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6日,甘肃省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的村民杨改兰将自己的四个孩子杀死后服农药自杀,年仅28岁。8天之后,杨改兰的丈夫李克英在安葬完妻儿后也服毒自杀。至此,这个原本的四代八口之家便只剩杨改兰的奶奶杨兰芳和父亲杨满堂两人。

不堪忍受长期贫穷、悲苦又绝望的生活,杨改兰带着她的孩子们去了,这是穷人之死,这是向生之苦难做出的最沉重的抗议。通过结束生命,杨改兰从这个罪恶的世界里解脱了。

有人说,他们是“盛世蝼蚁”,但我说,这是不了解蝼蚁和穷人的区别而说出的话。“蝼蚁尚且偷生”,因为它们虽然卑微,却生活在大自然之下的蚁群社会里,自然状态就能保证它们的生存;但穷人不同,穷人生活的人类社会,是个脱离自然状态的高度成熟而发达的文明社会。这个文明社会炮制出了同样高度成熟的阶级对立、社会压迫和不平等,它养育了资本家、高利贷者和无数的骗子,它拥有警察、监狱、军队等高度专业的国家机器和官员、税吏等整个官僚集团来保卫自己的统治。在这个社会里,少数人的财富丰裕是以多数人的物质匮乏为前提;在这个社会里,文明进步同时也是腐败堕落。蝼蚁服从自然规律就可以“偷生”,而穷人服从社会规律就只能一死了,穷人在这个社会里根本不能保证自己的生存。蝼蚁只需接受自己在动物社会中的卑微地位,却不用承受“文明”社会后天强加的重重苦难。怎么能说穷人如蝼蚁一般呢?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