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人说:共产主义是行不通的,因为它忽略了人都是自私的这一基本事实。

我心想:这天大的秘密都被你一个人发现了。

共产主义无法克服“大锅饭,养懒汉”问题吗?-激流网毛泽东时代的宣传语

讨论社会制度、尤其是讨论姓资还是姓社的时候,总有人言必称人性,大有一副看尽人间百态的架势,他们常常略带遗憾地说:

“人都是自私的,你看看农村公社还有城市国企,不都是‘大锅饭养懒汉’吗?共产主义、计划经济虽好,可是拗不过人性呦。”

言下之意,无非是说顺应私心的市场经济才是人类制度的终点。

实际上,任何关于社会制度的严肃的讨论,都不会将人性自私与否放在核心。

“大锅饭,养懒汉”

“大锅饭,养懒汉”在学术上的表述是多人囚徒困境。假如有10个人,每个人手中有10元钱,他们决定要拿出多少钱用于公共事业——公共事业将给他们带来2倍的收益并平分给这10个人。毫无疑问,集体最优的结果是这10个人把所有的钱投入到公共事业中去,每个人最终都将得到20元的回报:

10*10*2/10=20

可是,假设其他9个人都将自己的10元钱投入到了公共事业,那我的最优选择是什么呢?一分钱都不投入!因为这样一来,我手中最终就有28元钱了!

10*9*2/10+10=28

推己及人,每个人都不会将钱投入到公共事业中,所以最终每个人手中还是只有原先的10元钱。他们不能有效地合作以达到集体最优的结果。

许多信奉自由市场的经济学者立马抓住这一理论大棒,打杀农业集体化和公有制企业,指责这种社会主义制度“奖懒惩勤”,在经济效率上是极其糟糕的!解决这一问题的药方只能是私有化,使“权责利统一”,所以分田到户和瓜分公有制企业是民心所向、大势所趋!

然而,这些师从西方人的学者,往好里说,是浅薄无知的;往坏里说,是用心险恶的。

这个世界中存在着数不清的合作行为,从基因间、细胞间的合作到家庭中、企业中的合作,无不使严肃的学者思考合作行为到底是怎么涌现的,而不是断言合作行为不可能出现,只有私有化才是出路。

重复博弈

人具有思考能力,会衡量比较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如果人们长期在一起从事同一项工作,合作行为常常会涌现出来。其道理相当简单:

试想我需要与某个人长期共同重复一项工作。对方“威胁”说:“如果你偷懒的话,我以后就会一直偷懒下去,让工作进行不下去。”这时我就必须思考,虽然我偷懒坑对方一次可以获得较大的短期利益,但代价却是以后的工作无法顺利进行,我的长期利益将受到极大损害。经过衡量取舍,我肯定希望合作维持下去,我会一直努力地工作。

这种“威胁”在博弈论中被称为“以牙还牙”,是重复博弈里解决囚徒困境、维持合作的一种策略。

在现实中,朋友之间的交往就符合这一特点。如果我为了小利背叛朋友,我就面临着永远失去这个朋友的危险。

多层次选择

达尔文的学说讲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集体中自私偷懒的人总是能比无私奉献的人获得更多的好处,更能“适应”环境,所以自私偷懒的行为会蔓延开来。

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集体与集体之间同样适用。一个精诚合作的集体总是比一个自私涣散的集体更具有优势,更能存活下来。这在演化博弈论中被称作“多层次选择”。

比如,在现实生活中,团体体育竞赛就符合这一特点。两队拔河,总是劲儿往一处使的队伍更容易胜利,不会被淘汰。但对其中的个体而言,或赢或输,省点劲儿似乎总是更好的选择。

社会规范和声誉

人们在相互交往中逐渐形成了社会规范,做出不符合社会规范的行为的人会遭到排斥。假如我与某个人交往时,做出为了私利而背信弃义的事情,我的劣迹就会通过人际关系网络传播到集体的每个角落,我的声誉会受到极大损伤,于是我在集体中就再也混不下去了。

现实生活中,口耳相传“说闲话”就是促使人们珍惜自己的声誉、遵守社会规范的机制;在网络时代,一次在国外谄媚的演讲也会迅速传播到国内,从而使演讲者受到同胞的排挤。假若一个人自私偷懒的恶名在集体中传播,人们自然不屑于与之交往共事,其在婚恋市场中也难找到对象。

市场经济中充斥着背叛行为

重复博弈、多层次选择、社会规范和声誉都是维持一个集体通力合作、解决“大锅饭养懒汉”的机制,而它们从不要求私有化和自由市场。

其实,纯粹的自由市场是最难出现“合作”行为的一种制度。市场经济的背后是陌生人社会,交易常常是一次性的,买卖双方并不需要互相认识。如果没有其他机制制约,交易双方的最优策略无疑是坑对方一把、然后再寻找其他交易者。因此,自由市场的整体效率必然相当低下。所以,自由市场的信奉者所宣扬的教条——“每个人都追求私利,最终反而达到社会最优的结果”——是相当荒谬的。我们看一看“淘宝”的假货率就一目了然了。

为了使市场经济运转下去,减少坑人的行为,市场的参与者们就必须通力合作建立一系列制度,比如出台保护物权的法律,维持司法力量惩戒商业欺诈行为,建立社会信用体系,维持国家暴力机关镇压被剥削的工人阶级的反抗等等,一句话,必须有管理资产阶级共同事务的机关,而维持这一机关就必须有税收制度——但在幼稚的自由市场的鼓吹者眼里“收税”扭曲了市场价格,他们对缴税总是心不甘情不愿。

如果我们相信市场经济的参与者们、也就是资产阶级们可以出钱出力精诚合作建立这一系列制度,能够克服他们之间难以协调合作的“多人囚徒困境”问题,那么,凭什么断言共产主义就不可能解决“大锅饭养懒汉”的问题呢?更何况,在人民公社和公有制企业中解决这一问题会比利益各异的资产阶级解决这一问题容易得多。

结语

人类社会涌现合作行为、维持合作行为的机制不难理解,学富五车的鼓吹“自由市场”、鼓吹“私有化”的学者对这些机制自然也都心知肚明。但他们不会去宣传这些机制。为什么呢?因为对他们来说,背叛比合作更有诱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共产主义无法克服“大锅饭,养懒汉”问题吗?-激流网(作者:黑曼巴。来源:红旗太平洋。责任编辑:卞中石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