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2日是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现在有人说,孙中山是国民党的领袖。我们认为,这种说法不准确。孙中山确实曾经是国民党的领袖,但是在他逝世之后,国民党被以蒋介石为首的反动派篡夺了领导权,致使国民党从一个追求民族、民主革命的资产阶级进步政党,堕落为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反动政党。孙中山先生晚年积极倡导“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主张“平均地权”、“节制资本”,这些早被尔后背叛革命的国民党新军阀所抛弃。

由于国民党背叛革命、屠杀人民,日本大举入侵中国之后又消极抗战、积极反共,逐渐丧失民心,最后被毛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人领导全国人民将其打倒,败退台湾。到台湾之后,国民党继续实行所谓“戒严”,对人民实行白色恐怖,大肆抓人、杀人,对各种进步分子实施镇压,欠下了新的血债。这一点,也被岛内台独势力抓住把柄,作为其推行台独主张的口实。1986年国民党被迫开放党禁之后,2000年国民党败选,遭到人民的第二次唾弃。后来在和民进党“比烂”过程中,国民党、民进党均曾再次当选,那只是“比烂”的结果。

因此,国民党早已背叛了孙中山先生的革命遗志。他们表面上一直奉孙中山为领袖,那只是在欺骗人民,尽管他们未曾明确说“联俄、联共、扶助农工”、1924年改组国民党都是孙中山的“晚年错误”。真正继承孙中山先生革命遗志的,是毛主席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以及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的各民主党派、包括国民党内的左派人士。我们今天看待孙中山先生,应当说孙中山是中国民族、民主革命的伟大先行者。孙中山代表的方向,是中国人民的方向,是毛主席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的方向,决不包括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的方向。这就好比,我们只能说毛主席是中国一切真正共产党人的领袖、是中国人民的领袖,毛主席决不是修正主义分子的“领袖”。毛主席的方向,是科学社会主义方向,而不能让毛主席为那种打着社会主义旗号、行资本主义之实的行径“买单”。

背叛革命之后的国民党虚情假意地纪念孙中山先生,只能是为了欺骗人民,我们决不能上他们的当。不仅今天的国民党是如此,蒋介石时期的国民党也是如此。正因为如此,鲁迅先生曾写下讽刺诗:“大家去谒陵,强盗装正经。静默十分钟,各自想拳经。”这首诗,鲜明地勾画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嘴脸,他们不是孙中山先生革命遗志的继承者,他们是杀人的强盗、是镇压人民的刽子手,他们去中山陵“谒陵”只不过是假装正经,在默哀的时候,他们脑子里思考的,不是如何继承革命先辈的遗志,而是怎样互相倾轧、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因此,1927年背叛革命之后的国民党,直至今日的国民党,其实都没有资格标榜为孙中山先生的继承人,他们没有资格纪念孙中山先生。

那么,背叛毛主席革命路线的现代修正主义,与孙中山先生相比,又如何呢?孙先生一生,把民生主义作为重要目标,主张“平均地权”、“节制资本”。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当家作主之后,实行了土地改革,真正做到了“平均地权”;紧接着,毛主席不仅领导中国人民对官僚资本实行了剥夺,而且领导了对民族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初步建立起全民所有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生产资料公有制。可是,“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的资本是节制了还是扩张了?官僚资本是否又重新出现了?原有的全民所有和集体所有的国营企业是不是大部分已经垮台了?私人资本主义是否已经成为我国经济的主体?东南沿海的血汗工厂是否比比皆是?各地农民工兄弟年终讨薪是否难于上青天?然后,再看当今中国的地权状况。城市里,房地产商不是横行霸道、到处强拆吗?在农村,不是正在实行“资本下乡”为主导的“土地流转”吗?所有这些,不仅背叛了毛主席革命路线,也违背了孙中山先生的革命遗志。难道事情还不明显吗?

