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意大利工运史上,在意大利思想和文化史上安东尼奥▪葛兰西是第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第一个真正的、地道的、彻底的马克思主义者。他确实是第一个彻底精通科学社会主义奠基者的革命学说的人;是第一个掌握了列宁和斯大林对马克思主义的继续发展所作的一切新贡献的人;是第一个能以这一学说为基础制定了意大利无产阶级历史任务,井终生为了使无产阶级认清这个任务和具备完成这个任务的条件而奋斗的人。葛兰西是意大利第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因为他紧密地结合着指导革命行动的理论,结合着对社会事实的研究和体会来联系群众,进行日常的政治活动和组织活动;因为他建立并领导了共产党;因为他是国际主义者;因为他倒下的时候手里还高举着我们党和共产国际的旗帜。

葛兰西:在工人阶级身上,我看到了能够解决意大利一切社会问题的力量-激流网安东尼奥·葛兰西(1891~1937)是意大利共产党领袖

葛兰西生前,有许多人狠狠地攻击他,同时也被他狠狠地攻击;在他死后的今天,这些人都写文章纪念他。尊敬这位伟大的天才是应该的,但是我们必须明确而有力地指出,葛兰西并不是死后恭维他的人所说的那种知识分子、学者、作家。首先葛兰西曾经是而且现在还是一个毕生致力于党的事业的人。党的问题,建立一个能够组织并领导整个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来解放自己的工人阶级革命组织这一问题,始终是安东尼奥▪葛兰西一生全部活动和思想的中心。1910年左右,他年纪轻轻就参加了工人运动。当时促成我国深刻的政治危机的各种因素正在成熟。从1900年开始,我国工业急剧地发展起来。在巴达盆地的平原上,大规模资本主义农业发展的结果,改变了这个区域的面貌。在北部的大工业城市里,无组织的手工业者和小商人群众中产生了人数众多而且集中的无产阶级,他们到处建立了具有阶极性的政治组织和工会组织,井且学会了用罢工这一武器来反抗资产阶级。在巴达盆地的平原上,广大的农业无产阶级的形成,动摇了传统的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方面的均势。随着大规模的资本主义农业经济的发展,意大利北部的“农村贱民”渐渐变成一支雇工队伍,并且形成了稠密的阶级组织(雇农联盟、合作社、社会党支部),使这种新的革命精神深入到最落后的省分。雇农群众的斗争性强,他们勇往直前,不肯接受不公平的待遇。他们迫切希望得到多少世纪来得不到的最低限度的福利。他们被一种具有社会主义和革命性质的原始救世观念鼓舞着。他们变成了一连串规模庞大的罢工的主角。在罢工过程中,他们养成了守纪律和团结的无产阶级美德。在这些有组织的群众的双重压力下,国家政权开始动摇了。

葛兰西生于撒丁岛。这个地区的特点是经济关系和社会关系很落后。他出身于贫农家庭,因此有机会看到撒丁岛上农村半无产者和牧民们的非常贫苦的生活。他知道自从资产阶级完成国家的统一以后,一直把撒丁岛当作一个殖民地,像意大利南部各农业地区一样。撒丁岛和南部农民的贫困是北部工业发展的条件之一。饥饿的农民断断续续的自发的起义,都被军队用“剿匪”的名义镇压下去;岛上的天然资源和财富遭到大陆上资产阶级的掠夺。资产阶级为了巩固政权,特别是为了维持对意大利南部和撒丁岛农民群众的统治,跟大地主和在封建大地主庇护下成长起来的农村寄生资产阶级结成了同盟,井且尽力保存那些紧紧地束缚着全国政治经济生活的落后的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的残余。在人民大众的压力下,统治阶级不得不承认劳动者有组织起来的权利、有工作和罢工的权利,虽然统治阶级在第一次大战的前夕被迫承认人民有普选权,但是北部工业资产阶级和代表资本主义以前的社会关系残余的南部反动阶级之间的这种特殊形式的联盟,给意大利的政治生活打上了特殊的反动烙印。

在撒丁岛的农村中,葛兰西亲眼看见农民缝住衣服口袋去参加选举,以免便衣警察和地主的选举代理人塞进刀去。不这样做,就会有成百的贫民被宪兵诬指为携带凶器而被逮捕,从而使政府的候选人获得胜利。葛兰西对于资产阶级和意大利国家反动本质的认识是他的全部政治思想的第一个基础。他写道:

意大利国家从来也没有企图掩饰有产阶级的残酷专政。萨伏依王朝的法令可以说只是为一个很明确的目标服务,那就是把王室的命运和私有制的命运结合在一起……至于宪法,全国就没有设立一个机构来保障(那怕是表面上的保障)公民的基本自由,如人身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结社自由。在自称自由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保障人民自由的最高机构是司法部门。可是在意大利,司法部门并没有权力,而只是一个机构,是行政机关的一种工具,是王室和有产阶级的工具……。内阁总理是有产阶级的亲信,他由大银行家、工业巨子、大地主和参谋部挑选出来,用作弊和贿赂的办法在议会中取得多数。意大利内阁总理的权力是没有限制的,不仅事实上是这样(任何资本主义国家的确都是这样),法律上也是这样规定的。意大利国家的全部权力都掌握在内阁总理一个人手里。

