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一个小公务员的内心挣扎(四)-激流网(四)

随后,水孩儿居然动员同是信徒的亲妹妹给我写“自传”.她妹妹水灵儿的自传彻底颠覆了我对这些人的看法,乃至对一般人的看法。我深深领会到毛爷爷说的那句“群众是真正的英雄”的真理性。

我不能像萨勒日写《吉尔·布拉斯》一样串故事,如果要串故事,那么这篇小说就会成为某徒列传,因为后来陆陆续续还有很多动人心肺的忏悔录发给我,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大老粗也有博士。为了不致宣宾夺主,我只能把水灵儿的自传及我的有关回信附于篇末。面对水灵儿发表在我这里的这部也许是生命中唯一的作品,我只有惭愧和望尘莫及的份。

是的,读完水灵儿写的极其冷静的自叙我几乎完全无语。毫无疑问,在文学艺术方面,它完全可以称得上一篇杰作。就其折射的社会人生百态、婚姻家庭等各个领域来讲,都是相当广泛而深刻的。水灵儿几乎不具任何病态的特征,完全是一个正常的半家庭妇女半职业女性的典型代表。水灵儿的不幸是千千万万中国女人的不幸-- 丰富的心灵之美被残暴的庸俗所摧残、践踏。

水灵儿的彷徨无地刺激我产生了一个想法,成立一个俱乐部,像十九世纪法国上流社会的贵族沙龙一样,我们这些精神贵族可以聚在一起在自然、社会、哲学科学的指引下学习、探索、交流。我们拒绝坐在电视机前当观众,我们要自己来演绎自己的精彩。

当我把想法告诉水孩儿时,她非常高兴,热烈支持。我们的俱乐部或沙龙的宗旨是寓教于乐,当然应该尽可能采用多种现代形式来开展。应具备一定大小的场所、阅览室、小舞池、舞台、音响、投影设备等等基本设施。我们可以不定期组织小型晚会,用DV自拍各种短片短剧等等。总之,我们一定能把自己的精神生活打造得多姿多彩、漂漂亮亮!为了证明其可行性,我当即让水孩儿把她的全部照片传过来,我要给她量身订做一套音画视频。她果然把她所有的黑白旧照扫描过来,然后我花了若干个工作日给这些照片上色,加工制作了一个不到十分钟的音画短片。给了水孩儿一个巨大的惊喜。不止于此,我又根据水孩儿的情况特意写了一个DV剧本--片名

一个女教师的一天时间  某一秋日

地点  胶东某中等城市

剧中人 王薇,年龄四十岁左右,成熟、优雅、有气质,某小学教师,一家公司老板的太太王平,王薇大学同学,某大学助教剧情及拍摄表演过程

凌晨、一花园复式楼的寝室内

随着轻微的一声开关响,壁灯亮了,镜头指向四点十分左右的一台精致的石英钟。石英钟旁边是一副巨型婚纱相框,里面是主角夫妻相拥的艺术照。镜头缓缓下移,只见金丝被里的女主角王薇搭拉出一只手臂来。略停三五秒后,一头波浪卷发的王薇微微叹息着挣扎起来歪在床头。半明半暗中的王薇闭着眼睛腻歪了半天,像在想什么。(以上远镜头)拉近镜头,特写王薇身旁,豪华大床上空空如也(老公显然经常不在家留宿)……不知过了多久,切换镜头后已天色半明,半开的窗帘外传来熟悉的喧嚣声。窗外隐隐地露出冒烟的烟囱。镜头迎面指向女主人穿碎花眠袍、包着白色发巾从盥洗室里出来。懒散地走向壁角的梳妆台,开始梳理引以为荣的秀发(镜头随之转动方位)。蓦然,女主人惊住了,镜头出现她手握梳子的特写:微微发颤的梳子上缠着的若干发丝里,居然夹杂了好几根白发。与此同时,镜头切换到镜中主人的脸部特写。只见王薇的面部表情非常复杂,表现出一种难以言状的伤春之情,她用双手缓缓地捧住脸部,手指轻抚着皱纹渐深渐长的眼额。接着头往后仰,深呼吸,作忧伤状。移镜梳妆台前,只见上面摆着各类高级美容护肤品,其中隐约可见仙妮蕾德系列以及各种宣传资料一大堆等等。

镜头对准王薇头部后闪现她脑海里的画面:

在一间大学的阅览室内,出现王薇和一位年龄相仿的、看上去非常稳重沉毅的男子交谈的场面。从渐渐拉近的镜头谈话中人们听清了这么一句话:“……‘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这句诗是什么意思呢?……”.这时特写镜头对准王薇那秋波荡漾、容光焕发、风情万种的脸。

然后镜头又对准男子,看他继续侃侃而谈:

“王薇,你当初读了这首诗后,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如果现在换了你,你还会偷这种灵药吗?”

