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超级中学”,恐怕大家最先想到的就是闻名全国的衡水中学、毛坦厂中学这一类的“高考工厂”,因为每一年高考过后,这些学校都以极高的“清华北大入学率”吸引着人们的眼球,却又因严密的管理、高强度的学习和自杀事件引发颇高的争议。对于目前全国大多数二三线城市的高级中学来说,为了永远没有尽头的“高入学率”的目标,取得傲人的政绩与收益,套用“衡水模式”就成了一个不二法门。

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

在激烈的竞争中被筛选出来的胜利者是无比幸运的,尽管学习的内容是脱离实践的、学习的方式是机械的、对学习的感觉是厌恶的,但是,仅仅是“能把别人踩在脚下”这一点,就足够让优等生收获相当的快感了。然而,我们都不能不承认,绝大多数同学之所以在做出自主选择之前就被送到了应试教育的传送带上,只是为了一个目标:在就业市场上把自己这个劳动力兜售出卖,所以努力去学习一些自己根本就不感兴趣的领域,是为了把自己卖出一个更好的价格。

然而,现实的社会里总有那么一些特殊的领域,喜欢搞出一些让屌丝们望而却步的东西,到如今连中学也不例外。这些中学低调含蓄,媒体也不喜欢大肆宣扬;它们的名气不如“衡中”、“毛坦厂”,不会让人张口就来;但是它们培养的学生,不仅不比高考工厂毕业生的价格低,而且有相当大一部分生来就不是和普通人一个战斗级的。废话不说,直接上图,你们感受一下:

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

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

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

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

唉,别人家的大学,哦不,是中学。

这就是一个被称作“开放式结构的花园学校”,由OPEN 建筑事务所设计,入围2015 年伦敦设计博物馆「年度设计奖」(Design of the Year)的建筑名单。如此财大气粗,不亚于大学的建筑与设备,确实只是来源于一所中学——位于房山区的北京四中。 在京城,出名的干部子弟学校绝不仅仅这一所,这里的高考成绩也一般在人大附中之下,常常屈居第二,但这无法掩盖它的贵族光芒。这里曾经高干子弟、商业巨贾集中

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

目前也仍然在培养着众多未来的政客、学者和娱乐圈的明星。我们可以把这些人统称为“精英子弟”,这些孩子的家庭,基本上也可以用四个字总结:非富即贵。它所声明的招生规则和其他地区一样,是按几所小学的学区划分的,但是能顺里成章地上北京的小学,光这一点就已经把绝大多数草民拒之门外了。北京的外地打工者若是想让自己的孩子在北京上一所普通的小学,那里就有25个证明等着你去一个个盖章呢。等你办完了手续,孩子都长大一岁了。 它的升学率自然也是十分惊人的:

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

某名人不是说过吗,高考是目前的中国的体制下最公平、最不坏的一种方式,按照这种理解,如果说在这所学校里产生了成绩最好的同学,我们就应该认为他们付出了更多的时间用来刷题和学习。 然而,情况恰恰相反,越是类似于北京四中这种的贵族学校,它的教育手段就越是偏向于我们常说的素质教育、脑体结合,而不是死学习。

这是他们的社团:

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

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

这是一个被改造成有机农场的顶楼,作为36个班学生们的试验田。

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

这是他们在自己的学校里参与农田从播种到收割全过程的劳动。

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

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

孩子们收获的快乐真是快要溢出了屏幕。谁说体力劳动就一定要和贫穷、辛苦划上等号?不为生计所迫的体力劳动难道不是每个人格健全的人都需要的吗?我们今天如此惧怕一份靠体力为生的工作,不是因为社会的剥夺把它变得面目可憎吗?但是这样的素质教育不是你想要就能要。放在我们身上,还能行得通吗?别说种什么试验田了,就是课间十分钟出去打打篮球,都是要被班主任批评不抓紧时间的。对于家境不够优越、教学资源普通的那些中学生来说,他们高考的每一分,都要靠眼泪和汗水一滴滴地去砸出来。他们为了更好的成绩,根本是无从选择,而且还真的就偏不如人家成绩好。

