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知凡

历史总是惊人的重复。一百多年前一战爆发的时候,第二国际的先生们纷纷倒向了本国资产阶级政府,喊出了保卫祖国的机会主义口号。最近,俄罗斯发动了入侵乌克兰的战争,俄共久加诺夫迅即发表声明,支持普京的行动,国内许多反对资本主义的人们,也纷纷在对外政策上倒向支持俄国。这些先生们不仅忘记了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立场,甚至忘记了本国曾经受过帝国主义侵略的历史。

坚持马列主义战争观,反对帝国主义战争-激流网

在俄乌战争爆发后,和平主义、沙文主义、超帝国主义纷纷登场,因此,进行科学的战争观教育是一件非常迫切的事情。

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当然包括回答战争、和平与革命这一重大关系问题上。列宁在十月革命前科学地分析了正在进行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性质,并且发出了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革命战争的号召,毛泽东也曾科学预见抗日战争的进程,提出了持久抗战的正确方针。但失去了马列主义视野的一些军事专家,就开始屡屡发生误判了。张召忠2003年曾预测,美军将会陷入到游击战争的汪洋大海,美军会到处遭到袭击,会在巴格达爆发惨烈的巷战,但是都没有发生。如果说张局座至少口头上还坚持马列主义战争观和人民战争理论,那么金灿荣说二十万台军在导弹面前是一堆烂泥,简直是赤裸裸的沙文主义观点了。可笑的是,在这次对俄乌冲突中,金灿荣又一次错误地判断了局势。但是,国内许多民众对战争的理解都是来自于这些专家,这不得不说一个极大的悲哀。让我们来看看马列主义对战争的科学观点吧!

一、战争的根源


战争是一个历史范畴,既不是自有人类以来就有,也不会永世长存。原始社会没有私有财产,没有阶级对抗,所以也不存在剥削反剥削、压迫反压迫的斗争,更谈不上战争。部落内部各成员间发生的一些非根本性的矛盾和冲突,氏族、部落等社会组织就能较圆满地调整和解决。当然,在部落外部,即部落与部落之间也发生过一些武装冲突,但这同我们所说的阶级社会的战争在性质上是根本不同的。首先,它只是因争夺猎场、草地或复仇而造成的一种偶然的对抗现象。他们对俘虏或者屠杀,或者放回,或者收容,或者将女性作为自己的妻子,根本不存在阶级奴役和民族压迫。正如恩格斯所说:“这种战争可能以部落的消灭而告终,但决不能以它的被奴役而告终。氏族制度的伟大,但同时也是它的局限性,就在于这里没有统治和奴役存在的余地。”当时的社会生产条件决定它既没有专门进行战争的军队,也没有专门进行战争的武器。所以,原始社会部落间的那种偶然的武装冲突,在科学意义上根本不算是战争。

到了原始社会末期,由于生产力的发展,劳动产品有了剩余,私有财产出现了,人们逐渐分裂成相互对立的阶级,人类历史逐步由原始社会发展到奴隶社会。在奴隶社会中,充满着各种战争。这时的战争,首先是奴隶主阶级为了维护本阶级的利益,镇压和掠夺奴隶的一种手段;同时,它也是被压迫的奴隶阶级反抗压迫、剥削,争取自身解放的一种手段,比如古罗马的斯巴达起义。另外,还有奴隶主集团之间争夺统治权的斗争,比如商朝末期的武王伐纣战争。

因此,私有制是战争产生的根源。


二、现代战争的起源


一般而言,资本主义上升时期的战争统称为近代战争,现代战争是指帝国主义时代的战争。现代战争的实质是什么呢?克劳塞维茨说,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列宁发挥了克劳塞维茨的观点,他说,要了解现代的战争,必须对欧洲各国的全部政策作一个总的观察,必须真正地研究和了解资本主义强国的两大集团在战前几十年间所实行的全部政策。不然的话,我们不仅会忘记科学社会主义和一切社会科学的基本要求,而且会根本无法了解这次战争,会被沙文主义和民族仇恨的骗子牵着鼻子走。

一战前的德国处于快速发展期,而英国则走向衰落,但快速发展的德国迫切需要海外殖民地,势必与占有大量殖民地的日不落帝国发生冲突,因此列宁说:试问,在资本主义基础上,要消除生产力发展和资本积累同金融资本对殖民地和“势力范围”的瓜分这两者之间不相适应的状况,除了用战争以外,还能有什么其它办法呢?

