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来,谣言与辟谣成为中国的一件大事,一方面各种各样的“谣言”层出不穷,一方面“辟谣”的忙得不亦乐乎,大家都各有所获,“造谣”与“辟谣”都被中国人做成了生意,也算是世界文明史上一大奇观。

给“谣言”辟个谣-激流网    什么是谣言,今天的普遍认识是“谣言就是捏造事实、构陷他人”。这里我从文字的意义上来谈谈“谣言”这个事情。

谣,《康熙字典》中定义说:“曲合乐曰歌,徒歌曰谣。”翻译成今天的话就是说配乐唱叫歌,不配乐的干唱、清唱叫谣。

谣言,意味着什么呢,就是把一些话变成谣在街市传唱。可见,谣言本身是没有什么好坏之分的,所谓谣言好坏,只是针对谣言针对的人或事本身,当事人作出的判断罢了。谣言放到更为广阔的时空下考察,它未必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捏造事实、构陷他人。古代人把这样的意思叫“谤”,配套有个词叫“诽谤”,记住,它和谣言不是一个意思。

给“谣言”辟个谣-激流网    《诗·魏风·园有桃》中说“心之忧矣,我歌且谣”,《韩诗章句》也说:“有章句曰歌,无章曲曰谣。”可见老百姓出门顺口哼个小曲,你总不能说这样也是构陷他人吧。《列子·周穆王》中提及“西王母为王谣”,可见不但老百姓造谣,神仙和皇家一样会造谣。《国语·晋语》也说“辨妖祥于谣”,可见古人也认为谣言有好有坏,需要大家用智慧去辨别。看到说领导不好的话,下意识的去“辟谣”,万一你把真事辟假了,把小事辟大了,把好事辟坏了……

想到谣言,就能想到古代几个著名的事件。

 给“谣言”辟个谣-激流网   厉王止谤       

周厉王为了防止老百姓给他编段子,也就是今天人所说的“造谣”,就严厉禁止老百姓谈论社会事务,以至于老百姓道路以目。可惜周厉王被赶下台了,否则,再发展下去,这些诽谤领导人的老百姓出门必须得戴面纱,要不就戴个墨镜,或者干脆走路不许抬头,或者一次性到位,把眼睛挖了,把嘴缝了,把耳朵堵了。否则迟早让他们“谣翻周室”。

给“谣言”辟个谣-激流网     陈胜吴广      

陈胜吴广这两个社会不稳定分子,不服从国家安排的任务,不想担负起反抗异族侵略的任务,就是今天大家说的,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既享受了国家的好处,又不想付出一点点劳动,还生有异心,好在那时候,他们也没办法勾结猃狁、匈奴、鬼方这些境外敌对势力。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私心,居然早就散布流言说什么“苟富贵勿相忘”之类蛊惑人心的话,在被赶到安徽北部地区时,又干了最大的勾当,居然让人去买了条大鱼,肚子里塞了一个布条,上面写着“大楚兴陈胜王”,赤裸裸的造谣生事,寻衅滋事,蛊惑了一帮穷棒子,社会不稳定分子,老上访户什么的,盗砍了地主家的合法财产——腊杆子,然后就宣称“揭竿而起”,这种暴徒加谣言,赤手空拳,居然把大秦搞残了——“谣翻大秦”,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当今的各级领导一定要警惕区域内有陈胜吴广这样的野心家,好好的日子不过,天天造谣生事,蛊惑人心,妄想替代各级领导,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是各位也要小心,家里养的天鹅太多,指不定哪天被谣棍偷吃了一两只,或者直接占了你家,把所有天鹅都夺去吃了。

给“谣言”辟个谣-激流网     董卓被诛       

汉献帝元年初,长安有谣言说,“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大家现在都知道,“千里草”是“董”,“十日卜”为“卓”,这个谣言是针对大官董卓的。而无论是“千里草”还是“十日卜”都是自下而上解字,而不同于通常的自上而下解的,暗示董卓将自下摩上,以臣凌君,要白虹贯日了。“青青”指爆发,暗指董卓暴盛当权,却又迅速败亡,落个“不得生”的结局。这一定是那些眼红位极人臣的董卓的反贼、汉奸,比如像曹操这样的“名为汉相实为汉贼”的坏人们编造的。

给“谣言”辟个谣-激流网    以史为鉴可以预见未来,所以各级领导必须把辟谣作为当今第一大事来抓,血淋淋的历史事件摆在书里,各位领导稍微看一本书,就会意识到辟谣的重要性,为了社会稳定,一定要把社会不稳定因素和那些天天闲的没事的的下岗工人之流控制好,给他们安排点筛沙子的活干,免得他们闲极无聊,上网造谣,搞出个“谣翻大秦”之类的事情就不好了。

写着写着就跑题了,哎,跟吹牛似的,吹着吹着就跑题,跑得离题万里了,跑到反面去了。各位将就看吧。

(作者:宋阳标。来源:微信公众号“宋阳标”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