(转镜头到王薇)只见王薇两颊飞红、扭脸捂嘴“扑哧”一笑。答道:

“你说呢?王平,书呆子?呵呵。看来你那大学里的书呆子气还一点没变……?”

镜头回到王平,王平仰头扬声一笑道:

“有必要变吗?嗯?

“人没有感情还是人吗?

“就拿这首诗来说吧,不管后世注家对它如何解说,但它首先讽刺的是一种求仙心理绝对没有错。成为月宫仙子的嫦娥并没有得到幸福。因为如果说成为仙子的嫦娥心中还有爱,那么对后羿刻骨的思念和宫中的寂寞就会让她感到生不如死;相反呢,如果说她已经没有人的感情,那么她就和死人没有两样;只有死人才没有感情。因此,这样的神仙一点儿也不……”王平忽然停住,面露惊慌之色。镜头切至王薇,只见王薇突然脸色惨白,嘴唇发抖。

“你不舒服?”王平慌忙起身,用手去搀扶王薇。(镜头拉开)只见王薇左手支额,右手推开王平的手,挣扎着起身告辞。留下一脸错愕的王平出门而去……王薇、室内梳妆台前只见泪水哗哗地从捂着眼睛的王薇指缝间流下来。稍后,她从宣传广告堆里翻出一本小书,特写镜头赫然可见“转法轮”三字。

这时传来王薇的画外音:“这是我修炼十年以来第一次流泪。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自从去年偶遇大学同学王平以来,这本书就黯然失色了,取而代之的是王平的那张脸。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这句诗和王平的那些话像钢针一样正把那些经文从我的骨子里一字一句地剔除。是啊,生前没有快乐,死后成为嫦娥又如何?

“今天上午没课,为了上次的失礼,约了王平十点钟在茶楼喝茶。”

……

这时钟点工吴婶在门口探过头来问--

“王老师,早餐已经备好了,您慢用,俺回去了啊?”

王薇被惊醒,(慌忙地)连声说:

“行行行,谢谢您啊,吴婶!”

王薇、客厅

早点一直在餐桌上晾着没动,王薇不停地在组合沙发间走来走去,时而坐下,时而看表,时而走到阳台前眺望。天气不算好,灰蒙蒙的笼着一层薄阴。外面人流与车流相交织,嘈杂、混乱,重复着日复一日的单调……楼下、小区内身披一件亚麻色风衣的王薇急匆匆大踏步走向车库(中镜头),不大一会儿,王薇开一辆半新白色桑塔纳出来。小车驶出小区门前华丽的大道后,进入一条狭窄的偏街闹市区,不断地堵车;车内王薇破天荒地打开了音乐,车内唱着光良的歌“都是你”.深情款款的歌声像春雨一样沁人心扉,让人浑然不觉身处闹市。

车到一家装潢甚为考究的茶楼门前泊好。下车后的王薇看了看表,用手机通了一阵电话,没有直接进去,却拐进了旁边的一家超市。

订好的茶楼包间内

门开了,出现了略显激动的王薇。镜头切转至迎候多时的王平。王平穿一件褐色的夹克,样子非常朴素大方。相互问候后落座,王平为她添水泡茶。

王薇有点忸怩不安、心慌意乱。这时王平朗声发话说:

“王薇同志啊,不是我给你献殷勤啊,这么多年来,你硬是没变丑。老是老了一点,但却更诱人了!呵呵。

“而我呢,你看,完全不行了;都成糟老头子了。有时连我自己都感到吃惊,我硬是活生生地看见自己的皱纹爬起来,看见我自己的青春向我挥手告别啊!……“这时王薇明显快活地接茬道:

“行了,别瞎掰了。今天早上我梳头的时候,扯下的白发比昨天的一倍还多。头发在我坤包里放着呢,你要不要看看?

“不过话说回来,你看起来确实比以前老了很多,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又觉得你非常年轻似的。这还真有点让人捉摸不透。”

王平马上戏谑道:

“还真让你说对了!只是你不知道这种反常状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罢了。呵呵。我过去的精神状态呀,那真是要多糟糕有多糟糕!”

