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总统大选的看头在哪里?

这是一场非常诡异迷离的总统大选,所谓民主政治体制的选举制度,放眼全世界,法国应是经验最丰富且完整的“实验室”.无论比率代表制、二轮选举或双首长制,尤其是百年来左右壁垒分明的政治意识形态,使得法国社会在政治光谱上分裂为左派和右派。

“沦落的右派,缺席的左派”法国总统大选的看头在哪里?-激流网    2月11日在法国尼斯嘉年华活动上,带着总统候选人头像的人偶。左边是费雍,右边是勒朋的人偶。(摄影:Eric Gaillard/Reuters)

这五年来,社会党总统贺朗德(Fran?ois Hollonde)除了爱情故事引来一堆如连续剧般的桃色新闻话题外,几乎看不到明显的政绩,当初他信誓旦旦要征收高额富人税和经济复苏计划,都在当选后一一碰壁撞墙,自从发生查理周刊枪击事件和巴黎恐怖攻击后,社会党的治安政策和对拥有法国籍移民的严格管制,更让这个标榜左派理念的政府明显向右转,以致于广义的左派选民对执政党失去信任。

若根据过去几十年的政治生态运行,照理,这是右派反攻的大好机会,今年初,法国右派和中间偏右政党在2016年底联合举办初选,顺利产生了符合政治光谱的总统候选人——前总理费雍(Fran?ois Fillon)。这位品德形象端正、政治资历完整、高人气的候选人费雍,民调遥遥领先,多数人认定他将是“躺着选”,费雍先生只要每天早上把胡子刮干净,领带打正,到处跟选民握手,在媒体前展现他的自信从容,然后再依亲疏远近勾划他的政府首长布局,耐心等着第一轮、第二轮的成绩揭晓,便可漂漂亮亮当选总统。

尽管有个刚冒出头毫无政治经验的年轻人组成了“向前行”政党,连党名都这么不三不四,让这位当过短暂经济部长的玛克隆(Emmanuel Macron)先生,突然间插队走进了总统大选的选手台。又尽管,极右派政党民族阵线的基本盘明显扩张,勒朋(Marine Le Pen)女士的民调成绩优秀,不过,在这个2017年的一月初,没有人会怀疑费雍的命运,似乎,左右两派此起彼落的天秤,如地心引力一般恒常,没有变化的理由。

然而,费雍先生的愉悦笑容到了一月的第四个星期三就僵掉了:法国的爆料周刊《被拴住的鸭子》批露低调的费雍太太在过去的一、二十年内,几度挂名领着费雍先生和他的接班人相当高额的国会助理薪水,领了一家杂志的天价文学顾问费,若再加上他的儿女也挂名国会助理等,加起来将近一百万欧元。

消息传出,举国哗然!司法单位立刻介入调查,费雍先生全力扞卫他的清白,因为费雍太太有薪资单有报税,法律没有限制他的配偶不能当他的国会助理…问题是,没有人能证明来自英国威尔斯的费雍太太有当过一天的国会助理;问题是,费雍先生很强烈的要求法国人民努力工作,要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让法兰西再度成为泱泱大国。从费雍先生的政见,人们于是明白了,对他来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指的不过是他用纳税人的钱,让他的妻儿白吃午餐好多年,而且一点都不觉得“吃像难看”.

支持他的朴实选民很难过也很愤怒,费雍太太挂名所领的薪资他们就算工作四十年也赚不到。

清廉自诩的费雍先生伤透选民的心,更让年轻人看穿了政党政治的分赃机制,原来,国会议员号称在监督政府的同时,也拼命自肥。选民们看到了所谓的菁英阶层,在这个生态圈里熟悉各种赚取利益的门路,习惯了就视为理所当然,这种路数左右两边的菁英都玩得很上手,难怪费雍先生毫不掩饰他痛恨媒体小题大做的爆料炒作,宣称《被拴住的鸭子》破坏了政治的稳定。选民终于明白某种所谓民主政治的稳定性是建立在权与钱的有机组合,多么大的讽刺!多么悲伤的醒悟!

费雍先生虽然已受到司法调查,在选举班底陆续离去,右派选民举棋不定,形象几乎破灭的困境里,他仍坚持选到底,他不退选就把他那右派大家庭一起拖下水,其他人急得跳脚都没用。现在,他那刚毅的脸庞已经失去柔和的线条,人们不禁问道:这莫非也是“当选过关,落选被关”!

