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日的雾霾席卷了近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土,而地处华北平原腹地的河北石家庄市,因为PM2.5和PM10一度双双突破1000微克/立方米,可称本轮雾霾的核心之地。

这个近年时常登上空气污染黑榜的城市,面对汹涌而来的雾霾,政府部门如何应对,考量着主政者的政治智慧。而被史无前例地限行、限产乃至停产裹挟的市民,也要面对生活完全被雾霾打乱的窘境。他们有车不能开,网上采购了物品也因为雾霾迟迟到不了货。数不清的航班被延误……想出门的人只能闷在家里或者办公室咒骂。

多年前设定好的发展路径,在雾霾的冲击下不得不被重新审视。城市向何处去,人们是该逃离这片被雾霾侵蚀的家园还是固守原地,与雾霾奋斗到底?

石家庄工人:真怕雾霾没把我们毒死,先把我们饿死了-激流网      从石家庄万达广场角度拍摄的两张图片对比,12月21日,晴天里清晰可见的石家庄电视塔消失了,有网友戏称:热烈庆祝石家庄电视塔发射成功。(拍摄者为石家庄网友“飘然”)

被雾霾改变生活的石家庄人

石家庄市民张女士是一位网购达人,但是,几天来,她从网上购买的东西一再推迟了发货时间。而后台显示的原因让她感觉好笑且无奈:受雾霾影响,河北多条高速封闭,交通受阻,请谅解。

出租车司机说,石家庄机动车限行以来,我们的活儿明显多了,甚至都可以挑活了,也不太担心网约车了。“就这么一直限下去吧,挺好。”他嘿嘿笑着说。

车辆限行,石家庄所有公交车免费。也正因如此,公交车上人满为患,每辆车内都像沙丁鱼罐头一样塞得满满的。偷盗高峰随之而来,很多市民反映在公交车上被偷钱包或者手机。“以前小偷上公交车至少还有交4毛钱车费,这下好了,小偷可以零成本盗窃了,而且目标客户大大增加。这轮限行下来,估计偷得盆满钵满吧。”丢失了手机的张女士无奈地自嘲,本轮雾霾中,她和她的至少三位亲友都在公交车上丢了东西。

雾霾,像一枚钉子似的,硬生生地楔入了市民生活的方方面面。

自从“PM2.5指数”这个名词走进大众生活中以来,石家庄始终是雾霾严重程度排行榜前十名的常客。2016年11月17日,一轮重度雾霾来袭之际,石家庄市政府一声令下,开始“利剑斩污”,全市各大工地、七大支柱性行业企业全部停产,机动车单双号行驶。但是,利剑没有抵挡住本轮来势汹汹的雾霾。在本轮雾霾“指数破千”的时候,有人说,这样的细颗粒物浓度,基本上可以从空中抓一把塞嘴里嚼吧嚼吧吃了。

在空气污染的大环境下,京津冀三地同为难兄难弟,但是相比较之下,北京靠近张家口风口;天津毗邻海边;唯有河北,尤其是冀中南的华北平原腹地,雾霾消散条件更为不利,而位平原腹地中的腹地、主城区人口超过300万、拥有河北最多机动车数量的石家庄,背负的抗霾压力可谓最大。

面对浓得化不开的雾霾,在石家庄从事律师工作的李益民一次次绝望。他说,今年上半年,石家庄的空气质量是有所好转的,还曾经连续出现过一级天。“那几天,石家庄市政府也是欢欣鼓舞,借着好天连续吹嘘他们做的环保工作,并预言空气质量退出全国后十指日可待。没成想,下半年以来,石家庄又一次次被雾霾笼罩,一次次登顶黑榜。”李益民说,他出差在外,别人一听他来自石家庄,都由衷地表示同情,“认为我在这样的空气里生存,委实不易。”

石家庄工人:真怕雾霾没把我们毒死,先把我们饿死了-激流网      12月21日,石家庄东二环附近一小区笼罩在一篇灰色得雾霾中。(郭天力摄)

政府公告乌龙迭出市民质疑:在玩过家家?

