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十五刚过,街道旁邻居家的卡车就不见了。

邻居朱哥是跑大车的,平时,他都挺忙,不是在跑车的路上,就是停下车来装货。

以前,过了正月初三,就有业务了。今年,由于疫情,生意少了很多,一直在家待着。

正月十四那天,我去城北的家具店,给孩子买一个书桌。

整条街上来往的人很少,除了超市开门外,很多门市都关着门。家具店也是关着门的,我打了招牌上的电话,店主说他一会儿过来。

我稍等了一会儿,店主就过来开店门了。我问他,都初十了,怎么店铺还不开门,他说,即使开了门,也没有客户关照,还是不开了吧!有人打电话就开门。

我选好了书桌后,付了款,老板说,包送货到家。

把书桌搬到屋子后,送书桌的老板就开车走了。屋子里还有一张床,要搬到阁楼上去,我自己干不了,就想到了邻居朱哥。

我微信语音问朱哥,有时间帮忙给搬一下床吗?他说,在家没事,可以过来。他来时,还带了一塑料袋桔子,说年前买了一筐桔子,再不吃就坏了。

他带了一个蓝色的口罩,本来不想带,可嫂子非让他戴不行,还是在意点好。我说,戴啥戴,有这么严重吗?

他身材魁梧,我们一会就把床搬走了,把书桌摆放好,坐下来喝茶闲聊。

我说,卡车司机月工资一万多,收入也不少。他说,你对这个行业还不太了解。买车需要投资10多万,每年的保险及修车费用平均下来——就相当于自己租了个房子——一天的费用都要100多。现在,疫情期间,我跑不了车,家庭需要开支,我坐不住啊!

说起跑车的酸甜苦辣,他打开了话匣子。跑车有10多年了,有时,看到地上有零钱,都一定捡,可要是看到地上有个小螺丝,一定会当个宝贝捡起来。当卡车司机,不仅是会开车,还要懂点修车的技术,懂得检查和保养,要是卡车在路上坏了,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会开车、会检修车还不行,还得学会联系活。这车不能闲着,刚开始,都是亲戚朋友帮助带着找活,后来,自己才有了一定的固定客源。

有些事,是逼出来的。他说,平时,我不苟言笑,可在外跑车,不主动和客户沟通怎么行?现在,基本不笑不出声,咱出门在外,是为了挣钱,好话歹话都是说,干嘛不给个笑脸呢?

他时刻总结经验教训。有一次,在一个工厂门口排队等着进厂装货,可后面的车,保安都放行了,自己的车还不让进。这样等下去,会耽误明天卸货。通过仔细观察才发现,很多司机给保安烟或其它东西,我随即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两盒烟,塞给了保安,这才进厂装货。

装货,我还要自己盯着。由于昨晚在跑车,没有休息好,想打个盹。自己跑车就这样,白天装货,晚上跑车,只有在装货的时候,可以休息会儿。

这次,装的货物是成箱的啤酒,我也没有太在意,就在车上睡了一觉,等货物装好后,一位装卸工告诉他,好了。

这时,我才醒了,等把啤酒拉到收货地卸货时,才发现,有十来箱啤酒摔坏了,没有给装好,自己赔了400多。当时,收货的老板笑了笑,问我,在工厂装货时,给装卸工小费了吗?这是规距。这下把我给问呆了,工厂的装卸工,也要给小费。不给也可以,装的货物摆放不好,坏了算你的,装货的时间慢点,看看谁着急?

有时,让拉货的老板,在拉货时,说得很好,货到付款,可真把货物送到后,又说资金周转困难,让再等等。

那次,在中秋节的晚上,朱哥带着孩子,去了欠帐的老板家里,进门也不说要帐,说是来看家里的二位老人,祝二位老人健康长寿。欠帐老板见朱哥久久不想离开,只好乖乖地把欠款还了。

还有,他说,就是路上遇到交警查车,有的交警连看也不看一眼,直接开罚单。

我问,凭什么开罚单?理由多的是,超高、超载,不超载能赚钱吗?哪个货车不超载,还有后视镜没擦,或擦不干净。要想找毛病,还有找不出来的?

就像一个正常人,去医院做检查,谁还能保证自己一点毛病没有?

我越听,越觉得朱哥有一套。问他,听说以前你的业务特别多,有的司机接不到活,为什么?

现在,谁都不傻,大多数人啊,都希望占点便宜,不希望吃亏。要是让别人想着你,平时,处理事情时,自己处处都要吃亏,这样,时间长了,别人有活也就想着你了,还是那句老话:“吃亏是福。”说着说着,我们两个人已经吃了一整包酒糟花生。

一个货车司机的日常生活-激流网

我说,朱哥,业务多,要注意养生啊。

养生?我不是不想养生,可咱这行,基本睡眠时间都保证不了,白天装货,晚上要跑车,时间就是金钱,没有办法。

在正月十六,朱哥就出车了。拉疏菜、水果、树苗,等等。由于很多地方的饭店都没有营业,他就带着煮熟的鸡蛋、烧鸡、热水瓶。

白天,我很少见到朱哥,他有时卸完货,到了深夜才回来,孩子们已经睡了。第二天天不亮,又早早起来跑车去了,孩子们还没有睡醒。

农历三月初九中午,朱哥给我发微信,说最近疫情不那么严重了,晚上,叫上弟妹和孩子,一起到他家包羊肉胡萝卜饺子吃。我心想,他平时都忙得不见人影,今天怎么有了空闲时间,真难得。

傍晚时分,我到街上和孩子玩,正好碰到朱哥的小子阿正,在街上骑单车。我上去就问,今天你爸爸怎么没跑车。小家伙不假思索地说,今天是我姐姐的生日。就在这时候,阿正的姐姐阿兰,抱着一个大蛋糕,从路东走过来。阿兰见我和阿正聊天,就笑嘻嘻地说,叔叔,今晚,你们全家人来我家吃蛋糕。

阿兰是个聪明灵俐的小女孩,今年10岁了。我有点疑惑地问,阿兰,你爸爸挺忙的,今天怎么有空在家了。她撅着小嘴说,以前,爸爸在家陪妈妈过生日,陪弟弟过生日,都有好几回了,还有过生日的照片合影。可我,都10岁了,爸爸从来都没有在家陪我过过一次生日。这一次,我再也不能退让,说什么也要爸爸在家陪我一天,和我一起过生日,照合影。

我瞬间竖起大拇指,说,阿兰厉害!阿兰咯咯一笑,和骑单车的弟弟,拎着蛋糕回了家。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一个货车司机的日常生活-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一个货车司机的日常生活-激流网(作者:李柰。来源:皮村工友。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