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川普当选美国总统的各种分析和评论铺天盖地,美国国内的进步民众抗议运动也已经持续有五天之久,而世界资本市场和政治精英们则对其当选也做出了耐人寻味的反应。

有在川普当选前公开表态宁愿川普当选的“脑残左派思想家”齐泽克,也有呼喊法西斯主义已经重新降临而哀求桑德斯这样的“好心左派”巴迪欧。而中国一些所谓的“左翼大佬们”也与右翼保守主义一起为川普”站台“,并将其当选鼓吹为“反建制派的胜利,甚至是庶民的胜利“,更有不少在美国的华人小资们也公然为川普站台和投票,赞扬其对“资本主义秩序”的维护精神。

川普当选之际,资本市场与资产阶级国家统治精英们已经用实际行动做出了最好的回应,选后半天美国股市连续大涨创历史新高,而美元的上涨甚至联动脱欧后的英镑上涨(川普上台后见的第一个外国政党领袖就是英国脱欧运动中至关重要的独立党的前党魁),而选前诱惑小资们入市的黄金已经连续三天大跌,如巴菲特,索罗斯之流更是大为赞扬川普刚刚出台的经济大纲,这种种背书已经充分说明财阀对于新川普当局未来的信心。

川普新任命的幕僚长和白宫媒体总管也分别来自共和党内最保守反动的力量与媒体界臭名昭著鼓吹种族仇恨与阶级统治的保守媒体。那些经常提到川普如何反建制的人,视若无睹的是川普的竞选活动有200多名美军将领的背书,有美国最反动的媒体的鼓吹,还有武装三K党徒和其网站在美国南方为川普的公然站台,我们姑且不论川普是个以地产起家亿万“富二代”,但他从来不是华尔街与华盛顿的“圈外人”,当奥巴马在华盛顿“记者俱乐部年会”的讲台上嘲笑川普质疑他出生国籍时(川普当时就已经表示要参加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初选),川普正坐下面的嘉宾席中。如果将拿财阀金援的希拉里称为圈内人,而将自己给两党都大笔巨款的川普称为“反建制派”,这本身就是个笑话。

当然川普还远远不是法西斯主义,在19世纪到20世纪初的欧美历史上,像川普这样财阀世家出身与浮夸自大的政客,比比皆是。川普代表恰恰是极其反动的右翼保守主义(虽然这不是法西斯主义),他的获胜并非法西斯主义的胜利,而是资产阶级财阀集团为避免走向法西斯主义而进行的“自我修正”,同时这种右翼保守主义与民粹主义也为危机继续恶化下法西斯主义培育了营养液与铺平了道路,同时这绝非是美国的个体现象(固然以美国在世界范围内的霸权体系与地位,这本身就很重要),但这更为重要的是全球范围内右翼民粹与保守思潮全面回潮的一个表象,其他还有已经发生的英国脱欧、匈牙利右翼上台、奥地利与德国右翼复苏(德国为首的中欧地区正在东欧化,包括波兰等国公然推动立法禁止女性堕胎与承认教会在宪政中的地位)复苏,同时这种右翼保守主义也发生在中国,所谓传统国学的兴盛(已经从穿汉服发展到宣扬裹小脚与一夫多妻制),官方媒体否定革命,否定社会进步论与唯物主义,阴谋论大行其道,打着继承革命与毛泽东名义的国家主义,公然煽动民族仇恨与大汉族主义。

对于社会变革的认识,需要判断其发展方向和来源基础,其是向前还是向后?根据目前的选票统计,美国川普支持者中最活跃分子和被鼓动的主要群体是白人、老人、男人、持枪者、原教旨清教徒,简单说也就是美国社会中最反动最保守的群体支持川普上台,在年收入10万美元以上的群体中川普与希拉里不分伯仲,甚至略占优势,而在5万美元以下群体中希拉里的优势非常明显,川普获取的支持来自于5-10万美元的中间阶层的支持明显高于希拉里,这并不证明了川普赢得中下劳动人民,而恰恰反映了小资产阶级与工人上层(尤其白人技术工人)的右倾与保守趋势,而且我们需要记住的是本次投票率甚至低于2000年小布什与戈尔竞选的投票率,是16年来最低的投票率,近一半美国人没有参与投票,这本身反应的是社会政治惰化,与8年前奥巴马第一次选举时的情景截然不同,而政治惰化与政治参与度低本身就是社会保守与反抗力量的衰弱的表现。

