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在西安扣留蒋介石,发生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又称“双十二”事变。十年后,周恩来同志在延安举行的“双十二”纪念会上指出:“西安事变是停止内战、发动抗战的一个历史的转变关键。”西安事变的发生不是偶然的,而是历史大背景下发生的一种必然。让我们回到1935年,下重温那段历史,探究一下西安事变背后的故事。

又遇“双十二”探寻80年前”西安事变“发生的细节经过-激流网老年张学良口述西安事变资料的神情。

又遇“双十二”探寻80年前”西安事变“发生的细节经过-激流网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前,张学良(左)与蒋介石合影。

张学良在西安新城大楼等消息,心急如焚。他对杨虎城说,如果找到委员长,我一定劝服他抗日,并拥护他做领袖,如果找不到,我将割下自己的头,请虎城拿到南京请罪。绝不能因为停止内战,反而扩大内战。

张学良对蒋说:“所谓剿共匪你剿不完,我们没有老百姓支持我们,共产党有老百姓支持。我并不是同情共产党,共党也是中国人,咱们打什么呢?”

有人问张到现在是不是还支持共产党,张学良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还是不能同意蒋先生当时“安内攘外”政策!”

“很简单,”张学良说:“那时候的中共组织严密、纪律井然、军力强大,岂易瓦解歼灭,我的东北军两个精锐师与中共对阵,结果兵败,中共军经过2万5千里逃亡(长征)仍然保持实力,毫无垮亡的迹象,这样善战的红军,既不能消灭他,就只有跟他合作一同抗日!”

勖尔多士复我河山

东北大学也迁到了西安,张学良为校碑题字:

渖阳设校经始维艰,自九一八惨遭摧残,

流离燕市转徒长安,勖尔多士复我河山。

张学良说:“汉卿誓率东北健儿,披甲还乡,收复失地,任何可以牺牲,国家利益不能牺牲,最低也得不由我手里断送。今后,我们对日唯有抗战,决不再蹈前此覆辙!东北子弟更想不开,老家让给鬼子,撵我们到西北来送死。抗日是唯一的活路。”

蒋介石早接到西安不稳的报告,张的把兄弟冯庸也告诉陈诚,张学良不想剿共急于抗日。1936年10月,两广事件结束以后,蒋介石就赶到西安,希望镇摄军心。张认为,统一是民意,此次对两广和平解决,纯系遵从民意,我和委员长交情很深,我要认真利用这个地位加紧向他进言。张学良说:“每念家仇国难,丛集一身,已早拚此一腔热血,洒向疆场。”他一再向蒋苦谏,声泪俱下,要求抗日,却被蒋介石痛斥。

齐士英及郭松龄的弟弟郭大鸣,也来报告张学良不想剿共。蒋介石还对齐很生气,说张学良效忠党国,不容污蔑。12月4日,蒋介石第4次来到西安,住进临潼的华清池。30万的中央军,调来西北督战,南京的军政大员群集西安,剿共战争迫在眉睫。

12月9日,一二九运动一周年,西安学生发动请愿游行要求抗日。他们从西北剿匪总司令部出发,向人在临潼的蒋介石请愿。张学良赶去十里铺劝阻。

西安学生领袖李连壁说:“当时游行队伍到了灞桥的西边,张学良叫学生不要再到临潼去了,我把大家请愿的意见要求,告诉蒋委员长。前边你们去了,可能会遇到麻烦障碍。同学们希望相信我,我张学良是一个军人,我也是爱国的,我时刻都怀念着东北的父老兄弟,在一个礼拜以内,以实际行动来回答你们的要求。”

当天晚上,张学良与蒋介石大吵,蒋骂张两面人,岂可又代表学生又代表委员长?张说这样下去不等于投降?你叫日本人一点点蚕食,就把我们中国一点一点吞了,你不等于比投降还不如?蒋说张学良无耻,我作军人就没有降字。又说对学生只有用机关枪打。这把张学良激怒了,他想,你这个老头子,我要教训你。那么,委员长,别怪我张学良失敬了!

张学良决定发动兵谏,生死荣辱全抛开,回去就与杨虎城商议,说先扣了再说,只要他答应我们抗日,还拥护他做领袖,成功了大家共享,失败了我个人承担。

他选了白凤翔、刘桂五、王玉钻、孙铭九,去执行捉蒋,请蒋委员长进城来共商国家大事。还带了白凤翔去「照相」。

东北军将领王铁汉说:“白凤翔这人有胆有识,是骑兵第六师师长,但给白凤翔命令,白说委员长我只有见过相片,没见过本人。张就带他见委员长认识,第二天,就带白去见委员长。后蒋知道白是来给他『照相』,一直耿耿于怀。”

12月11日,蒋在日记中留下:“今日汉卿(张)形色急遽,精神恍惚,甚觉有异。此殆彼昨来见时受余责斥,因而不快欤?或彼今日已闻余训黎天才(西北剿匪总司令部政工)之言而不安欤?”

12月12日清晨5点半,东北军进攻华清池,蒋介石正在起床披衣,他就出登后山逃跑,越墙而出,墙外下临深沟,蒋介石跌伤了腰。然后就一路爬到骊山半山腰上的一块石头中躲藏。张卫队官孙铭九率卫队营官兵冲进5间厅,一摸被子仍然是热的,蒋的假牙还在,知道没有跑远就向后山搜,搜了一个多钟头。

不能因此扩大内战

张学良在西安新城大楼等消息,心急如焚。他对杨虎城说:“如果找到委员长,我一定劝服他抗日,并拥护他做领袖,如果找不到,我将割下自己的头,请虎城拿到南京请罪。绝不能因为停止内战,反而扩大内战。”张又下令给孙,若是上午9点还找不到委员长,就把你们的头给我送来!到了8点钟,人找到了。

蒋当时对孙铭九说,你把我打死好了。孙说:“我是奉副司令的命令来请委员长,到城里去谈抗日的问题。然后,就把蒋背下山在骊山这里,当年还有“精诚救国,感召金石”几个大字。

(作者:郭冠英 。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