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中产在面临破产危机时的无病呻吟,无非是想保卫他们和底层之间的最后一点“区隔”,满足自己最后那点可怜的自尊和虚荣而已。而真正的底层是失语的,在社会和媒体看不见的角落,默默地承受苦难。又是学期初,看见勤学上进的同学们又在兴高采烈地讨论着上学期绩点和排名,都在努力地朝着各自所期许的方向发展。当这些优秀的学生日后踏入社会,成为饱受资本压榨的“预备中产阶层”中的一员的时候,他们或许能够听到那个美丽的“中产梦”破碎的声音。而最可怕的事情是,梦醒后无路可走。

【激流评论】破碎的中产梦:弱者写鸡汤,强者改变世界-激流网    最近关注到两篇在网上刷屏的文章,《我那么努力,有两套房,却不得不离职,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和《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第一次看见这两篇文章并没有太大感觉,但是看着评论越来越多,却渐渐有了想表达自己看法的冲动。这两篇文章并不只反映了作者个人小家庭的沉浮,而让我们看到了这个残酷社会的游戏规则和中产的变迁沉沦,关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

1.

《我那么努力...》这篇文章原文不长,一千多字,大致讲的是一个农村出身的华为高级工程师,靠自己的努力在公司里兢兢业业干到了管理层,年薪五十万。在深圳买房成家,生儿育女,看着条件不错,贷款买了两套房,生了两个孩子,还让妻子在家做全职主妇。可惜却被华为劝退,工资骤减,如今遭遇经济危机,要卖房还债,妻子可能也要出来工作补贴家用。奋斗十几年,满以为踏入中产舒适生活的工程师,一转眼发现又要跌回去了,满心落魄,无尽感慨,以文抒怀。

以我们的角度来看,这位农村出身的穷孩子,能在深圳买房买车成家立业,已经算是人生逆袭了,可以说是无数普通底层人民的典范。本该拿出来写成鸡汤给无数还在北上广漂泊的年轻人浇灌心灵,刺激他们更加不计得失地努力工作,继续废寝忘食呕心沥血地为着企业地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干嘛要在这个时候出来捣乱哭穷呢?实在是不懂事。

 而另一篇《就算老公...》一文则写得更为煽情和催泪。老公奋斗了七年,作为二号人物艰苦创业,最后落得个净身出户,哎呀呀,这个实在是让人震撼和心寒。笔者也是中关村里的一名工科学生狗,看的身边发生如此惨案不由得唏嘘不已。我们这些学生,不也就是投入其中的产业后备军么,心高气傲,自诩能力非凡,能去创业成为核心人物已经是了不得了,更多的是去给成熟的老板打工吧。可是打工拿个硬工资有什么意思呢?厉害的学生们当然做着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的美梦。写文章的那个作者也是如此吧,被老公创业所吸引,想着过几年就能靠着老公成功的创业拿着公司分红,出去周游个世界,过着优越的生活。无奈,现实怎么就这么不公平呢?老公创业了这么多年,怎么股权说没有就没有了呢?梦碎的妻子愤怒地想发泄这不满,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借心疼老公来表达情感。可是立刻就又有一大堆网友站出来了。

A:你老公当年不谈好股权的事情,现在商场险恶,活该

B:你老公现在已经不能给公司带来太大价值了,还给他股权,CEO傻啊,白养着人?

C:你不就是一个想靠着老公虚荣的拜金女么,老公好的时候就知道秀,不好的时候却就跑出来博取同情,有本事你们再创业啊,再度过难关啊

D:恩,支持你,确实不地道

E:嘿嘿,故事翻转了诶,是你老公不行,你自己好虚荣,别来丢人了,快走快走。

F:哎呀,这种事情多了去了,就你矫情。

..........

