪潮席卷了全世界:从阿尔及尔的贫民窟,到巴黎和底特律的工厂。而那之后的整整一代人,都对这种政治浪漫持怀疑态度。传奇般60年代里“认清现实,追求不可能之事的口号被替换成了心灵鸡汤式的祷文:坚守自己能控制的,不求人只求己

2011年,北非和中东爆发了革命。在君主制和军事独裁统治下窒息了几十年的民众,接管了城市广场、拒绝离开。长久以来一直处于休眠状态的浪漫情怀又重新燃起。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被阿拉伯之春所触动,被世界上最僵化不变地区的突然转变所鼓舞。

社会主义ABC(四):革命是什么?-激流网阿拉伯之春

但是,原政权开始反击,像ISIS这样的反革命力量也出现了。在埃及和巴林的军事镇压中,在叙利亚和利比亚的内战中,起义被淹没了。中东和其他地区的许多人都在质疑,这场革命到底是真的发生了、还是只是一场海市蜃楼?而这正是历史上的反革命力量希望引起的问题。革命不是一个单一的事件,而是一个过程。不幸的是,这个过程中包含了许多失败,其中有些是决定性的并将持续多年,而另一些则被证明只是暂时的挫折。无论阿拉伯之春属于何种类型的失败——我猜是后者——它已经像新一代展示出革命不仅仅被填充在广告词中,它有更大的意义。

真正的革命者是什么样的?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从未想过我会成为一名革命者——这肯定不是我通常描述自己的方式。革命者们应该穿着迷彩服在森林中行军,而我则穿着舒适的睡衣在沙发上放松自己。我没有那种想要颠覆政治体制的个性:我从来没有打过架,我也在日常生活中尽量避免冲突。但我仍是一个革命者,这不是因为我穿衣、讲话和行为的方式,而是因为我相信革命是必要的,并且,我会尽我所能去践行这些革命信念。

在成为社会主义者之前,我认为革命者是那些宁愿在场边做激进演讲(或抽大麻),也不愿参加为了微小而重要的变革(例如提高最低工资)而持续多年的斗争的人。而事实证明,作为一名革命者一点儿也不意味着放弃为改革而进行的斗争:我和同志们多年来一直都在为废除死刑、争取婚姻平权、为地方学校筹集更多资金等各种各样的事情而奋斗着。我们所拒绝的是改良主义,它认为不仅可以通过各种改革来使资本主义在短时间内好一点,还认为通过越来越多进步的法律缓慢但确实地改良资本主义,使得它服务于大多数人类。改良主义是一个有吸引力的策略,因为它似乎比革命实用得多。但问题是,如果你的目标是社会主义,改良主义是行不通的。

社会主义是不能通过投票而逐渐产生的。资本主义下的民主甚至都不包括一些最基本的问题,例如当地的一家私人医院是否应该关闭;利用女性的身体来推销自己产品的性别歧视的广告是否应该大量存在。因此,我们肯定不会被允许投票来决定是否废除利润体系。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袖手旁观,看着一个国家因为不负责的人民而走向共产主义。这是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在1970年时说的。当时智利选出了社会主义执政党。而三年内,中央情报局和智军队推翻了这个民主政府,杀害了数以万计的支持者。

即使有可能在世界各地选举出社会主义领导人来解散军队、终结贫困,社会主义社会的建立仍可能需要革命。只有通过革命的经验,数以百万计的工人才能经历一个必需的学习过程来管理社会。或者,正如马克思曾经说过的:“我们对工人说,你们必须经历多年的内战,不仅是为了改变现状,也是为了改变自身。”[参见马克思《揭露科隆共产党人的案件》——译者注]这在当今听起来比马克思当时设想的要残酷的多。马克思所说的“内战”,不一定指军事战争,而是指阶级之间的激烈冲突,这些冲突会表现为各种各样的形式:从占领公共场所,到制定新的宪法,再到与警察或士兵的巷战。这些冲突不仅包括痛苦和损失,还包括着在个人、阶级以及整个社会中发现以前不为人知的能力。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不能逃避这样一个事实:多年的斗争比和平的选举更加令人失望。

当然,革命不是革命者想要它发生就发生。革命的本质是大多数人的起义,而不仅仅是长期坚持革命的那些人。我不鼓励明天就站在白宫外面,用扩音器要求政府投降。那么,革命者们在平常的、非革命的时间里都在做些什么呢?一些积极分子把革命当成他们的个人陈述——他们出现在抗议活动中,想要做最激进的事情,比如封锁交通或者打破商店的窗户,无论在那一刻这些事情是否有意义,因为这是他们对整个社会感受的表达。