革命导师列宁曾经指出,在杰出的革命领袖逝世之后,资产阶级总是给他们戴上各种光环,目的是为了安抚被压迫的人民,同时又在暗中歪曲革命领袖的思想、学说,磨灭其革命锋芒。列宁当时讲这个话,指的是西欧工人运动中的修正主义分子如何对待去世之后的马克思。实际上,斯大林逝世后的苏联修正主义时期,列宁也曾遭遇过如此待遇。在中国,背叛革命的不肖子孙们,一直在用同样的方法对待孙中山先生。毛主席逝世后,修正主义走资派难道不是用这种方法对待毛主席吗?所以,当他们说毛主席一句好话的时候,引用一句毛主席语录、毛主席诗词的时候,我们务必不要过分解读,而是要看清真相。

正因为蒋介石反动派背叛了孙中山先生的革命遗志,而中国共产党人继承了孙先生的遗志进而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并继续进行了社会主义革命,所以新中国成立后,每年的国庆节,天安门广场上都要树立孙中山先生的画像,这是毛主席决定的。毛主席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其思想、实践与孙中山先生有着密切的历史联系,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同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也正是对孙中山革命遗志的最好继承。如果我们认真学习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等著作,就可以加深这方面的认识。

现在,有人要给毛主席摘掉“马列帽”,否认毛主席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而把毛主席描绘成简单的所谓“民族英雄”,还有人说马克思的理论是历史宿命论、毛主席提倡主观能动性,从而在理论上制造“马毛对立”。所有这些,都是不正确的。同样,我们也不能割断毛主席与孙中山先生的历史联系。而且,就像我们把毛主席与修正主义走资派严格区分开来一样,我们也要尊重历史,把孙中山和国民党反动派区分开来。国民党反动派的祖宗不是孙中山,而是蒋介石、汪精卫,共产党内修正主义分子的祖宗也不是毛主席,而是伯恩斯坦、考茨基、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而毛主席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国际上是师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在中国近现代不屈不挠的革命历史中,则紧紧连着洪秀全、孙中山。这一点,今天的青年一代,有志于学习毛泽东思想、继承毛主席遗志的人们,千万不要忘记。

无论宵小之辈如何拉大旗作虎皮,将丝毫无损于革命先贤的历史光辉。历史虽然是曲折的,但永远是滚滚向前的。

这也让我们同时想起老革命家韩西雅同志曾经写过的一首《满江红·重读毛泽东诗词选集》,其中有云:“附骥尾,攀鸿翮;欺世者,蚊虻谲。续貂忘自量,舍蝇冤玉。萧瑟秋风今又是,幽燕白浪滔天激。涤秽污,浊玷浪淘清,归完璧。”

韩老的诗词,一连串使用了“附骥攀鸿”、“狗尾续貂”、“舍蝇冤玉”三个成语典故。“附骥攀鸿”语出汉代王褒《四子讲德论》:“夫蚊虻终日经营,不能越阶序,附骥尾则涉千里,攀鸿翮则翔四海。”就是说,蚊虫飞得再高,也不过就是门口的台阶那么高,但是它们攀附在骏马的尾巴上、鸿鹄的翅膀上,却可以飞得很远。“附骥攀鸿”这个成语,一般用来比喻渺小者依附或凭借他人的力量以扬名。古代的官员以貂尾为冠饰,到了晋代,朝廷任官太多、太滥,貂尾不够用,只好以狗尾代之。“狗尾续貂”常常用来比喻用不好的东西续在好东西的后面,前后两部分非常不相称。“舍蝇冤玉”,也作“蝇粪点玉”,是说苍蝇的粪便落到了纯洁的白玉上面,污染了上好的玉石。唐代陈子昂有诗云:“青蝇一相点,白璧遂成冤。”如果说,孙中山先生的革命精神是上好的白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上好的白玉,尔后的那些宵小之辈、“欺世者”们,打着“继承者”、“一脉相承”名义而蝇营狗苟、欺世盗名,不正是“附骥攀鸿”吗?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之后,再加上“某某理论”、“某某重要思想”,不正是“狗尾续貂”吗?干了压迫人民、损害群众利益的勾当,还自称是在坚持社会主义、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不正是“蝇粪点玉”吗?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历史的发展,随着人民的觉醒,时光如涛荡泥土,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块洁白的玉石,一定能够在历史的滔天巨浪中得到冲洗,重新成为完好的白璧,发出应有的光辉!这就是韩老所说的“涤秽污,浊玷浪淘清,归完璧”。

文章来源:旗帜中流网特约评论员 雷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