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同志曾说:“在我党的一切实际工作中,凡属正确的领导,必须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然而党的群众路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如何既在群众中打成一片,又时刻不忘先锋队的要求;如何既保证党组织的相对隐蔽和安全,又利用各种机会组织政治和经济斗争?在这一方面,抗战时期的上海地下党组织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经验。这一时期的地下党摆脱了大革命时“左”的倾向,较好地贯彻了群众路线,为党最终夺取政权做出了坚实的准备。

不拘一格的群众宣传工作

抗战期间党在上海的文化工作的成就是十分重大的,文化战线的党员和左翼文化工作者有着相当大的社会影响力和号召力。这一时期宣传工作的主要任务是对群众进行抗日反帝和反对汉奸的宣传教育。1937728日,上海文化界救亡协会(文协)首先宣告成立,这是一个国共双方共同参与的统一战线性质的文化界团体。但是“有90%以上的成员是党领导的文化艺术工作者和救国会领导下的爱国青年”,共产党在其中起着主导作用。党通过文协中的秘密支部,利用文协的合法地位以及广泛的社会资源,以各种形式开展声势浩大的救亡宣传,主要包括以下几种形式:

1、口头宣传和文字宣传

口头宣传是地下党在抗战时期采用的常见宣传形式,多以面对面的方式出现,包括演讲、游说、讲座报告、座谈讨论等。既有集思广益、群策群力的宣传形式,又有个别谈心和对话活动这样更为深入细致的宣传方法。

流行语是口头宣传的一种有效形式,例如“上海不见家里见,今天不见明天见”,就是向当时为数不少的原籍山东、安徽的伪警察提出的含蓄警告,意思是你做了坏事,总会在你家乡或今后进行清算。这种流行语给伪警察以很大的震慑,也给人民增添了信心。

文字宣传类型则主要有:报纸、图书、期刊;决议、指示、文件;黑板报、壁报、简报等等。这些形式各有各的特点,如决议、指示、文件等形式同社会现实和群众利益联系得比较直接,相当明确地告诉群众应该提倡什么、要求什么、反对什么、禁止什么,具有文字简练、言简意赅的优点。

2、文艺形式的宣传

抗战时期,上海地下党十分注意避免生硬的政治说教,而是强调通过文艺形式进行宣传,以贴近群众,提高宣传的有效性。其中最重要的就在于从群众最喜闻乐见的民间艺术下手,用“旧瓶装新酒”的方法,把新的政治内容注入广受欢迎的艺术形式中,吸引观众,赢得民心。

如杂文、漫画、戏剧、歌曲这样的文艺形式能极大地调动起群众的感情共鸣,激发群众的义愤,提高群体的凝聚力。举例来说,剧团演出的《放下你的鞭子》、《难民生活》、《往哪里逃》、《大家一条心》、《报仇》、《再上前线》、《省一粒子弹》极大地激发了群众的抗日救亡热情;歌曲《五月鲜花》、《义勇军进行曲》、《打回老家去》、《大刀进行曲》、《松花江上》、《长城谣》等也都是群众喜爱的歌曲。

革命时期的群众路线——以抗战时期上海地下党的宣传与斗争工作为例-激流网话剧《死于1942》剧照

3、其他形式

上海地下党还采用其他各式各样的宣传手段。地理展览展示祖国的大好河山,图文并茂,以事实说话,又暗藏寓意,颇受群众欢迎;发传单标语,简单明了,利用广大人民群众亲眼看到、亲身感受到的事例,来激发群众的抗日热情。

另外,通过工人夜校、读书会、读书小组等形式把群众组织起来进行教育也是一种很有效的宣传方式。毛泽东曾指出:“在敌伪统治地区,一个工厂办一所夜校,组织几百工人读书学文化、求进步,就等于办了一个工会。”

因为不同的群众在不同的时期,往往会有不同的心理需求,只能接受他们喜闻乐见和符合他们思想基础的内容,这就需要宣传工作加强针对性。具体可体现为“四结合”--结合现实开展宣传教育,激发群众的民族情感;结合纪念日开展宣传活动,增强群众的自信心;结合捐献劝募、救济工作等开展宣传工作,促进各项工作的互动;用适当的宣传口号来引导群众。

比如,为了支援前线,争取抗战的胜利,地下党提出“节约救难”、“一分钱慰劳将士爱国捐”、“节约献金”等宣传口号。孤岛时期,面对日伪对海关的渗透、接收,党提出了“反英日协定,不与敌伪合作”、“保护海关主权”、“反对悬挂伪旗”等宣传口号;为了反对敌伪对上海教育界实施的所谓“亲善教育”,党提出了“师生合作”,“保护学校”,“保护教育主权完整”的护校口号;为抗议日军暴行,提出了“民族共愤”、“勿忘复仇”、“精神不死”、“遗恨必雪”等口号;为开展改善职工生活运动,提出“患难相扶”、“共存共亡”、“同舟共济,共渡难关”、“维护工人生活,劳资互相互让”等口号。抗战临近胜利时,一些支部又提出“吃萝卜头”(指杀日本人)、“拥护共产党主张”、“要和平、要民主”等口号。

机动灵活的群众斗争策略

纵观整个抗日战争时期的上海,党领导的群众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并且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党在领导群众斗争的过程中运用了机动灵活的斗争策略。上海地下党鉴于以往的深刻教训,在领导群众运动中,坚持按照中央的指示,遵循“有理、有利、有节”的策略原则。

