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
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
多少事,从来急;
天地转,光阴迫。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毛泽东

狼烟再起?

纳粹德国都那么怂,你怕个什么法西斯?-激流网    最近的世界颇不太平,美国的特朗普,英国的梅,两个右翼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已经当朝执政,日本的安倍晋三也不守规矩,各路保守派头头们也蠢蠢欲动,法国,匈牙利,奥地利等国的极右势力也有当权的可能。有些人看到这副光景就被吓怕了,仿佛希魔(希特勒)转世,昭和(二战时期日本天皇)再临,墨索里尼(意大利法西斯头目)的棺材板儿也按不住了,世界将重新落入法西斯势力之手,只差一个“国会纵火案”,这帮宵小之辈就能修宪自立一样。人民将陷入无限的苦难,强大的法西斯国家机器将把每个人牢牢锁住,历史将进入又一个黑暗时期,进步势力只能望而却步,任人宰割。

坦率地说,这纯属《1984》综合征。没有经历过法西斯政权的人们,总是倾向于把法西斯国家机器想象成为:(1)胆大妄为;(2)无所不能;(3)内部团结一致的钢铁政权。仿佛平日里经常打交道的占个茅坑不拉屎的底层官僚一下子就会变成铁面无私的忠诚爪牙一样。这些被吓坏的人们把平时所学的公共选择理论(国家公务员为自己而不是国家服务,国家机器相当低效),阶级分析,乃至初中历史都忘到了九霄云外,对他们来讲,法西斯俨然成为了一个不可以被分析的神迹。

一句话,他们怂了。其实法西斯根本就不可怕,让我们就来看看历史上最法西斯的国家纳粹德国在其最嚣张的战争时期(1939-1945年)都出了什么荒唐事吧。

为啥不早点动员?

纳粹德国都那么怂,你怕个什么法西斯?-激流网    战争总动员是一个国家权力全力战争、决不妥协的最终形态,其目的是动员一切经济、军事、思想文化的因素为打赢战争服务。当出现世界大战你死我活的局面时,越早展开战争动员,就越能在物质上压倒对手。二战期间,英国于1939年,美苏于1941年各自参战时就开始了全面动员。但是战争动员意味着民用经济的萎缩,对普通群众讲,意味着每年只能添一两件衣服(质量也会下降),只能吃很难吃且没多少营养的食品(黑面包取代蛋糕,咸土豆取代香肠),取消大部分的娱乐(歌剧电影黑啤酒限量供应),停止供应民用汽油等一系列闹心的事情。一句话,生活水平会受到严重影响,严重的话会引起对本国政府的不满,导致士气下降乃至兵变等。对于参战国来讲,始终存在一个打败敌国和不被民众推翻之间的抉择。

纳粹德国对于这个问题有着惨烈的教训和清醒的认识。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由于过度的战争动员加上协约国的经济封锁,德国国内民众生活状况出现了很大的困难,而德国贵族军阀们仍然坚持压榨民众,试图攫取最后一点战争资源,导致国内后方不稳,前线士气崩溃。当德军统帅部命令帝国海军做自杀性攻击时,魏玛海军基地的水兵们揭竿而起,反抗暴政,最终于1918年推翻了德意志第二帝国。

尽管后来的纳粹党把责任都推到了犹太人和德国共产党身上,说他们破坏战争导致失败。但是纳粹党十分清楚,德国民众的不满才是帝国被推翻的根本原因。因此,这个利用1929年经济危机上台的法西斯党一直把实现全面就业,维持民众生活水平当做维持自己执政地位的重要条件之一。所以,纳粹党才会实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重化军工投资以及一定程度上的劳资妥协政策。纳粹党的阶级基础是大容克资产阶级,而构成其群众基础的,正是在其经济政策中获得稳定就业和以及生活改善的小资产阶级和部分工人。一旦失去群众基础的支持,纳粹党被德国民众推翻只是个时间问题。

因为害怕民众的反抗,纳粹党不得不一再推迟战争动员。我们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是193991日打响的,可是迟至1943年初,纳粹党都没敢实行战争动员,直到斯大林格勒打了场打败仗才开始动员。这反映了法西斯国家机器对民众诉求的妥协。可就是这样,德国民众也不满意。在还没开始动员的1939年,德国未来的将星曼施泰因元帅就以一种“这届人民不行”的态度抱怨民众参战热情冷淡,步兵攻击精神太差,以至于有些部队居然还能被波兰骑兵吓个半死。

