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近日又添新篇。据网帖,2013年3月,王某与张某举办了无证婚礼。当王某发现张某“婚”后出轨时,张某父母以二人未取得结婚证为由,劝其净身出户,女方遂向榆林、府谷两级纪委举报“公公”张少军(陕西府谷县国土局副局长)贪污腐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张少军目前已被双规(据9月28日《华商报》)

也许,当王某入官家时,多少会掺杂对腐败的渴望和优越感,因此,当其惬意享受腐败果实的时候,她是心安理得的,也不会动起举报的念头。王某之所以最终走进纪委,根源还是因为她和张少军之子的婚姻没有法律保护,净身出户的概率极大。这种不正常的家庭关系,决定了这位儿媳与张家存在心理距离。

可见,王某举报张少军,并不是因为她正义感爆棚大义灭亲,而更象一种鱼死网破的普通复仇。正因为如此,网民对这种举报并不看好,称之为意外惊喜,属于误打误撞或反腐闹剧,反腐别指望被赶出家门的儿媳,这种偶然反腐靠不住,不能当成反腐利器和反腐常态。

随着纪委反腐的沉寂亲属反腐情妇反腐小偷反腐小狗反腐名烟名表曝光等等如同一幕幕狗血剧,成为民众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这些新兴途径的反腐对于反腐事业来说,其作用并非可有可无。即使是杯水车薪,多少也拓宽了反腐的渠道,成为多元化反腐的有机组成部分。虽然此类举报暂时还屈指可数,但毕竟已经撕开了缺口。它既然可以从无到有,当然也能够集腋成裘

有一句俗话,叫做天要使其亡,必先使其狂。腐败分子并不是天生的,但是,一旦滑入腐败的泥淖往往身不由己、难以自拔,且越陷越深,就更加是非不分。在这则新闻里,当王某和张家闹掰之后,一度受到人身威胁。

王某在举报信中说:张家撵我净身出户,竟然说:想告告咯,想闹闹咯,纪检委、检察院起不到作用。大不了闹成府谷县轰动新闻。’”这样看来,腐败分子从自我膨胀到有恃无恐,实在是自我暴露、自掘坟墓。虽然东窗事发的路径各有不同,并将以其他新的形式暴露出来,但都是有利于腐败分子完蛋的。

腐败问题暴露方式的多样性甚至荒诞性都应当鼓励。在长期反腐的过程中,既要重视同体监督,注重发挥巡视和网络举报的作用,也要畅通举报和曝光渠道,为各种新型举报搭建平台。

举报人的身份和动机并没有高下之分,只要有利于捉拿腐败分子任何举报人都不应该受到质疑和轻视。且不论儿媳举报,即便是敌对势力别有用心提供的官员腐败线索,同样应该受到欢迎。

本文来源:作者博客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