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是多事之秋,对大家先是,美国大选的”反转剧“;后是,韩国总统闺蜜门事件的”泡菜剧。大家还未从韩剧和美剧之间解脱出,改革的前沿阵地,又出了罗尔事件。我们大中华深知“落后就要挨打“,实在不甘为人后,现在,又要出”新剧“了,不过是反转剧、也不是泡菜剧,而是真实版的医疗“大悲剧”;从魏则西的百度门事件到白血病小姑娘“笑笑”的父亲罗尔涉嫌骗捐事件;到近日,我室友的年仅十一岁的妹妹突然"不明死因"的死在仁寿医院,故事的主角第一次进入到我的身边人。

11月30日,室友妹妹进入四川仁寿县医院,医生信誓旦旦表示没问题;下午,病情恶化的时候护士说:“冷就多盖点被子啊”!然而,医生还是淡淡地说“没问题”;可是,就在傍晚时分,十一岁的小女孩却停止了呼吸!室友连滚带爬火速从北京飞回老家,见到的只是妹妹冰冷的尸体和医院冷漠的不痛不痒的解释。

没有病危通知书,病历也没有家属签名,更没有医生确诊!医生说好的”没问题“!最终,却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没了”!

这是医疗事故,是刚刚发生在我身边的”医疗事故“。

对大家来说,医疗事故一点也不陌生。最近的“罗尔事件”,我们不得不相信互联网的力量是强大的;前不久,魏则西用百度治不了自己的病,罗尔却用一篇网文拿到了200万+的医疗费。

First,如果网络信息是公开透明毫无隐瞒的话。当然,首先指的是百度等搜索引擎的推荐公正、公开、透明;那对于民众来说肯定是天大的好事!毕竟每个人的认识有限、信息有限、能力有限,通过互联网可以了解很多事情,获得很信息,解决很多问题;但现在如百度搜索是以广告费的多寡排序的,在同一水平下甚至不同水平下,广告费多寡而不是实力来决定搜索到顺序前后的。当然,百度没有广告费很难生存下去,但是广告与企业实力至少要匹配吧!不然,很容易形成恶性循环--有钱的多做广告增加客户然后更有钱投入广告,没钱的没有广告然后慢慢被市场挤压下去,然后就是垄断,产品质量啥的都不用说了,那是后话。

但是,在市场化的潮流中,没有钱就没有发言权。百度到底是用钱来扩大增强自己的实力呢?还是兢兢业业从实际出发排这个名次呢?如果是后者,那么最终很可能被搜狗等竞争对手以更加雄厚的资金打败,这是资本说了算的时代。

其次,网络缩短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给很多事件的爆料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但是这个平台的负作用,所带来的“副产品”更无法计数。首先是“网红”,不用怎么劳动就可以获得很多打赏,那谁还去劳动呢?劳动光荣的年代早已经过去,现在剩下的只有“有钱”就是大爷,你管我到底是有劳而获,还是不劳而获。尔后,就是恶性网络营销,说风就是雨,加上一波水军的渲染,什么事情都能“遍地开花”。而归根到底,就是奔着钱去的。

最后,我们来说说医疗。“医者父母心”,白衣天使、华佗再世,医生和医院那就给人以生的希望啊!但是,现在有的病,更许去求神问佛可能还比上医院看医生更靠谱些?至少神仙救不了,我们可以砸神像,但是,若医院不但不救人,反而还图人财害人命的话,我们能做什么?

能杀人吗?还是各种“闹腾”,各类上访吗?医疗事故会让我们用一生时间来承担什么各种“伤痛”。我们也只能“心伤”和“痛心”。倘若公道还在人间,那么我们追求公道,通过正常的渠道。可现实却是,离人民大众太遥远——“律师太贵,上访又有什么卵用?“与资本抗衡,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伤得起“吗?

医院从“治病救人”到“见利救人”的转变,为什么从“天使”到堕落成“魔鬼”呢?说白了,就是从“求义”到“求利”的转变。

求义,是为了大家好;求财,只是为了自已好。在医疗市场化之后,医院都要自负盈亏,尤其是私营医院。市场化虽然增加了竞争,开始时各家医院自然也会努力为人民服务生怕失去一个客户;但是,随着市场化的推进,各种竞争加上各种官商勾结之后形成了垄断。一个地方市、县往往就那么几家技术值得信赖的医院,而且大部分医疗资源极度集中在发达城市,那市场化的弊端就开始显现出—“看病难,看病贵”。

只有医生才是“上帝”,病人只要负责给上帝money就好了,然后就只能生死由命呢!

等出现了医疗事故,很多时候我们首先想的是医德缺失。然而,在市场化的条件下,当一切不管是不是东西的东西都能用money来衡量的时;每个人,首先考虑到的,当然是自己的利益;医生也不例外,“医德”对于市场中的医生,不是必需品。这就不难解释现在的医疗乱象呢!

