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主权按:截至北京时间4月26日06时,美国新冠病毒肺炎累计确诊人数逾90万人,为本次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在疫情的冲击下,美国民众的生活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其中,全美大约250万的农场工人,由于其多重的脆弱性,受到的影响尤为明显,但得到的关注和帮助却很少。

本文指出,美国的农场工人大多数是拉丁裔,其中不少是外籍劳工,经济状况较差、生活空间拥挤,能够获得的社会福利很少,且在语言、上网、就医等方面存在障碍,实际获取的有关防疫的信息和防护资源很少。尽管美国农业工人联合会等组织发起了关注疫情中农场工人安全的倡议,收效甚微,农场工人依然是暴露在疫情之下的弱势群体。


上周晚些时候,亚兹敏阿尔瓦拉多(Yazmin Alvarado)出发去加利福尼亚州奥克斯纳德附近的草莓园,她有些焦虑,担心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作为100多名工作人员中的一员,她知道自己处于高风险之中。

她与同事们紧挨着工作和休息。他们无法获得肥皂、水和手套,还要搭乘超载的汽车一起去田间,而且许多人与数个家庭合住公寓。作为一名“庞查多拉”——负责检查水果质量并记录收获水果箱数量的人员——阿尔瓦拉多不得不与其他人不断地有着身体上的接触。

除此之外她还告诉Civil Eats,她和她的同事没有资格领取病假工资,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没有医疗保险,但由于迫切需要薪水,他们并没有选择留在家里的自由。此外这位26岁的工人说,她的雇主,一家加利福尼亚的大型浆果公司,并没有提供任何预防COVID-19的培训,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保护员工。然而最重要的是,政府和州的卫生部门几乎没有提供任何西班牙语的信息。

阿尔瓦拉多说:“我们没有足够的信息。而且我们不敢发声……(我们)不想丢失任何(能赚钱的)时间”。阿尔瓦拉多需要薪水抚养她5岁的双胞胎女孩并支持失业的丈夫。但是对感染病毒的恐惧一直存在着。

她问道:“如果有人染上了这种病毒但仍然去上班,该怎么办?

尽管加利福尼亚州已下令所有居民就地避难,以阻止病毒传播,但阿尔瓦拉多的团队和该州其他的80多万名农业劳动者却并不在其中。许多人仍然在微弱的保护甚至没有保护的情况下继续工作,为加利福尼亚州540亿美元的农业部门提供动力,为美国空荡荡的超市货架提供货源。尽管还没有农场工人工被证实携带这种病毒,但许多农业地区已经发现确诊病例了。

当大多数美国人呆在家里时,这些被国土安全部指定为“必要工人”的农场工人们在继续工作。但是倡导者和组织者正在发出警报:农业工人尤其容易受冠状病毒影响。他们中将近一半的人没有合法的工作许可证和居住身份,使得他们没有资格获得那些本可以帮助他们生病在家时的基本福利。

然而,曾经一度被忽视的农业劳动力,其价值如今对美国人来说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明显。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COVID-19会通过食品或食品包装传播,但是一旦(或者在某个时候)COVID-19在农业工人中传播,农民们表示产业链中的劳动力缺口可能会加剧现存的劳动力短缺并进一步导致食品供应的中断。

尽管消费者和政府官员现在一致认为移民工人是“不可或缺”的,但帮助这些移民工人抵御病毒的专用资源却依然很少。这些工人们说,他们感到困惑和焦虑,不知道COVID-19会对他们的健康、就业和生计产生怎样的影响。而且由于许多学校的突然关闭,一些农业工人家庭也面临着一个两难的抉择:是继续工作,还是辞职去照顾孩子。

“一些农场工人感到恐慌,”全国农场工人妇女联盟在佛罗里达州的主要社区组织者埃尔维拉·卡瓦哈尔(Elvira Carvajal)说。“农场工人们既没有安全保障措施也没有社会福利。

这些家庭负担不起孩子的托管费用,他们只能把孩子独自一人留在家中,或者把孩子带到农田后将他们留在车上。这是非常危险的。”