在川普当选后遍布全美的近一周的抗议活动目前仍然是自发而散乱的,而且也不可持续的,川普将之称为是“职业抗议者”的活动其实也没错,因为这些还能走上街头的往往是过去社会运动中“最活跃分子”,他们是“以抗议为生”(虽然并非以此维生),因此这只是暂时的“感性反射”而已,是否可能发展成为大规模社会运动,还有待观察,虽然据说左翼运动与女权运动都会在川普就任时发动大规模抗议。

在这种形势下,川普上台后当局推行的大资本政策,将很有可能在毫无实质性阻挡下顺势而为,而可能出现类似于1980年代里根和撒切尔政府上台后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一样的又一次深化反动。

根据川普的竞选承诺与其宣布的经济大纲,和其准备搭建的行政班子,川普显然是有备而来,而且与在两院内占据优势的共和党职业官僚集团达成了默契。可以预见川普未必会完全兑现其竞选承诺,但相当部分承诺会得以贯彻,并且有可能帮助资本主义体系改出“下降的长波趋势”,诸如大搞所谓涓滴式经济刺激,推动特定产业技术革命与基础建设,取消奥巴马健保,推动浮动最低工资,遣返数百万非法移民调整国内劳动力市场;在政治上更加崇尚美国利益优先与秘密外交,并且为保证核心利益不惜动用军事手段,在社会和文化上反移民,反女性,反平权运动,推崇宗教神圣、美国国家主义与传统家庭价值观。这些保守主义措施将进一步有利于资本财阀统治,而损害广大底层劳动人民,实质上是在“犁平”平历史上数百年进步主义运动,社会主义运动,劳工运动与共产主义运动所努力争取得改良成果。

有些左翼说,你们对川普否定半天,其实反对川普就是支持希拉里,就是想保建制,,是支持改良主义与资本财阀的妥协,严重点是“假革命或伪革命”,至少也是缺乏斗争信心的标识。但川普与希拉里不同之处在于,虽然他们都是为美国统治财阀集团服务的,但他们的出身和管治手法不同。希拉里所代表的是财阀集团的代理人制度(套用一种说法“职业官僚集团”),从美国建政以来,财阀集团对政治的操控与把持毋庸置疑,但是变得越来越隐蔽与巧妙,在19世纪到20世纪初,两院中像川普这样富豪世家二代,出身军校与常春藤联盟的政客比比皆是,现在参院中也有不少,但是总体上日趋将国家的日常统治事务交给职业化专业化的官僚集团,而律师与其他专业知识分子群体成为了这种官僚上层集团的主要来源。这是为了制造出在法律条件下政治中立与社会管理的现象,为此官僚集团虽然在本质上代表着财阀统治集团的利益,但其必须又要貌似中立调和社会矛盾,因此这也为改良提供了空间,当然这种代理人制度本身就是阶级冲突和工人阶级与劳动人民广泛抗争后统治阶级不得不寻求的缓冲而已,同时也以此协调统治阶级内部不同集团的利益冲突。

无论是奥巴马也好,希拉里也好,甚至桑德斯也好,其实都是这种官僚集团的成员,而且作为官僚集团和代理人,他们同时也会寻求其自身的利益和权力范围,并利用合法与不合法条件谋取私利,这是官僚集团之弊病,而非资本之弊病,为维持其自身的存在,其还不时需要寻找新的代理事务,由于改良主义运动的存在和意识渗透又使这种代理人经常要表现出某种“进步性”,这也是为什么职业官僚们的改良性,诸如奥巴马与桑德斯等。(而且从个体上而言,这些个人在进入改良的官僚集团体系内部初,也很可能怀有真诚的与无私的目的的,只是其存在与发展需要服从官僚集团自身的利益,包括虚伪性与局限性)