反正从小到大一直是在题海里遨游的小新已经要哭晕在厕所。 老师和家长经常会说,我真的是心疼孩子,但是没办法,如果不是这样,就会被激烈的竞争甩下去。这也就是为什么,教育部屡次关于“素质教育”的倡议最终往往都沦为空头文件、面子工程。而说实在的,在精英学校里,享有比较完整、快乐的素质教育,和保持着摇摇领先的成绩是不矛盾的。这一切只是因为他们比常人拥有更多更先进的资源。

当几乎所有的网友不是在羡慕,就是在称赞这是中学教育方式改变上的一个伟大的进步时,大家仿佛都忽略了一个问题,也是网络发声的主体——小资和中产们不太会注意到的事实:我国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约有1.8亿人,其中失学儿童有2700万,如果加上进城谋生的农民工子女、超生子女以及统计误差等因素,保守估计失学儿童也在5000万左右。据统计,我国每年仅小学就有250万人辍学,1/3左右只能读到小学,1/3只能读到初中,再读到高中的已不到30%。如果一本录取率按照10%计算,也就是说,哪怕你只考上了一个普通一本大学,也许你还并不满意,但是你已经属于全国同龄人中的top3%了。中国实在是太大了。在北京几所精英中学集中了几乎全国所有优质教育资源的同时,因贫穷而失学、厌学,导致考不上高中大学,才是目前教育现状的常态。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

恐怕,看到这里,已经有大波“精英们的拥护者”要按耐不住他们的声音:“你的意思就是你弱你有理喽!不能因为中国还有人读不起书,就反对这种教育的进步吧!人家有钱,让自己的孩子接受最好的教育是天经地义,有钱无罪,我要是有钱也会让自己的孩子接受这样的教育。你这种观点可以说就是圣母婊、仇富心理。” 这种说法绝不罕见,也可以说就是目前在学生、小资群体中最流行、常见的一种观点:贫穷即是有原罪,有钱则是掌握了永恒的真理。不过,先别急着扣帽子,我没有说要去政商大亨和名媛名流的微博下面逼捐去支持乡村教育,我只是要扒一扒这所谓“教育进步”的本质。
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

就说不论是高端华丽的建筑设计、还是无可挑剔的师资力量,在市场经济里,都需要金钱和利益的支持。北京四中的这个花园学校建设,首要的是得到了万科集团的资金支持。万科引进的项目不仅仅是这一所学校,北京长阳新城的其他四所小学、幼儿园的建设也都是万科投资。如此之财大气粗,我不禁猜到,这个万科集团应该是炒房子的吧?果不其然,上网搜了一下,发现在这个干什么都赔钱的经济“新常态”时期,唯一活跃的产业恐怕就要数房地产业了。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

最早在1980年,邓小平指出要走住房商品化路线。而万科就成立在这之后不久的1984年,可以说借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挖到了第一桶金,成为了传说中先富起来的群体。至2000年,时任建设部部长俞正声(北四中的校友)宣布住房实物分配在全国已经停止,从那以后,中国的房地产业正式进入市场化发展阶段,直至今天,在政府和房地产商们的合作之下,终于实现了富者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的现状。

很难想象一个月薪不过万的工薪家庭有能力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这样的学校学习,这样的贵族学校岂会向工农群众敞开大门。所以在贵族学校里上学的孩子,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分享了他们父母从别人那里无偿取得的劳动成果,才得以获得今天优越的素质教育。当农村、小城市的高中生因为自己一天做了好多题、超越了许多人而振奋地热泪盈眶的时候,不好意思,人家过的,才是生活。

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

然而,你若是用知名网红咪蒙的说法解释有钱人之所以有钱的原因,我也无可奈何。真心无力吐槽。

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房山区的这所最美中学,揭开了吸血式教育的遮羞布-激流网

资本的天性就是总能去往使它最大程度增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