战争的爆发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私有制引起的国内阶级矛盾,如果本国阶级矛盾发展到一定程度,帝国主义分子也有可能通过发动战争来转移矛盾消解革命。

简言之,战争作为政治的非和平手段,一定是国际国内矛盾到了非常严重的时候才会爆发,有两个基本条件,一个是帝国主义两大集团之间矛盾尖锐化,双方的资本输出与势力范围的矛盾已经到了只有通过打仗才能一较高下的程度,另一个是国内的工人运动到达了革命的临界点,战争会成为统治者转移矛盾的手段,但事与愿违的是,战争往往又反过来会激化矛盾,成为革命的最后催化剂。这就是历史无情的辩证法。

当前俄乌战争,一方面是由于俄罗斯和北约在北溪二号管道铺设上的矛盾,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也就是2021年,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等前苏联国家接连爆发了大规模工人罢工,哈萨克斯坦的罢工还引发国内政变。俄罗斯国内也爆发了自2011年-2013年俄罗斯示威以来该国最大规模的反普京抗议事件,普京对这些抗议事件的态度都是镇压、镇压、再镇压。本国以及盟国的阶级矛盾也应该是普京发动对外战争的一个原因。

综上所述,战争的根源是私有制,现代战争的根源是帝国主义,那么,帝国主义仍然存在,世界大战的危险就会存在,这是改变不了的趋势,要消灭战争,就必须要消灭帝国主义制度。

三、马克思主义者对待战争的基本态度是支持正义战争、反对非正义战争。

在阶级社会里,特别是在帝国主义时代,战争是一种极其复杂的政治现象。有内战和外战,有大战和小战,参战各方有大国有小国,有强国有弱国,战争有进攻有防御,有胜利者有失败者。

从战争的阶级性质、政治目的和在社会发展中所起的历史作用看却只有两类,即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对此,列宁曾指出:“战争和战争不同,有正义的战争和非正义战争,有进步的战争和反动的战争,有先进阶级进行的战争和落后阶级进行的战争,有巩固阶级压迫的战争和推翻阶级压迫的战争”毛泽东同志说:“历史上的战争分为两类,一类是正义的,一类是非正义的。一切进步的战争都是正义的,一切阻碍进步的战争都是非正义的。”

我们的态度也很明确,支持正义战争,反对非正义战争。

那么,什么是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呢?在当代,历史的进步性是同被压迫人民的根本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的战争,毫无疑问就是正义的,比如当前印共(毛)游击队反对印度剥削阶级政府的人民战争,菲律宾共产党反对本国资产阶级政府的战争,都是正义的战争。

反之,那些为了奴役、压迫和掠夺人民,为了争夺世界霸权或地区霸权的战争,为了镇压本国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而发动的内战,不管进行战争的阶级、国家、民族或政治集团披上多么漂亮的外衣,也都是阻碍社会进步的、反动的、非正义的战争。比如美国发动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印度发动的围剿革命者的“绿色狩猎行动”、还有现在俄罗斯发动的乌克兰战争。

另外,是不是在本国领土上打仗就一定是正义战争呢?答案是否定的,不能简单地根据战争在哪国的领土上进行来判断战争的性质。
全部问题在于这种“进攻的”或“防御的”战争的政治内容。因此,无论战争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发生,归根到底总是由剥削者和压迫者挑起的。从实质上说,一切被压迫、被剥削和被奴役的阶级和民族,被迫进行的自卫和反击,不论在什么时候和什么地点进行战争,都是“防御战”。列宁说过:“假如明天摩洛哥向法国宣战,印度向英国宣战,波斯或中国向俄国宣战,等等,那么不管谁先进攻,这些战争都是正义的、防御的战争,而任何一个社会党人都会同情被压迫的、附属的、主权不完整的国家,希望它们战胜压迫者、奴隶主和掠夺者的大国。”

既然战争性质不同,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那么,一切马克思主义者,就不应当笼统地反对或支持一切战争,必须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地拥护和支持一切正义战争,谴责和反对一切非正义战争。

四、战争成败的关键

既然是战争,成败肯定是引人关注的问题。俄乌战争,结局是谁胜谁败呢?

