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旦华采访录:对毛主席爱情婚姻的一点认识-激流网

朱旦华(1911—2010)是毛泽民的爱人,毛远新的母亲,一位充满传奇色彩的革命女性。作者马社香自2000年初夏以来,追踪采访朱旦华达11年之久,下面摘录笔者就毛泽东主席的爱情婚姻的采访对话公之于众,还原历史的真相。

笔者:朱老,您对爱情婚姻的感悟非同一般。近30年来,社会对毛主席三次婚姻众说纷纭,诸多分歧,您怎么看?

朱旦华:毛主席是开国领袖、革命导师,我知道的懂得的很有限,没有资格评说。

朱旦华采访录:对毛主席爱情婚姻的一点认识-激流网       朱旦华、毛泽民夫妇与儿子毛远新

笔者:但国内外攻击毛主席的言论,却不管这些。有的文章攻击一点不及其余,有的言论夸大其词混淆真相,在毛泽东爱情婚姻上,甚至出现“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是真理”的情况。将这个问题作为一项学术性研究,很有必要。请您谈一谈好吗?

朱旦华:你已经提出多次了。我也经常在想,为什么有人可以随意把毛主席说得乱七八糟呢?这是给我们党和国家抹黑。一步步发展下去,就会给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给我们党的历史,包括新民主主义那一段抹黑。像苏联一样,颠覆共产党执政的历史基础和民意基础。我应该支持这项研究。

我1937年8月认识江青,那年11月见到毛主席,1938年10月认识毛泽民,认识贺子珍是1949年,我和他们都有直接接触和多次比较深入的交谈。应该比道听途说写毛主席生活故事的人有一点发言权。

在许多人眼里,我是一个老革命、毛主席家的亲属,其实我更多的是一个经历比较多、喜欢想问题的知识女性。我想更多地从一个知识女性的角度,探讨你提出的这个问题,好不好?

公允地讲,我认为毛主席是中国历史上最有才华和男性魅力的一位伟人,同时也是一位感情婚姻比较严肃的丈夫,我还用不惯你们年轻人挂在嘴边的“爱情”那个词。

有人会反驳,毛泽东结过三次婚,都是前一段婚姻没有结束,又开始新的恋爱啊。

这些话不了解或曲解了事实真相。

我没有见过杨开慧。她牺牲时,我还在上海读书。但毛泽民熟悉杨开慧。毛泽民1939年、1940年多次和我谈过,“兄嫂1920年冬结的婚,1921年冬天,我听从哥哥安排舍家参加革命,来到长沙,党支部就建在哥哥家。哥哥是个刚性子,嫂嫂柔性子,两人诗歌唱和,很有意思。伢子好乖”。“我失骄杨君失柳”,毛泽东对杨开慧的情感浓得穿越了时空。如果杨开慧伴随毛泽东没有牺牲,我想,他们这对夫妻无疑是中国历史上才华昭世幸福美满的第一伉俪。他们有情有义有子还有“诗”。

朱旦华采访录:对毛主席爱情婚姻的一点认识-激流网       影视作品中的毛泽东与杨开慧

笔者:我到杨开慧故乡板仓专门考察过,杨开慧12岁就能写出很不错的古体诗:《和女友李一纯》。结婚前夕,杨开慧在日记中写u:“自从我完全了解他对我的真意,从此我有一个意识,我觉得为母亲而生之外,是为他而生的,我想象着,假如一天他死去了,我的母亲也不在了,我一定要跟着他死!假若他被人捉着去杀,我一定要同他去共这一个命运。”板仓杨开慧纪念馆保留着这段文字的手迹。

毛泽东带领秋收起义队伍上井冈山后,两地信息中断,杨开慧思念毛泽东,不眠之夜,写下了一篇篇诗文:

平阴起逆风,浓寒入肌骨。

念兹远行人,平波突起伏。

足疾已否痊,寒衣是否备?