推迟战争动员的后果是严重的,纳粹德国在开战的前三年基本保证了民众生活水平不下降,而且新占领地区提供的农产品(乌克兰的小麦,法国的牛奶,荷兰丹麦的鸡蛋,巴尔干的水果等)纷纷涌上了德国民众的餐桌,掳掠来的占领区人民也有一部分成为了德国人的家庭仆役。但是由于没有开展动员导致的人力和物质不足,德军在前线的损失一直没能得到有效补充。导致1942年夏季攻势(第二次哈尔科夫战役-高加索战役-斯大林格勒战役)中兵力兵器疲竭,最终在斯大林格勒一败涂地。

由此可见,即使是法西斯政权,它在做出决策的时候,也不得不对民众的需求有所忌惮。它作为资产阶级政权,势必面临者镇压民众与讨好民众的选择。所以我们得出了第一个结论:法西斯政权绝非能够为所欲为,它也有不敢做的事情。

养那么多后备军干什么?

纳粹德国都那么怂,你怕个什么法西斯?-激流网    第二个典型事实是德国后备军的数量。从“德国国防军报告”网站中,我们可以找到各个时期德军人力分布的变化如下表:

纳粹德国都那么怂,你怕个什么法西斯?-激流网    (人数皆为千人)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从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到1944年德国大势已去,德军野战部队数量一直在380万到400万之间徘徊,但是其后备军人数却从120万上升到了251万,而非战斗人员数量则从90万上升到了230万。两者相加,从1941年倒1944年间,在野战部队数量基本不变的情况下,德军往后备军训练营和后方机关竟塞了整整370万人!在1941年,一个后方人员(后备军+非战斗人员)可以服务两个野战人员,到了1944年,则需要1.2个后方人员服务1个野战人员。如果说德军顺风顺水的1942年前出现这种现象无可厚非,但是即使在决定命运的1943年倒1944年之间,德军在各条战线上兵力捉襟见肘,总野战兵力缩水了25万,但是后备军却奇迹般地增加了21万!这是一幅何等的“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的模样。这些脱产的后方人员占用着大量的人力物力资源,却对前线日益紧迫的战况毫无助益。一些人总把纳粹德国的官僚体系当做法西斯政权极高效率的典范,但是看着这数以百万计的闲杂人等(约占战前总人口的5%),是不是也该清醒一下?

据统计,二战期间参与德国战争行为(军事,经济等一切相关行为)的总人数一直在4400万之间,排除俘虏和奴隶劳工,其人数也应占到战前德国总人口的45%以上。动员这么庞大的人力开动战争机器势必会面临着官僚主义,裙带关系,消极怠工等一系列的问题。谁都知道上前线的伤亡率极高,所以谁都想留在后方,当国家机器的执行人员自己及家人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时,各种通过走后门拉关系的方式留在后方的情况也会激增。这一方面说明法西斯官僚体系效率低下,另一方面,也是德国人民消极反战,拒绝为法西斯卖命的一种斗争方式。

由此,我们的得出了第二个结论:法西斯政权的政令实行绝非如臂使指,它也有想做而力所不能及的事情。

没跳过伞的伞兵与“空军装甲师”

纳粹德国都那么怂,你怕个什么法西斯?-激流网    第三个例子是关于德国空军的。我们可以看到,德国空军在鼎盛时期有170万人。而一个人所服务的飞机的数量却明显低于美苏等国,考虑到德国没有战略轰炸机这种需要好多人伺候大家伙,其空军人员的服务效率要远低于美国。

为什么呢?因为德国空军有着非同一般的任务:地面作战。自1941年克里特空降战役德军伞兵精锐尽丧之后,伞兵就基本被当成步兵用了。然而,空军作为纳粹党的亲兵,与党卫军一样有着监视和制衡国防军(德国军官团掌控国防军,与纳粹党有一定距离,但他们也执行镇压民众和侵略扩张政策)的作用,于是一大批“空军野战师”被建立起来。这些空军野战师用的是最好的装备,享受的是空军的待遇,但为了抵制国防军的影响,他们的训练是空军自己完成的。这帮没有经过陆军专业训练也没有陆军老兵士官指导的新兵蛋子一上战场就被打蒙了,在斯大林格勒,四五个空军野战师被苏军打得七零八落。于是以后只能在北线的列宁格勒去打打那些饿的面黄肌瘦的苏军(如上图中在北线诺夫哥罗德附近作战的第一空军野战师)。曼施泰因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些空军野战师的差评,他认为与其把这些精良的人员和装备组成一个个没用的空军野战师,不如把他们补充进陆军,空军野战师纯属是一种浪费。