意大利的统治阶级并不怎样假仁假义地掩饰它的专政。在它看来,劳动人民是劣等种族,可以当作非洲殖民地人民那样任意摆布。全国经常处在戒严状态中……警察像狗那样随便进入人民的家里和集会场所……人身自由和居住自由受到侵犯。许多公民被逮捕,带上手铐,像罪犯一般被投进肮脏不堪、令人呕吐的牢狱。在警察的淫威下,他们的人身自由毫无保障,他们的事务没有人照管,渐渐破产。在警官的简单的命令下,警察就可以侵入集会场所,进行搜查,解散集会。在省长的简单的命令下,就可以禁止一篇内容丝毫不违反现行法律和法令的著作。在省长的简单的命令下,就可以逮捕职工会的领导人,而且还可以设法解散那个团体……”。

意大利社会主义运动,特别在初期,是作为对反动和暴虐的制度,对剥夺劳动群众—切权利的制度的强烈抗议而诞生和发展起来的。所以它具有广泛的群众性,连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甚至那些因国家经济政治生活落后而埋怨、而心有所不甘的资产阶级激进分子,也都大批地参加到运动里来。当时社会党领导者的任务本来应该是:使这一广大的群众运动的领导权掌握在工人阶级手里;引导工人阶级向反动势力进行坚持不渝的斗争以争取民主自由;确立工人阶级的政治领导权,井带动所有被压迫被剥削的群众推翻资产阶级和它的同盟者反动帮会的政权。但当时的社会党领导者并没有完成这一任务,甚至那些最密切地联系群众、了解群众的疾苦和愿望,同时极端憎恨资产阶级的优秀领导者,也没有完成这一任务。他们既然不了解马克思主义的实质,也就无法超出感情用事的革命性和口头上的“不可调和性”的圈子。当时屠拉基之流的领导人物已同马克思主义决绝,并已滚入修正主义和小资产阶民主主义的泥坑,就企图把无产阶级运动绑在资本主义国家的大车上,帮助“自由主义”的政治活动家去实现他们收买社会主义运动中部分干部的计划,以此来挫折工人和农民的革命热情。这些领导人物变成了无产阶级组织内部散播资产阶级影响的媒介和直接代理人。卡尔·马克思——像吉欧里蒂说的那样——被“束之高阁”了。青年学生失望之余,脱离了被资产阶级哲学家渲染为已经破产了的社会主义,开始走向早期的民族主义和半法西斯主义反动组织阵营。这些组织远在第一次大战以前就由大资产阶级中最反动的集团创建起来,以支持他们的帝国主义扩张致策。

葛兰西在驳斥屠拉基、特列维斯和社会改良派的其他主要人物时,对于这些领导人物在思想意识上所做的破坏工作,屡次表示深恶痛绝,他写道:

“几十年来,机会主义者和改良派的‘取谓主义’一向感染着意大利社会党,而今天又用衰朽老人的那种冷笑和怀疑的态度来嘲讽青年一代的努力,来嘲讽布尔什维克革命所掀起的热潮。这些人应该来一个小小的良心检查,检查自己应该负些什么责任,为什么没有能力来研究、了解和展开教育性的活动。我们青年们,应该否定这些过时的人物,应该鄙弃这些过时的人物。他们和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创造了些什么呢?他们给了我们些什么呢?凭什么值得我们敬爱和感激呢?他们有没有给我们开辟了、指出了研究和学习的道路呢?有没有给我们创造进步和飞跃前进的条件呢?我们不得不用自己的力量和毅力来创造一切。今天的意大利青年一代是自己的命运的主人。那些没有做过工作,没有创造什么,除了把日报上庸俗的短文凑成庸俗的文集以外没有留下任何遗产的人,没有权利讥笑青年—代犯了些什么错误,没有权利讥笑他们的努力。”

1911年,葛兰西从撒丁岛到都灵后,和工人阶级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密切供系。他所能够担负并且完成在我国恢复马克思主义的地位的必要工作,首先就是依靠这种联系。在都灵,这位撒丁岛的青年革命家受到了年轻的、聪明的、精诚团结和富有革命性的无产阶级的教育。都灵无产阶级在大战前的几次冶金工人大罢工中已经出色地表现出它的组织性、战斗性和纪律性,在这个时期已经以工人阶级最先进最觉悟的队伍的姿态在全国人民的面前出现。