战争成败直接来源于战争双方的力量对比,但战争双方的力量对比不但是军力和经济力的对比,而且是人力和人心的对比。军力和经济力是要人去掌握的,导弹需要人的制造和使用,这个人是有情感的,他内心是否支持这场战争,是非常重要的因素,所以,但凡是战争,领导者都会进行动员,告诉战士们打仗的目的是什么,即使是侵略战争,也会编造一个保卫祖国、传播民主或者捍卫自由之类的幌子。战争的正义和非正义,人心向背是经常起作用的因素。兵民是胜利之本,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

二战后的战争,大多数是美国发动或参与发动的。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如果遭到被侵略国的进步政治力量领导的人民战争的反抗,基本是失败的,比如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如果发动战争的是侵略者,但被侵略一方领导人本身是腐败无能的,这时候双方军事实力和指挥就会起到决定性作用,但即使大国占领了小国,因为发动战争的大国本身的侵略性质,决定了这场战争无法取得最终的胜利,美国在阿富汗的撤军就是典型的例子。

人民战争只有在代表社会进步方向而且能广泛动员民众的政治力量领导下才能进行,自身腐败、脱离群众的萨达姆和卡扎菲当然无法发动民众为保卫他们而战,就算保卫祖国的口号喊的震天价响。张召忠、金灿荣们预测的失误正是在这里。

俄罗斯侵略乌克兰,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本质,俄国国内爆发了大规模反战抗议活动,俄罗斯肯定没有全胜的把握,另一方面,有民粹主义倾向的泽连斯基号召乌克兰人民奋起反抗,这场战争的侵略性质决定了泽连斯基的做法是符合乌克兰人民利益的,根据乌克兰一个社会学小组针对2000名乌克兰民众进行的民意调查,泽连斯基现在的支持率高达91%。但无法得到美欧直接武力支持的泽连斯基要完全靠自身赶走俄罗斯侵略军也是比较困难的。

因此,民粹主义的泽连斯基和威权主义的普京可能都无法获得完全的胜利,这个时候资产阶级之间的媾和就成为一种选项。这个时候,要警惕资产阶级之间为了妥协,牺牲无产阶级的利益。

五、战争、和平与革命的关系

战争除了胜败,还有没有其他意义呢?当然是有的。

现代战争为无产阶级革命及其胜利创造条件。早在1887年,恩格斯就曾指出不久就会有一场具有空前规模和空前剧烈的世界战争。“那时会有800万到1000万的士兵彼此残杀,同时把整个欧洲都吃得干干净净,比任何时候的蝗虫群还要吃得厉害。”但这场世界大战“只有一种结果是毫无疑问的,那就是普遍的贫困和为工人阶级的最终胜利造成条件”。

还在第一次世界大战进行过程中,列宁就一再告诫和鼓励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在战争中阵亡的和由于战争而丧生的几百万人并不是白白地牺牲的。千百万人在忍饥挨饿,千百万人在战壕中牺牲性命,他们不但在受苦受难,而且也在聚集力量,思索大战的真正原因,锻炼自己的意志,他们对革命有了愈来愈清楚的认识。”“对于我们这就是保证,保证反对资本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一定会在欧战以后到来。”事实完全如列宁所料,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确实在欧洲各国普遍形成了革命形势,在俄国,由于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党的正确领导,而胜利地实现了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从此,开辟了世界历史的新纪元。这是战争引起革命和革命制止战争的突出例证。第二次世界大战更是如此,英美帝国主义妄想通过扶植战败的德国充当防范苏联的屏障和镇压人民革命的打手,然而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的主观愿望相反,战争又不可避免地引起了更广泛、更深刻的革命,来了个“义战遍于全世界”,出现了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

毛泽东说,“如果发生了第三次世界大战,资本主义世界就要完结。如果有疯子要发动战争,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灭亡的是帝国主义。”

有人会说,战争要死很多人,怎么办?战争要死人,从人道主义的角度看,当然是不好的事情,但战争的爆发并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也不是爱好和平的人们所能决定的,何况现在和平时代,家庭内部冲突、劳资冲突,也并不温和,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战争”呢?在历史上,一战造成数百万俄军的死亡,十月革命恰恰制止了战争的继续进行,减少了生命的损失。所以,一味地反对战争,是做不到的,是一种和平主义思想。