但希特勒和戈林(纳粹党二号人物,纳粹空军头目)不这么想。他们需要手中掌握一只独立于国防军的武装,来平衡国防军军官团的势力,在未来国防军可能叛变时镇压他们。所以,空军不仅拥有了一般的步兵部队,还组建了直属空军的“赫尔曼·戈林伞兵装甲师”。作为一只给空军撑门面的部队,它最早装备了“虎”式坦克。然后,为了纳粹党的面子和空军的荣耀,这支隶属于伞兵、但却从未跳过伞,只能开坦克的部队被投入到已经必输无疑的北非战场(1943年初,突尼斯),并在那里被盟军吊打围歼。

由于大量的兵员和装备被纳粹党优先装备给自己的嫡系部队(党卫军,空军),导致作为战争主力的一百多个国防军步兵师一直处在兵源不足的状态。一个步兵师在1939年编有9个徒步步兵营(一个营1000人左右),一个摩托化侦察营,一个炮兵团以及各类师直属单位,满员状态约有17000人,实力充沛,可以进行各种任务。其中,师属侦察营是步兵师唯一的摩托化战斗单位(比只能靠脚板走路的步兵营快很多),装备有摩托车和装甲车等。在进攻作战时是主要的突击力量,在防御作战时是重要的机动预备队,同时也是全师的“眼睛”。1942年后,因为工业动员步骤缓慢,装备优先给了嫡系部队,侦察营被取消。同时,由于大量人力没能补充到一线作战部队,以及嫡系部队争抢兵源,每个步兵师被迫在1944年裁掉三个步兵营,并且把原有的摩托化侦察营换成了一个普通的步兵营。这样,全师只有七个徒步步兵营,总共12000人,由于裁掉的都是战斗兵员,导致步兵师持续战斗能力极差,往往只能执行静态防御任务。这样的步兵师,没有侦察营作为前导,进攻乏力,没有机动预备队,防守困难,没有专业侦察部队,成了聋子瞎子。曾经是德军骄傲的步兵,到了战争后期成了打也不能打,跑也跑不掉的累赘。

其实,纳粹党,或者说法西斯政权才是军队战斗力真正的累赘。由于歧视性的物资分配,导致国防军一般步兵部队战力贫弱,士气低落,无法与党卫军和装甲部队有效协同,致使许多战役功亏一篑。由于需要大量党卫军监视国防军,导致后期党卫军数量病态膨胀,许多没有经过训练的外国伪军和集中营官僚纷纷加入,但是国防军久经战阵的部队却得不到武器。720事件(由国防军军官组织的刺杀希特勒事件)发生后,纳粹党愈发不信任国防军,在国防军内安插眼线,干预指挥。为了进一步孤立国防军,纳粹党宣传部门居然也组织了自己的武装(人民冲锋队),进一步挤压了原本已经捉襟见肘的人力资源。

所以,我们得出了第三个结论:法西斯国家机器绝非铁板一块,任何资产阶级政权可能会出现的内部派系纷争都会出现在法西斯政权中,有时还会更激烈。这进一步限制了法西斯政权的国家能力。

法西斯国家逃不过阶级分析

纳粹德国都那么怂,你怕个什么法西斯?-激流网   从上面三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出,法西斯国家机器:1、有很多不敢做的事;2、敢做的事也不一定能做成;3、派系内耗严重。这一切都颠覆了许多人眼中法西斯国家无所不能的形象,而且,就算是法西斯国家的祖师爷级的代表纳粹德国也无法逃脱这些限制。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马克思主义国家理论认为:国家是维持阶级统治的工具,法西斯国家是资产阶级统治的一种特殊形式。所有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都会存在于法西斯政权下。资本主义面对的资本积累危机(如何为资本家维持利润率),阶级冲突(如何为工人群众提供一定的生活条件且不过分伤害利润率),以及债务危机,金融危机,环境危机和世界体系危机等如果不能在法西斯政权的框架内解决,那么要么法西斯政权会被抛弃,要么资本主义本身会被抛弃。

