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钊:阶级竞争与互助-激流网阶级竞争与互助

Ruskin说过:竞争的法则,常是死亡的法则。协合的法则,常是生存法则。”William Morris也说:有友谊是天堂,没有友谊是地狱。这都是互助的理想。

一切形式的社会主义的根萌,都纯粹是伦理的。协合与友谊,就是人类社会生活的普遍法则。

我们要晓得人间社会的生活,永远受这个普遍法则的支配,就可以发见出来社会主义者共同一致认定的基础,何时何处,都有他潜在。不论他是梦想的,或是科学的,都随着他的知识与能力,把他的概念建立在这个基础上。

这基础就是协合、友谊、互助、博爱的精神。就是把家族的精神推及于四海,推及于人类全体的生活的精神。

我们试一翻Kropotkin互助论Mutual Aid),必可晓得由人类以至禽兽都有他的生存权,依协合与友谊的精神构成社会本身的法则的道理。我们在生物学上寻出来许多证据。自虫鸟牲畜乃至人类,都是依互助而进化的,不是依战争而进化的。由此可以看出人类的进化,是由个人主义向协合与平等的方面走的一个长路程。

人类应该相爱互助,可能依互助而生存,而进化;不可依战争而生存,不能依战争而进化。这是我们确信不疑的道理。依人类最高的努力,从物心两方面改造世界,改造人类,必能创造出来一个互助生存的世界。我信这是必然的事实。

与这互助论仿佛相反的,还有那阶级竞争(Class Struge)说

这个阶级竞争说,是KarlMarx倡的,和他那经济的历史观很有关系。他说人类的生产方法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而变化,人类的社会关系又随着人类生产方法的变化而变化,人类的精神的文化更随着人类的社会关系的变化而变化。社会组织固然可以说是随着生产力的变动而变动,但是社会组织的改造,必须假手于其社会内的多数人。而为改造运动的基础势力,又必发源于在现在的社会组织下立于不利地位的阶级。那些居于有利地位的阶级,除去少数有志的人,必都反对改造。一阶级运动改造,一阶级反对改造,遂以造成阶级竞争的形势。他在共产宣言里说过:所有从来的历史,都是阶级竞争的历史。又说:从来社会的历史都在阶级对立中进行。他的意思就是说自太古土地共有制崩坏以来,凡过去的历史,社会的经济构造,都建设在阶级对立之上。所谓阶级,就是指经济上利害相反的阶级。具体讲出来,地主、资本家是有生产手段的阶级,工人、农夫是没有生产手段的阶级。在原始社会,经济上的技术不很发达,一个人的劳动,只能自给,并无余裕,所以不发生阶级。后来技术日精,经济上发展日进,一人的劳动渐有余裕。这个余裕,就是剩余劳工。剩余劳工,渐次增加,持有生产手段的起来乘机夺取,遂造成阶级对立的社会。到了生产力非常发展的时候,与现存的社会组织不相应,最后的阶级争斗,就成了改造社会消泯阶级的最后手段。

有许多人听见这阶级竞争说,很觉可怕,以为人类的生活,若是常此争夺强掠残杀,必没有光明的希望,拿着阶级竞争作改造社会的手段,结果怕造不出光明社会来,所以对于此说,很抱疑虑。

但是Marx明明的说:所有从来的历史,都是阶级竞争的历史。又说:资本家的生产关系,是社会的生产方法采敌对形态者的最后。又说:人类历史的前史,以今日的社会组织终。可见他并不是承认人类的全历史,通过去未来都是阶级竞争的历史。他的阶级竞争说,不过是把他的经济史观应用于人类历史的前史一段,不是通用于人类历史的全体。他是确信人类真历史的第一页当与互助的经济组织同时肇启。他是确信继人类历史的前史,应该辟一个真历史的新纪元。

现在的世界,黑暗到了极点。我们为继续人类的历史,当然要起一个大变化。这个大变化,就是诺亚以后的大洪水,把从前阶级竞争的世界洗得干干净净,洗出一个崭新光明的互助的世界来。这最后的阶级竞争,是阶级社会自灭的途辙,必须经过的,必不能避免的。

在那人类历史的前史时代,互助的精神并未灭绝,但因有与互助相反的社会组织,他在世间,逐不断的被毁。人类的真历史开始以后,那自私自利的恶萌,也不敢说就全然灭尽。但是互助的社会组织既然实现,那互助精神的火光,可以烧他,使他不能发生。

这最后的阶级竞争,是改造社会组织的手段。这互助的原理是改造人类精神的信条。我们主张物心两面的改造,灵肉一致的改造。

总结一句话:我信人类不是争斗着掠夺着生活的,总应该是互助着友爱着生活的。阶级的竞争,快要息了。互助的光明,快要现了。我们可以觉悟了。

191976

每周评论29

署名:守常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李大钊:阶级竞争与互助-激流网(作者:李大钊。激流网整理,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编:畢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