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光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底层社会:有些人光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了-激流网

我想讲三个目睹或听闻过的人生。

第一个:

失眠了七个月,才知道凌晨五点 (在我生活的地方大多数人还有两、三个小时才起床)有个收废品的瘸腿老人每天雷打不动的起床收垃圾;雷打不动,记得有一次七级风,还下着阵雨,我本以为她不会出现时,耳边又响起了翻垃圾的声音。

后来才知道他有个智障的儿子,今年已经五十左右了;老人年轻时被亲戚强奸生下了儿子,又因为孩子小时候发烧没钱治使孩子变成智障 。 而那个亲戚还一直还偷她家的牛羊,最后有一天她的父亲忍无可忍把那个亲戚打死后自杀了,而她也因为“被碰过”所以一直没结婚。

九零年代带着孩子一起来到大西北,因为没有学历,没有文化 ,没有依靠她只能干最苦最累的活,和男人干的一样。

采油、扛木头、搬砖什么都做过,最后在给别人盖房子时把腿摔断了,没钱治,瘸了,之后就一直捡垃圾了。

(来自左邻右舍以及父母的八卦。)

我不知道该怎么帮她,就把家里瓶子啊废纸啊旧书啊好好的收起来,攒够一定数量了就放在干净袋子里和垃圾一起放在门口垃圾车里。

其实真的没几次,可是我真的永远忘不了她第一次看到袋子的神情(额,我家住一楼,当我再一次失眠时我听到她的脚步声就去窗子看了,想确认她收到没。):赶快把那个袋子收好然后一瘸一拐的走了,生怕有人和她抢似的。

只是一些瓶子废纸啊。

生活在底层社会的人啊,他们拼尽全力只是为了抓住我们生来就有的东西。

第二个

医院是最能体现人情冷暖的地方。

这里充斥着病毒、尸体、和金钱。

我父亲患癌症化疗完住在本市肿瘤科时,邻床住听说是卖菜的家庭,只住了五天,只有五天,五天啊!!!!!就因为欠了一屁股债没钱钱治病,出院了,听说后来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在那里,一天要花万把钱,一个如拇指般大的药,要两万,不包括关系费(药从飞机上一下来就要去机场拦着买。)

那里,你只管把钱往里砸,不一定能治好,但是你要砸。

一个普通家庭都能在挣扎中活活耗死,而底层社会的家庭呢,他们像一个精疲力竭的溺水者,连挣扎都不用挣扎,就沉入黑暗病冷的水中。

第三个:

我在初中时,有个同班同学

家住市区外的农田,没有洗澡的地方,所以身上总是很臭。

没有母亲,原因不知。

每天迟到,因为付不起每天两元的车费 所以走路来上学。

学费永远晚交。

只有一米五,(我目测的,他比我矮大概10cm(咦我好像暴露了什么))毛衣总是很脏。

于是我们班同学就欺负他,打他,骂他臭。(不是群殴,就是路过他桌子会打下头,看他过来申腿绊他,没事推几下那种)。

渐渐的,变成了一场由师生参与的欺凌狂欢。

他一考好,所有老师就冷嘲热讽 ,哎呀,怎么考的呀?巴拉,巴拉······

他一考差,那么卷子绝对要扔脸上。

国庆节,他没来参加运动会,失踪了十天。

父亲老师一起动员全校找啊!

最后,找到了,去采棉花了,脸都晒伤了,挣了200元,十天。

听说他父亲当场就是一巴掌。

然后给老师们跪着说我没教好孩子。

(这些是听在场的班主任说的。)

在你们还能在父母怀抱里撒娇时,他打工,被嘲笑,被父亲打了一巴掌 。

回学校时他买了一包巧克力豆到班里吃,全班同学都去抢,我没去,我吃不下去。

我们班班主任当着全班的面说:你缺钱哦,缺钱给我说啊,语气轻佻,包含着满满的不屑。

中考,他的分数超过了吊车尾的本地生了,但没有学校录取他。

再后来,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看,这就是底层社会。

在沼泽似的人生里,你挣扎的话,会死,不挣扎的话,也会死 。

我是何其幸运,在经历了苦难后能拥抱人生中的美好; 而底层社会的人民,等待他们只有来自生存的考验直到死亡,不能跳跃、不能奔跑、不能旋转,只能爬着,爬到人生终点。

这个答案中说的大多数中低层社会的生活,就好像这张图一样,你努力飞跃的话,是可以摆脱困境的。

底层社会:有些人光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了-激流网

底层没有生活,只有生存。

其实我还有听闻目睹过很多底层故事,比我所说的还要残酷许多,我母亲回老家坐飞机,老家的老人说我妈出息了,居然能坐飞机;我认识一收破烂的小孩,成绩能拼下一本的,但他却说考那么高干什么;我同学的老家亲戚,和我一样大,家里有个智障哥哥,在我初三时就被强制嫁给一个智障,就因为他们家的妹妹答应和她哥哥结婚;我母亲认识一个一起工作的,她的弟弟妹妹也是她的儿子女儿……山区里的孩子,一辈子没出过大山,就这么长大结婚生子死去,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很多人眼中的底层,这是幸,也是不幸。

底层除了物质上穷,更可怕的是因为种种条件限制看到的世界也只有一点,或者说是已经不敢去追求更好的世界。

中度抑郁时,人会一边歇斯底里的哭一遍用头撞墙。

但重度抑郁的时候,人是没有任何情绪的,只是躺着。

你懂吗 ?

但愿你一辈子也不要懂。

(作者:Athena。激流网选自知乎)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