作为马克思主义者,从来不一般地、笼统地、抽象地谈论和平,而是把和平同革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以革命的观点看待和平问题。列宁认为,“幻想和平而不鼓吹革命行动,那就是惧怕战争,与社会主义毫无共同之处。”列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一年之后,曾极其精辟地分析了当时资本帝国主义国家中,从不同阶级立场出发同情和平的三种人。他说:“在资本主义国家的现实政治里,同情和平的有三种人。(1)自觉的百万富翁害怕革命,想加速和平的到来。他们清醒地、正确地宣称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民主”的和平(不割地、限制军备等)是一种空想。而机会主义者和考茨基的拥护者之流,正在鼓吹这种庸俗的空想。(2)不自觉的人民群众(小资产者、半无产者、一部分工人等)希望和平,不管是什么形式,他们反战声浪一天天高涨,朦胧的革命情绪一天天强烈。(3)自觉的无产阶级先进分子,革命的社会民主党人,密切注视着群众的情绪,利用他们一天天增长的渴望和平的心情,把朦胧的革命情绪变成明确的革命情绪;并证明只有采取群众性的革命行动来反对本国的资产阶级和政府,才是走向民主和社会主义的唯一道路。”

列宁的这段分析科学地告诉我们:在阶级社会里,和平同战争一样都是有阶级性的;在资本-帝国主义时代,有帝国主义和平和社会主义和平之分;帝国主义资产阶级需要的是帝国主义和平,即“和平”地剥削、压迫和奴役无产阶级、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人民;机会主义、修正主义者是帝国主义资产阶级的奴才,他们适应帝国主义的需要,鼓吹社会和平主义,即口头上的社会主义,实际上的帝国主义、资产阶级的和平主义;无产阶级及其政党所宣传的和平是社会主义的和平,即通过无产阶级革命,推翻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统治,建立起社会主义社会之后出现的真正的和平。人类永久的和平时代则是同在全世界消灭资本主义和实现社会主义这一伟大事业联系在一起的。

能制止战争的,只有团结起来的人民群众一起走社会主义道路。无产阶级要自觉坚持国际主义,反对沙文主义,因为侵略别人,或者支持这种侵略,自己并不能因此得到解放,反而会被绑在资产阶级的战车上。

叙利亚战争已经绵延十余年,造成了无数人的死亡和伤害,产生这种悲剧的原因恰恰是叙利亚只有反动政府军、各地军阀和外国侵略军,独独没有类似于红军这样的队伍出现去组织群众,进行革命,消灭国内外反动派。乌克兰人民也面临这种形势,什么北约、俄罗斯统治者都不是好东西,只有乌克兰工人阶级联合其他劳动人民一齐对乌克兰的垄断寡头进行斗争,走社会主义道路,才是唯一出路。1914年,列宁曾撰写《告乌克兰工人书》,号召工人们不分民族地联合起来同资本作斗争。列宁说:乌克兰工人“只有同一切民族的工人首先是同大俄罗斯工人,即矿工、工厂工人和农业工人结成兄弟联盟,我们才有可能找到解放的道路。”

俄罗斯的工人阶级也应该反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支持乌克兰人民的反帝斗争。正如恩格斯所说:“既然各国工人的状况是相同的,既然他们的利益是相同的,他们又有同样的敌人,那末他们就应当共同战斗,就应当以各民族的工人兄弟联盟来对抗各民族的资产阶级兄弟联盟。”

帝国主义必然导致战争,战争引起革命,革命制止战争,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对现代战争的基本观点,一切社会沙文主义者、和平主义者之所以错误,是因为他们并不了解战争的起源以及如何对待战争。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的:“人类一经消灭了资本主义,便到达永久和平的时代,那时候便再也不要战争了。那时将不要军队,也不要兵船,不要军用飞机,也不要毒气。从此以后,人类将亿万斯年看不见战争。”

参考文献:

[1] 列宁:《社会主义与战争》

[2] 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

[3] 毛泽东:《论持久战》

[4] 赵明义:《科学社会主义》,山东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坚持马列主义战争观,反对帝国主义战争-激流网

(作者:知凡。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