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拿房子和爱比,

就像拿房子和你妈比一样可笑

爱比房子更重要,我完全承认这一点。

因为,爱属于人伦情感范畴,它是精神活动,远比物质层面的一套房更伟大、更光荣、更高尚!

但爱什么时候需要和房子做比较了?爱情、亲情、友情都是基本的人性与人伦,一个有爱的人也需要物质补给与再生产,才能让其获得基本的生存与繁衍的机会。爱和面包都是人活下去的必需品。没有面包只靠爱活下去的,只有圣母。

照这个逻辑,爱、亲情、友情比一个石头、一口锅、一个房子、一部车、甚至全宇宙都更重要。

拿精神生活和物质条件做比较,本身就是很荒唐的!

2“房子不重要”的观点,

真正的危害的是什么?

在这个时候还在讲“爱比房子重要”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你的观点会在潜意识里告诉大家:

那些抱怨房价的人、那些在为自己生存权鸣不平的人,那些在为青年蜗居群体争取基本权利的人:

“你们不配谈爱、你们不配有爱、因为你们把物质看的比爱与亲情更重要!”

所以,讨论房价的正确姿势是首先搞明白什么样的讨论才是有价值的?

高房价时代,青年、才华、热情、梦想都在被高房价收割的时候,我们需要鼓励怎样的社会讨论?

我们需要明白,在这个生育权、教育权、生存权被房价绑架的时刻,我们需要那些敢于发声、敢于引领舆论的人告诉我们,房子很重要,没有房子你让我拿什么去谈爱?拿什么给我爱的人安全感和幸福感?

3、能够讲“爱才重要”,

你已经是自由阶层

让我们来看看那些自由阶层说过的话:

清华学姐的“爱比房子更重要”,这碗鸡汤我喝不下-激流网

清华学姐的“爱比房子更重要”,这碗鸡汤我喝不下-激流网     晒晒我朋友圈清华人的几个转发小万工文章留言:

“逻辑在哪儿?房子跟爱可以比较么?谈论馒头的人就不配谈爱了?”

“您的郊区大四居是给有爱的人准备的。”

“深有同感。我在京有房有车,那些为了房子奋斗的日子,无法与我现在生活的快乐与平和相比。愿你们和我一样,早日移民成功。”

说实话,学姐小万工出身名校,在北京有房的,而且是大房子,这样回武汉是一个主动的、甚至不乏优越感的选择。

但我们身边还有另一种人,他们真的没房、没车、默默工作、为这个城市做出自己的贡献,但真的因为孩子上不了学,老婆要生孩子又被房东赶出来、回到家乡又不可能有相似工作机会的人。

他们真的走投无路、只能痛苦的待在北京,他们的离开也同样是痛苦的。

他们回家没有大企业的分公司可以选择、他们的老家在那些偏远的真的叫不出名字的地方。

在北京这么多年的努力和积累被清零,是没有心情去讲:爱比房子重要的。

当他看到这口鸡汤,他发现味道鲜美,但伴着泪水变成了苦涩,终究无法下咽。

所以“爱比房子重要”这句话,首先要有房,才具备讨论的资格。

就好像马云说我不在乎钱对钱没兴趣、王思聪说我交朋友根本不在乎有没有钱、刘强东说我脸盲不知道漂不漂亮一样。

能这么讲,代表你在一个特定阶层中,出身名校top2、北京已经有房有车、回到湖北有更好的职业发展,这些都是这个阶层特有的标签。

你真的没有那种被房价、被房东逼出北京的感受。你代表了一个不那么有钱、但至少有更多选择与自由的阶层。在高房价的中国社会,这个阶层叫做“中产屌丝”。

就如同:会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

但是运气差的女孩她能笑得出来吗?

4、鸡汤真正的危害,

在于用爱绑架讨论房价的自由,

在于带领大家缴纳高额的“智商税”

当八爷讨论这一切的时候,事实上在反思这些年见到的鸡汤文,通篇是青年文摘,读者,故事会,知音等“四大名著”的文风。

北大名言:因真理,而寻自由。但爱是情感而不是真理,真理是:我国地产已经达到GDP250%
房地产是对青年一代的收割这个可怕的社会事实。

清华校训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清华的校训不是用来给自己和大家发鸡汤的,清华的培养应该让你面对鸡汤能够具有独立思考能力、判断力和免疫力。能够让你拥有直面现实的勇气、看透本质的智慧、勇于承担的社会责任感。

鸡汤最大的问题就是:一切问题都可以用爱、用情怀来抚平,遇到问题了,只要给自己来一针“爱和情怀”,我们就沐浴在爱河中,不再需要讨论、辩论甚至呐喊。

今天疯长的房价不可能持续一万年,当有一天我们回看今天为了一平米房子而痛苦、快乐、沮丧、欣喜、呐喊、挣扎、结婚、离婚、再结婚的种种行为时,我们的回忆会变得模糊,当年的严肃变得可笑,当年的聪明变得幼稚。

在遥远或不远的未来,房价也许会从我们的话题中心消失,变成考古学研究的对象。

但鸡汤文会永伴我们存在。

智商税也永远是这个地球上最沉重的赋税。

(作者:八爷。来源:公众号“八卦学博士”)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