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连城者,汉东吏也,尝为京州光明坊主事。

史记 | 孙连城看星星传-激流网看星星

连城为人,凡事唯诺,无大功,亦无大过,其容臃肥,视之庸人也,无百里侯之度。

其为官亦不盗敛,不好声色,夜来无事,乃羽扇纶巾,登坛望天,见日星周行,银汉流波,三千大千世界,万象呈列目前,于是长啸:“虽汉东巨吏,于我不过一芥蒂沙粒而已,天象如斯浩荡,乃吾所游也,吾岂心系于俗务乎?”

又窃恨沉于下僚,久不得迁,故虽为一坊主事,然皆不以为意,荒废久矣。

光明坊有鸣冤署,理民间事,京州前副守曰:“民皆刁也,不可使凌于吏上。”乃卑其外户,窗牖不过三尺,虽中人之长,亦屈身俯眉,若虫蠕,不耐久持,吏在门里端坐,俯视小民,若天威然。

府尹李达康闻,乃微服坐署内,呼连城至,隔户牖呵斥,连城诺诺而汗,委屈卑身,股战战。

达康去,左右问:“使君今日至,事改乎?”连城曰:“使君不过一时,宇宙方为长久,吾岂能为一时而改作乎,如旧。”

乃依旧制,民不便,连城亦罔闻。

史记 | 孙连城看星星传-激流网李达康pk孙连成

京州整肃惰吏,连城在焉。一夕,集惰吏,达康语谕,连城起曰:“吾固为惰吏,然使君亦非佳吏,为府尹久,不得约束夫人,致其陷于赃罪;又纵下僚,丁义珍逸海外,至今不归,君有何面目教我?”

达康大怒,连城亦不惧,曰:“今日之事,不过弃乌纱而已。”拂袖去。

然其为宦久,不识谋生,又清廉,无积巨富,久而困,乃叩达康门,哀祈,达康不忍,以为童蒙师,率童子观宇宙,乐融融。连城亦曰:“吾苦宦海沉抑,又不能效陶渊明,今日得以观宇宙为事,亦人生大乐也。”遂无怨语,寿至百岁。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史记 | 孙连城看星星传-激流网(作者:刘黎平。来源:公众号“刘备我祖”。责任编辑:卢淼)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