那用市场原理来解释会怎么样呢?市场化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成了赤裸裸的——“金钱关系”。说好的“自由竞争”可以促进大家,提高生产效率,最终实现造福全人类远大目标。但现实是大资本垄断下来排除了几乎所有竞争,生产效率的提高只是为了更好的赚钱,而不是为了提高人民的福利。医疗市场自然也形成了垄断,莆田系垄断了全国基本80%以上的私营医院,而各个大垄断企业之间再搞一个联盟,那市场的垄断分割就更加滴水不漏了,简直是铜墙铁壁,创业的年轻人永远都在碰壁。当然,还是要给年轻人一点希望的--先挣一个亿嘛。

然后好像一切事故都是因为市场化,不市场化就好了嘛?但是,我们为什么要市场化,因为什么市场化已经出现了很多大bug,而全世界都在坚持不懈的走下去呢?这时,我们要看坚持走这条不归路的是那些什么人;是小老百姓?还是那什手握“重兵”的大资本家;是传说中的“民主”国会?还是象征性的“议会”--为什么说是象征性的呢?因为这很简单,大资本家有的是钱,收买议员就是小儿科嘛。

所以,市场化是一条不归路,是一条由大资本控制的不归路。我们该思考的是将来,到底何去何从?而不是,思考到底该不该市场化,毕竟市场化事实已经摆在我们眼前。已经无法阻止,多余的争论只是老调重弹的无病呻吟罢了。

人才是社会的主角,人的主观能动性才是改变社会的主要力量。既然,已经意识到了,那就不要再沉默。不仅仅是医疗,还是生死和未来。

(作者为北京某校大三学生)

医疗:从魏则西的百度事件到室友妹妹在医院”不明死因“的突然离去-激流网

受害人母亲:一位“痛失”爱女的母亲的"救助!"

2016年11月30日,我终于明白,世间“最痛!最痛!最痛!”,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女儿早上因腹痛就诊于四川省仁寿县人民医院(眉山市第二人民医院),经医院诊断为急性肠梗阻。就是这个再正常不过的小病,我的女儿却在当日下午在医院因“抢救无效”而死亡?!

我的女儿,我的全部,我的心肝宝贝啊。就这样因为医院一句“死因不明”,永远地离开了我,留下我这个近半百的人。在这孤独的世界,妈妈此生再也感受不到你的呼吸,你的温度,再也听不到你轻轻又脸红地对妈妈说:“妈妈,我爱你”。

我女儿于早上6点34分于医院挂号后,值班医生建议做CT。我女儿的身体的时候,我心疼得无法呼吸,哭到不能自已。我恨啊!我恨啊!为什么我不能帮我女儿承受这样的痛苦。而我的女儿还告诉我,“我不疼,妈妈,妈妈,你别哭”。

到16:30分,我女儿突然对我说:“妈妈,我好冷,我的脚也好麻。”我当即吓掉了半条命,连滚带爬地赶紧去叫医生。仅有一名护士隔了一会儿,到了病房,护士仅说:“冷就盖厚点。”十多分钟之后,我女儿嘴唇开始发紫,而在得到的病例中,我也惊人地发现有一系列我们患者家属从未见到过通知及病例纪录。(拍照的病例)

从最初入院到最后抢救,我一再通知医生护士,希望能够随时监控病情以便及时采取措施。但医院方面由于各种“不为人知”的原因始终不理睬,不观察,不作为!?!?

今天,在这里,我只想为我女儿讨回一个公道!为何早上入院后主治医生一直不采取有效措施?为何发生事故后医院阻止我们采取合法措施及时复印病例?为何病例经医院处理后出现了一系列前后矛盾和医院单方面伪造的虚假信息?为何出现如此重大的医疗事故医院却拒绝上报卫生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心中真的有太多太多的为什么!可面对我们家属的质问,医院至今对死亡原因不做出任何解释(录音);面对蜂拥而至关心这个事件的社会各界群众,医院甚至当众说出,我女儿的死亡与医院没有任何关系——这样的话!!!

面对医院这样的态度,我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求助大家。我不为任何,只求真相!我也不针对任何单位及个人,我想要的只有真相!我也只要真相!请大家体谅我作为母亲的心情,体谅我痛失女儿,却又讨不到公道的无助。请各位朋友帮我转发,给我提出一些好的意见,帮帮我,帮助我找到真相!我相信,正义从不会缺席!我此生永远感激各位的帮助!

时至今日,我眼前总是能看见笑着和我打闹的女儿。孩子,妈妈现在想陪你一起闹,可是我的孩子,你在哪里呢?我总是想起小时候,我搂着你问“今年妈妈比你大31岁,那20年后妈妈比你大多少岁啊?”……20年以后?20年后的妈妈已经垂垂老矣,可20年后的女儿呢,你又在哪里呢?

我知道她还是那个一直跟着我、喜欢黏着我、爱我的女儿,我知道她一定还在我身边。我伸出手,想摸摸她,可是我摸不到。我伸出手,想抱抱她,亲亲她,可是我也做不到。

......

......

愿这世间所有善良的人永远不会承受我今日撕心裂肺、肝肠寸断的——痛!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