1.工作和在家中的风险

在美国各地,大约有250万农场工人在美国农场上劳作,这其中大多数是拉丁裔。此外每年外籍客工(尤其是墨西哥籍的)的数量也越来越庞大,他们都是通过H-2A签证计划进入美国工作的。尽管美国国务院上周决定暂停美国驻墨西哥大使馆和领事馆的签证程序,但2019年全美有超过25万人获得了签证,因此目前只有重返的外来劳工才能获准进入美国,潜在的农业劳动力短缺依然存在。

在美国的某些地区,这些工人已经在忙于收获农产品——南加州的草莓、柑桔、芦笋,圣华金河谷的羽衣甘蓝,佛罗里达的西红柿、茄子和番石榴。还有工人在进行修枝和疏伐树木、修剪藤蔓、移栽或除草的工作。一般来说,收获工作在春季晚些时候大量提升,这时成千上万的人会到田野和包装车间进行劳作。

疫情冲击下的250万美国农场工人-激流网在马萨诸塞州谢尔本的Apex Farm苹果园里,农民们日出时起床准备进行早晨的采摘。USDA摄影:Lance Cheung。

一部分工人会肩并肩一起工作,而其他的工人们则根据劳动速度和农作物的不同,分散在农田里劳作。专家认为,在户外工作有可能会使得风险最小化,而在包装车间和罐头厂工作的则并非如此,因为该病毒可以通过呼吸道飞沫传播并在物体表面上存活长达三天之久。那些单独操作机器的工人接触到病毒的可能性相对最小。

老年人和有严重基础疾病的人似乎最容易出现新冠肺炎的严重症状,虽然农场工人的平均年龄只有38岁,但是如果年轻的农场工人受到感染(无论有没有症状),他们就有可能成为病毒的载体。

倡导者表示,是工作以外的环境将农场工人置于最危险的境地。许多工人拼车上班——与4到6名工人共用一辆汽车,或乘坐拥挤的公共汽车去工作。诺玛·阿赫多(Norma Ahedo),萨利纳斯社区宣传中心的社区卫生工作者协调员说:“

阿赫多说,本月上旬,她在萨利纳斯的一个公寓做了健康调查。四个农工家庭(其中包括七个孩子)住在公寓的三间小卧室和一间客厅里。她说一家人住在一个房间里是很常见的。她还说,两个家庭共用一个房间,中间用分隔物隔开,这种情况也不少见。

阿赫多还说, “这些都是非常密闭的狭小空间,窗户很少,很多人都挤在一起。”“如果真的有人生病了,他们能去哪里?”(医学专家建议新冠病毒感染者使用单独的卧室和浴室,或者实际上至少保持6英尺的安全距离。)

获得H-2A签证的外来农工也住在由种植户提供的共用住房营地或廉价的汽车旅馆里,在这些地方他们很容易相互传播病毒。去年春天,当华盛顿州的一些外来工人得了流行性腮腺炎时,整个流动工人营地都必须进行隔离。

2.高度焦虑、食物短缺、儿童保育的缺乏

除了身体疾病的威胁外,倡导者说病毒正在农工社区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阿赫多说她担心那些不得不在过度拥挤的生活条件下长期居家隔离的家庭。

她说:“这种情况在成人和孩子中都引起高度焦虑。”

尽管一些工人可能没有完全理解自己面临的风险,也不知道如何防止病毒的传播,但许多人都非常担心病毒将影响他们的工作和生计。一些由于餐馆、农夫市集和学校的关闭而失去市场的农民已经减少了工作时间。

社区宣传中心执行主任丹尼尔·冈萨雷斯(Daniel Gonzales)说,许多农工的家人从事其他受冠状病毒封闭严重打击的低工资小时工,尤其是食品服务行业,这一事实加剧了他们的财务不稳定。“对这些家庭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没有安全感、十分痛苦和焦虑的时期,”他补充说。

全国农场工人妇女联盟的执行董事米莉·特雷维诺·苏塞达(Mily Treviño-Sauceda)说,粮食短缺也迫在眉睫,加利福尼亚和华盛顿的几个农村社区已经在报告基本生活必需品的缺乏。“他们告诉我,‘我们没地方买食物。街角小店和一元店的货架都是空的(而且他们没有再进货)。’这正在制造焦虑和绝望。”

