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武:房价每次上涨,都是对中产阶级的收割-激流网       一直说聊聊房地产,这个坑挖的时间长了,老没兑现,今天就简单聊聊。

2015年,全国还是哀鸿一片,到处都在说房地产产能过剩,库存积压严重,连中央都在说,各地的房地产最重要的任务是去库存,而不是开工建设新项目。

说了一年,库存去得如何不清楚,但是到了2016年刚过完年,房价突然跳起来了,报复性的上涨了一轮。不仅是传统的北京、上海、深圳这些一线城市,就是合肥、济南、武汉、南京、杭州这些二三线城市,也纷纷跳涨,而且涨幅多数都在一倍左右。不得已,2016年国庆假期之前,中央突然出台了号称史上最严厉的调控政策,各地不仅用首付比例等传统方式调控,而且连户口这个大杀器都用上了。

治乱世用重典。如此严厉的调控政策之下,各地的房价纷纷熄火,成交量也急剧萎缩,有些原来的热门板块甚至从2016年10月份之后没有什么成交记录。

大家都知道,无论炒股还是炒房,大家都有个共同的心态,买涨不买跌。但是,这些年的血泪现实教育我们,房价涨的时候是跳着涨,跌的时候却很慢。这和股市完全不同。股市涨的时候很慢,从2000点涨到5000多点,用了大半年时间,但是跌回三千点,只用了两个月还不到就完成了。

为啥会有这种情况呢?有个很简单但是却经常被忽略的事实是,房地产除了传统的居住功能和投资功能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是收入再分配。

收入再分配,这个听起来可能有点怪诞,但事实就是如此。打个比方说,两个条件完全相同的人,收入也一样,甲五年前买了房,乙选择了不买房,继续租房。五年后,房价翻倍,原来值一百万的房子,现在两百万了。这时候,如果乙要从甲手中买下这套房,需要多付出一百万。假如这五年中,两人的收入始终保持对等,甲的房贷和乙的房租也完全相同,而且都有了一百万的储蓄,那么,五年后甲的收入是自己的一百万储蓄加上房产增值的一百万,就是二百万了。乙不但这五年的所有储蓄都交了出去,而且还得贷款一百万。一来一去,两个人的贫富差距就出来了,三百万。

房子还是那个房子,五年前的一念之差,五年之后就成了赤裸裸的贫富差距,三百万。有房的在赚钱,没房的五年之后不但储蓄归零,还得贷款一百万。这差距对有房的人来说,就是房价再涨一轮的事,但对纯粹靠工资收入的中产阶级来说,就不是一两天能补上的了。

所以说,房价每一次上涨,都是一次收入再分配,是社会财富在不同人群之间的重新分配。因此,当房价上涨的时候,除了原来观望的刚需人群害怕继续涨,自己现在不买,将来更加买不起,这种算是恐慌性的买房需求,还有一个重要的动力是防御性的买房需求。也就是说,为了避免自己在这种社会财富的重新分配中被甩出去,从中产变成无产,有些本来需求并不迫切的人,也会买房来对冲房价上涨带来的财富贬值。

如果用这个逻辑来看,就比较容易理解2016年这一波史无前例的房价暴涨。

2012年以来,整个经济形势都不好,不少人解释说,是因为银根太近,市场上没钱了,所以,就有很多人呼吁,希望国家多从金融政策上扶持中小企业。国家确实也采取了不少措施,就像总经理说的,才采取了刺激措施,只不过跟以前不同,以前是大水漫灌,现在是定向刺激。但从整个经济体系来说,无论大水漫灌还是定向刺激,结果都是一样的,市场上的流动资金增加了。

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大家都不大原意继续向实体经济增加投资,更愿意把资金放在收益更高的领域。银行的选择也很简单,更为趋向保守,也就是更愿意把资金投放给规模更大、抗风险能力更强的大企业,而不是资金需求更为迫切的中小企业。这几年还有个重要的现象,就是各种理财产品和P2P平台大量出现,而这些东西都是社会上的资金向少数人集中的渠道。

实体经济投资需求不增反降,而市场上的资金又增加了,那么结果就是存量和增量的资金都会更进一步向少数人、少数企业集中。通俗一点说,有钱的更有钱,没钱的还是没钱。结果自然是明显的,贫富差距又大了不少,而且会把一些人从中产甩出去,变成无产。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2012年以来,实体经济哀鸿遍野,但是各种炒作热点层出不穷。理由很简单,资本本身是嗜血的,集中起来的资金是必须要有利润的,而且要越高越好,周期还要越短越好。比如电视剧、电影、以及各种打着互联网+创业的旗号的忽悠,都在这一波里成了资本追逐的猎物,而短暂的热炒过后,就会原形毕露。原因自然是水落石出。

房市里其实一直都存在这个情况,也就是投机性的资金大量存在。但与股市不同的是,股市里就算20%的股票在涨,并不一定能够带动整个大盘都整体向上,也不会带动整个股市里的所有股票都涨。但房市里只要有20%的房子开始涨价,迅速会带动整个房价都上涨。因为房市里存在着刚需,有恐慌性需求,还有前面说到的防御性的需求,一旦房价开始启动,这些需求都会被带动起来。

所以,这些年来房价过几年就会突然猛涨一轮,说好听一点,算是过几年通过房价进行一次社会财富再分配,说难听点,自然是大资本过几年就要剪一次羊毛,收割一批已经养肥了的中产人群。当然,在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里,好处是房价只涨不跌,每个只要忍得了一时之痛咬牙买了房的,终归能够在下一次再分配中成为获利盘。

但同时,对那些刚需人群来说,买了之后自住,并不能在房价上涨之后变现离场的人,房价涨跌对他们来说意义不大。但对那些第一次买房的新手盘而言,房价每上涨一次,就意味着他们进入房市的门槛提高了一次,而且,也意味着他们将会在未来承担数额更为巨大的贷款。

即使如此,2016年的这一波房价翻番,也是骇人听闻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就是前面已经说过的,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均衡加剧的结果,社会财富向越来越少数的人群集中,而他们作为纯粹的投机资本的拥有者,可以在房价猛涨之后迅速变现,带着高额收益离场。由此带来的资产泡沫和负债,则留给那些还在用工资储蓄和还房贷的下一批中产。

总而言之,每次国家出台刺激政策,都会带来资产价格上涨,而真正能够从中获利的其实是极少数人群,也就是已经成为既得利益者的那些人。他们用已有的资源优势来获取更多的资源,再用这些资源来获取高额收益。简单说,就是那些有钱的人才有能力用国家的钱为自己赚钱,没有钱的人貌似也能得到一点好处,但从整个社会的财富分配来看,则是贫富差距不断扩大、越来越走向两极分化的过程。

(作者:萧武。来源:国风观察)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