林林总总,各种评论,看完反倒是一种悲凉的感觉。每一次现象级的热点事件,一阵喧闹之后最后都变成了大众的娱乐消费,人们要么是表达愤怒指责不公,要么是吃瓜群众看热闹。总是在事件发展过程中会出现什么神反转,两边人又会找出新的问题来撕扯不清,最后一地鸡毛,直到大家都不在意,寻找下一个消费品。而没有人去深思这些事件的本质。

这个事件,是一个创业的悲剧,然而确实如业内人士所说,这种悲剧太多了。大部分这种创业公司,不是已经倒闭就是即将在12个月内倒闭。而这个事件之所以这么火爆这么吸引眼球,或许是由于这种更接近成功的失败更让人唏嘘。如果这个公司不是现在运行地还不错,而他也不是创始人之一,或者如果他只是和大部分投身中关村创业的年轻人一样从一开始就是失败,维持一个平平淡淡艰难的生活,他妻子会这样痛心疾首地发文吗?从心理学角度来说,越是离自己渴望的东西越近,失去的时候就越是不甘心。

2.

这两篇文章所反映的现象不是孤例,而是当前中产危机的一个缩影。

2015年,有一篇题为《年收入70万不够用》的文章火遍网络,当时被很多人骂作矫情和炫富。当时女主人公苦恼的是,收入不足以支撑他们家各种各样别人看来十分奢侈和优越的开销,比如给小孩读书出国的几百万费用等。现在看社会真是发展的日新月异啊,一年多之后的中产危机已经赤裸到不是满足不了奢侈开销了,而是被房贷、裁员等压榨到入不敷出。

【激流评论】破碎的中产梦:弱者写鸡汤,强者改变世界-激流网      所谓中产危机,不过是资本家强加在一些高级无产阶级头上的枷锁。马克思早就说过,身处资本主义金字塔底层的工人阶级,除了被不停加重剥削的劳动力之外,已经没有任何可以被剥夺的东西了,工人阶级所拥有的,只是那一条锁链,除此之外一无所有。随着私有化和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推进,广大的农民、国企工人以及日益无产化的大学毕业生,早就被剥夺得一干二净。在这种情况下,那些还有那么一点点身外之物的中产们,就必然是贪得无厌的大鳄们下一步掠夺的目标。近两年来股市的震荡、房市的高企以及各种各样的P2P金融诈骗,无一不是针对中产的,底层的穷人连被掠夺的资格都没有。据说中关村的程序员们在相亲时都已经明确要求姑娘们要会写文章了——在中产地位摇摇欲坠时,通过煽情的笔触来调动一下大众的情绪,至少能化解那么一丝丝的忧伤。

还是那句话,现在某些中产们的忧伤,只是因为以前的日子过得太好了。

比中产们更忧桑的,是那些有可能永远无法“转正”的 “预备中产阶层”。这里所谓的 “预备中产阶层”,就是指那些在残酷的高考竞争中拼杀出来、处于现代科举制度的金字塔顶端,自我定位为“中产”后备军、却没有相应的经济支撑(焦点在房产),“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985、211高校毕业生群体。当社会流动越来越困难、阶级越来越固化之时,人们发现所谓的寒窗苦读跃龙门、“知识改变命运”越来越成为一种幻象。去年在网络上爆火的《我上了985却发现自己一无所有》、《一个非典型985学生的自述》等文章,就集中表达了这种“预备中产阶层”“转正”的渠道被凝滞的困境和绝望感。

3.

我是一个在中关村里的普通学生,身边的学长和穿梭在地铁站的前辈们都是我能看见的未来,也是我身边很多同学能看见的未来。我们这一辈人将面临的不是改革初那个充满机遇的年代,而是赤裸裸的资本膨胀的年代。一堆中产在面临破产危机时的无病呻吟,无非是想保卫他们和底层之间的最后一点“区隔”,满足自己最后那点可怜的自尊和虚荣而已。而真正的底层是失语的,在社会和媒体看不见的角落,默默地承受苦难。

又是学期初,看见勤学上进的同学们兴高采烈地讨论着上学期绩点和排名,都在努力地朝着各自的期许的方向发展。而当这些优秀的学生日后踏入社会,成为饱受资本压榨的“预备中产阶层”中的一员的时候,他们或许能够听到那个美丽的“中产梦”破碎的声音。而最可怕的事情是,梦醒后无路可走。

还记得隔壁某校的学长在回应《985》一文里说的,快递小哥有一双手,我也有一双手。弱者写鸡汤,强者改变世界。

作为当代的青年学生,我希望更多的青年人能够走到一起,去严肃地思考我们这个社会的命运和未来。因为,我们每个人的前途,和这个社会的命运息息相关。

(作者梅崟。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