对于社会主义者来说,成为一名革命者不是指一种心理状态,也不是一种抗议的方式,更不是指你在学校自助餐厅坐在一起的小团体。相反,是理解资本主义不可避免地会产生革命,并尽你所能地为它们做好准备,以便使革命最终获得胜利。但这其中难对付的部分是,你不知道革命会在五年还是五十年后才会出现。为革命做准备并不意味着囤积罐头食品和手电筒,它是通过阅读和讨论过去的教训、并在当前的抗议运动中不断斗争并学习取胜的方法,以此来训练我们自己和将来要加入我们队伍中的人。

我们在这些各式各样的活动中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与在工会、非营利组织和维权联盟内部的改良主义者一同工作。工作中经常会引起辩论。美国的大多数改良主义者认为实现逐渐变革的唯一现实的策略,就是呆在民主党内部,从党内使得社会更加先进。然而,大多数革命者认为,那些为种族、性别、和阶级平等而斗争的人们应该独立于任何一个没有相同目标的政党,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基于这些更加激进的要求,在某一天建立一个新的政党。温和派和激进派的区别甚至可以延伸到对于组织会议的不同方法上:许多的改良主义者更喜欢将会议集中在实际的任务上,他们认为用来进行开放的政治讨论的时间是没有成效的;相反,社会主义者却希望确保时间来进行政治讨论,以便人们能够从他们在运动的经验中探索新的视角。大多数参加抗议或罢工的人并不一定反对整个资本主义制度。然而,一旦他们走出日常,他们不再墨守成规开始反抗——无论这种反抗多么微小——他们往往就开始用不同的角度来看待生活了。

即使是最短暂的抵抗剥削或压迫的经历,都可能是一个改变人生的时刻。就好像经历了一辈子的污染之后,终于体会到了呼吸新鲜空气的感觉。年前,二百五十多名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PS)的工人因为一个不公正的解雇而集体罢工。经过了一场长时间的斗争,被解雇的司机恢复了工作,但是为他罢工的二百五十个工人却每个人损失了十天的工资。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认为这是一场胜利,认为这充分说明了团结的意义。我在Socialist Worker[一份聚焦于工人阶级的报纸——译者注]报道了这个故事,并对其中一名工人有了很深的了解。那二百五十个员工不只是为了被解雇的司机而罢工,他们是为了自己,在那90分钟里,我们在停车场里,我们感到了自由。他在一个社会主义者的会议上这么说,这是他几个月前可能从没想到会出现的地方。这场罢工和后来为保住自己的工作而斗争的经历改变了他的世界观。几周后,他告诉我:如果你仔细想想的话,工会,其实本质上来说是一种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做出的努力。

在革命的情况下,在那名UPS工人身上发生的改变将会发生在数以百万的工人身上。他们将会第一次体验到(他们身上所具有的)力量,开始去思考革命对他们现有生活和未来生活的意义是什么。在《革命的序曲》中,丹尼尔·辛格描述了19685月巴黎发生的事件[指巴黎五月风暴,是在法国爆发的一场反对越战的学生罢课、工人罢工的群众运动。——译者注]给人们带来的深刻的心理影响。当时学生们走上街头,工人们进行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罢工。

社会主义ABC(四):革命是什么?-激流网巴黎五月风暴

“当生产机器开始停止运转时,齿轮们就开始思考它们的功能。当没有汽油的时候,当公共交通停止,工厂的烟囱里没有烟,办公室里没有工作,当日常的社会生活节奏被打破的时候,人类的思维还会坚守在日常的惯例中么?你还记得那些不眠之夜里,你躺着睡不着的时候,清晰地回忆起青春的希望和幻想,并将这些希望与现实相互比较的时刻吗?还记得在那些夜里你带着痛苦的清醒去思考你生活的意义吗?类似这样的事情一下子就发生在成千上万的人身上,就发生在革命的这一天。只有共同的忧郁才会伴随着共同的希望变革的前景将释放(人们心中)内在的自省,它促使人们不仅向自己也向他人承认现状是无法忍受的。在工厂里,在办公室里,人们聚集在一起讨论能做的事情。”

这是一场革命的开始,这是一种欢乐的、令人(神魂)颠倒的群体感觉。这种感觉曾多次发生在许多地方。然而危险在于,当普通民众第一次走向街头谈论世界应当是什么样子的时候,当权者却在策划如何使事情尽快恢复正常。对于工人阶级来说,要想在这种情况下释放潜能来控制社会,就必须要有一个大的社会主义政党,它深深地植根于工人之间,在这个令人振奋的、充满无限可能的氛围中,为他们指明斗争的方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社会主义ABC(四):革命是什么?-激流网本文摘自《Socialism...Seriously》,作者:Danny Katch。翻译:xd。激流网翻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