3.一封致种植户的公开信:帮助保护你的工人们

上周,美国农业工人联合会(UFW)给农业雇主和机构发送了一封公开信,敦促他们采取“积极措施以确保农场工人的安全,同时保护买家和消费者的安全”。

农联的财务秘书阿曼德艾伦(Armando Elenes)说,人们迫切需要这样的举措,因为大多数非公会的农场工人没有医疗保险或其他福利。加州农业局联合会表示,他们正与农业雇主合作,“考虑到社交隔离和其他措施,对农场日常工作进行调整”,以确保员工的安全。

然而,美国农业工人联合会(UFW)在西班牙语的社交平台上完成的调查表明,超过90%回应的农场工人反映,雇主没有给他们采取何种有效措施来抵御病毒的建议。美国农业工人联合会(UFW)上周在Facebook的一场直播吸引了一万八千人观看,数百名农民工评论道,他们的雇主并未提供信息。

事实上,许多农场工人是无证移民,这意味着他们无法申请失业,也无法从国会通过的援助计划中受益。

艾伦说,语言是获取有关病毒及其预防信息的主要障碍。许多工人只会说西班牙语,而有些人主要讲土著语言,如Triqui和Mixteco。由于他们无法从雇主那里获得信息,工人们转向了社交媒体,而社交媒体上充满了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阴谋论。

艾伦说,许多农民工没有证件意味着他们无法申请失业,也无法从国会通过的援助计划中受益。他继续说道,加利福利亚、俄勒冈州以及华盛顿这三个州现在为农场工人提供有限的带薪病假时间。尽管制定了这些法律,许多种植户和劳工承包者仍然需要工人提供医生开出的证明,这使工人很难获取这些带薪病假的福利。还有一些干脆拒绝给员工病假工资。

特雷维诺·苏塞达(Treviño-Sauceda)说:“如果他们因为生病而停止工作,他们将失去工作,种植户不能保证他们的位置”, 她继续说道,有些人可能还会避免就医,因为他们害怕被问到移民身份或有关特朗普政府新公共收费规则的问题,该规则禁止使用包括医疗补助在内的某些福利的人将他们的临时移民身份转换成绿卡。

美国农业工人联合会(UFW)的公开信提倡将州级规定的病假时长延长到40个小时或者更长时间,取消累计病假的上限,取消新雇佣农场工人获得病假工资的90天等待期,并让被感染的工人或其家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工人在其患病期间可享受带薪病假。

公开信还要求种植户向工人提供基本信息并给予培训,例如鼓励工人洗手,避免摸脸。

4.有些人接受到培训,有些人则要靠自己

一些农场主开始提供培训活动并制定额外的安全措施。上周,在加州圣华金谷(San Joaquin Valley)弗雷斯诺(Fresno)西侧的德尔博斯克农场(Del Bosque Farms),种植户乔德尔博斯克(Joe Del Bosque)和妻子用西班牙语召开了一次非正式简短会议,召集大约60名芦笋收割队的工人讨论冠状病毒预防和食品安全措施。这位种植者说,他的公司从莫德斯托(Modesto)的非营利组织AgSafe获得了资源,该组织提供健康和安全培训。

疫情冲击下的250万美国农场工人-激流网一场在Del Bosque农场的新型冠状病毒安全培训(照片由Del Bosque提供)

德尔·博斯克(Del Bosque)种植了大约2200英亩的农作物,其中大部分是有机农产品,包括几种甜瓜和芦笋。他说他的员工是他最大的关注。毕竟,他的生意依赖于他们出来工作。

他说:“我们现在是并且将一直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行业,所以我们需要确保我们的员工放心地知道他们能来工作并且仍然受到保护。”

德尔·博斯克(Del Bosque)的公司提供带有设备齐全洗手台的干净卫生间。该公司建议员工定期用肥皂洗手,打喷嚏时对着手肘,生病时待在家里,这些措施早在疫情爆发前就已成为公司食品安全计划的一部分。此外,德尔·博斯克(Del Bosque)还表示,他已经制定了新的社交距离保持措施,并制定了一项关于不接触其他员工的规定。

