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出差,正好赶上开学期,在火车车厢里遇到个传教的大学生。大学生抱着个吉他,一边弹唱赞美诗,一边对周围的乘客传教。所说的无非是“耶稣是神”、“我们都有罪”之类的陈词滥调。刚好我的电子书没了电,大晚上车窗外黑乎乎的什么风景都看不到,无聊的紧,于是就逗那个大学生。

我问他,你信的这个神叫什么?大学生回答说耶稣是神,是我们的父,是唯一的神。

我说不对呀,犹太教说耶稣不是神,是假冒的。大学生一脸不屑地回答说,他们不承认耶稣是神,死后会下地狱。又说《圣经》上写的清清楚楚,耶稣是神。我说人家伊斯兰教也说耶稣不是神,只承认他是先知。然后大学生就懵住了,说他不知道伊斯兰教,但又嘴硬地说伊斯兰教是错的。

于是我对他说,我挺愿意相信神的,可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神呢?我怕信错了,惹神发怒,一伸手把我灭了。《圣经》里上帝的脾气就不怎么好,以色列人拜错了神,铸了尊金牛像崇拜,祂老人家就要求摩西杀光他们。所以,必须搞清楚到底哪个神才是真的,这很重要。

大学生听的目瞪口呆,摇着手说神是爱我们的,不会那样做。

不想让他难堪,所以我没指出来他刚才还咒骂犹太教徒下地狱来着。我对他说,《旧约》里上帝真的那么做过,又把上帝的烂事给他讲了许多。他说自己只读过《新约》,对《旧约》不了解,只知道《创世纪》里的创造世界、大洪水等故事。于是我又给他大致讲了下伊斯兰教的历史,讲了《古兰经》里否认耶稣是神,而只是先知的教义。

大学生本来是想传教来着,听了我的闲扯,一个劲儿的说自己没看过、不知道、不了解,对他自己的信仰开始产生了疑惑。

像这个大学生一样,对宗教半懂不懂的中国人,后来在微博上我遇到过许多。别看他们会上网,认识不少字,其实他们和见庙就拜、见神就跪的文盲老太太没有什么区别,对宗教的态度特别的“中国化”——不了解,但又觉得信个神没什么坏处。于是,严重缺乏宗教知识的他们,一看到艺人们表演宗教秀、看到佛教徒磕长头,就感慨“有信仰就是好”;一看到批判宗教的内容,就脸红脖子粗地满口胡话,什么“虽然我不信教,但对不了解的事要有敬畏”、“要尊重宗教信仰”。

这都是没见识的表现。

列宁在《论工人政党对宗教的态度》里批评了两种对立的对宗教的观点,一种是要消灭宗教,一种是对宗教放任不管。

对消灭宗教的观点,列宁批评说,唯物主义是宗教的死敌,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宗教做斗争并不是无产阶级政党的首要任务,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才是。

为什么呢?因为:

在现代资本主义国家里,这种根源主要是社会的根源。劳动群众受到社会的压迫,面对时时刻刻给普通劳动人民带来最可怕的灾难、最残酷的折磨的资本主义(比战争、地震等任何非常事件带来的灾难和折磨多一千倍)捉摸不定的力量,他们觉得似乎毫无办法,——这就是目前宗教最深刻的根源。

“恐惧创造神”。现代宗教的根源就是对资本的捉摸不定的力量的恐惧,而这种力量确实是捉摸不定的,因为人民群众不能预见到它,它使无产者和小业主在生活中随时随地都可能遭到,而且正在遭到“突如其来的”、“出人意料的”、“偶然发生的”破产和毁灭,使他们变成乞丐,变成穷光蛋,变成娼妓,甚至活活饿死。

凡是不愿一直留在预备班的唯物主义者,都应当首先而且特别注意这种根源。只要受资本主义苦役制度压迫、受资本主义的捉摸不定的破坏势力摆布的群众自己还没有学会团结一致地、有组织地、有计划地、自觉地反对宗教的这种根源,反对任何形式的资本统治,那么无论什么启蒙书籍都不能使这些群众不信仰宗教。

同时,列宁也批评了对宗教放任不管,认为“对国家而言,宗教是私人的事情”的观点。列宁认为,对国家来说,宗教是私人的事情,私人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但是,对马克思主义政党来说,宗教绝不是私人的事情,对党员信教要坚决反对。

82年通过的《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里,同样否定了通过行政命令或强制手段消灭宗教的观点,认为“在人类历史上,宗教终究是要消亡的,但是只有经过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长期发展,在一切客观条件具备的时候,才会自然消亡”。同样的,该文件里也提到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但坚决反对党员信教。而且还说“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批判唯心论(包括有神论),向人民群众特别是广大青少年进行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科学世界观(包括无神论)的教育,加强有关自然现象、社会进化和人的生老病死、吉凶祸福的科学文化知识的宣传,是党在宣传战线上的重要任务之一”。

所以,我特别希望教育部能在学校里开设宗教课,把世界上大的宗教的历史、教义给学生们讲一讲,站在唯物主义的立场,通过宗教比较的方式,对宗教进行批判。

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但在他们未成年之前,通过在学校里开设宗教课,让学生们掌握一定的宗教知识,对宗教进行批判的方式,给学生们打上“宗教疫苗”,这样的话,他们成年以后,可以减少被宗教思想毒害成为教徒的概率。

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学校里没有这个宗教课,在宗教信仰的问题上,学生们既缺乏一定的了解,又得不到正确的引导。简而言之,活脱脱是没有见识的井底之蛙,是满口“有信仰就是好”胡话的后备军。

几年前有个调查显示,超过五成的大学生对宗教完全不了解,对宗教好奇的超过六成,而声称以后要信教的有一成,说不准的有三成。于是出现基督教特别是地下教会在大学生里发展迅猛的情况,就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昨天从微博上看到北京的小学语文教材里加入了《圣经·创世纪》的内容,目的是为了让学生开阔视野,了解西方神话。

我对北京市的这个做法是强烈反对的。

我在上面说的很清楚,我希望学校开设宗教课,但我并不希望让宗教进入语文教材。无论这种做法打着的旗号是“开阔视野”还是其它什么,这都是严重违反政教分离的教育原则的。

《教育法》明确规定,“教育活动必须符合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国家实行教育与宗教相分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说白了,国家开办学校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给宗教培养信徒的。

想要真正的让学生开阔视野,对世界进行了解,不要做对宗教没有见识,一碰到宗教就晕晕乎乎说胡话的井底之蛙。那么,正确的做法不是在语文教材里掺基督教的私货,而是按照我说的那样,开设把各种主要宗教的历史、教义汇总到一起,站在唯物主义的立场,用比较的方式进行批判的宗教课。比如,伊斯兰教厌恶猪,禁止吃猪肉,而印度教视牛为圣物,禁止吃牛肉,结果,印度的印度教徒和伊斯兰教徒经常发生暴力流血冲突。通过对两者进行比较,可以让学生们了解到宗教所谓神圣教义的荒谬、可笑,以及极端教徒对社会的危害。

我们的学校现在真正需要的是批判宗教的宗教课,而不是在语文教材里掺杂了宗教内容的语文课。这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只有蠢货和坏蛋搞不明白。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一个不愿一直留在预备班的唯物主义者对宗教的态度-激流网(作者:李苦舟。来源:科学公园。责任编辑:卢淼)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