孤眠谁爱护,是否亦凄苦。

书信不可通,欲问无人语。

恨无双飞翮,飞去见兹人。

兹人见不得,惆怅无已时。

朱旦华:杨开慧五言诗写得不错,对毛主席的深厚爱意跃然纸上。认真地讲,毛主席为中国革命不仅牺牲了6位亲人,还牺牲了他的亲密诗友和旷世爱情。

我听毛泽民说过,1927年9月至1928年长沙到井冈山秘密交通被敌人切断,井冈山上听到杨开慧已被敌人杀害,袁文才这才安排贺子珍照顾毛主席起居,后来在一座庙里为他们办了简单的酒水。

这一点,贺子珍也说过。解放后贺子珍一度在江西休养。一次我陪她看工业展览,展馆前方有座毛主席雕像,贺子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嘴里喃喃自语,也可能在和毛主席说话。回来的路上,她还沉浸其中,对我说,“杨开慧死了,你和我结婚;我没有死,你又和别人结婚”。贺子珍这句话,说出她的心结。给我印象太深,我老了细细琢磨,从中也反映了一些真实情况。

第一个,贺子珍和毛主席1928年初夏结婚,当时井冈山上下风传杨开慧已牺牲。第二个,毛泽东和贺子珍十年夫妻感情不错,贺子珍才有一种潜意识,只要她活着,毛主席就会等她。第三个,江青一定是贺子珍离开后,才到达延安和毛主席认识的。事实也是如此。你想,一个能为丈夫和采访女记者多说几句话、喝几杯酒就大闹的人,如果发现其他女人有靠近她丈夫的可能,怎么会一走了之。在红军时期,毛泽民和贺子珍也很熟。他从苏联回来,可能在共产国际党校里见到贺子珍,或听别人谈到贺子珍,具体什么情况,毛泽民没有讲。他只对我讲过第二个嫂子是个刚性子,兄嫂有时拌嘴,但来得快走得也快。哥哥总是谦让嫂嫂。也可能正是这种谦让,使贺子珍在延安敢于干涉毛主席和女记者交谈,偏偏不愿作检查,希望还能像过去一样,最后毛主席再次谦让。第四个,也可能正是有这种感情基础和把握,贺子珍才会与毛泽东分手十几年后,1949年从东北准备上京续缘,“杨开慧死了,你和我结婚;我没有死,你又和别人结婚”。这可能就是贺子珍准备上京及多年存在的心结。你想一想,我分析得有没有道理?

朱旦华采访录:对毛主席爱情婚姻的一点认识-激流网       毛泽东与贺子珍在延安

只有毛主席最了解和能解开贺子珍这个心结。1959年7月,毛主席在庐山提出和贺子珍见一面,很可能是想当面解释这一切,十年夫妻啊,使贺子珍能静心度过晚年。毛主席对贺子珍的爱意也令人心暖。夫妻由于历史原因分手了,心底永远保持一种暖暖的爱意,这不是人类提倡的美好情感吗?!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我看到一些书,将这件事也歪曲了。

关于毛主席和江青,我早几年对你说过,我在1937年“八一三”上海开仗后,去找过江青。认识贺子珍以后,我问过妇联几个大姐,都说江青到延安时,贺子珍已离开延安。

笔者:我曾到延安、西安、兰州和新疆做过一些基本调查。从相关采访和掌握的文字资料分析,毛泽东认识江青确实在贺子珍离开延安以后。

贺子珍到达西安时间在1937年7月。最初准备去上海治病,上海“八一三”战事爆发,才决定去苏联。毛泽东曾派人前来劝说。此时,江青还在上海。直至上海“八一三”战事爆发,江青尚没有动身。您9月初到达西安时,据西安八办相关资料,贺子珍还住在这里。不久,江青也来到西安八办。这既是一种历史的巧合,又是另一种佐证。在西安八办,你们三个即将有渊源的人相互之间竟失之交臂。贺子珍离开延安,与江青完全无涉。

我在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调查了解到,1937年11月贺子珍和刘英已到兰州。当时兰州八办主任谢觉哉接到毛泽东的电报,请劝贺子珍返回。他和新婚妻子王定国多次做贺子珍工作,王定国年纪比较轻,原来是西路军一个战士。部队被打散后,找到兰州红军留守处(后改称“八办”)帮助工作,由彭加伦介绍和谢觉哉结婚。王定国说话比较直爽,谢觉哉比较温和,但无论怎么劝,贺子珍当时一切话都听不进。贺子珍在兰州执意等飞机到迪化。终于等到苏联一架运货飞机,12月25日上午她和刘英等人一起乘机去迪化。我在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和新疆档案馆核实,贺子珍与刘英等人确实于1937年12月25日中午坐飞机到达迪化,飞机仅在新疆机场加油,下午即飞向苏联。

