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二字,我们日日见,天天听。从我国的一系列国家机构的命名来看,总少不了“人民”二字。但是,这两个字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既熟悉又陌生——以至于观网的知名作者创造性地发明了“人民富豪”一词,以彰显自己对“人民”一词的理解,然而拙劣的理论功底却露出了马脚,最终事与愿违,闹了个不折不扣的大笑话,到最后观网的其他作者都不得不进行批判了。

虽然“人民富豪”一词已经火遍网络,与之相关的文章也已“洛阳纸贵”,但我们还是来看看这位理论家得出的结论,鼓起勇气直视这位大师百出的漏洞吧。

观察者网眼中的人民富豪马云-激流网

我们可以看出,理论家想要得出“人民富豪”的结论可谓是处心积虑。他通过“尝试描述和定义”,认为这些富豪们“必须配得上人民富豪的慈善公益这一特殊类型”。看来我们还需要回看这位大师的一系列论述,并清晰地明白到底“人民”是什么,才能痛快地收回这位大师分发给富豪们的,由我们的名义命名的高帽子。

什么是“人民富豪”?

我们先来看看“人民富豪”一词的发明者是怎样解释“人民”的:(以下节选均来自于作者的原文论述)

理论上,人民与无产阶级、普罗大众的概念相一致,与资产阶级、布尔乔亚相对立。经验中,人民是多数人,都很普通,富豪是少数人,都很有钱,也是对立。然而,“人民富豪”这个奇特的事物却真真切切地在当今中国社会中出现了。

在此,这位“大师”首先规定了“人民”的对立面:资产阶级与布尔乔亚,那么显然,“人民”也就指代的是占据人口大多数的无产阶级了——这是阶级的分析法,作者在这里也并没有混淆和稀泥。之后又得出了“人民”的主要特征:多数人,很普通;而富豪是少数人,他们因为有钱就和“人民”对立了起来。这就是作者的第一层论述,一个糊里糊涂,在原地踏步的论述,一个“理论上“的论述——它并没有解释“人民”和“富豪”是怎样联系在一起的。之后,他又写道:

以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为例,其中大陆富豪从几十亿元到上千亿元的个人或家族财富,都是在最近的40几年当中积累起来的,没有人是世袭的贵族并从古老家族谱系中继承了财富,除了少数的“富二代”,多数人都是在自己这一代白手起家成了富豪。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统统出身于人民这个群体,尽管各自家庭和成长环境也差别很大,但仅仅凭他们都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这一条,就脱离不了人民这一属性,就注定不可能归入贵族、资本家、权力精英等人群。

作者这样就表述地“清晰明了”了。为何他们能叫做“人民富豪”?是因为他们白手起家是“人民”出身,按照前文所说,他们原先是也是无产者的一员,所以算是”人民富豪“。不妨我们说得直截了当,就拿前段时间很热的一个词来说明:“红色资本家”。但是,这又和作者前面关于”人民“的理解自相矛盾,显得滑稽可笑——出身是无产阶级的资产阶级就不能叫资本家,不能叫贵族,不能叫权力精英!这是偷梁换柱的逻辑,因为这样说来,资产阶级。地主阶级都不应该这么命名,而是非要强调“无产者出身的资产阶级”,“农民出身的地主阶级”不可。这样的命名方式有什么意义呢?如果真要这么说,我们还要寻根问祖,再进行考察我们人类祖先的氏族社会了。这没有一丁点意义,这样绝不能让自己的理论前进半步。

这位理论家大概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不得不扩充了“人民”的定义:“但仅仅凭他们都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这一条,就脱离不了人民这一属性“,也就是说,他们之所以还叫“人民”,不仅仅是出身于“人民”,更重要的是他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意思就是说,“人民”的对立面就仅仅是外来势力,用作者信手拈来的词就是“帝国主义”。理论家的思路不断切换着频道,让我们原地打转,不得不对他的“发散性”思维感到由衷的敬佩。他进一步论述道:

西方国家和各个实行西方制度的资本主义国家统统属于资产阶级专政国家,与实行人民民主专政的人民共和国分处政治光谱的两端,是天然的对手。不要看这些国家天天也把人民挂在嘴边,也自称是代表人民,其实这些国家的统治阶级恰恰就是人民这个政治概念的对立面——资产阶级、新贵族、帝国主义份子。