“那能告诉我是从啥时候开始的吗?”王薇笑问。

“天机不可泄哦。呵呵。”王平笑答。

“酸死你,你个酸秀才!”王薇笑得更欢了。

“说正经的。你那天把我吓坏了。又不让我整明白,今儿你得兜兜底儿,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平恢复正经状说,呷了一口茶。

王薇陡然陷入沉默之中。良久,才深深叹一口气道:

“实不相瞒,大秀才,今天我就是专此来向你讨教的。”

“……”

“这事儿该从哪儿说起呢?……应该说是从我上中学的时候开始的吧。这以前我傻不愣登的,无忧无虑,啥事也不懂,啥毛病没有……”(她忽然由此想到那个着名的牙膏广告),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再接口说,“就是说上了中学后,我活啊活的;有一次上历史课,老师在讲北京猿人,讲人类生生世世如何进化着。我思绪飞了,我突然认识到我的老师同学,父母姐妹好朋友们,都会变老,都会有死亡的那一天,突然觉得心里难过极了!在这以前自己从来没想过死亡的问题,想想自己生命如此短暂,前不知古人是啥样的,后不知共产主义是啥样的(那时政治课上讲人类最终要实现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我对此是深信不疑的),就觉得非常遗憾。从那天起,一想到人早晚会死,我就觉得干啥都没劲了。”

“那么请你告诉告诉我,如果人活着注定就是要死亡,那他还活什么劲呢?他笑也好,哭也好,穷也好,富也好,……都有什么意义呢?到头来还不都进土了事?就像从来也没有过这么一个人一样。而且,你知道,这一刻到来的时间并不漫长,说到就到。你我不就已经老了么?哪怕我们把头发染黑,吃仙妮蕾德,换肤换血,清肠减肥,最后还不是两腿一蹬……“说到这里,王薇竟然像个孩子似的号陶大哭起来。

这时只见王平也不由得鼻翼翕动;心潮澎湃起来。他有心想抱王薇一把,却又觉得难为情。包厢内不知什么时候弹起了克莱德曼的钢琴名曲”秋日的私语“.

其实真正打动王平的并不是王薇的哭泣本身,而是王薇的这种思想深深地震撼了他。之前的王薇,或者更早,大学的王薇是班上公认的班花,既美丽又温柔,同学们都喜欢她,男同学更是情书不断,这并不奇怪。真正难得的是,在这种美丽的外表下竟然隐藏着如此高贵深广的灵魂!这是王平万万没有想到的。如果要是当年他知道她的这种心理,那他宁愿终身不娶也要与她结成红颜知己。

王平站起身来,激动不已地在包厢里走来走去。口里不住地念着:

“从初中就开始了……就是说,那个当年的班花,甚至校花,不但是感官上的花魁,还是心灵美的冠军了?我怎么就不知道呢?……“”现在知道也不迟呀,可你能解决么?书呆子?“王薇忽然破涕为笑,娇嗔了王平一句。

王平停住脚步,目不转睛地深情注视着王薇,说:

“王薇,你看着我的眼睛,不要躲开。只需要一分钟,你就能找到答案了。可你却为此荒废了近三十年!“害羞地瞟了王平一眼的王薇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呼吸急促,双乳发颤。不过,可以看出,这已经是一种幸福的泪水了。

“答案找到了吗?“王平软软地问道。终于鼓起勇气蹲在她腿前,捧起她的双手,放到自己的唇边。

王薇微闭双眸,陶醉地几乎是出自本能地点一点头。

“是啊,“王平叹一口气说道,”要是人类能够永生该多好啊!就从现在开始,过去和未来都不算,我们就这样生生世世地活下去;小孩子长到青春时就不再老,老人也不会生病,也不用死;生病的人有医治的希望;没有贫穷和富裕,更没有压迫和剥削,人人相亲相爱,直到永远……那该多好啊!

“我想,除了永生可能不能实现外,其它的目标正是我们今天生活的意义。我们一定要促进这种生活的早日到来。即便在我们的有生之年看不到,也无须绝望。只要我们为之努力地奋斗过,我们就无怨无悔,子孙后代会感谢我们的。何况,这种奋斗本身就是一种相对的幸福。我们现在的这种爱情滋味,过上幸福生活的子孙后代想品尝都品尝不到呢!这同样是一种多么巨大的幸福啊!