政治板块断裂 左右外的选择?

当右派的费雍先生民调直直落时,极右派的勒朋女士和那个突然蹦出来的玛克隆不仅迎头赶上,而且双双超前。没有人不惊讶于玛克隆传奇,三十九岁的玛克隆毕业于巴黎高等商学院,曾经在伦敦罗斯柴尔德银行(Rothschild)负责企业并购业务,2012年担任社会党贺朗德总统府的副秘书长,在社会党总统的幕僚群中表现杰出,二年后就被拔擢为经济部长。玛克隆的确有一套,上任不久就推出了连接巴黎与法国境内大城市的民营客运系统,可别小看这套台湾人非常熟悉的高速公路客运系统,法国人到了2014年才尝到平价交通运输的甜滋味,造福了许多无自用车的年轻人。如今,“玛克隆巴士”带动公路运输业的蓬勃发展,扩大了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不过,玛克隆被传统左派认为是社会党里的右派,很快就受到执政团队的抵制,他也很快就离开政府,准备大干一场出马选总统。

玛克隆要出来选总统原本只是茶余饭后的玩笑话题,因为他毫无选举经验,也没参加政党,而且年纪轻、资历浅,根本跨不上选总统的门槛。在法国的政治光谱上,右派认为他是左派,左派说他偏右,不知如何归类?若从法国选举取向逻辑观之,他似乎没有所谓的铁票区或基本盘。又没有党的组织拉票,光有明星般的亮度是撑不久的。

这个预设一直持续到2016年底,参加他造势活动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玛克隆铁粉一一露脸后,那些仍固执于左右地盘的先生女士们才惊觉时代正在改变。

当然,看出政治左右板块移动、断裂得厉害,两党政治已经到了尽头的政治圈人,陆续公开宣布支持玛克隆,例如1968年5月学运的风云人物柯恩邦迪,前巴黎市长德拉诺耶、共产党前圣德尼市长、中间偏右民主党党魁贝福等。

厌倦左右政客生态的选民们,随着费雍太太挂名国会助理的“丑闻”延烧,更加坚信“第三种选择”,他们之间有人走向保守极右阵营,勒朋女士的家族耕耘这块宣扬传统天主教价值的园地超过三十年。随着国际政治环境演变,更加反对引进移民难民、极右派打着法国优先、治安优先的旗帜,甚至要脱离欧元区,勒朋女士在费雍事件后,稳坐第一轮的民调冠军宝座一个月。

新世代的选民过去被两党政治绑架,尽管有他们理想的候选人,另如保守极右、中间偏右、生态保育党、极左阵营等,只是到了第二轮只能投票给左右大党推出的候选人,要不就弃选或投废票。现在出现了一个不左不右的候选人,他的政见具有信服力,因为做得到。虽然对手们将会紧咬着他那不太透明的财务问题不放,然而经历了那令人疲惫反感的“费雍门连续剧”,媒体已经对各种门失去兴趣,倒真要分析政见的可行性。

费雍先生从第一轮选举的民调第一名掉到第三名,果真如此他根本进不了决赛。离大选只剩一个多月,玛克隆则冲到民调冠军,支持率持续上升,如果能进入第二轮,则当选法国下任总统的机会相当大。

咦?你不禁要问“那左派呢?社会党呢?怎么都缺席了?”没错,曾经让法国人很骄傲的左派精神,从1968年5月至今延续将近五十年的反叛和人道社会精神怎么消失了?难道当今的法国人都失去理想性了吗?

倒也不是。六八的孩子已经成为社会主流,社会党执政五年已经让人看不到一丝理想性了,玛克隆的支持者大多数是过去左派的选民,当他们厌倦了标榜左派政客的虚假,当他们不耐烦左派数名候选人争相不下,宁可让票源分散也不愿理让以求胜选时,原本支持左派的选民只好选择把“有效票”投给玛克隆了,他们认为这是唯一能阻止极右派执政的选择了。

沦落的右派,缺席的左派,从法国的现况看来,向来被视为民主政治准则的政党轮替,以及选举制度中的政治光谱学,似乎都行不通了。

(作者:罗惠珍。来源:苦劳网)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