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翻那些恶臭的鸡汤-激流网

中国人最讲究实用主义,对自己难以左右的事情不愿多谈,人到中年之后尤其如此,并被视为“成熟”和“睿智”,实在是对这些名词的莫大侮辱。

诸如雾霾之类令渺小个体感到无力的全局性事件,有些人坚持振臂高呼,并不全为了他自己,而当然也大都毫无成效。而一个“成熟”的中年人,却只默默地琢磨自己能做些什么,当然主要是为了自己,而且能够快速见效,譬如策划移民、譬如购买净化器、譬如一边策划移民一边做起净化器的生意……

个人的利益选择无可厚非,可怕的是社会把它公认成“正能量”,譬如“改变不了便要学会适应”,“空谈不如实干”……频频堆集在各种媒体的傍晚鸡汤,让人喝得恶心。

选择“适应”固然可以最大化个体利益,但社会从来不会因为“适应”而进步,人类社会的每一小步都是因为“不服”,诸如男女平权、奴隶废除,其中包含了多少人无望地呼吁和牺牲。如果自古以来的奴隶和女人都选择“适应”,这世界绝对到今天还是一片烂污。

“适应”怎会成为正能量?——我们不是蛇虫鼠辈,我们是这个星球的主宰,我们碾压了一切野兽,改变了这个世界,如今用这种姿态对世界负责?

世界不是那几个元首和总统的,世界属于所有人。一个普通人的声音可能不如大人物管用,但是如果你选择沉默就更没用。

我们身边很多弹丸之地的国民,用“不服”赢得了他们的自由自尊,他们可以指着身上的伤疤告诉子孙:老子用这个换来了你今天生存的环境。而有些地方的中老年人只会把毕生积蓄塞给子孙:离开这个地方,再也不要回来。

作为个人趋利避害的选项,固然无可厚非,可怕的是屈辱和逃离被公认为体面的成功——挣钱、移民,正在成为中产阶层内令人艳羡的选项,而那些振臂高呼的人则被视为loser和愤青。

雾霾终究还是带来改变,人们发现毒气室永远无法“适应”,甚至来不及等待逃离,终于人们为此聚集起来,有人冒着风险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有人为此失去公职和利益,他们终于掀翻了满桌子的鸡汤,发出不服的声音……毫无疑问,世界正在被艰难地推动。这些人不成熟吗?这些人不负责吗?难道只有在绝境中才能让“正能量”现出原形?

作为另外一个精于算计的民族,犹太人,从前他们也喜欢闷声发财、不问政事、善于在各种各样的体制下“适者生存”,成为了各种社会中狡猾的“成功者”,直到有一天他们终于发现,毒气室无法适应。

在绝境的历练之后,他们学会了勇气和牺牲,从此不顾一切在政坛发出声音、前仆后继重建自己的国家和文明。可怕的屠戮、伟大的牺牲,让一个自私自利的民族焕发了新生。

而我们只会因与之并列为世界上最聪明的种族而沾沾自喜,却不去问这个民族真正伟大的原因。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即便拥有最聪明的大脑,也会因群体性的麻木而陷入可耻的命运。

能不能对那些恶臭的鸡汤竖起中指,什么“改变不了就去适应”、“什么抱怨环境不如改变自己”……虽然个体的声音无足轻重,获益也无法立竿见影,然而正如鲁迅先生所言,假如一屋子的人全都惊醒,就未尝没有打破这牢笼的可能。

丑恶和不公需要去改变,而不是什么狗屁“适应”。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发声,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区别于蚁民、屁民。

文章来源:纸上建筑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