“我爱你,王薇,愿意为你付出生命。那么,难道这种愿意为爱而牺牲的感情还不够幸福不够完美吗?你还想得到什么样的感觉呢?你可以企求长生或永生,但你决不可企求来世!只要我们能够充实饱满地热爱一生,还要来世干什么呢?吃过的馍再吃第二遍又有什么味道呢?反过来说,如果你今生都没有生活的力量,来生又会有吗?所以,我们只管为目标奋斗,幸福便自在其中了。“王薇这时全身都在微微地发抖。她竭力控制住自己,苦恼地说道:

“事情常常是这样的,理智告诉我,我的所想所为非常荒谬,可就是从感情上无法接受。宁愿自己骗自己。好像没有来生,今生就活不下去似的。这是为什么呢?“王平慢慢站起来,拉着王薇的手挨着她坐下后,接话说:

“问题就在这里。为什么你的感情无法接受事实真相呢?因为长期以来你根本就没有感情。你想想,是不是这样?我问你,你以前真的爱过什么人或有什么人真的爱过你吗?“王薇猛地一怔。好像恍然大悟,又好像如梦初醒一般。(镜头迅速地对准放大)这时只听王平继续说道:

“当然,这里所指的爱不是单指简单的爱情,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对他人他事的爱。爱护啦,爱惜啦,爱怜了……等等,总之是一种能够集中全部心力的感情。而你,缺的恰恰就是人的感情。比如,你爱你的车吗?爱你的家吗?爱今天这种灰色的秋日吗?或者,爱所有眼前的事物吗?

“我敢断言,你没有。你很少自己动手做饭,很少擦地板,很少浇花,很少看一眼远处的风景……美丽的风景你看不见,悲惨的人事更不入你的法眼。到处是可怕的灾难、堕落和污染;这些你统统都看不见,也不想看见。你什么都不缺,就是缺一颗为现世生活而跳跃的心啊!为什么缺胳膊少腿的在地下爬的乞丐都活得那么坚强?就因为他们知道生命只有一次,哪怕痛苦也是一种活的感受,总比一无所知的死亡要好。而你,养尊处优,却对眼前的生活置若罔闻,去希冀什么来生。真是绝妙的讽刺啊!一天到晚,一年到头,尽干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啊!”

王平滔滔不绝起来。王薇则痴痴地盯着王平发呆,仿佛什么也没听进去,又仿佛她已经全部知道,不用多说了似的。在王薇的直觉里,能爱王平就是能爱一切。好像她的后半生,只要和王平联系在一起就全部正确了。

“话说回来。你之所以会成为这样的人,也是无意识的、不自觉的。是冷漠的物质社会本身导致了所有的不幸。一切围绕着金钱打转的结果必然就是这样,感情和良心意味着上当受骗,意味着巨大的灾难和不幸。人们不得不把一颗本来火热的赤子之心变冷却,把心肠变硬或伪装成硬。只有这样,才能符合丛林法则……那么现在问题就出来了,长期压抑人性的结果就必然会发生恶性精神病变。什么杀人狂啦、受虐狂啦、娈童癖啦、同性恋啦等等骇人听闻的变态行为都会发生……”

“好了,阿平,别再说了。我现在听到那些东西都感到害怕。我现在会感觉害怕和害羞了。我是不是慢慢回到人间了?……我很多年都没有流过一滴泪了,今天至少流了库存的一半;另一半就让它成为幸福的热泪慢慢流吧?……”王薇说着,闭上了婆娑泪眼,慢慢把头埋在了王平的怀里。(摇移镜头,淡出)……下午、王薇在教室的语文课上

王薇说:“同学们,我们今天上一节新课--《翠鸟》”.转身在黑板上方中间写下“翠鸟”二字。

“同学们,大家先跟我一起来朗读课文的第一段:

“‘翠鸟喜欢停在水边的苇秆上,一双红色的小爪子紧紧地抓苇秆。它的颜色非常鲜艳。头上的羽毛像橄榄色的头巾,绣满了翠绿色的花纹。背上的羽毛像浅绿色的外衣。腹部的羽毛像赤褐色的衬衫。它小巧灵珑,一双透亮灵活的眼睛下面,长着一张又尖又长的嘴……’“读完片刻,一个女同学突然举手站起来问:”老师,您见过真实的翠鸟吗?“王薇一愣。眼前闪过一段经典的鸽哨画面。眼含热泪深情地说:

“见过……而且,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同学们都能亲眼看到形形色色的翠鸟!“(剧终)结果我的涂鸦给了水孩儿他们极大的信心,尤其是水孩儿的热情空前高涨,她真的四处动员,多方筹措,很快给我们募集到近十万元的启动经费。她想把钱一股脑儿地打给我支配,我没有同意,只是拿出三万用于购买摄像器材等费用。我准备再度请长假到水孩儿她们那边去。就在我们即将胜利会师的时候,我的老婆不乐意了。她问我,你们这些精神病人快活了我这个正常人该怎么办?要走可以,先把婚离了。

水孩儿不同意我离婚。于是,一切都化成了泡影。(未完待续)

(作者:流云。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