朱旦华:你走了那么多地方核实这件事,很认真。贺子珍在南昌休养时曾对我说过,毛主席三次挽留她:一是到西安后,毛主席带口信和打电报;二是走到兰州,毛主席仍发电报挽留;三是贺子珍到苏联后,毛泽东曾写一信:“我们难道就此分手了?”贺子珍回信:“就此分手。”这几年我仔细想这件事,贺子珍还说过,这封信是毛主席写在手帕上的,是毛主席用过的手帕,毛主席是个情感细腻太念旧情的人啊,他一直想挽回贺子珍。

笔者:毛泽东是在收到贺子珍这封回信后,才开始与江青正式交往。2002年我曾采访过张国焘的一个警卫员,叫赵登本,黄麻起义老红军,没有文化。抗战初期他在中央警卫团(当时为警卫连)工作,他清楚地记得延安纪念抗战一周年,召开过一次庆祝会,表演节目,毛主席也来了。江青表演京剧折子戏后,拿出一个小本请毛主席签名题字。毛泽东点点头,签了名。没有感觉有什么亲密关系。1938年秋,毛泽东和江青结婚。

朱旦华:那时候,国统区和根据地都没有什么正式结婚证,一次事实婚姻结束,再开始另一次爱情婚姻,都是合法的,也是合情的。在战争时期,毛主席的工作要全身心投入,是需要一个彼此喜欢比较细心的女性照顾的。我们应该给予理解和尊重。

毛主席对江青和对贺子珍一样,也是比较谦让的。实事求是地说,或许他们的感情也不错。我们不应该因为江青后一段政治问题,就在这段婚姻上不客观。我也说几件事。江青自生了李讷后,出现严重妇科病。1951年10月,我带远新去主席家,江青已是第二次到苏联治病回来,就是医治这方面的疾病。后来又去了两次,反复医治,包括化疗,效果都不大。那时候化疗没有现在先进,患者很痛苦,后遗症也大,江青身体更加不好。1959年在庐山上,江青亲自对我说:“我现在成了废人,怕风,一吹就病。一动满身虚汗,上个山差点休克了。医生嘱咐我要稍微活动,不能着凉,不能被风吹着,不能穿湿衣服。唉,我活动一下,跳次舞就要换衣服。谁也想不到我有病,还以为我是资产阶级生活作风哪。”江青身体有什么病当时是保密的,“文革”爆发后,估计江青已绝经,妇科病痛好一些,可以四处活动。毛主席在世,各地都是想方设法照顾江青病体。去世后,各种言论甚至脏水都有,不用说了。

毛主席去世几十年了,我总忘不了他在延安号召中国共产党人“要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毛主席一辈子就是这样做的。“文如其人”。你仔细想一想,是不是?

笔者:如果有人反驳您,现在有的领导干部反腐败报告说得一套又一套,到头来一查,有的贪污受贿竟几百上千万,还有上亿的。怎么能用“文如其人”解释呢?

朱旦华:提出问题要深入想想啊,这些腐败分子的反腐败报告,你去深入了解一下,不是秘书起草,就是抄的文件和其他报告,这些腐败分子从头到脚都不可能有反腐败的灵魂,怎么会写出精妙的反腐败文字。还是“文如其人”这个话。毛主席讲的“五种人”一个字一个字都是他从心底流出来的,“成千成万的先烈在我们前头英勇牺牲了,使我们每一个活着的人想起他们就心里难过,我们有什么缺点不能改正,有什么错误不能抛弃吗?”这是何等朴实何等感人的文字和情操啊!在毛主席著作中,有多少这样感人的文字和情感啊!那些腐败分子能写出来吗?那些造谣毛主席种种不堪的人,他们能写出来吗?也可能造谣诬蔑者本人的内心深处,就有一种封建淫乱心理,才能胡乱编出毛泽东生活方面的谎言,蛊惑人心。这也是“文如其人”。

我几十年来经常想,广大党员广大人民应该从各种有关毛主席的言论中,不断提高独立思考分析问题的能力,这也是提高我们民族素质的一个重要方面。毛主席是我们党的缔造者、开国领袖,我们是几千万党员的世界第一大政党啊,怎能让人随便诬蔑领袖的思想和人格呢?!

(作者:马社香。)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