在资本家共和国眼里,人民共和国本身就是敌人,因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人民共和国就意味着对于西方新老殖民主义的坚定反抗,这是资本所不能接受的。而一个不断走向胜利并发展成为了世界大国的人民共和国,则不仅仅是反抗了,简直无异于造反,成了对资本家共和国和全球资本主义秩序的整体颠覆。

人民共和国的胜利就是资本家共和国的失败,人民共和国的“人民企业家”、“人民富豪”开始走向世界就是西方资产阶级开始从世界上退场。美西方政客和媒体的激烈反应,其实正好反衬了这一时代巨变的历史性意义,也许中国自己尚未充分意识到,但天然的对手们肯定已经高度敏感了。

理论家的意思就是指:代表我们国家的“人民富豪”,有力地推动了西方老牌资产阶级退场,这是新兴经济体对殖民者的反抗,因为后者是落后的、是“反人民”的,于是前者就是先进的、是“人民”的。那么,这又是怎样的论述呢?然而在这种论述中,“人民只剩影子”,只是大国沙文主义的高帽子,“人民”除了被代表,什么都不能做。好了,我们引述理论家环节结束,让我们好好看看,到底什么是“人民”,人民民主专政理论的提出者是怎么来规定“人民”这个词义的:

人民是什么?在中国,在现阶段,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这些阶级在工人阶级和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团结起来,组成自己的国家,选举自己的政府,向着帝国主义的走狗即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以及代表这些阶级的国民党反动派及其帮凶们实行专政,实行独裁,压迫这些人,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如要乱说乱动,立即取缔,予以制裁。对于人民内部,则实行民主制度,人民有言论集会结社等项的自由权。选举权,只给人民,不给反动派。这两方面,对人民内部的民主方面和对反动派的专政方面,互相结合起来,就是人民民主专政。

——毛泽东 《论人民民主专政》

我们可以清晰看到,伟人对“人民”的规定,和理论家规定的大相径庭。在伟人的话语体系中,“人民”并不能与“无产阶级”划等号。伟人指出,“人民”是反抗压迫的主体,是进步的主体。在“现阶段”,也就是那个阶段,具体指的就是反帝反封建,反官僚反买办的工人,农民和小资产者以及民族资产阶级。因为他们受到了压迫,所以必须剥夺压迫者的权力,转而将矛头指向压迫势力——也就是说,“反抗压迫”是“人民”的根本特征,而“没有多少财产”“大多数”等等词汇只是“人民“的基本特征。那么,在伟人眼中,这些富豪们,到底能不能称得上是“人民“呢?可以想象,一个通过剥削,通过压迫,还宣扬“福报论”,“有功论”的富豪还兴趣盎然地捡起“人民”名号是多么恬不知耻。

他们为何要自立牌匾?

古往今来,压迫者总是在害怕被压迫者进行反抗。他们一方面用更残酷、更无人道的手段来震慑“宵小之徒”,一方面给自己立无害化的神像,把自己伪装成“人民之友“来迷惑被压迫者。

这是一个在他们看来是无比机智的方法,但是在被压迫的人民看来,却总能洞悉清楚。这是为何呢?很简单,不管他们怎样逞口舌之利,说的怎样花言巧语,“996”还在那里摆着,“福报论”还在那里说着,“都是我兄弟”还在那里画着饼。他们能骗到谁?他们只能短暂迷惑一批批还未有生产关系的“准无产者”们(比如学生小粉红),对于深受资本家压迫的员工来说,是决计不信的。

“人民富豪”们妄图不断扩充“人民”一词,使自己“可以遮天”的头能戴的上这顶帽子可谓是处心积虑。一直以来,他们都在不断尝试去模糊阶级阵线,磨灭大众的阶级意识,最终目的还是让人民麻木,分不清谁是朋友,谁是敌人,麻木地被剥削,挑拨去内斗。可惜,这种歹毒的手段在真正有理论、有知识的人看来就是纸老虎——看似精致无比,头头是道,实则一戳即破。

我们可以看到,“人民富豪”的论述已经被大多数人所唾弃。对于这些富豪们到底是什么实质,AI都可以作诗一首:

观察者网眼中的人民富豪马云-激流网

“不知天地内,谁是主人疑。”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观察者网眼中的人民富豪马云-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观察者网眼中的人民富豪马云-激流网(作者:讥辨。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