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岁的李某在94年因犯罪入狱,2012年被假释,仍处于社区矫正期。但他出狱后没有住处、收入,身体也不好。尽管儿子孝顺,但他不想再拖累本就生活困窘的儿子,所以故意抢劫,“起码在监狱,长病的话国家还管,有吃有喝的,比在社会上还强。”他说。(齐鲁网)

看罢这条新闻,让人想起08年《京华时报》的一篇报道,一位年届七旬的湖南农民付达信为了“不愁吃穿”在北京站持刀抢劫,他抢劫完了不逃跑,反而等待被抢者喊叫,以便引警察来抓。宣判后,付老汉恳求法官重判自己,“法官,您再好好审审吧,判得太轻了。”“判太轻,过两年出去还是不能养活自己怎么办?”“实在不行就再抢劫,然后回监狱里养老。”

65岁的老汉为何选择“入狱养老”?-激流网

美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欧.亨利,曾有一篇著名的小说《警察和赞美诗》。其中的主人公苏比:在冬天来临之际,苏比想方设法到监狱过冬,他六次犯事,为非作歹,可是都没有如愿,正当他听到教堂赞美诗,决定重新做人时,却被莫名其妙逮捕了。胥某和付老汉简直是苏比中国版了。只是相较于48岁的胥某为了“吃牢饭”,第一次放火即入狱;和为了“不愁吃穿”在北京站持刀抢劫的付老汉,第二次抢劫就如愿入狱。他们似乎比作家欧.亨利笔下的流浪汉苏比似乎运气要好得多!

在互联网上稍加搜索,就不难发现,因为生活困境想“吃牢饭”,和打“入狱养老”主意的人并不只是此二人。2006年71岁的广东中山流浪汉李召坤也同样选择了故意纵火。在向警方主动自首后,他这样交代自己的犯罪动机:“我曾听说放火烧山可以坐牢,而坐牢有饭吃、有衣穿,不用再流浪。”而《新京报》之前的一篇更让人震惊,北京顺义法院曾开审一个抢劫案,抢劫犯的犯罪动机居然是因为自己犯了重病,无钱医治,希望犯罪后进入监狱里获得国家免费治疗。

有位86岁的河南老囚犯孙来有,半辈子五进五出监狱,在狱中度过43年。每一次到该出狱时,他哭闹着不愿离开。86岁的孙来有因年老体衰已瘫痪在床近三年。监狱为了他的生活起居,给他配备了两名护理人员,负责他的服药、洗澡、洗衣和吃饭。饭食为监狱特供,包括一盒牛奶、一个鸡蛋或蛋花汤。出狱后,狱警赵海伟第一次到敬老院回访,孙来有立即展开双手说:“政府,我想回监狱”。赵海伟还对媒体说,有次路过第三监狱因乌鲁木齐越狱事件而加固的围墙时,这个老囚犯嘴里不住喃喃,为什么会有人越狱……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用这句俗语来形容监狱围墙内外两边的心态,是再合适不过了。一方面是一些入狱的人想早日释放,一方面却是有人想方设法让自己早日入狱。但是谁不珍惜外面的自由的生活,谁愿意蹲大牢?用七十多岁的付老汉的话说,蹲大牢之前的日子“食不果腹”,自从被抓后,生活一下子好了起来,每天一日三餐能吃饱了,不用劳动,生病了有人看。从这个角度说,抢劫入狱满足了他对“好生活”的全部想象。尽管让人匪夷所思,但这样的选择却或多或少让人有些心酸。

我们没有理由指责于他们牢狱中“老有所养”的“夙愿”。尽管一些农村地区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办理了老农保,但是,从媒体反馈的信息来看,老年农民现在领到的养老金每天只有区区几元钱,买棒棒糖、养蛐蛐还差不多,根本不可能养老。现在即使有些农村地区增加了一些,但农民养老基本还靠养儿防老。如果自己身体健康,子女日子过得红火,养老倒还好办;如果子女生活困难或者不孝顺,农村老人的晚景将比较凄凉。

也许让付达信们浑然不知的是,他的忘情怀念和衷心赞美,也是尖锐的批评,呈示了在未富先老的中国,一部分人老无所依的暗淡现实,暴露了养老制度的羞处和不足;让一些老之将至者感同身受。

(本文作者:风清扬。来源:作者专栏)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