反思本轮河北省和石家庄市政府部门的表现,李益民气愤地给打出了负分。他举了几个例子。2016年11月,石家庄市政府发布公告称,为实现京津冀区域统一预警分级标准,共同应对重污染天气,经河北省政府同意,省政府办公厅正式印发了修订后的《河北省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预案中提及,为了保持本区域机动车限行一致,到年底前每天限行两个号。

但是,政府对外发布的公告仅仅存活了两天,就被一纸紧急通知作废--限号措施升级了。不再限行两个号,而是直接实行单双号限行。“可怜尾号是1的车主,4天里3天不能开车。尾号是1的车牌,现在在车管所几乎无人问津。因为政府每次限行,总是从1开始下手。”李益民说。

石家庄教育部门的通知更改则更为随意。12月11日晚上10点,因为预计第二天空气质量会恶化,石家庄市教育局通过微博微信校讯通等手段向全市的中小学发出次日停课公告。“我家孩子上小学,知道第二天停课后玩到很晚才睡觉。谁知道,凌晨两点左右,我们再次接到教育部门通知,说有一股冷空气南下,预计中的雾霾可能不会出现,第二天照常上课。”李益民惊呼,“政府部门是在过家家吗?”

夕令朝改让部分当地媒体措手不及。停课通知发布后,石家庄本地一家都市生活类报纸将该新闻作为头版头条,毕竟这是本年度首次因为雾霾停课。但是报纸进入印刷厂已经印刷完毕后,停课又被取消,第二天,印有停课通知的报纸尴尬出街。“如果要评年度假新闻,该新闻的入选可能是最让人无语的了。”

12月12日,面对家长和媒体汹涌而至的质疑,石家庄的各级政府部门纷纷选择回避,“石家庄早就有大气办,这种因为空气污染停课的举措,大气办应该是知晓的,但后来公开发表的报道显示,政府部门对媒体的质疑完全不当回事。”李益民向本刊表示,政出多门,让老百姓无所适从。

也许是因为上一轮应对雾霾不利招来的不满,本轮雾霾来袭,石家庄市政府选择了完全置身事外。18日以来,石家庄空气质量接连爆表,按说早已应该停课,但奇怪的是,教育部门却迟迟没有下发停课通知,最终,在媒体和舆论质疑一波接一波的情况下,12月20日晚间,政府部门才终于发出了停课通知。

工厂工人:“真怕雾霾没把我们毒死,先把我们饿死了”

在2013年初那轮连绵多日的严重雾霾中,石家庄市政府就认定,位于城市西北部的大量水泥厂是空气污染的重大源头,于是,开展了史无前例的水泥厂拆除大动作。

2013年12月的媒体报道显示,石家庄市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一天内集中拆除了西北区域的18家水泥企业。要是以一个火车皮能装60吨重量来计算,本次拆除的水泥企业,将减少大约64个火车皮的粉尘排放。

按照当时石家庄市的计划,2013年年底前,将先行关停所有水泥粉磨站;2014年3月底前,全部拆除西柏坡高速沿线区域内的中小水泥建材企业。官方一度表示:强力拆除或许是城市阵痛,但却关乎城市的长久发展。

石家庄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为数众多的水泥厂被强制关停,一度造成当地建筑工地水泥短缺,水泥价格飙升。同时,带来的失业人口也成为不稳定因素。至今,因为拆除工厂导致企业关门,仍有部分企业主通过各种途径上访。

对石家庄拆除水泥厂的做法,有企业主表示说:“政府拆了我们的工厂,但是雾霾依然,那我们的企业岂不是白拆了?损失该由谁来承担?”

确实,虽然水泥市场被彻底整顿,但是石家庄的雾霾还在霸占着黑榜榜首。接下来,挨板子的轮到了石家庄药企。

制药业一直是石家庄的支柱产业,在全国药企百强榜中,来自石家庄的药企占据5个名额。在石家庄史无前例的雾霾应对措施中,为数不少的药企被停产整顿。

石家庄东开发区的一家知名药企员工告诉《凤凰周刊》,停工令开始的时候,执行力度很大,不少药企确实停产了,但是后来有的复工或者开启部分产能。这位受访人士所在的药企,减缓了生产班次,员工的绩效受到影响。

“原本一个月就2000多块钱工资,这下限产了,收入又少了。”他说,“真怕雾霾没把我们毒死,先把我们这些底层员工饿死了。”