漫漫冬夜终有尽,东方破晓日又红

而今天又不少所谓“左翼”加入保守主义的合唱团,批判所谓“政治正确性”,其中包括所谓过度女权,同性恋平权,种族平等(反向种族歧视),劳工平等权,非法移民的生存权与工作权等,恰恰暴露了自身的不足乃至消极。“白左”的错误与虚伪不是在于将这些“政治正确”奉若神明而是只能选择性地与虚伪地去宣扬这些权利,并且无力从根本上贯彻这些权利。(否认这些权利,实质上就是否认数百年社会运动用血泪与火铁所争取来的进步成果,一个社会主义者如果连这些基本原则都不承认,就不配自称是社会主义者与马克思主义者)。当有左翼宣扬所谓“真小人”(川普)比“伪君子”(希拉里)要好的时候,恰恰是在自己否认进步价值观,为资本神圣张目。

这确实是改良资本主义的困境与美国职业官僚集团的危机(无论两党的职业政客都是这些职业代理人),但未必就是社会主义的福音,而恰恰可能是野蛮资本主义的警钟。由于代理人无力进行全面完善管理,或者代理成本(包括官僚谋其私利与改良妥协)过高,所以财阀集团不得不赤膊上阵,川普参选的出现这有可能成为美国政局内圈和倒退保守的一个标志,是家族政治与圈内政治的进一步固化。而川普之所以能上台,本身更是左翼意识形态在群众中的缺位,与自身缺乏有力量的广泛组织体系所导致的,由于左翼群体无法提供整体性的替代方案,群众无法从未来中寻找出路,则只能向后去寻找出路。

所以,只要左翼保持这种衰败与自我溃散(无论是在美国,中国还是世界范围内没有强大的基层组织和广泛社会运动发生时),仅凭今天的左翼力量(无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阻挡保守主义的回潮是极为困难的;川普等保守主义上台不一定就会激起工人阶级的反抗,恰恰相反可能导致更多青年与劳动人民对社会主义道路(未来道路)的灰心丧气。命定论(宿命论)的信仰(群众在危机下必定不堪忍受而将反抗,左翼先知们只要引领群众,革命终将到来)是某种自我认知上的唯心主义,其根源恰恰在于绝望与不自信。

在无尽的黑暗之后可能是更黑的黑夜,社会主义还是野蛮主义不仅是一句口头警告,而是正在发生的现实。只有承认这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1990年代历史性失败后的又一次探底为前提,在此基础上承认道路的曲折与黑暗,反省历史上的教训,坚定地寻找创新与面向未来的路径,脱离自我麻痹的衰败,同时为保卫数百年已有的改良成功节节抵抗,对美国左派而言首先就要从反制“川普当局”开始,基层深翻,努力抵抗,当前正在自发推动的反川普运动不是小题大做,而是远远不够;需要从工厂,从广场,从公交车站,从学校开始,采取各种手段反击保守主义思潮。

每个生活在美国的华人左翼都应该考虑自己为此能做些什么?即使那些怀有民族主义的华人左翼,你也应该扪心自问,作为三百万少数族裔与劳动人民中的一员,你希望你的孩子生活在川普与保守主义统治下的美国吗? 

而生活在其他地区的左翼则不能漠视美国(这个最大帝国主义堡垒)已经落入右翼保守主义手中,更要在本地区坚定反对保守主义和民族主义思潮,推动真正基层的劳工运动与进步文化运动。只有承认我们生活在漫漫冬夜开始之时,我们才能有所警觉地做好准备。

也才可能“漫漫冬夜终有尽,东方破晓日又红。”

(本文来源:红色中国网)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