有理,就是根据群众的觉悟程度,提出适合群众的要求,使大多数群众都认为合理;有利,就是选择有利的斗争时机,采取的方式要有利于斗争取得胜利;有节,是指在一个具体斗争中,要根据形势和敌我友力量的对比、变化,在适当时候扩大斗争或结束斗争,积小胜为大胜。

这一时期地下党组织的群众斗争不仅实现了策略原则的转变,在斗争的具体内容和斗争形式上,也较十年内战时期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既有改善群众生活的经济斗争,也有以反对接收、反渗透、护关、护邮、护校、抗议日伪暴行为内容的政治斗争。在具体的斗争形式上有“无头”斗争(主要在日本帝国主义占领租借以后),即工人在生产中做慢工、懒工、磨洋工、制造故障,损坏机器、以次充好、以好当废等;还有“软性”斗争,即怠工、写信、磋商、请愿、谈判等方式。当然,在条件成熟时,党组织也不放弃罢工、游行集会等公开的、大规模的斗争方式。

革命时期的群众路线——以抗战时期上海地下党的宣传与斗争工作为例-激流网新四军在沙家浜

具体策略归结如下:

1、采用合法手段,开展维护群众切身利益的经济斗争

2、开展上层统战工作,推动和掩护群众斗争

如“星期二聚餐会”,汇集了文化教育界、新闻出版界、工商金融界、宗教界上层人士以及工部局高级华员约四十余人,他们均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和社会号召力,与英、美、法租界当局又有密切关系,地下党即通过这个聚餐会,提出“节约救难”的口号,发动公开合法的捐募运动来募集支援新四军的款项、物资;并以“移民垦荒”、“安置职业”等公开合法的名义,将大批难民和党员骨干输送到新四军和根据地。

3、“无头”斗争

4、利用租界当局与日伪的矛盾,开展公开的政治斗争

5、适可而止、以退为进,保护斗争力量

6、城市群众工作与农村武装斗争相互配合

1939年下半年,已在浦东、青浦、嘉定、崇明、京沪线东路地区创建了若干抗日游击区上海周边游击区,牵制日伪力量,配合新四军东进北上,鼓舞上海群众,为地下党组织安全提供回旋余地,地下党也有二千多名骨干奔赴参军综上所述,中共上海党组织遵照党中央的敌占城市“应长期积蓄力量,保存力量,隐藏力量,准备将来决战为主”的方针,深人基层,依靠群众,并积极开展上层统一战线工作,争取公开合法地位,在开展各种抗日活动的过程中,培养和发展了大批先进分子,把大批群众团结在自己周围,为党建立了强大的政治基础。

基本经验

抗日战争时期,上海地下党实际上已经形成一种群众工作的秘密斗争模式,其主要特征有:

1、通过党的社会化,扩大工作范围,密切联系群众。

2、组织群众

白色恐怖条件下,对群众的组织工作是一门复杂的艺术。

首先要构建合理领导体制,重建党组织,建立群众团体工作委员会和工人工作委员会善于利用一切合法的空间,争取群众组织的公开化,并根据不同人群的利益需求、偏好,建立各种组织,产生对群众的吸引力。

比如,为领导学生工作,地下党专门成立了学生工作委员会以负责指导各校的地下支部。在建立地下支部时,出于安全考虑,各大学、各院系大都建立了几个平行支部,由支部的负责人分别联系若干党员,每个党员又分别联系其他党员或进步分子。同时,在党组织外围有各种以共产党为骨干的先进青年群众组织,如学生自治会、系会、社团、全市学生联合会等组织。学生党员和进步分子通过这些外围组织,实现了同群众的结合。

3、政治动员的利益兼顾原则

基层党组织的群众工作要想得到群众的拥护,就必须善于把党的政治主张与群众的现实利益密切结合,努力维护并实现群众的切身利益。陈云指出,“党员去做许多有益于群众的社会公益事业。各种经济的、文化的以及政治的公益事业,到处可以做,到处可以取得社会的援助”,“只要做几次公益事业,就不仅能够在社会上被劳动大众所拥护,而且可以获得中上层正派人士的同情”。

4、共产党员的人格魅力与献身精神

以学校系统为例,为了部署党的力量或开辟新的阵地,许多学生党员多次转换学校,有的党员服从党的需要自动留级、转校;已经暴露的党员和支援根据地的党员,为了组织安全和组织的需要,亳不犹豫地离开家庭和年老的父母,奔赴抗日前线;有的自觉服从党的决定,瞒着家庭,忍受屈辱和误解,打入敌伪机关工作。地下党员在日本统治的困难时期,把一批单纯的青年,从踢毽子、做游戏逐步引导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严格的说,“个人魅力”与“献身精神”既是中共成功的原因也是时代的结果。群众工作的任务本身要求党员必须是那样的人,而这样的人只有在阶级斗争的大风大浪中才会产生,即所谓时势造英雄。

上述一套行之有效的群众工作基本模式使得中国共产党在上海站稳了脚跟,并成为上海地方起着决定性作用的政治力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共是在抗战时期真正成熟起来的。一方面,武装斗争排除了一些“左”的东西,彻底确立了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正确路线,表现在抗战期间则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的形式,党的武装力量极大地壮大起来;另一方面,白区工作也排除了“左”的干扰,群众工作总结、吸取了大革命时期和十年内战时期的经验教训,探索出了成熟稳健的工作方式,也很好地巩固了党和工人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乃至民族资产阶级的联系,为最后与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代表国民党的决战凝聚了力量。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革命时期的群众路线——以抗战时期上海地下党的宣传与斗争工作为例-激流网(作者:文展修。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卢焱)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