2016年初,石家庄市政府曾承诺年底前竣工一批基础交通建设项目,以大大减缓拥堵压力。但是现在,交通设施建设也全部停工了。石家庄西南部重要交通建设项目南二环西延工程,原本接近尾声,现在也被停工。市中心主干道路槐安西路一条上下匝道工程也陷入停工状态。因为工地围挡占据了部分道路,导致即便是限行了一半车辆的情况下,该路段也时常陷入拥堵状态。

部分楼盘施工也被叫停。有施工单位在网上发帖叫苦,这期间本是施工高峰,但是停工造成工期被延长,必然导致不能按时给业主交工,到了交房时间,开发商很可能将面对来势汹汹的业主。

即便如此,一场又一场的严重雾霾还是接踵而至。石家庄官方的调研结果似乎总与实际情况有出入。

该市在2014年8月对外公布的雾霾来源解析的结果表明:燃煤排放是石家庄市PM2.5的首要污染来源,煤炭消费总量大、燃煤结构不合理是煤烟型污染严重的主要原因;扬尘是石家庄市PM10的首要污染来源,各类建筑施工工地、道路积灰、机动车扬尘,尤其是城中村大面积拆迁等是扬尘的主要来源;工业排放也是石家庄市颗粒物的主要污染来源,制药、冶金、石化、建材等是大气颗粒物主要排放行业。该结论至今仍未做修改。

房屋销售:“不用做任何推销,看到阳光大海、蓝天白云,就成交了”

难以解释的是,与雾霾汹涌而至的同时,石家庄的房价近期也飙涨得让人看不清。

2016年以来,石家庄的房价涨势之高,甚至一度蹿升到全国首位。几年前媒体还在为石家庄房价能不能过万争论不休的时候,个别楼盘而今已迈上了3万大关,一万的房子已经属于便宜的。

“石家庄在很多产业上都不高端,转型升级压力很大,再加上雾霾的影响,怎么房价就这么高?”李益民对此表示奇怪,他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有利益方在推高房价,制造房地产泡沫。

有地产界人士拿石家庄在京津冀的区位条件与长三角地区的城市格局相比,预言在京津的高房价的重压之下,石家庄的房价仍有上涨空间。但是在当地老百姓看来,简直是个笑柄。“如果雾霾不消失,再高的房价也是泡沫,总有一天会破灭。”一位市民说。

产业转型压力巨大的石家庄,又背负上雾霾的压力,让这个城市未来航向变得飘忽不定。看不到前路的石家庄人,将希望的目光投到远方。

33岁的王强是石家庄人,在石家庄上完了大学。但是他并没有留在这个经常被雾霾包裹的城市,选择到空气更湿润的成都生活。“成都虽然也有雾霾,但是相比石家庄而言就小多了。而且,同样的房价,可以在成都买很好的房子,为什么一定要待在石家庄呢?”王强认为,雾霾和房价正在将部分准备扎根这里的人赶走。

与霾奋斗,其累无穷。被雾霾折磨得没脾气的石家庄人,开始重新打量这个城市,是不是值得与之长相厮守。

60岁的张女士是一个省直单位退休职工。她说,以前谁要说石家庄不好,她都会据理力争,但几年来,雾霾让石家庄的城市声誉跌至谷底。“石家庄有我的青春、事业和朋友,但是我却想离开这里,尤其是冬天,我要做一个候鸟族了。”张女士说,今年,她在海南的东方市买房时发现,来自石家庄的购房群体很大,无疑,都是被雾霾逼走的。

越来越多的海滨房产项目将石家庄作为拓客要地。一位代理海南项目销售的地产界人士略带尴尬地说:“这次的持续雾霾,让我们的销售业绩大大提高,不用任何销售技巧,从混沌的雾霾中走来的客户,看到我们的阳光大海、蓝天白云,Duang,就成交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雾霾帮了我们的忙。”

石家庄一位摄影爱好者“飘然”喜欢拍摄本地的城市景观。晴好的夜晚,石家庄市区高楼连绵,夜灯闪烁,展现着富有蓬勃朝气的一面。他的照片也在朋友圈里享受很高的人气。他在朋友圈里说:“其实我也拍雾霾天气里的石家庄,我就不发在朋友圈里了,我怕恶心到你们。”

(来源:凤凰周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