他说:“我们知道,疾病不仅可以从一个工人传染给另一个工人,还可以通过农产品传播。”“我们只是想加强我们多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

德尔·博斯克说,成排的芦笋间隔5英尺,但当工人们以各自的速度收割时,能遵循在田间保持所要求的6英尺社交距离准则。在6月,当甜瓜收获季节开始时,他可能不得不增加更多的距离保持措施,尤其是对包装工。

德尔·博斯克无法阻止他的员工拼车,因为许多人没有其他办法来上班。他也不能让他们和更少的人一起生活。当公司要求工人生病呆在家里时(加州生病的农场工人每年可以带病休假3—8天,具体时间取决于他们的工作时间——病假在工作三个月后才开始生效),一些新员工便无法受到保护。

德尔·博斯克说,30天后他为季节性农场工人和全年工作人员提供奥巴马医保水平的免费医疗保险。一些人也有资格享受加州版的医疗补助,合法居民或美国公民都可以享受医疗补助。

然而,根据工人和支持他们的倡导者们的说法,其他雇主远没有这么上心。

加州职业安全与健康部(Cal/OSHA)对Civil Eats表示:他们将继续对疫情流行期间的投诉、严重的受伤和田间农业作业时的疾病做出回应。发言人弗兰克·波利兹(Frank Polizzi)说:“检查人员正在核实农田现场是否符合卫生要求和个人防护装备是否适用。”他鼓励工人们打电话投诉,并表示Cal/OSHA计划本周就防止COVID-19的传播用英语向农业雇主和工人发布指南,不久后还会用西班牙语发布。

上周五,在蒙特利县(Monterey County)发布了一项对农业全面豁免的就地庇护的法令后,该地区的官员发布了一份农工保护咨询报告,受到了该地区农业产业的欢迎。在北卡罗莱纳,另一个有许多外来工人和移民工人的州,卫生部也为农业雇主发布了指导方针。

其他的州或县很少有效仿这个政策的,但是很多工人已开始采取自己的防护措施。

奥克斯纳德农场的工人阿尔瓦拉多(Alvarado)说,当她和其他人咳嗽时,他们会用头巾蒙住脸并且会买他们自用的手套。下班后,她会在车里换衣服以免把衣服带进家里。为了对冠状病毒有更多的理解,她收听了西班牙语广播电台。上周,当她出现干咳时,她立刻去了急诊室,医生告诉她这可能并不是冠状病毒。

她说:“我希望他们可以找到一种可以让患有冠状病毒症状的农场工人待在家里,并且不会失去当天薪水或工作的解决方案。”

5.社交隔离时期的教育

与农场工人直接合作的组织也正在展开教育活动。但这些组织在如何与工人进行交流方面遇到了困难,因为比起线上交流,大多数移民农工更喜欢面对面的直接交谈。更让人头疼的是,有些工人是文盲或者无法上网。

目前,农业工人联合会(UFW),全国农场工人联盟(Alianza Nacional de Campesinas)和社区宣传中心这几个组织都在转向Facebook Live以及像Skype和Zoom这样的社交媒体进行宣传。他们也在和当地的立法委员和医生合作,用西班牙语提供更多的信息。

广播节目的主管玛丽亚·埃拉纳(Maria Eraña)说:总部在弗雷斯诺市(Fresno)的西班牙语言电台广播网一直用西班牙语、英语和米斯特克语(Mixteco)滚动播报关于冠状病毒的防护,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症状,以及染病时如何应对的信息。该电视台还推出了自己的王牌脱口秀节目——开放线(Linea Abierta)——来讨论这个全球性流行病,并定期更新公共事件脱口秀和新闻广播节目。

埃拉纳说:“我们主要传达的消息是,这不是恐慌的时候。而是做好防护的时候。这也不是害怕去看医生的时候。”

文章来源:https://civileats.com/2020/03/25/farmworkers-are-in-the-coronavirus-crosshairs/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疫情冲击下的250万美国农场工人-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疫情冲击下的250万美国农场工人-激流网(作者:GOSIA WOZNIACKA。来源:人民食物主权论坛。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