“在意大利,资产阶级革命创立今天的资产阶级制度以前,都灵一向是一个小国的首都,这个小国包括皮蒙特、利古里亚和撒丁岛。当时在都灵的经济生活中占主要地位的是小工业、家庭生产和商业。当意大利成为一个统一的王国,罗马成为首都以后,都灵似乎丧失了它原来的重要性。但是,这个城市很快就克服了经济危机,它的人口增加了一倍,成了意大利最大的工业中心之一。可以说,意大利有三个首都:罗马——资产阶级国家的行政中心;米兰——全国商业和金融生活的中心(所有的银行、企业、金融机构都集中在米兰);都灵一一最重要的工业中心,这里的工业生产达到了高度的水平。当首都迁到罗马以后,对新兴的资产阶级国家起了重大影响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离开了都灵。但是大工业的发展却使意大利工人阶级的精华集中到都灵。因此,这个都市的成长过程是意大利历史和意大利无产阶级革命史上非常有意义的一页。这样,都灵的无产阶级就变成了意大利工人群众精神生活上的领袖,而工人群众则在种种关系上,如乡土关系,家庭关系、传统关系、历史关系上,同时也在精神上(每一个意大利工人都热烈地盼望到都灵去工作)与这个都市结合在一起。”

安东尼奥▪葛兰西和都灵工人间的联系不仅是政治上的联系,同时也是个人的、直接的和多种多样的联系。欧战爆发后不久,葛兰西站到社会主义运动左翼方面来,井在1915年被任命主持都灵市杜会党总支部的报纸,这样,他很快就在这个都市的革命运动中占了特殊地位。当时,即使在都灵这样的城市里,改良派也占据了一大部分无产阶级组织的领导地位。这些人甚至在大战期间也执行着和资产阶级合作的政策。在他们看来,工人群众只是执行这种政策的支点。都灵的大多数革命者加入了党支部,跟改良派进行斗争;在工业动员委员会这一问题上,他们也采取了正确的立场,反对工人组织参加工业动员委员会,但是他们没有能够制定—种跟党的领导机构的政策不同的政策。社会党领导机构所执行的是一种中间政策。总的说来,就是那个丑名远扬的公式,“既不接受战争,也不破坏战争”。这个公式在群众面前挽回了面子,但也纵容改良派做出了种种合作主义的和社会沙文主义的卑鄙勾当。在这种情况下,葛兰西首先努力向群众学习,从群众方面接受教训。在和群众接触当中,他找到了足以解决战时和战后可能摆在意大利人民面前的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的因素。

在进行近代化大工业生产的工人身上,葛兰西看到了能够解决意大利一切社会问题的力量,看到了“近代意大利历史上的主角”。因此,他驳斥了资产阶级民主分子的一切反动论据。他们从“作为农业国的意大利具有特殊的桔构”这一论调出发,同时根据南部和海岛农民群众在国内的处境,使这些农民同工人阶级对立,把“南方问题”跟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总问题割裂开来而作为另外一个问题。他们还激起农民对工人和工人组织的嫉妒和猜疑,造成无产阶级和农民群众间的裂痕,这样来进一步为反动的资产阶级效劳。但是工人阶级用什么方法来完成自己的历史任务呢?在战前和战争期间,葛兰西已经围绕着这个问题做了种种思考。他认识到战争会引起意大利社会的瓦解:广大的劳动群众一旦觉悟,就会勇往直前地登上政治舞台,并且理直气壮地要求满足他们的需要,而资产阶级政府的传统机器决抵挡不住这一股压力。无产阶级必续建立一套崭新的政府机器,这套机器既不可能由工会来装备,也不可能由当时的其他工人组织来装备,因而必须成立一个可以体现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和组织新国家、新社会的意志和能力的新组织。

在这些思想指导之下,葛兰西开始把注意力转向工厂方面,转向工作场所的阶级斗争方式,转向战争期间工人在工厂里成立的新组织;这些新组织跟工会有所区别,因为它们有可能领导一个比单纯的经济斗争更为广泛的斗争。从这时起,葛兰西和工人的直接接触增多了。他和工人成日成夜地谈话、讨论,那怕是工厂生活的细微末节也让他们讲给他听,他迫切地想发现一些新的形式,使工人在意大利从未经历过的最严重的危机成熟的时刻,在工作场所可以通过这种形式来表达自已为夺取政权而斗争的意志。从这时起,葛兰西开始变成都灵最得人心、最受人爱戴的领导人。青年们团结在他的周围,最觉悟和最积极的工人团结在他的周围,这里面不但有社会党人,还有无政府主义者和天主教徒。他在市工人组织的会所中工作的那间房子,他居住的小阁楼,都渐渐变成人们常去的地方。在工厂里,人们讲起他时都把他当作一个新的领导人物。事实上,意大利工人运动中的确出现了一个新的领导人。这个领导人知道向群众学习,并且在和群众直接联系中制定工人阶级的革命政策。对葛兰西的思想的形成和他的革命活动的开展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动力来自俄国革命,来自布尔什维克和列宁的榜样。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葛兰西:在工人阶级身上,我看到了能够解决意大利一切社会问题的力量-激流网(作者:意)隆巴尔多-拉第斯。来源《葛兰西生平》,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卢淼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