法西斯政权确实可以通过镇压的手段来压制人民的反抗,但是镇压本身是有限度的。当法西斯政权对人民的压榨(如战争动员,私有化,去管制和打击工会等)越强时,它就把自己摆到了占人口比例越大的民众的对立面。为了镇压这些民众的反抗,它势必会组织越来越多的军警力量,建立越来越庞大的行政机关来履行越来越复杂艰巨的镇压任务。但是,他所能够动员的人数受到起群众基础的限制,当他不得不在利益受损的普通群众中大量征召基层军警时,国家机器本身的效率和忠诚度就会打折扣。所以,1984》里出现的动员整个专政机关取镇压一个心不在焉的公务员的情况,在现实的法西斯国家中,是既不划算,也不现实的。而纳粹德国把大量的人员塞进后备军这种典型的怠政才是常态。从表一反映的状况看,纳粹党唯一的死心塌地的支持者就是自己的官僚人员,他们在战争中被大量补充进的党卫军。而纳粹党官僚加上党卫军(算上外籍志愿者)最多不过战前总人口的1.3%-1.5%。而在春醒行动中(1945年春)临时征召的党卫军也出现了严重的厌战情绪,出现了大量的抗命不尊的情况,以至于希特勒在盛怒之下剥夺了“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的荣誉臂章。

另一方面,给劳动人民发枪发警棍让他们镇压自己,对法西斯统治者也是十分危险的。随着大量的工人群众接受军事训练,且拥有武器时,统治阶级的地位也会受到威胁。对于坐着称霸欧洲大梦的沙皇尼古拉二世来说,昨天还温顺恭敬的“灰色牲口”(资产阶级对沙俄士兵的蔑称,引起制服颜色为灰色而得名),今天就成立了“工人与士兵代表苏维埃”(1917年春),明天就发动了十月革命(191711月),后天就把沙皇枪毙了。从社会分工和阶级形成的角度来讲,法西斯政权为了镇压人民和对外扩张而设立的大规模常备军简直就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大学校。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和红军中的许多将领都曾经在旧军队中就职,在旧军队和旧政权中掌握的夺取国家和管理国家的经验本领,成为了他们在革命生涯中不可多得的财富。因此,法西斯政权越猖狂,越是獠牙毕现地镇压民众,它就越依赖民众,越需要民众喂养它庞大的躯体,因而也就越虚弱,越不堪一击。

不是人民怕纳粹,而是纳粹怕人民

纳粹德国都那么怂,你怕个什么法西斯?-激流网    从全局看,法西斯国家政权在打击某个个人时是强大的,但是在面对人民时,它又是弱小的。从局部看,法西斯政权少数最有效率的专政机关在针对弱小的个别反抗是当然很强大,但是占绝大多数的消极怠政的基层政权也绝不是有组织的民众的对手,甚至在特定情况下会倒向民众。

任何一个暂时成功(不会永远成功)的法西斯政权,都是建立在解决当时资本主义部分矛盾的基础上。今日上台的右派政府,既对恢复利润率无计可施(压低工资基本不可能,贸易谈判基本失败),又不能哪怕是暂时提高一下民众的生活水平(私有化和去管制势必伤害劳动人民),而且都没有取得本国资本家集团多数以及军方的明确支持,官僚机构本身也对其爱理不理,在自己党团之内的名声与威望都很堪忧。就这样一个半吊子的政权,是否出现“政令不出白宫/唐宁街”的结果还未可知,让他们去当法西斯真是高看了他们。对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处在外围和半外围的国家(如印度,巴西,越南),由于自己生产的剩余产品会有相当一部分以不平等交换的形式“进贡”给发达国家,所以能维持的统治阶级人口比例更小,能够有效收买的官僚队伍会更小,社会矛盾会更尖锐,镇压任务会更繁巨,因此如果出现法西斯政权,其国家能力也会相当贫弱,也更容易被社会革命所粉碎。

法西斯可怕吗?不仅不可怕,相反,法西斯分子他们自己还害怕得很,法西斯害怕的是联合起来的人民群众。随着世界各国工业化,城镇化和无产阶级化的进行,越来越多的工人,农民,乃至白领小资都能逐渐认清自己的无产阶级身份,并开始主动为无产阶级和人类未来而奋斗。同时,全世界越来越多的进步民众组织也如雨后春笋版出现。不是人民怕纳粹,而是纳粹怕人民。无产阶级和工农大众会筑起反抗法西斯的高墙,也会举起斩断资本主义的钢刀。

(作者:装甲巡洋舰曙光号。本文首发于“红旗太平洋”,作者授权激流网刊发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